第一百九十九章 我没空


  篮球比赛yī结束,机电学院的人,不管是篮球队的还是拉拉队的,全都立马灰溜溜地走人。他们实在丢不起这个脸,上半场以二十五分大比分领先,没想到最终却反倒以二十五分之差落败!而且还是败给了往年的弱旅!

  与机电学院比赛yī结束就马上灰溜溜走人相反,环工学院所有人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和对张卫东的崇拜之中。

  张卫东无疑成了今晚篮球场上最耀眼的yī颗明星,几乎比赛yī结束,观众席上的人就全都朝他冲了下来。苏凌菲等老师还算好,毕竟要注意身份,但那些学生可就管不了那么多。尤其隋丽等学生会干部,个个满脸兴奋地围着张卫东唧唧咋咋的,要不是人多眼杂,估计都会像上次从***出来yī样抱着他亲上yī口。

  张卫东本就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虽说这些日子长进了不少,但面对如此汹涌的人潮,委实招架不住,只好摆出yī副疲惫的神态,说zì己今天打球累了。

  别的学生听到这话倒没多大感觉,吕雅芬、隋丽等几个学生会干部对张卫东有yī份特殊的情感,yī听说张老师累了,心疼都来不及,哪还敢缠着他,不仅如此还立马帮忙驱散人群。

  张卫东见吕雅芬和隋丽等几位女生干部眼中情不zì禁流出来的关切神色,心中不禁倍感温暖,同时也暗暗有些后悔,觉得不该找这种烂借口。但话已经说出去,却也不好再收回来,趁吕雅芬等人帮忙解围的情况下,跟众人打了声招呼,然后匆匆离开了篮球馆。

  看着张卫东匆匆离开篮球馆的背影,苏凌菲嘴角流露出yī丝开心的微笑。地发现张卫东这个大色狼,色虽是色了点,但委实是那种很有原则的色狼。像今天这种情况,要是换成别的男老师,被这么多女生给包围着,恐怕早就兴奋得找不☆到东南西北了,而他却落荒而逃。

  这家伙!苏凌菲心里啐了yī口,脸却有些红了。

  出了篮球馆,外面空气清新,也安静了许多,张卫东不禁长长松了yī口气。说实话,他实在不喜欢那种热火朝天的◆场面,更不喜欢被那么多人围着。

  回到宿舍楼,张卫东tòngtòng快快地冲了个澡,然后把换洗衣裤里的钱夹、手机等东西掏出来,准备放到洗衣机里洗,这才发现手机不知道shí么时候竟然没电了。

  张卫东把换洗的衣裤放进洗衣机里,然后才拿出充电器给手机充电。

  手机充电、开机,张卫东发现有不少未接电话,其中最多的就是曹永安的,还有两个是省保健局局长陈新光的。

  曹永安的电话都是篮球开赛前打的,显然是问张卫东shí么时候能到,所以没必要再回,倒是陈新光的电话让张卫东感到有些奇怪,莫非他父亲的病情又起shí么变化不成?

  于是张卫东不敢怠慢,急忙给陈新光回拨了过去。

  当张卫东给陈新光打电话时,时间才七点半,此时陈新光正和卢益存院长yī起吃饭。医院那边,父亲康复的速度出奇的惊人,已经能吃能喝能说,还能勉强下地走两步,已经无需陈新光再在边上陪着。

  “这次真要谢谢你了老卢!我敬你yī杯。”陈新光举起手中的酒杯yī脸感激地道。

  “我们是多年的老交情,就不要客气了。不过,张专家那边你倒真应该好好首寸谢。”

  卢益存举起杯子跟陈新光碰了下,笑道。

  嘴里虽说多年的老交情,但卢益存却心知肚明那不过只是泛泛之交而已,否则他堂堂yī位省人民医院院长也不会拖到去年才勉强挤进省医疗专家小组了。不过今天这事,若不是卢益存好心提醒,并冒着风险大力担保,陈新光是万万不敢请张卫东过来的,若真这样,他父亲现在恐怕就是生死未卜了,所以说,不管以前那老交情有多浅,但从今天起两人的关系确实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

  这点从陈新光称呼卢益存为老卢而不是卢院长就能看得出来。

  “张专家那边是肯定要谢的,但今天若不是你,我肯定是不会想到张专家的,所以你我也是yī定要感谢的。”陈新光yī脸真挚道。

  卢益存闻言倒不好再谦虚,再次跟陈新光碰了下杯手道:“干了!”

  两人yī扬头,分别把杯中的酒给干了。

  干完杯中酒后,陈新光主动给卢益存和zì己添满酒,然后问道:“老卢,你跟张专家接触得比较多,应该比较了解他,你说这次我该怎么谢他才好?”

  “我其实也不大了解他,不过接触下来,倒是有些感觉,他这人比较好说话,为人低调正直,很有种高人的风范,所以按我看,谢不谢关键不在排场和金钱物质,只要你心里有这个★想法,哪怕下次见面说上yī两句感激的话也就可以了。”卢益存沉吟片刻,道。

  陈新光点了点头道:“你这样说,我心里就有数了。呵呵,要不是因为你,别说我爸了,我还差点错过了yī位真正医术高明的专家■,这回省领垩导的健康状况我就不用再操心了。”

  “那倒是,有张专家在,你这个保健局局长以后啊可以高枕无忧,专心等着升官吧,眼前秦松副省长的病就是个机会!”卢益存笑道。

  天南省的高级干部中,有两个人身体状况不好,yī位zì然便是段wēi书记,另外yī位则是秦松副省长。

  段wēi书记的问题出在心脏上,而且还是很严重的那yī种,无非具体情况外界不知道而已。秦松的问题zì然没段wēi书记那么严重,但他的病有好几种,都是慢性病。三高还有前列腺炎和糖尿病,常年药不断,而且要吃好几种药。据说这跟他以前生活太过放纵有很大关系。

  医疗卫生是归秦松副省长分管的,所以如果能解决○纠缠秦松副省长多年的慢性病,对于陈新光而言无疑是yī件大好事。

  “呵呵,对我而言是个机会,对你而言又何尝不是,别忘了张专家还是你们医院的客座医生。再说如今有了张专家坐镇中医科,我看省人民医院◎jiūchánqínsōngfùshěngzhǎngduōniándemànxìngbìng,duìyúchénxīnguāngéryánwúyíshìyījiàndàhǎoshì。

  “hēhē,duìwǒéryánshìgèjīhuì,duìnǐéryányòuhéchángbúshì,biéwànglezhāngzhuānjiāháishìnǐmenyīyuàndekèzuòyīshēng。zàishuōrújīnyǒulezhāngzhuānjiāzuòzhènzhōngyīkē,wǒkànshěngrénmínyīyuàn以后很快就会成为全国乃至全世界闻名的大医院,到时你这个院长可就wēi风了,估计让你升官你都不愿意去。”陈新光道。

  “那倒也是!”卢益存yī脸认真道。

  说完两人对视yī眼,不由得心情大好地笑了起来。

  直笑之际,陈新光的手机响了起来。陈新光拿出来yī看,见是张卫东的,不禁大喜,轻声跟卢益存说了声:“是张专家的电话,”然后急忙接了起来。

  “张专家,你好。”身为省保健局局长,陈新光yī接起电话,就抢着先跟张卫东打招呼。

  如今的张卫东不仅是他父亲的救命恩人,而且还是他以后坐稳位置甚至升宫发财的王牌专家,就算陈新光身为省保健局局长,张卫东名义上的领垩导,也得放下身段巴结他。

  “不好意思陈局长刚才手机没电了,现在才看到你的来电。”张卫东道。

  “没关系,没关系。”陈新毙道。

  “不知道陈局长找我有shí么事情?是不是陈老先生身体有shí么不妥?”张卫东问道。

  “不是,我爸身体现在好得很,说起来真要谢谢张专家!”陈新光见张卫东心里记挂着他父亲,不禁yī脸感动道。

  “呵呵,客气的话就不要说了,你是领垩导,为领垩导服务是应该的。”张卫东见陈老先生yī切安好,松了口气笑道。

  张卫东这话说得陈新光不禁有些飘飘然起来,心想,张卫东这个专家还真是没说的,医术高明,为人又谦虚。

  “张专家这话可就见外了,我呀可当不起你这个领垩导的称呼。”陈新光当然不会因为张卫东的yī句领垩导,真摆起领垩导的架子,心里想着,嘴上却谦虚道。

  “呵呵,陈局长刚才打电话过来,不会就是跟我客气来的吧?”张卫东转了话题道。

  见张卫东把话转到正题上来,陈新光心里不禁微微有些紧张道:“是这样的,秦松副省长这些年来yī直身体都不大好,三高,前列腴炎和糖尿病,常年吃药,你看你shí么时候能不能安排个时间帮秦松副省长看yī下?”

  秦松?秦天远的父亲?张卫东闻言脑子里不由得闪过yī张春风得意的脸庞和梳理得油光发亮的头发,脸色却渐渐阴沉了下来。

  子不教父之过,儿子这到德性,可见老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况且谭永谦对秦松的评价也确实不好。

  “我没空。”张卫东很简单明了地回道,刚才谦虚客气的语气也已经带上了yī丝冰冷。

  “那你shí么时候有空?秦松副省长是分管医疗卫生的副省长,你看能不能尽早安排出时间来?”陈新光并没有听出张卫东语气上的变化,更想不到别人眼里巴结都来不及的副省长,在张卫东眼里根本shí么都不是,所以闻言还以为张卫东确实比较忙以及不了解秦松副省长的重要性,于是特意解释了yī下。

  当然这也就张卫东有这种待遇,要是换成另外yī位专家,要是敢这么说,陈新光恐怕就不会是这种口气了。

  张卫东见陈新光没听懂zì己的话,而且听他的语气,秦松副省长是▲分管医疗卫生的副省长,他就得去给他看病,心里不禁有些不快。

  他是神医没错,但医不医却是他zì己来决定,而不是由对方下面的宫职来决定的!而陈新光却没意识到这yī点,还真把他当成必须得为领垩导服○务的专家来看待。

  “陈局长以后像秦松这类宫员的病,你就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了,好了,我还有事情,就这样吧。”说完,张卫东也不等陈新光回答,直接挂了电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