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出了事情我负责


  “病人现在在哪里?情况怎么样?”张卫东跟卢益存一迎面碰上,便急忙问道。

  脑溢血可是随时随刻都能夺走人性命的突发性疾病,张卫东虽自负yī术高明,却也不敢丝毫大意。[.]

  “◇
  “bìngrénxiànzàizàinǎlǐ?qíngkuàngzěnmeyàng?”zhāngwèidōnggēnlúyìcúnyīyíngmiànpèngshàng,biànjímángwèndào。

  nǎoyìxuèkěshìsuíshísuíkèdōunéngduózǒurénxìngmìngdetūfāxìngjíbìng,zhāngwèidōngsuīzìfùyīshùgāomíng,quèyěbúgǎnsīháodàyì。[.]

  “在手术室里,情况不是很好。大脑、小脑出血都很严重,目前有形成脑疽的迹象,我们yī院的王宇坤yīshēng正准备给他动手术。”卢益存一边领着张卫东往手术室走,一边简单扼要地介绍道。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手术室门垩口。

  陈新光之前打电话给张卫东时,心里还是存了几分希望的。

  毕妾zhōngyī曾经有过辉煌的历史,也曾经创造过yī学上的奇迹。但当陈新光再一次看到张卫东那张年轻得近乎有些夸张的脸páng,尤其就在不久前听说他父亲的病情进一步恶化时,他心里那本就少得可怜的希望一下子有崩溃消失的迹象。

  不过张卫东一接到电话就马上赶来,这份情义还是让陈新光有些感动,见两人走来,急忙上前一步握着张卫东手感激道:“张专家谢谢你能赶过来。”

  “感谢的话以后再说吧,还是救人要紧。”张卫东跟陈新光握了下手之后,迈脚就准备往手术室里走。

  “你就是张专家?”就在这个时候王宇坤拦住了张卫东。

  王宇坤虽然也巴不得有人能把保健局局长父亲这个烫手山芋给接走但他现在是老人的主治负责yīshēng,张卫东一来就直奔手术室而去,好像突然间他这位负责yīshē◆ng反倒成了可有可无的一个人。对yú王宇坤这位省人民yī院神经科首席专家而言,张卫东这样的行为显然是很粗鲁,也是对他的蔑视,心zhōng自然极为不满。

  “是,我叫张卫东,有什么事情吗王主任?■○”张卫东扫了眼王宇坤挂在胸前的工作牌心zhōng微微一怔道。张卫东虽说是神yī,但真要说起来也是个雏yī,对yī院里的很多事情很多规矩还是不够了解,就像现在,他就认为救人是最重要的却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行为已经冒犯到了王宇坤。

  王宇坤一听差点火冒三丈,要不是见卢院长对张卫东似乎很尊重很推崇,保健局局长也认得他,王宇坤肯定要把张卫东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年轻人给轰出去,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铁青着脸质问道:“我是陈老先shēng的主治yīshēng,你问我干什么,我还想问你要干什么呢?你知道陈老先shēng现在的病情吗?你知道该怎么救治陈老先shēng吗?你会办……”

  “行了,◎王主任

  要是出了事情我负责!”卢益存不等王宇坤把话说话,直接打断了他道。

  现在张卫东既然已经赶到,卢益存心zhōng自然再也没什么顾虑,他绝对相信张卫东就算无法让老人恢复正常,但也绝对会比王宇井主刀开颅的结果会好上千百倍。

  王宇坤没想到卢益存身为一个院长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僵在了原地,好一会儿才把目光转向陈新光

  陈新光看看张卫东又看看王宇坤

  最终把目光落在正一脸怒其不争地瞪着他看的卢益存院长身上喉咙有些干涩。

  一个是省人民yī院神经科首席专家,照理来说是寄内yī治脑溢血最好不过的yīshēng,别人恐怕请还不一定请得到,但偏shēng就算他出手,老人的风险依旧很大,就算救回来预后的情况也绝对不容乐观。

  另外一个是名不经张的小年轻专家,照理来说就算小毛病也不敢托行的人,但偏shēng却倍受卢院长的推崇,甚至夸张到似●乎他一出马什么病都能迎刃而解似的。

  陈新光真的很难抉择,选王宇坤自然是稳重之道但老人情况本就不乐观,再稳重也没用。选张卫东自然冒险,但却似乎附和高风险高回报的规律,有可能老人被他一折腾一点希◆望都没了,也有可能真如卢院长说的,不仅没有性命之忧,事后还能行动自如。

  就在陈新光犹豫不决时,张卫东不禁微微皱了下眉头,心zhōng隐隐有些不乐意口既然请他来了,该打的包票卢院长也打了,陈新光却是这么个态度,要不是考虑到人家父亲病危在床,可以理解他的心情,张卫东早就拂袖而去。

  陈新光的眼角余光瞥到了张卫东的皱眉动作,不知道为什么,几乎下意识地他就脱口而出道:“还请张专家帮忙想想办法,不管最终结果如何,这个责任都由我来承担。”

  陈新光这话虽还有怀疑张卫东yī术的意思在里面,但至少说明他还算是位有担当的人,不会把责任推给别人。所以张卫东产没有因此而不快,反倒高看了陈新光一眼,朝他点点头,抬脚继续往里走去。

  王宇坤见陈新光临阵换帅,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年轻,虽恼火得想直接甩手而去,但又想看看张卫东最后如何收场,所以最终还是没选择离去,而是跟在张卫东后面,想看看这个小年轻的yī术究竞如何“神奇”,竟然连脑溢血的病人也敢说治就治。

  不过张卫东显然不想让王宇坤在边上旁观,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目光越过他落在卢益存的身上道:“卢院长,听说你也是神经科的专家,不介意给我当个下手吧,其余人就不需要在边上了。”

  王宇坤闻言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这年轻人简直不是一般的狂傲啊,不仅让所有人避让,还大言不惭地要院长当他的下手。

  不过出乎所有人的意杵,卢院长听到这个话就跟拾了宝似的,竟然兴奋地满脸通红,声音都微微有些发颤道:“求之不得,求之不得。”

  张卫东闻言这才继续往手术室里走,再卢院长看着张卫东的背影,深吸一口气,这才对王宇坤道:“王主任你就不要进去。”

  说完又对陈新光点点头宽慰道:“陈局长你放心,我从没见过像张专家那样yī术高明的yīshēng,我敢说如果他没办法,那么你就算请再好的神经外科yīshēng过来也是没用的。”

  说完卢益存大步走进了手术室。手术室里,除了张卫东和病人还有几位yī护人员,当然还有各种仪器设备。

  那些yī护人员见院长进来,急忙恭敬地跟他打招呼,眼zhōng却有些疑惑之色,不知道为什么主刀的人突然换成了卢院长,还有他身边的年轻人又是谁,怎么连件手术服都没穿?

  卢益存冲yī护人员点了点头,然后挥挥,这里有我和张专家在就可以了。”

  那些yī护人员闻言都不禁很是惊讶地看了张卫东一眼,敢情眼前这位年轻人还是位专家,而且看情形似乎主刀的还是他?不过他们却是没敢问这个问题,个个依言出了手术室,然后关上手术室的门。

  老人的情形跟上次车祸脑部受到重创的伤者有些类似,但形势还要严峻上不少,而且因为年事已高,张卫东到时之前也延误了一些时间,所以就算张卫东yī术高明,救治老人的把握是有,但要说恢复如初,心zhōng却也是没有什么把握。

  张卫东没有对老人进行开颅手术,而是采取跟上次车祸相同的穿刺引流血肿的方法。当然张卫东穿刺引流血肿的方法,与西yī脑室穿刺引流血肿的手术是不同的,当典银针zhōng还带有别人所不可能有的五行灵气。

  不过与上次同样的救治手法,这次张卫东神情却凝重了许多,下手更是小心翼翼,甚至施针时额头都冒出了点点冷汗。

  卢院长这个助手倒也尽职,心zhōng虽是万分震惊与张卫东救治手段,但见张卫东额头冒汗,也没忘记小心翼翼地给他擦汗。好在这个时候急诊室里没有其他人在,要是被人看到,卢益存这个堂堂省人民yī院的一院之长,竟然沦落到给张卫东擦汗的份上,恐怕要跌破一地的镜片了。

  当暗红色的血顺着银针缓缓流出来,病床上的老人隐隐有苏醒过来的迹象时,张卫东终yú大大松了口气,拍了拍正震惊得一塌糊涂的卢益存肩膀道:“卢院长问题应该不大了,我们坐下来休息一下吧,等会我取了针后就算大功告成了,接下来就是你们yī院的事情了。”

  说着张卫东率先坐了下来,卢益存犹豫了下也挨着张卫东坐下来,只是坐下来后,卢益存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后弃竟然已经湿透了。

  是紧张?还是亲眼目睹张卫东如此惊心动魄的yī术所吓出来的?卢益存不知道。

  “陈老先shēng术后能下地行走吗?”卢益存犹豫了下,小心翼翼地问道。他发现此时此刻,自己竟然有些畏惧身边的这位小年轻。

  “术后?嗯,说起来这也应该算是个小手术吧!”张卫东微微一错神,然后叹了口气继续道:“问题不大,但毕竞老人年事已高,我给他施针时也已经有些迟了,脑部神经受损也已经有些厉害。脑部神经是人体最神秘的一部分,恢复起来非常困难,我虽然尽量挽救,但也只能保证他术后下地行动,行动方面肯定要比以前差一些。”(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