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求一张月票】


  “干嘛‘怕我喝醉啊?

  ”苏渍菲道。

  “是有点怕。”zhāng卫东实话实说道。

  “切,你会怕,我看是色不得。”苏凌菲白了zhāng卫东一眼道。

  “我怎么不怕,你以为我愿意脱你的臭衣服啊?”zhāng卫东没好气道。

  “你!”苏凌菲红着脸瞪了zhāng卫东一眼,然后也不管他同意不同意,举手叫lái了服务员。

  “lái两瓶二锅头。”苏凌菲一反美女老师的斯文温雅,一拍桌子道。

  “别听她的,她已经有些醉了,再lái扎啤酒就可以了。”zhāng卫东直接否定道。

  “我没醉。”苏凌菲一双秋水般的大眼睛不服气地死死盯着zhā●ng卫东。

  “那也只能喝啤酒。”zhāng卫东反瞪着她丝毫不让地道,他可不愿意再当冤大头。

  两人就像斗牛一样互相对视了好一会儿,就在zhāng卫东有些心软,想想看在她心情不好的份上■让她一次吧,没想到苏凌菲的目光却突然软了下lái,水汪汪地看着他,哀求道:“人家心里堵得难受,你就陪我喝一瓶白酒吧。你也知道按我的酒量,一瓶肯定醉不了。最多真醉了我也不怪你,反正又不是第一次。”

  说到后面,苏凌菲自嘲地捋了下xiù发,本是白暂的脸庞在灯光下红艳艳的却是说不出的动人,看得那位服务员都傻眼了,联想到最后一句话,心里简直羡慕死zhāng卫东了。

  这年头看lái还是小白脸吃香啊!

  “不是怪不怪的问题,反正,唉,算了,你想喝我就陪你喝吧。”zhāng卫东最终顶不住苏凌菲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冲服务员道:“lái两瓶二锅头吧。”

  “其实我知道你这人色是色了点,不过却是好人,就像我爸一样!”苏凌菲见zhāng卫东答应下lái,嫣然一笑,只是笑容里带着丝无奈和苦涩。

  zhāng卫东还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评伦自己,也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评价自己的父亲▲,闻言有些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苏凌菲在喝酒方面倒是豪爽,开了瓶后连酒杯子都懒得倒,直接就这样跟zhāng卫东碰酒瓶喝。

  zhāng卫东见状也懒得再劝她,只要她不再要一瓶,以她的酒◇,wényányǒuxiēkūxiàobúdédìyáoleyáotóu。

  sūlíngfēizàihējiǔfāngmiàndǎoshìháoshuǎng,kāilepínghòuliánjiǔbēizǐdōulǎndédǎo,zhíjiējiùzhèyànggēnzhāngwèidōngpèngjiǔpínghē。

  zhāngwèidōngjiànzhuàngyělǎndézàiquàntā,zhīyàotābúzàiyàoyīpíng,yǐtādejiǔ量确实不大可能会醉。

  不过zhāng卫东却失算了,其实苏凌菲也失算了。今天她喝了半瓶之后就开始有些醉了,举着酒瓶道:“lái,为了我多了个弟弟碰一下。”

  “是吗?那真的要碰一下了。”zhāng卫东说着举起酒瓶。

  不过话刚说出口,zhāng卫东便意识到不对劲。苏凌菲今年已经二十六岁了,她妈妈就算很年轻也应该有四十六七了吧,那这个弟弟?

  zhāng卫东突然有些明白过lái,苏凌菲今天心情为什么不好,为什么要那么评的她爸了。

  苏凌菲却无所谓zhāng卫东发愣不发愣,跟他碰了下后,便举着酒瓶咕咚咕咚灌了起lái。

  “别喝了,再喝你就真醉了。”zhāng卫东见状急忙抢过酒瓶道。

  “给我,我没醉!”苏凌菲红着眼,伸手就要lái抢酒瓶,显然已经醉了。

  zhāng卫东见状暗暗叹了口气,知道今天要不给她喝到自己趴下,肯定要闹个不停,只好把酒瓶给了她。

  苏凌菲喝完了一瓶酒之后就彻底趴了下lái,zhāng卫东看着又是醉得一塌糊涂的苏凌菲,只能摇头,然后赶紧结账走人。

  zhāng卫东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在快到学校时,苏凌菲吐了,而且是吐得一塌糊涂。要不是zhāng卫东事先有了防备,恐怕要吐得一身都是,饶是如此,衣服还是被吐得一塌糊涂,看得zhāng卫东直皱眉头。

  跟上次一样,抱着苏凌菲回到■她的房间,然后把她放在床上,想转身就这样离去,最终还是暗暗叹了口气,闭着眼睛伸手去脱她的衣服。

  上次苏凌菲穿的是t恤,往上一脱便了事,这次穿的却是带纽扣的衬衫。虽然zhāng卫东闭着眼睛,但○当解纽扣对手指不经意间滑碰过那高高挺起的双峰,滑溜而富有弹性,让zhāng卫东身体里的血液忍不住加快了流动,真想zhāng开双眼好好欣赏一下那动人的一幕。

  一排纽扣解下lái,zhāng卫东▲感觉比昨天事故抢救还要让他紧zhāng劳累,额头似乎都冒出了汗水。星准备给苏凌菲翻身把衣服脱下时,耳边突然响起:“大色狼,流氓!”

  zhāng卫东不禁一惊,睁开了双眼。

  一副让他血★脉喷zhāng的身子呈现在他的眼皮底下,粉色的胸罩遮不住那傲人的雪白和饱满,那平坦的小腹在灯光下带着瓷器一般的光泽。

  不过zhāng卫东杵想中的那对双眸并没有睁开,却是苏凌菲在说醉话。

  zhāng卫东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虽然这已经不是他篇—次看到苏渍菲的上半身‘

  但他却已然没了以前的坦然,甚至当他的目光真正碰触到那让他怦然心动的身子时,他突然觉得或许苏凌菲对他的评价并没有错。本质里他其实是个有点色的男人。

  可是这世界上只要是个正常男人,会有不色的吗?

  zhāng卫东不知道,反正所知道现在他已经没办法闭上双眼了。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zhāng卫东如是安慰着自己,然后睁着双眼,呼吸有些粗重地伸手过去准备继续帮苏凌菲脱衣服。

  苏凌菲在这个时候翻过身子,zhāng卫东刚好顺势把她的衬衫给扯了下lái。

  白嫩修长的背刹那间便呈现在了zhāng卫东的眼前,那在腰部突然滑下去又在臀部夸zhāng地弧起的惊人曲线,那如羊脂凝玉般的肌肤,让zhāng卫东几乎停止了呼吸。

  好一会儿,zhāng卫东才急忙忙帮苏凌菲盖上空调被,然后头也不回地就往外走。

  可是zhāng卫东才走到门口,身后却响起了苏凌菲的声音:“水,我要喝水!”

  zhāng卫东犹豫了下,最终又折回帮苏凌菲倒了杯水,然后回到了卧室。 ☆
  苏凌菲依旧烂醉不醒,嘴里却嚷着要喝水。zhāng卫东无奈只好坐在床沿边伸手托起她的后背。

  触手处光滑如绸缎,让人恨不得好好抚摸上一番。

  咕咚咕咚,苏凌菲很快就把一杯水喝光■■了,zhāng卫东急忙把杯子往床头柜一搁,然后准备起身离去,没想到苏凌菲却突然zhāng开双手紧紧环抱着他的腰,小脑袋瓜贴在他的腹部,如丝xiù发像瀑布一般倾泻到他的大腿上。

  zhāng卫东○整个人几乎僵住了,呼吸却变得格外粗重起lái。

  好一会儿,zhāng卫东才像被蛇咬了一样,急忙把她的手掰开,然后帮她盖上空调被,风似地冲出了她的房间,然后又风一般地回到自己的房间。他真怕再迟上一分钟,他就干出一些不该干的事情。

  回到自己的房间,zhāng卫东拿了换洗的衣服,站在淋浴头下哗啦啦地冲着凉水,但任凭凉水如何当头冲下,zhāng卫东的脑子里挥霍不去的依旧是刚才那惊心动魄的画面。

  傲人的双峰,雪白柔顺的嫩背,还有紧紧抱着自己时,那种肌肤贴着肌肤,那种饱满雪白直接压迫在身上的感觉,让zhāng卫东发现自己快要疯了。

  这七年lái,zhāng卫东一直浸淫在修炼之中,从没考虑过男女之事。但今天那潜伏在zhāng卫东内心深处,对女人出于本能的**就在刚才像一头洪荒猛兽被释放了出lái,在zhāng卫东的身体里横冲直撞,四处肆虐着。

  整整冲了十分钟的凉水,zhāng卫东才渐渐平缓下心情。穿上衣服,回到床上,时间差不多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zhāng卫东盘腿而坐,大混沌五行心法悄然运转,这一刻zhāng卫东的心才真正平静下lái,无欲无求,一片空灵。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纱窗洒落在床上时,苏凌菲醒了过lái。

  下意识地,苏凌菲揭开了被子。正如她所杵的,一切依旧,她再度被某人脱掉了衣服。

  苏凌菲看着自己仅剩两个杯罩盖住羞人部位的上身,欲哭无泪,但这次却没像上次那样暴走。

  昨晚叫zhāng卫东一起出去喝酒时,她确实没打算要喝醉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喝着喝着最终却没控制住,竞然醉得一塌糊涂了。

  只是如今事情再度发生,苏凌菲就算后悔也已经迟了,只能使劲甩了甩脑袋,然后起身。

  起身时看到床头边的水杯,还有依旧穿在身上的牛仔裤,苏凌菲心里情不自禁涌起一丝温暖,同时也暗暗庆幸昨晚没把裤子给吐起lái,要不然这次损失就真的大了。

  这一天,zhāng卫东醒得格外早一些。醒lái之后,他便竖起耳朵听着门外的动静。他不知道当苏凌菲醒过lái后,发现自己再度被脱掉了衣服,会不会再次lái踹自己的房门。

  不过等了好一会儿,zhāng卫东也没听到动静,不由得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起身习惯性地走到阳台。

  站在阳台上,zhāng卫东有些心虚地扭头看了一眼另外一头。

  阳台的另外一头,阳光下,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挺着傲人的酥胸,仰着脸在沐浴着清晨的阳光,清风吹动她的xiù发,是那么的美艳动人。

  zhāng卫东一看到那熟悉的身影,下意识地就想转身回房间,不过已经迟了。当他目光看向苏凌菲时,苏凌菲已经感应到了他的目光,也扭头朝他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