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陪我喝酒行吗?


  .【第二更尽量争取在零点前码出来,等不及的书友们明天在看吧。估计这几天的更新都会放在晚上,建议书友们可以留着第二天看。】

  听到这话苏凌fēi身子明显僵了一僵,甚至那双秋水般的眼眸里似乎突然浮起一丝雾水,隐隐有些发红。

  不过苏凌fēi的回答却依旧冷酷:“谢谢,不过这shì我的事情。”

  张卫东倒也习惯了苏凌fēi的性格,闻言不置可否地淡淡一笑,然后越过她快步爬着楼梯。

  见张卫东不再理会自己,径直越过自己,苏凌fēi看着他的背影,咬了咬嘴唇,犹豫了下冲口叫道:“喂!”

  张卫东继续爬着楼梯,没有停步。

  “喂,张卫东,没听到我在叫你吗?”苏凌fēi跺了下脚道。

  张卫等闻言只hǎo无奈地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苏凌fēi,耸耸肩道:“喂喂的,我怎么知道你在叫我。

  “楼道里就我们两,我不叫你难道对着空气叫吗?”苏凌fēi咬着牙道,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张卫东这副表情,她就会忍不住有种暴走的冲动。

  “那也不一定。”张卫东不置可否地道。

  “你!”苏凌fēixīn情本就不佳,闻言气得差点眼泪都要掉下来,她就搞不明白,这家伙到底shì不shì男人,为什么就不会稍微让着她一点。

  张卫东见苏凌fēi手指指着自己,眼睛里似乎有泪光闪动,不禁吓了一大跳。不shì吧,又不shì第一次拌嘴,这就被气哭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张卫东可不想看到女孩子掉眼泪,急忙道:“hǎo了,你叫我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苏凌fēi酷酷地把丝一般的头发一甩,扭过头不理张卫东。

  没事?张卫东不禁傻眼,xīn想没事你叫我干嘛?耍我吗?不过因为刚才似乎看到苏凌fēi眼睛里有泪光闪动,这话张卫东最终还shì没说出口,只shì淡淡道:“既然没事,那我先上去了。”

  说着张卫东转身又继续往上●爬楼梯,他真有些怕了这个神经质的女人了。

  见张卫东转身又走,苏凌fēi犹豫了下,又冲着他喂了一声。

  张卫东闻言哭笑不得转过身来,看着苏凌fēi一脸无奈道:“我说姑奶奶,要shì有事●你就说,没事你别喂喂的hǎo不hǎo?”

  苏凌fēi看着张卫东一副烦不胜烦的无奈表情,正想冲上去对着他的小白脸踹上一脚,但最终却道:“有没有空?陪我喝酒行吗?”

  一听说喝酒,张卫东马上条件反射地想起跟她第一次喝酒的情形,虽说后来的场面有些香艳,但更多的应该shì一场纠缠不清的噩梦,用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所以张卫东几乎不假思索地道:“没空,你找别人吧!”
▲   见张卫东回答得这么干脆利落,苏凌fēi也条件反射地想起了第一次喝酒的事情,那略显憔悴的漂亮脸庞微微浮起一丝绯红。

  但想起归想起,张卫东的反应却委实让她气得差点要暴走,双手都情不自禁地紧●◎紧握起了粉拳。

  也难怪苏凌fēi要生气,这太阳都已经落山了,一个美女单独约你去喝酒,只要shì个男人都shì求之不得,张卫东倒hǎo不仅张口就没空,还让她找别人去,hǎo像她苏凌fēishì▲□吴州大学的第一大恐龙,唯恐避之不及。

  但也不知道出于什么xīn理,苏凌fēi竟然生生压下了xīn头伤怒气,看着张卫东道:“算我求你,今晚我想喝酒。”

  张卫东本来见苏凌fēi粉拳紧握★,xīn中还真有些后悔,自己的回答shì不shì太直接了点,她不会在大受刺激的情况下,跟自己干一架吧?

  可让张卫东万万没想到的shì,苏凌fēi最终竟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看着苏凌fēi那略显憔悴的脸庞,看着她眼中流露出来的哀求之色,张卫东不由得有些xīn疼。这时他当然看得出来,苏凌多今晚xīn情不hǎo。

  “喝酒可以,不过不能喝醉。”张卫东最终还shì决定冒险陪这女人喝次酒。

  见张卫东提到不能喝醉,苏凌fēi的脸不禁又微微一红,然后瞪了张卫东一眼道:“你想得美!”

  苏凌fēi这话的言外之意,张卫东当然听得懂,闻言大大松了一口气道:“你能这么想我就放xīn了。”

  “你!”苏凌fēi又shì差点被张卫东气得要暴走,她真有些搞不明白,自己喝酒shì为了借酒消愁,找这家伙不shì存xīn愁上添愁吗?可又为什么偏要找他呢?难道自己喜欢上他了吗?

  呸,呸,呸,像他这种大色狼,大流氓,shì我这辈子最痛恨的,就算全世界男人全死光了,我也不可能会喜欢上他!

  张卫东自然不知道苏凌fēi现在xīn里正骂着他,见苏凌fēi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无所谓地道:“不shì说喝酒去吗?还站着干嘛?走吧!”

  说着率先带头下楼了。

  看着张卫东那又酷又拽的背影,苏凌fēi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自己这shì何苦来着呢? ○
  不过苏凌fēi最终还shì扭着腰肢,快步追了上去,跟张卫东并肩走着。

  “去哪里喝酒?”张卫东嗅到一缕淡淡的幽香从身后飘来,一颗xīn忍不住微微跳动了几下。

  “上次你不shì跟任秘书去江边烧烤吗?就去那里hǎo了。”苏凌fēi道,语气里带着丝酸溜溜的味道。

  不过张卫东没听出来,闻言微微皱眉道:“还shì去学校附近找个小……”

  “干嘛?陪任秘书去江边烧烤就这么开xīn,陪我就不行吗?”苏凌fēi一听,xīn里忍不住一阵酸溜溜的。

  “不shì这个意恩,这两天晚上天气开始有点转凉了,这个时候去江边烧烤怕你会觉得冷。”张卫东解释道。他可不想苏凌fēi误会他跟任晨怡之间的关系。

  见原来shì这样,苏凌fēi闻言xīn里不禁微微一暖道:“反正我想去江边吃烧烤,听任秘书说你烧烤的水平很不错。”

  张卫东见苏凌fēi坚持只hǎo道:“那hǎo吧,一起坐车去吧。”

  按张卫东伤意思,他shì更倾向于骑自行车,不过他还shì有些担xīn万一苏凌fēi等会喝多了,他又得抱人又得扛车的委实够呛。

  苏凌fēi见张卫东点头答应,脸上这才露出一丝阳光点了点头,道:“听你的。”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苏凌fēi说“听你的”,张卫东xīn脏狠狠地跳了几下,一丝很奇怪的情绪缓缓流过他的xīn窝,让他忍不住扭头看向苏凌fēi。

  如丝般的长发挂下来,在那挺翘浑圆的臀部上方随风飘动,就像一只手轻轻拨动着张卫东的xīn扉,不禁有些看痴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苏凌fēi感觉到张卫东的目光有些不一样,忍不住白了他一样,然后骄傲地撇过头,如丝般的秀发随着她脑袋的撇动,有几缕随风飞起,拂过张卫东的脸颊。

  柔柔的,痒痒的,还带着丝淡淡的清香。

  这一刻,张卫东突然感觉自己的xīn有些乱,干咳两声没吱声。

  见张卫东破天荒地没有挤兑反驳自己,苏凌fēixīn也跟着突突跳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对自己的容貌苏凌fēi从来都不乏信xīn,但面对那张酷酷不置可否的小白脸,她却有些缺乏信xīn,今天总算shì找回了点信xīn。

  出了校大门,刚hǎo有辆出租车经过,两人急忙挥手。

  张卫东和苏凌fēishì并排站在门口,出租车停下来时,刚hǎo苏凌fēi面对的位置shì副驾驶位的车门,张卫东面对的shì后车位。

  张卫东这个孤僻内向了hǎo多年的男人,自然没有主动上前替女士拉开车门的习惯,事实上,在国内有这种习惯的男人并不多。他见车子停下来,便自顾自拉开后车门,然后弯腰钻了进去。

  苏凌fēi的手本来已经放在门把手上,但却又突然松了开来,然后转身拉开后车门,冲张卫东道:“坐进去点。

  张卫东见苏凌fēi竟然主动要坐到后丰位,脸上忍不住露出惊讶之色。

  见张卫东脸上露出惊讶之色,苏凌fēi脸不禁微微一红,xīn虚道:“我不习惯坐副驾驶位。”

  张卫东闻言哦了声,然后身子往里挪。

  苏凌fēi见张卫东挪进去,便弯着腰往车里钻。苏凌fēi胸部很丰满,弯腰时胸前的两团受重力作用,很自然便垂挂了下来,把领口撑了开来,hǎo似连衬衫的纽扣都要被蹦了开来。

  张卫东不经意间透过那被撑开的领口,看到了一条深深的白沟,还有那露出部分的雪白饱满。

  这shì张卫东第三次看到苏凌fēi的胸,虽然看到的部位跟上两次比少了许多,但这一次,张卫东却感觉自己的xīn跳得特别得欢快,那两团垂挂下来的雪白,就像王母娘娘的两个蟠桃,深深刺激着他,让他有种垂涎欲滴,想咬上一口的强烈。

  苏凌fēi似乎也感觉到了张卫东火辣辣的目光,xīn头微微一惊,急忙压住领口,然后狠狠刮了张卫东一眼。

  张卫东见状,平生第一次有种做贼xīn虚的感觉,干咳两声跟出租车司机说了声去江边烧烤店,然后扭过头望着窗外,故意不看苏凌fēi。

  苏凌fēi见张卫东一阵xīn虚的样子,xīn头莫名奇妙涌起一丝打了场胜仗的得意,却没有当初被窥走春光的暴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