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火车巧遇


  张卫东被父母的紧张gěi搞得又一阵鼻酸,急忙道!”没事,没事,

  休息两天就好。”“真的没事?”但杨瑗箐两人却还是不放心。

  “真没事,妈你快去洗洗吧,这味道难闻死了。”见母亲还是不放心,张卫东只好转移话题道。

  果然爱干净的杨瑗箐同言立马啊了一声,然后急匆匆去房间里拿了换洗衣服一头冲进了浴室。

  等杨瑗箐洗完澡出来,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不过张国栋和杨瑗箐两人如今已是脱胎换骨,却是一点都感觉不到睡意,整个人也显得比以前年轻了不少,力气更是大得出奇,这让他们两人都又是震惊又是欢喜。美中不足的是张卫东的神色有些疲态,这让他们很心疼,也有些担心,不知道这次伐毛洗髓对儿子究竟有什么影响。不过在张卫东再次轻轻松松地捏掉一个硬币之后,他们才放心了一些。

  “爸妈,有关我有这么厉害武功还有什么伐毛洗髓的事情,你们可千万别说出去。”张卫东见父母亲总算放心了一些,随手把硬币团扔到茶几上,然后正色道。

  “你爸妈又不傻,这种事情弊会出去乱说,再说就算说出去也得有人相信才成。”张国栋道。

  张卫东想想也是,见时间快到子时便起身开玩笑道:“你们两位武林高手再探讨探讨,我要洗洗先回房间修炼了。”

  张国栋和杨瑗箐本就心疼儿子,闻言急忙道:“去吧,去吧,修炼完了就睡觉,别太累了。”他们是尝过打坐的艰辛和枯燥的,自然担心儿子为了补回今天的损失,拼命练功。

  张卫东闻言笑道:“放心你儿子现在每天只要修炼两个小时就够了。”见张卫东这样说,张国栋和杨瑗箐都很开心然后再次催张卫东早点去洗洗睡觉。

  洗完澡回到卧室已经差不多十一点,张卫东盘tui坐áng上,静心修炼。

  丹田内,五滴真元光芒黯淡了不少,体积也小到只跟刚刚突破到筑基初期一般无二至于那混沌元气更是稀少得几乎看不见,只相当于练气中期的光景。不过好在境界却不会因为真元的消耗而跌退,张卫东一运转大混沌五行心法,天地灵气便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丹田内的五滴真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快速增长,估计不出数天便能练回来。唯有那混沌元气乃一身精粹所在,增长得较为缓慢,估计至◆少要huā费几个月的功夫方才能恢复到原来的程度。不过张卫东心里却没有半点惋惜,有的只是无尽的欣喜。父母亲身体安康健壮却是比什么都重要。

  张卫东在家共呆了五天,第六天一大早便动身坐火车往省城南□●州市赶。段威〖书〗记的身体还未完全康复,在一个月内,每隔十来天他还得gěi他针灸调理一次,因为父母现在身体状态非常的好,纠缠了张卫东数年的心事终于彻底了结,所以坐在火车上,张卫东的心情出奇的轻松愉悦看●●州市赶。段威〖书〗记的身体还未完全康复,在一个月内,每隔十来天他还得gěi他针灸调理一次,因为父母现zhōushìgǎn。duànwēi〖shū〗jìdeshēntǐháiwèiwánquánkāngfù,zàiyīgèyuènèi,měigéshíláitiāntāháidégěitāzhēnjiǔdiàolǐyīcì,yīnwéifùmǔxiànzàishēntǐzhuàngtàifēichángdehǎo,jiūchánlezhāngwèidōngshùniándexīnshìzhōngyúchèdǐlejié,suǒyǐzuòzàihuǒchēshàng,zhāngwèidōngdexīnqíngchūqídeqīngsōngyúyuèkàn什么都顺眼,看什么都是美好的。

  火车途径泰瑞县时上来位熟人,刘胜男市委党校进修班同学,泰瑞县的环保局局长唐小枚。唐小枚相貌说不上有多出众,但身体丰腴,xiong部丰满,是位能liáo动男人内心yu火的成熟女xing。

  唐小枚进入车厢没走几步就看到了张卫东,一对美目不禁微微一亮。对张卫东这个人,她自然印象深刻。不仅是大学老师,刘胜男的“男朋友”更是吴州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楚朝辉的师□叔。虽说上次晚餐之后唐小枚静下心来想想,也如叶锋一样明白过来,这个师叔只是表面上客套称呼并没有什么实质内容在里面,要不然当叶锋跟张卫东闹矛盾甚至事后说要搞死张卫东时,楚榆林绝不可能像没事一样。但不管怎◆□叔。虽说上次晚餐之后唐小枚静下心来想想,也如叶锋一样明白过来,这个师叔只是表面上客套称呼并没有什么实质内容在里面,要不然当叶锋跟张卫东shū。suīshuōshàngcìwǎncānzhīhòutángxiǎoméijìngxiàxīnláixiǎngxiǎng,yěrúyèfēngyīyàngmíngbáiguòlái,zhègèshīshūzhīshìbiǎomiànshàngkètàochēnghūbìngméiyǒushímeshízhìnèiróngzàilǐmiàn,yàobúrándāngyèfēnggēnzhāngwèidōngnàomáodùnshènzhìshìhòushuōyàogǎosǐzhāngwèidōngshí,chǔyúlínjuébúkěnéngxiàngméishìyīyàng。dànbúguǎnzěn么说,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的师叔,哪怕这个称呼再没实质,叶锋可以做到不把他放在眼里,唐小枚做为下面一个县的科级干部,却还是没资格轻视他的。更何况,张卫东的大学老师身份在社会上还是比较超然的。

  所以唐小枚两眼微微一亮之后,马上就扭动着那浑圆饱满的tun部,一脸笑容地朝张卫东走去。

  “张老师,好巧啊!”张卫东本是靠窗欣赏外面的风景,见有人叫他,扭头一看发现是唐小枚。对唐小枚张卫东说不上什么好感也说不上什么恶感,只能说是一起吃过饭喝过酒的熟人。不过人家这么热情打招呼,张卫东倒也不能不理睬,闻言笑着举手朝她挥了挥道:“是啊,好巧。怎么去吴州吗?””一边回答一边看位号。

  “是吗?这还真有点巧了,我也去省城。

  ”张卫东笑道。

  “何止有点巧,我看是非常巧。”说着唐小枚向张卫东扬了扬手中的车票,然后一屁股挨着张卫东坐了下去。

  唐小枚的胯tun比较宽,坐下的时张卫东感到她的tun部外侧挨碰到了自己,软软的很有肉感,再加上一股香水味随着她坐下钻鼻而入,让张卫东这个还没经历过女人味道的清纯处男,忍不住产生一丝异样的感觉,急忙往里面挪了挪。

  唐小枚是过来人,早已过了少女青涩害羞的年龄,见张卫东往里面挪,眼里不禁闪过一丝颇感有趣的神色,嘴上却道:“我还正担心路上无聊呢,这回可好有伴了。”“是啊,坐车有时候是停无聊的。”张卫东笑笑道,他其实无所谓有没有人聊天,事实上,他倒宁愿一个人安安静静坐车一直到南州市。不过唐小枚还算是个养眼的女人,尤其三十出头的她浑身上下散发着丝成熟的气息,跟她聊天打发时间,张卫东倒也不反感。

  “对了,国庆长假没跟刘胜男一起出去旅游吗?”唐小枚翘起tui,身子斜朝着张卫东,然后看着张卫东问道。

  “没有,国庆节人挤人的,旅游没意思。”张卫东微微一怔,随即才想起自己在唐小枚的眼里可是刘胜男的男朋友,不由得暗暗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事隔多日,自己竟然还得重操旧yè。

  不过话说出口之后,张卫东才猛然想起,当初刘胜男无非拿自己去挡叶锋和楚榆林,如今这两人一个已经彻底失势,甚至身体都因为自己的暗手而出了问题,另外一个按辈份还得管自己叫师叔祖,自己这个男朋友的身份早已没必要再继续扮演下去。只是话已说出口,要想再改口却已经迟了,况且张卫东也觉得没必要非要跟唐小枚解释清楚。

  “那倒也是▲。刘胜男现在怎么样?”唐小枚道。

  “老样子,忙呗。”张卫东随口回道。事实上,这次回家他连刘胜男的面都没见到,哪里会知道她究竟过得怎么样。本来这次回家,

  张卫东倒是想跟她约个时间见见★面,但想想她是蒲山镇的镇委〖书〗记,在蒲山镇这个小地方是人们的关注焦点,万一引起别人误会倒是不好,也就没gěi她打电话。张卫东没gěi刘胜男打,刘胜男似乎也已经忘了他,国庆这几天也没gěi他打电话,有时想起,张卫东心里还是隐隐有丝失落。

  “也是,她是镇党委〖书〗记肯定比我这个环保局长忙多了,不过这样一来,你这个男朋友可就惨罗,怪不得国庆一放假就往文昌跑呢!”唐小枚抿嘴笑道。

  张卫东见唐小枚开他跟刘胜男的玩笑,心里颇感有些不自然,有意识地岔开话题道:“现在环境污染日益严重,尤其是水资源方面,你这个环保局局长估计也没得空啊。”

  唐小枚闻言白了张卫东一眼,嗔道:“看不出来你比我这个环保局局长还关心环境,对了,你在吴大教什么的?”“环工学院,搞得就是环境科学。、,张卫东道。

  “原来是同行啊,怪不得一说起环境语气就这么沉重,以后有机会可以hé作哦。”唐小枚有些惊喜道。

  见唐小枚说到同行两字,张卫东倒不知不觉对她产生了一丝好感,笑道:“不过你是当官的,我只是普通老百姓。”“得了吧,我这哪算官,还不如你们大学老师呢,地位超然,受人尊重,时间〖自〗由,还不用每天想着巴结领导。可惜我不是读书的料,要不然我倒宁愿去大学里教书,〖自〗由自在,多好。”唐小枚白了张卫东一眼,感叹道。

  张卫东闻言笑着摇了摇头。

  “你别不相信。要是别人这些话我还真不敢说,不过跟你,倒也没什么好忌讳的。女人混官场真的ting累的,尤其像我们这种没多少背景的女人更累,在外面拼死拼活的,跟领导陪笑脸说好话,回到家老公还不理解。所以,以后你对刘胜男可一定要好一些,她我看得出来是个要强的女人,你要理解她。”唐小枚说完,深深叹了口气,眼神中流lu出一丝疲倦之色。

  张卫东看着此时的唐小枚,不由得想起了刘胜男,想起了她默默无声地把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疼惜。

  是不是她也像唐小枚一样,在人前看起来很光鲜明媚,其实内心深处却也藏着深深的倦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