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生疏 【求一张月票】


  “东哥您放心,我马试试人把任姐的车子给送回来。”阿龙边冲张卫东微微yī躬身,然后掏出手机边拨号边骂咧着:“妈的,这帮bú长眼的兔崽子,总有yī天老子连他们的老窝都给端了!”

  张卫东看着阿龙边骂边打电话,bú禁微微有些发愣。他倒真没想过,这件事阿龙他们能出上力。[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好yī会儿张卫东才拍了拍阿龙的肩膀道:“就yī辆车子,能拿回来就拿回来,拿bú回来也就算了。”

  他可bú想为了这么点小事,让阿龙他们跟别人火拼。

  阿龙眼中yī丝感动之色yī闪而逝,然后道:“东哥您放心,就yī些bú成气候的偷车小团伙,如果连他们我们也收拾bú了,我们飞丰党也就bú用再在吴州混了。

  任是怡yī听飞车党三个字,心儿就yī阵狂跳,总感觉跟黑社会团伙yī样的,看张卫东的眼神bú禁又有了点变化,有怯意,有生疏,还有惋惜,很是复杂,甚至连身子也bú知bú觉中微微挪开了yī些。

  张卫东并没有意识到任晨怡对飞车党这三个字的害怕和厌恶,见阿龙这样说,只好冲他点了点头,然后扭头看向任晨怡。

  yī扭头张卫东才发现刚才还几乎贴着自己身边◇站着的任晨怡,bú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隔开自己yī米多的距离,看自己的眼神也透着丝怯意和生疏。张卫东微微yī怔,马上就明白过来是怎么yī回事。毕竟任晨怡是个正经女孩,现在又在大学里工作,对什么飞车党之类的☆称呼肯定很敏感,连带着对自己也变得敏感起来了。

  bú过有些事情张卫东并bú想深入解释,真正的朋友是应该在任何时候都能互相信任的。任晨怡若真把张卫东视为朋友,就应该相信他哪怕真跟黑社会的人关系熟悉,但他本质上还是个真正的大学老师,绝bú会去混什么黑社会。就像李丽yī样,在至尊娱乐城打架事情发生之后,只是出于好奇地问了几句,事后就没再把那件事放在心上,也没有因此跟张卫东变得生疏,反倒因为经历那件事后成了患难之交。这就是人跟人之间的信任,她相信张卫东bú是那类人。

  “要bú你先骑我的车子回去,等阿龙把车子要回来,我再骑回去。”张卫东就如没发现任晨怡的变化,微微yī怔之后,含笑对她○说道。

  虽然张卫东对任晨怡依旧跟刚才yī样亲切随和,但任晨怡还是从张卫东的话中听出了他对自己态度的变化,yī股莫名的失落和后悔从她心底升起。

  “这bú好,我还是跟你yī起回去吧。”■○说道。

  虽然张卫东对任晨怡依旧跟刚才yī样亲切随和,但任晨怡还是从张卫东的话中听出了他对自己态度的变化,yī股莫名的失落和后悔从她心底升起。 shuōdào。

  suīránzhāngwèidōngduìrènchényíyījiùgēngāngcáiyīyàngqīnqiēsuíhé,dànrènchényíháishìcóngzhāngwèidōngdehuàzhōngtīngchūletāduìzìjǐtàidùdebiànhuà,yīgǔmòmíngdeshīluòhéhòuhuǐcóngtāxīndǐshēngqǐ。

  “zhèbúhǎo,wǒháishìgēnnǐyīqǐhuíqùba。”任晨怡道,脸上的微笑有些勉强。

  张卫东刚想再劝yī两句,他怕等会万yī场面有些暴力血腥,会给任晨怡这个还算单纯的女孩子心里留下阴影,就在这时阿龙终于拨通了电话。

  “六指我****!”电话yī通,阿龙就脸色铁青地骂道。

  “龙,龙哥,发什么大的火干嘛?是bú是哪个bú长眼的东西惹了您了,您跟我说,我马上让人剁了他的手。”江滨路某休闲洗浴中心yī间包厢里,yī位右手有六指,个子瘦小的男子见电话yī通,就迎来yī阵臭骂,浑身bú禁yī哆嗦,急忙yī把推开趴在他身上正努力给他服务的小垩姐,然后光着身子yī脸陪笑道。

  这个瘦小的男子因为右手有六指,所以在道上有个外号叫六指,具体的名字倒没什么人知道,是江北区yī带比较有名的偷窃团伙老大。bú过他们yī般bú偷钱包,只偷车子。当然他们胆子还没大到偷四个轮子的车子,那玩意要是被偷,公垩安机关是肯定要立案侦查的。况且开四轮车子的,在国内yī般都是有些钱甚至有些还是既有钱又有权的家伙,万yī倒霉偷了bú该偷的人,还bú马上得进局子呆着。所以他们只偷自行车、电动车,偶尔也偷些摩托车。这些东西好改装,好处理,而且公垩安机关也bú会为了这么点小案子大张旗鼓。

  本来六指是bú认识阿龙的,也bú知道飞车党的厉害。因为飞车党的势力主要是在东城区,在江北区yī代活动得很少。尤其这几年,杜威的至尊娱乐城生意做得比较好,杜威开始有意识地洗白自己,虽说干他们娱乐城这yī行,本就半黑bú白的,要洗白很是困难。但杜威还是开始约束飞车党核心成员的行为,bú准他们动bú动就斗狠干架,在这种情况下,阿龙等人在外面的活动就更少了。◎实在手痒憋bú住,也就深更半夜出来兜风飙车,疯上yī阵子。六指真正认识到飞车党可怕是在去年这个时候,那时他有位手下bú长眼偷了阿龙的车子。

  六指见手下偷了yī辆这么酷炫的摩托车,正想自己坐上◆去过yī把瘾,外面突然轰然响起阵阵马达声,由远而近,就像千军万马奔腾而来似的。还没等六指回过神来,就有几十个头戴盔帽,手握铁棍的家伙,骑着摩托车冲进了他的老窝,yī间堆放赃物的仓库,然后见人就打。bú过片刻功夫,六指的人就全部躺着地上哭爹喊娘,六指也bú例外。事后六指陪了yī大笔钱,又剁了那个偷车贼的五指方才了事。

  这件事到现在六揍还记忆犹新,yī想起飞车党三个字,脊背就直冒冷汗。

  没想到事过yī年,飞车党四大金牌打手排行老大的阿龙竟然打电话过来骂娘,这如何bú让六指浑身发抖。

  “江边景观平台烧烤店!我们老大的老大的马子,呃,是他女朋友的自行车bú见了。老子限你十分钟内连人带车马上给老子送到江边来,要bú然你就给老子等着扔吴江里喂鱼吧!”说完,阿龙也bú管六指听进去没听进去,啪地yī声挂了电话。然后才yī脸恭敬地走到张卫东面前,道:“东哥,您放心十分钟之后连人□带车肯定会送到您面前。

  张卫东看着阿龙恭敬的态度,再看看任晨怡有些发白的脸庞,心里只有苦笑的份。

  老大的老大,还扔吴江里喂鱼,任晨怡bú被吓坏才怪!

  到这个时候,张卫东就◎bú得bú解释yī两句了,要bú然真被任晨怡误会为黑社会的老大,那就bú是闹着玩了。人家是教学秘书,万yībú下心在院长面前抖出yī两句话来,张卫东这位新扎的大学老师也就只有告别老师这个光荣岗位的份了。

  “咳咳,任秘书,他们讲话就这样,其实我跟他们老大只是朋友关系。”张卫东干咳两声,无奈冲任晨怡解释道。

  只是张卫东本就bú是善于言辞的人,这话却是解释得苍白无力,若bú是张卫东长得斯文清秀,在任晨怡心中的印象yī直bú错,甚至刚才烧烤时还对他春心萌动,任晨怡会相信他的话才见鬼。bú过饶是如此,要让任晨怡完全相信他的话也有些bú现实。毕竟阿龙的话讲得再明白bú过,老大的老大,而且他们对张卫东所表现出来的尊敬,也确实符合这个说法。

  这时就看出鸡窝这家伙眼珠子亮的优点来了,见状急忙yī脸掐笑地补充道:“任姐,龙哥这人讲话向来都是大咧咧,bú经过脑袋的。你可千万别误会,以为东哥真是我们老大的老大。”

  本来阿龙听鸡窝说他讲话bú经过脑袋,刚要抬脚对着他的屁股踹过去,听到后面这句话急忙收回了脚,他又bú是傻子,这时当然也知道自己刚才那话当着任晨怡的面讲确实有些bú好。毕竟人家yī看就是个良家女孩,若误会自己的男朋友暗中竟然是混黑社会的,哪还了得。

  这么yī想,阿龙有些慌了,额头的冷汗都冒了出来。要是因为这句话,害得东哥跟他的马子吹了,恐怕被扔到吴●江喂鱼的就是他了。

  “是啊,是啊,我这人就是猪脑子,讲话从来都是bú经脑袋的,东哥是什么人,可是大学老师,怎么可能跟我们yī道呢!是我们老大生平最敬重有学问又有厉害身手的人,偶然有次……

  “行了,阿龙。”张卫东摆手打断了阿龙,他和任晨怡到如今为止,还仅仅只是关系稍微好yī些的同事关系,又bú是什么男女朋友关系,解释到这个份上已经足够了。

  女人的第六感是超敏锐的,从阿龙○满头大汗的解释中,任晨怡知道他讲的应该是实话,同时从张卫东摆手打断阿龙的举止中,任晨怡还隐隐感觉到因为自己刚才的表现,两人的关系已经悄然起了变化,或许再也bú可能回到之前烧烤时那种亲密暧昧。

  “张老师,其实我……”任晨怡想解释yī下,可话到yī半却又bú知道该从何解释起。毕竟她刚才并没有开口指责过张卫东身为大学老师却去混黑社会,若解释岂bú坐实了自己曾经对他的为人起过疑心?

  张卫东见任晨怡欲言又止,也bú点破,只是笑了笑道:“要bú你还是先回去吧。”

  见张卫东再次提起回去的事情,任晨怡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但面上却白了他yī眼,嗔道:“bú是说了跟你yī起回去吗?”(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