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吃过的你不能吃


  这一咬,任晨怡立马jiù惊呆了,差点连舌头都要咬进去。

  烤鸡翅膀她不是没吃过,但把鸡翅膀烤得如此恰到好处,嚼在嘴里,那味道竟有种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的感觉。

  这里所说的味道,并不是鸡翅膀原先jiù已经处理好的腌制味道,而是指那种“烤”的味道。

  古语常用不食人间烟huǒ来形容神仙,任晨怡此时的感觉jiù是张卫东把“烟huǒ”的味道给烧烤进了鸡翅膀里,这真是一种只能意会的感觉。

  “水平还不错吧?”张卫东笑问道。

  要说调味,张卫东还真没有半点信心,但要说烧烤,张卫东却是信心十足。天地五行如今尽在他感应之中,其中biàn有huǒ。常人烧烤要时时关注着huǒ力、huǒ候,但张卫东根本不用眼睛jiù能丝毫不差地感应到huǒ元,素的变化。拥有这种超能力,张卫东烤出来的鸡翅膀huǒ候差那jiù真见鬼了。

  “不错?简直棒极了!张老师你家不会是开烧烤店的吧?”任晨怡朝张卫东竖起大拇指,一脸佩服地道。说完,任晨怡jiù把她手中忙活着的羊肉串什么的全部塞到张卫东手中,笑道:“能者多劳!烧烤的活jiù归你了!”

  “那你干嘛?”张卫东一边接过食物,轻松熟练地放在炉多上翻转着,一边笑问道。

  “我管吃呀!”任晨怡理所当然地说道,说完再也忍不住鸡翅膀的youhuo,开始不顾淑女形象,拿着鸡翅膀大快朵颐。

  见任晨怡不顾淑女形象,捧着鸡翅膀大吃大咬的,张卫东反倒感觉特温馨,特满足,笑呵呵地甘心做起服务生。

  不一会儿张卫东jiù烤出了一大把羊肉串,然后全部递给正眼巴巴看着他熟练烧烤,脸上写满惊奇之色的任晨怡。因为张卫东烧烤的动作不仅熟练,而且还带着一种飘逸潇洒,仿若烧烤这种活到了他手中都成了一种让人善心悦目的艺术表演。

  见张卫东递过羊肉串,任晨怡下意识地jiù接了过来。拿到手之后,才发现竟然整整一大把,而张卫东又开始继续烧烤,任晨怡的脸蛋不禁红了起来,印着炉huǒ格外的明媚动人。

  犹豫了下,任晨怡抽出一根羊肉串递到张卫东嘴边,道:“给。”

  张卫东扭头看向任晨怡笑道:“■正忙着呢,你先吃。“你手没空,难道嘴巴也没空吗?快点啦,人家手要酸了!”任晨怡白了张卫东一眼‘jiāo嗔道’脸颊隐隐有些发烫。

  张卫东看着任晨怡jiāo嗔羞赧的you人模样,一颗心不禁微微一□荡,神色有些不自然地张开嘴巴朝羊肉串凑了过去。

  任晨怡见张卫东张开嘴巴,脸颊越发的发烫。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给男人喂东西吃。

  张卫东嚼着羊肉串,一种很微妙独特的味道从味蕾直流到他的心窝。长这么大,张卫东还真没享受过这种被美女伺候的待遇。

  于是两人一个烧烤,?个喂。不知道的人,看着两人如此亲昵的动作,肯定以为两人是一对小情侣。

  “这串有点辣!”张卫东一边翻转着羊排,一边咬了。递到嘴边的羊肉串,道。

  “辣啊,那来点橙汁吧!“任晨怡急忙把张卫东吃了一半的羊肉串放到盘子上,然后给他倒了一杯橙汁,端起递到他嘴边。

  “我自己来吧!”张卫东这回真有点不好意思了,急忙腾出手道。

  “我什么我?专心干你的活,烤焦了唯你是问!”伤晨怡轻轻拍开张卫东的手,笑道。

  张卫东只好由着任晨怡端着杯子灌了他几口橙汁,冰冷的橙汁滑过喉咙,比以往任何时候喝起来都要冰爽酸甜。

  “可以了。“心里虽然很享受这种服务,但终究有些不适应,喝了几口之后,张卫东道。

  任晨怡笑了笑,把杯子放下,然后习惯xing拿起盘子里的羊肉串,张嘴咬了下去,竹签从左到右划过她的樱桃小嘴,一股huǒ辣辣的味道从嘴chun扩散开来。任晨怡叫了声好辣,然后急忙一手拿着羊肉串,一手端起橙汁,可橙汁才则举到嘴边,她的脸腾地一下子变得通红了。

  老天!我竟然咬了他则才吃的那串!

  “终于烤好了,可以先歇一阵了。咦,我划才那串羊肉串呢?那味道辣是辣了点,不过”“张卫东一边把烤好的羊排、鸡翅膀等东西放到盘子里,一边道。

  不过话说到一半,张卫东jiù感到气氛有些不对劲,一抬眼,发现任晨怡一手拿着羊肉串,一手端着橙汁杯,正满脸通红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咳咳,那jiù你吃吧!”张卫东微微一愣之后慌忙道。

  任晨怡这时本jiù羞得想找个地缝钻下去,没想到张卫东这小子竟然还会说出这样的话,不禁啊地一声叫了起来,然后猛地把手中的羊肉串塞到张卫东的手中,脱口道:“谁稀罕!”

  “不过这串味道真的很不错。”张卫东拿起◇剩下的羊肉串也没多想,说着jiù准备继续吃。

  不过羊肉串才到嘴边,任晨怡却又突然伸手一把抢了过去,道:“我吃过的你不能吃。”

  说着红着脸自己埋头把那串剩余的羊肉串给吃了。

 ◇ 张卫东看着任晨怡满脸通红地埋头吃羊肉串,突然有些开窍起来,一种很怪很微妙的感觉在他身体里弥漫开来。

  “看什么看?吃你的羊肉串吧!”任晨怡吃完后,一抬头见张卫东正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她看,一颗芳◎心忍不住一阵乱跳,然后红着脸胡乱从盘子里抓起一把羊肉串塞给张卫东。

  张卫东本jiù不是个善于交际的人,尤其跟女孩子更是如此,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化解尴尬的场面,见任晨怡塞过羊肉串,biàn○一言不发地埋头吃起来。

  “扑哧!你饿死鬼投胎啊,吃这么急干嘛?小,心辣死你!”任晨怡见张卫东只管埋着头吃羊肉串,想想划才的事情,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任晨怡这么一笑,气氛一下子又恢复了正常。不过张卫东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比之前突然变得亲密了许多。

  吹着江风,吃若烧烤,喝着冰凉的饮料,两人说说笑笑,竟一点都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直到一阵江风吹来,任晨怡忍不住环抱了下双肩,张卫东这才意识到天气渐凉,时间已经不早了。

  “差不多好回去了,明天还要上班呢!“张卫东提议道。

  “啊,已经快十点啦,时间过得还真快!服务员买单。”任晨怡闻言抬手看了下手表,这才发现时间已经不早,急忙招手叫过服务员。

  还是那位叫阿娟的女孩子,闻言急忙小跑了过来,然后指了指阿雀他们那一桌道:“十号桌已经帮你们买单了。”

  “啊,这怎么行?说好我请客▲的。”任晨怡道。

  张卫东知道社会上混的人都要面子,既然他们这么有心,张卫东也不想跟他们客气,biàn笑道:“既然已经买了,那jiù算了。”

  “好吧,不过这次不算,我下次再请你。”任◇晨怡见张卫东这样说,只好无奈道。

  张卫东一听头不禁有些大起来,任晨怡才请自己一次客,办公室里已经闹翻天了,这要是再来一次,岂不是整个学院都要闹翻天。

  可美女主动要请客吃饭,张卫东有理由拒绝吗?只好点头说好。

  见张卫东不反对,任晨怡脸上不禁lu出开心的笑容,站起来道:“那我们跟你那些朋友打声招呼,然后走吧。”

  张卫东点了点头,起身带着任晨怡朝阿雀等人走去。

  阿雀等人见张卫东和任晨怡两人走来,慌忙起身恭敬地叫道:“东哥,任姐。”

  虽早已经知道张卫东在阿雀等人心中的地位似乎很高,但再一次看到阿雀等人恭敬的态度,jiù像面对一位黑社会老大一样,任晨怡的视觉仍然受到了强烈的冲击,总觉得眼前的一幕是那么的荒诞,那么的不可思议。但事实摆在面前,却又不得不让她承认,张卫东这个斯文白净的大学老师似乎真有点老大的派头。

  “我们先回去,今晚谢谢你们了。“张卫东摆摆手示意他们坐下,然后一脸笑容道。

  “东哥您千万别跟我们客气,这是应该的!”阿雀等人急忙道。

  张卫东知道跟他们客气太多,反倒让他们不自在,闻言笑了笑,道:“那行●,你们慢慢吃。“东哥,任姐慢走。”阿雀等人闻言又急忙微微躬身道。

  张卫东笑着朝他们点了点头,然后带着任晨怡离开了景观平台一路往停放自行chē的走去。

  “咦,我的自行chē怎么不见了▲?我明明记得停在这里的。“到了停放自行chē的地方,任晨怡找来找去都没找到她的chē子。

  “估计被偷了。”张卫东微微皱看道。

  “不是吧,那辆chē子还是我前两天新买的,早知道jiù破chē子骑骑算了。”任晨怡一脸懊恼地跺脚道。

  “要不报警吧。“张卫东道。

  “得了吧,这种案子jiù算是报了也是白报。”任晨怡不以为然道。

  张卫东以前读大学的时候丢过chē子,倒也知道任晨怡说的是事实,这种案子报了大多时候也是白报。当然张卫东若直接打电话向楚朝辉报警,别说是辆新chē,哪怕一辆破chē,市公龘安局常务副局长一声令下,恐怕没过多久这chē子jiù找回来了。所以从某种角度上讲,不是案子难破,而是很多时候人为的不作为。

  当然张卫东还不至于为了一辆自行chē,大动干戈地打电话到楚朝辉那里,划才那话也不过是下意识的一种反应,见任晨怡这样说,张卫东也只好无奈地道:“既然这样,那只好我载着你回去了。”

  “怎么自行chē被偷了,要不要我载你一程?”任晨怡则想说好,一辆雷克萨斯chē从后面开了过来,朱枫钻出脑袋笑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