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打架认识的【求月票订阅】


  朱枫和李燕茹见张卫东派头十足……根本不招呼他们……色更更是难看上几分,正巧这个时候,不远处有人冲朱枫叫了声:“朱总!”

  朱枫举目一看,见是熟人,总算找到了台阶,重重冷哼一声,然后搂着李燕茹朝那边走去,不过没走几步又扭过头冲任晨怡道:“教学秘书真的没多大出路,还是好好考虑我划才的建议吧!”

  “谢谢朱总好意,不过我想不用考虑了。”任晨怡不冷不淡地回道。[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那好自为知吧!”朱总闻言脸色微微一沉,不屑地扫了张卫东和ā龙等人一眼,冷冷道。

  “东哥,他们?”ā龙隐隐看出双方似乎有些不对头,顺手就拎过桌上的酒瓶。

  他妈的,竟然○敢当着东哥的面,挖东哥的马子,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张卫东见ā龙拎酒瓶,不禁暗自摇头,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酒瓶,瞪了他一眼道:“干嘛呢?还不坐下!”

  “没干嘛,没干嘛,东哥,您和您朋友快请坐!”ā龙浑身一个哆嗦,哪敢先坐下,急忙帮忙拉开椅子,陪笑道。

  张卫东知道跟ā龙他们没什么好客气的,见状也就不再推辞,冲任晨怡点了点头道:“任秘书坐吧。”

  任晨怡见ā龙他们个个都像是社会上混的不良青年,心里虽然有些不安,但还是依言坐了下去,并且还客气地朝帮她拉开椅子的ā龙点了多头道:“谢谢。”

  ā龙见任晨怡长得正点,大晚上的又跟张卫东单独出来烧烤,自然以为她就是东嫂。任晨怡这声谢谢听得他浑身毛孔都舒张了开来,急忙笑道:“白嫂客气了,客气了。”

  任晨怡一开始还没意会过来东嫂是什么意思……等她意会过来,不禁闹了个大花脸,洲想辩解,张卫东已经拿起桌上的筷子敲▲了下ā龙的脑袋,笑骂道:“什么东嫂?这是我的同事,任晨怡。”

  “原来是任姐啊……我这人就嘴快,您别见怪!”ā龙这才知道自己叫错了,摸了摸脑袋,急忙冲任晨怡道。

  靶晨怡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被一位看起来有二十六七岁的社会青年称为任姐,小脸蛋不禁越发的红艳,慌忙摆手道:“我不介意的,啊,不是,我是说没关系。”

  任晨怡再次闹了个大花脸……都有些不敢再看张卫东了。

  张卫东□见一向大方的任晨怡露出一脸羞涩的样子,倒感觉别有一番动人的味道,忍不住哈哈笑了两声,然后再次冲ā龙他们叫道:“干嘛还站着?坐呀!”

  ā龙、ā武等大男人脑子里没多少弯弯道道,闻言立马一脸兴奋地★要跟着坐下,不过他们屁股还没碰到持子,ā雀已经暗中狠狠踢了他们几脚,然后冲张卫东笑道:“东哥您跟任姐一起烧烤吧,我们就不打搅你们了。”

  ā龙等人这才猛然醒悟过来,人家孤男寡女的,自己等人在这里不成电灯泡了,急忙笑道:“我们吃饱了,吃饱了,东哥您和任姐慢慢用,我们这就去把服务员叫来。”

  说着ā龙等人也不等张卫东反对,急忙朝帐篷走去。烧烤店的lǎo板是一对中年夫妇……此时一个正在忙着指挥服务员,一个则坐在柜台后忙着收钱结账。

  “lǎo板,看到那张桌子了没有?就是江角边划才我们坐的那一桌。”ā龙一拍柜台冲正在忙着收钱算账的lǎo板娘道。

  lǎo板娘一看ā龙长发飘飘,胸口上绣着一个大大的龙头……早已经有些发虚,闻言急忙探头往外看,连连点头道:“知道,知道,那是十八号桌。”

  “叫个jī灵点的服务员过去,等会他们点什么你们就上什么,钱算我们的。”说着ā龙掏出八百块钱扔到柜台上。

  lǎo板娘一看是八百块钱,扣脍刚才他们消费的还有五六百块钱结余,不禁眉开眼笑,心想五六百块钱就刚才那一对小年轻就算是撑死也不可能吃得掉。

  “没问题。”lǎo板娘说完扭头冲身后一位正在忙碌,长得比较水灵的小姑娘道:“ā娟你去招呼十八号桌。”

  ā龙等人见那位被称为ā娟的小姑娘长得很清秀水灵,都很是满意地准备离开。

  正在这个时候,有位服■务员拿着结账单走了进来,道:“lǎo板娘十号桌子结账。”

  “雀姐,洲才我还没吃饱呢,要不我们再吃点?反正现在有位置。”鸡窝闻言顿足道。

  “我说鸡窝你干脆改名猪窝好了,这么能吃!”ā▲雀没好气地白了鸡窝一眼道。

  鸡窝挠了挠头陪笑道:“其实吃不吃倒是次要,我是怕这种地方乱糟糟的,等会万一有什么不开眼的人,岂不破坏了东哥和那位美女的好事。”

  ā雀等人现在对张卫东可是比对自家lǎo大还要尊敬,一听也是啊。这种地方,三教九流的什么人都有,代有人

  喝多了闹事n万一闹到东哥身上,倒不是怕他收拾不了型,就算再厉害的人,也不是东哥的对手,但破坏了他的好事和心情,那就不美了。

  “看不出来啊,鸡窝,你小子脑袋瓜是越来越聪明了,我喜欢!”ā武笑呵呵地拍着鸡窝的肩膀称赞道。

  鸡窝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急忙把肩膀一甩,甩开ā武的手,道:“武哥,你这话可不能乱说,我心里渗得慌。”

  “滚!”ā武当然知道鸡窝指的是什么,气得抬脚对着他的屁股一脚踹了过去。

  鸡窝被一脚踹得哴跄几步,然后若无其事地拍了拍屁股,笑道:“听到武哥这句话,我总算是彻底放心了!”

  ā武一听气得又要去踢鸡宫,鸡窝见状急忙躲到ā雀的身后去道:“雀姐,你还是不是我大姐大的,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你小弟给人蹂蹦吗?”

  ā雀闻言却把身子一闪,笑嘻嘻道:“鸡窝你就从了武哥吧!”

  ā武一听彻底没气了,翻了翻白眼,也帐得再去找鸡窝算账,冲lǎo板娘道:“让人把十号桌收拾一下。”

  lǎo板娘本以为能狠狠赚上一笔,没想到还没来得及高兴,这帮家伙竟然又要留下来继续吃喝,只好叫人去收挎十号桌。

  “张lǎo师,洲才那些人都是谁呀?看起来像是在社会上混的,你怎么会认识他们?”任晨怡一边帮忙着张卫东把羊肉串、鸡翅膀还有羊排骨之类的食物往小烤炉上放,一边忍不住好奇心问道。

  “呵呵,打架认识的。”张卫东笑道。

  要是张卫东说是小时候的同村伙伴什么的,任晨怡还容易理解,但张卫东说是打架认识的,任晨怡立马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起张卫东。

  “有问题吗?”张卫东陇手从任晨怡手中拿过羊肉串,熟练地在炉子上翻转着,笑问道。

  “当然有问题,你觉得你这话有人信吗?”任晨怡白了他一眼问道。

  “好像是哦,不过我真的很会打架的!”张卫东笑了笑道。

  “切,骗鬼去吧!”任晨怡再次白了张卫东一眼。

  她当然不相信张卫东的鬼话,不说他的性格不像是会打架的人,就他这副眉清目秀的书生样,别被人打就算不错了,还打人!

  张卫东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笑了笑,岔开话题道:“对了,那个朱总开的条件不错,你怎么不考虑?”

  “你以为我不想啊?不过那个朱总是个花花大少,跟不少女职员关系暧昧,我在他那里干了两个月,他lǎo想对我动手动脚的,我只好辞职,然后就到吴州大学当了教学秘书。”任晨怡闻言果然不再继续追问ā龙他们的事情。

  “原来是个花花大少,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生意做得还不错。”张卫东闻言不禁对那个朱枫又多了几分厌恶。不过现在这个社会有钱有权的人玩女人***、三奶什么的是常有的事情,张卫东倒也不至于因为这样就把朱枫给弄成太监。

  “什么不错?要不是有个当市中级法院执行局局长的姐夫,以他那点只会玩女人的本事,能把生意做好才怪呢?”任晨怡不屑道。

  “哦,他姐夫当执行局局长跟他做拍卖行有什么关系?”张卫东有些不解道。

  “鸿泰主要就是做法院的生意,一些公司什么的破产,法院会强行对他们的产业进行拍卖。他姐夫就是管这个的,你想想看,他姐夫只要把拍卖的业务给他们拍卖行,他不就坐在办公室里都能数钱了吗?我那时在鸿泰时,他们正在对一座烂尾楼进行拍卖,价格要好几千万。拍卖行的收费一般是成交价的哦,你算一下,几千万的烂尾楼这要是一拍出去,鸿泰能赚多少?”任晨怡解释道。

  “这钱果然好赚啊!”张卫东一听这才幡然大悟,不禁摇头叹道。心想以前都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话用在官场上才真的合适。姐夫当法院执行局局长,妹夫做拍卖生意,两人一搭配,这钱还真是好赚啊!

  “可不是,不过也没办法如今这世道就这样。”任晨怡撅嘴道。

  “呵呵,社会总是在不断进步的。今天这样,不意味着明天还会这样。”张卫东笑了笑,然后把手中烤好的鸡翅膀递给任晨怡,道:“烤好了,先尝一个看看。”

  任晨怡闻言顺手接过鸡翅膀,一股香味顿时扑鼻而来,再一看手中的鸡翅膀金灿灿竟是没有半点烤焦的痕迹,真是色法诱人,香味扑鼻。任晨怡不禁食指大动,再也顾不得感慨世道人生,朱唇轻启,微微露出两排整齐雪白的贝齿,然后轻轻咬上一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