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欺人太甚【求月票】


  脖子突然重温到那一晚被铁钳夹住般的冰冷坚硬……叶锋眼中情不自禁闪过恐慌的神色,面上却强作镇定地咬牙道:“张卫东别以为yǒu诌永谦给你撑腰就这么嚣张,老实告诉,恐怕诌永谦也蹦跶不了多长时间了。◆所以我劝你最好还是马上给我住手,否则…………,吴富友是官二代,对吴州市的领龘导名字特别敏感,所以一听到讶永谦三个字,wǔ着肚子的手当时就僵住了,冷汗忍不住就从额头上冒了出来,终于明白过来张卫东为什么敢○比他们还嚣张跋扈。

  诌永谦可是吴州市真正的市领龘导,这三个字的分量可比东城区副区长,许明鑫的老爸重得多了。

  杜威见张卫东大打出手,本来已经万念俱灰,突然听到诌永谦三个字,先是微微一愣,接着就是按耐不住一阵狂喜,就连身子都忍不住因为大起大落而微微颤抖着。像他这个层面的人,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诌永谦是谁?又怎么会想不到张卫东插手意味着什么呢?

  唯yǒu被怒尖冲昏了头的许明鑫没听到这三个字,张卫东脚一松开,他就一咕嘻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拿着僻里啪啦地打电话报警。

  看着许明鑫躲在一边打电话,杜威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冷笑。报吧,他妈的你就报吧,看看到时谁笑到最后!

  “是吗?我也可以老实告诉你,yǒu我在,话也不能把诌永谦怎么样!”张卫东脸色微微一变,一手把叶锋拽到自己的眼前,眸中流lu出叶锋熟悉的残忍血xing的目光。

  张卫东这并不是在吹牛,更不是在开玩笑。诌永谦跟他虽然没yǒu血缘关系,如今却是跟亲叔侄一样,张卫东也很欣赏诌永谦这样清廉划正的官员,他是决不允许yǒu人对莅永谦使坏,甚至可以不惜破戒暗中使上狠招。

  “你,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叶锋一对上那漆黑冰冷的眸子,连牙齿都上下打颤起来。

  “干什么?我没干什么,只是听说你很喜欢玩女人,所以想好意提醒你一声,趁着你那玩意还能硬得起来,这几天还是好好享受一下吧,否则我怕你以后就没yǒu机会了。”说着张卫东冷冷一笑,松开了手,然后转向正拿着手机的许明鑫。

  “小子,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马上就要赶来了,识相的话马上跟老子磕头认错,否则…………,见张卫东转向他,许明鑫想起他刚才的凶狠劲,心底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色厉内茌地指着张卫东叫嚣道。

  “否则怎么样?你以为**局是你家开的吗?妈的,老子真想刹了你这种狗杂碎!”张卫东冷笑着,上前一步,离次一脚把许明鑫踢翻在地。

  许明鑫向来狗zhàng人势……”惯了,平时只要一糕lu自己身份,或者一抬出**,别人就立马缩起脑袋做乌龟,强如杜威也不例外。没想到今天却碰上了一个根本不吃这一套的主,许明鑫就彻底没辙了。

  被张卫东一脚给踢翻在地,许明鑫却再也不敢叫嚣,一骨碌从地上爬起就往外走。许明鑫现在算是明白了,自己这是“秀才遇上兵yǒu理说不清”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先出去,等**来了再回头把场子找回来。

  “走?**还没来许少怎么可以走呢?”张卫东自然不会放虎归山,伸手从后面一把就抓住许明鑫的脖子,然后随后往后一扔,许明鑫少说一百三四十斤的身子就呼地一下,一阵腾云驾雾,然后啪地一声重重摔在了叶锋和吴富友面前。吓得两人忍不住浑身一哆嗦,尤其吴富友一开始心里还鄙视许明鑫把一身的力气都huā在了女人的肚皮上,jìng然会被张卫东这种小白脸接连踹倒并来回碾着脑袋,现在才猛然明白☆过来,眼前这位小白脸不仅靠山强,力气更是大到了恐怖的程度。

  至于那三个打扮妖艳暴lu的女人,更是吓得尖声叫了起来,一双涂着浓浓彩妆的眼睛惊恐万分地死死盯着张卫东那张小白脸,实在无法想象,这年★头jìng然会yǒu力气这么大的小白脸。

  “东哥,东哥,yǒu话好说,yǒu话好说。”吴富友mo了把额头的冷汗,急忙上前冲着张卫东又是鞠躬又是赔笑道。

  看到划才还牛逼哄哄的三人,其●中一个躺在地上唉哼着,一个苍白着脸站在原地,而最后一个更是直接上前来鞠躬赔笑,杜威等人觉得这辈子从来没这么痛快过,看张卫东的眼神充满说不出的感ji和崇拜。

  至于那三个女人,此时已经从最初的惊□●中一个躺在地上唉哼着,一个苍白着脸站在原地,而最后一个更是直接上前来鞠躬赔笑,杜威等人觉得这辈子从来没这么痛快过,看张卫东的眼神充满说不出的感ji和崇拜zhōngyīgètǎngzàidìshàngāihēngzhe,yīgècāngbáizheliǎnzhànzàiyuándì,érzuìhòuyīgègèngshìzhíjiēshàngqiánláijūgōngpéixiào,dùwēiděngrénjiàodézhèbèizǐcóngláiméizhèmetòngkuàiguò,kànzhāngwèidōngdeyǎnshénchōngmǎnshuōbúchūdegǎnjihéchóngbài。

  zhìyúnàsāngènǚrén,cǐshíyǐjīngcóngzuìchūdejīng恐中回过神来,都用火辣辣的眼神死死盯着张卫东。

  女人爱钱也爱英雄,更爱像张卫东这种长相清秀却又孔武yǒu力,还牛逼无比的英雄,出来卖的女人同样也是女人,她们当然也爱张卫东这样的男人,yǒu时候遇上她们真正欣赏喜欢的男人,就算倒贴她们也是愿意陪对方睡一觉的。此时这三个女人就是动了这个心思。

  想想这辈子如果能跟这样眉清目秀,又那么威风yǒu力的男人áng,她们久违了的燥热感就在身子骨里涌动,两条白皙浑圆的长tui就情不自禁紧紧夹了起来。

  张卫东当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魅力值已经达到了可以让小龘姐倒贴的程度,见吴富友这张油光闪闪的肥脸一脸的诌笑样,就觉得阵阵恶心。不过张卫东不是那种伸手打笑脸的人,既然吴富友识相,也就懒得对他下狠手,只是沉着脸冷笑道:“既然你还识相,那等会**来时,就麻烦你做个证人吧。”

  吴富友一听,一张肥脸立马就苍白了下来。三人中一位是副区长的儿子,一位是副市长的外甥,而他不过是只是东城区人龘大副主任的儿子,一位过了气的衙内,又哪敢指正许明鑫和叶锋啊!

  “怎么,不愿意吗?那也行,那你就跟他们两一起等着**过来吧。”张卫东冷冷地丢下一句话,然后转身朝杜威走去。

  看着张卫东转身离去的瘦削背影,吴富友脸上的肥肉抖呀抖的,终于猛一咬牙,冲了上去冲张卫东道:“东哥yǒu话好说,yǒu话好说,我做证人还不行嘛?”

  “□吴胖子他妈的你是不是活银不耐烦了,你……”许明鑫当然听得出来,这个做证做的是什么证,气得爬了起来冲上来就对着吴富友的屁股一脚踹了过去。

  吴宴友冷不丁就被踹了个狗吃屎。

  吴富友因为是○wúpàngzǐtāmādenǐshìbúshìhuóyínbúnàifánle,nǐ……”xǔmíngxīndāngrántīngdéchūlái,zhègèzuòzhèngzuòdeshìshímezhèng,qìdépáleqǐláichōngshàngláijiùduìzhewúfùyǒudepìgǔyījiǎochuàileguòqù。

  wúyànyǒulěngbúdīngjiùbèichuàilegègǒuchīshǐ。

  wúfùyǒuyīnwéishì过了气的衙内,平时没少受许明鑫的冷嘲热讽,心里早就对许明鑫窝了一肚子的气,只是人家是副区长的儿子,yǒu不少地方他还需要许明鑫帮忙,这才忍了下来。如今既然已经选择临阵倒戈,两人的脸皮也就算彻底撕破,吴富友当然不肯吃亏,爬起来冲上去就对许明鑫拳打脚踢。

  胖子打架也yǒu胖子的优势,那就是在分量上就把对方给压倒了。所以没两下子,已经接连被张卫东踹得差点身子骨散架的许明鑫就被吴富友那肥胖的身子◇给重重压在了地上。

  两个大男人,还是所谓的官二代在地上玩叠人游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在玩断臂游戏,场面真是说不出的滑稽和让人作呕,看得三位小龘姐都忍不住流lu出一脸的鄙夷不屑。

  ◎叶锋见这里**还没来,自己这边不仅出了叛徒,现在还窝里斗起来,哪还愿意再呆下去,招呼也不打一声就yin沉着脸往外走。

  张卫东现在对这个叶锋已经厌恶到了极点,上次已经放了他一马,没想到他不仅不反省,反倒变本加厉。划才jìng然还抬出谭永谦要失势来威胁自己,不难想象,诌永谦真要失势,叶锋肯定会找他麻烦。这个时候,就算张卫东已经暗中对他下了yin招,还是不愿意就让他这样清清白白地离去。

  所以见叶锋不声不吭低着头想走,张卫东冷冷一笑,伸手一拦不屑道:“叶主任,我yǒu说过你可以走吗?”

  “张卫东,你别欺人太甚!”叶锋没想到自己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都甩手走人,张卫东jìng然还不肯放他走,气得脸色都铁青了。

  “怎么,就只准你们欺负人,就不准我也欺负欺负你们吗?告诉你,今天**没来,你就给老子乖乖呆着!”张卫东见叶锋也知道欺人太甚这个词,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抬脚就把叶锋也踹倒在地上。

  这一脚张卫东使上了点暗劲,叶锋一被踹倒在地,jìng然一时半刻躺在地上动弹不得,脸上忍不住流lu出惊恐的神色,心里也终于真正害怕起来。

  张卫东一脚把叶锋踹倒在地后,然后看也不看他一眼,而是转向还在地上扭打在一起的吴富友和许明鑫两人,眉头微微一皱,上前一步,对着许明鑫伤侧背一脚踢了过去。

  许明鑫身子立马就僵硬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吴富友见许明鑫动弹不得,当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握着拳头就想对着他的脸蛋揍去。

  “行了!”张卫东微微皱了皱眉头,喝止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