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恳求月票】


  杜威的双拳贴着大tui外侧紧紧握了起来,怒火在他的xiong腔内熊熊燃烧,似乎随时yào把他的xiong腔给烧成灰烬,但社威知道,只yào他不忍这一时之气,nà他辛辛苦苦创下来的这点基业就将付诸东流,他nà帮兄弟就将失业。他年纪已经不小了,不可能再像年轻时一样,凭着一腔热血在地下拳坛搏击厮杀,他也不想让他nà帮兄弟重新过起以前nà种无所事事的混混生活。虽然他们现在从事的事业其实也并不光彩,但至少表面上大家都是风风光光,至少是不偷不抢,凭本事赚钱。

  杜威深吸一口气,最终还是缓缓松开了双拳,依旧弓着身子,依旧恭谦地问道:“许少,您看您骂也骂了,打也打了,我这里再次向您道歉,您就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马吧。我现在就去把我们这里最漂亮的姑娘给您叫过来,让她们好好陪您消消气。”

  许明鑫刚才见杜威目中lu出几分凶狠之色,本来心里一个咯瞪还有些发虚,毕竟现在是在人家地盘上,狗急了还跳墙呢,万一真逼红了眼干上一架,nà就犯不着了。因为真yào收拾杜威,事后许明鑫有的是法子。

  不过现在见杜威又是弯腰又是道歉的,连额头的血都不敢擦,一副软蛋样,许明鑫算是彻底放心下来并越发嚣张了起来,指着杜威的鼻子骂道:“杜威别给脸不yào脸,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打电话叫人来封了你的场子?”

  “许少,您就别为难我了是到这里临时打工的,您真这样做,传出去我就没办法再在道上混了。”杜威一脸为难地道。

  “妈的,你没办法在道上混,nà按你的意思,我这相就活该白破,我许明鑫的面子就可以随便丢啰?”许明鑫抬脚对着杜威的肚子踹了过去。

  杜威连连退了两步,拳头再次握紧再次松开,但他的脸色这个时候已经变得有些难看了。

  杀人也不过头点地,杜威打过地下黑拳,骨子里本就是个凶狠血xing的男人,许明鑫一再的羞辱打骂,已经快yào达到了他的忍耐极限。

  “nà◆许少开个条件吧,能接受的我一定接受。不过我有一句话,让***来赔礼道歉可以,出台免谈!”杜威这次虽然依旧弓着身子,但话语中已经透出了强硬的态度。

  “哈哈,好,好,看来杜总今天是决意不给我许明◎鑫的面子了!”许明鑫见杜威竟然为了一个***敢当着自己朋友的面,态度这么强硬,怒极反笑,脸部肌肉扭曲,很是狰狞难看。

  许明鑫怒,杜威心里更怒。他怎么说都是位有点钱有点地位的老总,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结果呢?人家却还说他不给他面子!这他妈的是什么人?简直比一些混混还不是玩意。

  杜威心里虽怒,但却不敢挥拳相向,他知道,今天他真把眼前这人打了,等着他的就不仅仅是娱乐城关门,而是牢狱之■灾!

  “许少,这不明摆着吗?我看今天你这相算是白破啰!”胖子重重拍了下身边女子雪白的豪tun,用嘲讽的语气说道。

  胖子叫吴富友,老爸曾经也是东城区副区长,跟许明鑫老爸同级,所以吴富友曾经也是东城区一带比较拽的公子哥。只是去年他老爸因为年龄的缘故退到区人龘大养老,虽然级别还在,但手中却已经没什么实权了。官场向来是人走茶凉,吴富友老爸一退到人龘大,吴富友这个曾经风光一时的公子哥,渐渐地在东城区一带就有些玩不大转了。所以看到同样是副区长儿子的许明鑫混得风生水起,吴富友心里自然有些酸溜溜不是滋味。现在好不容易见许明鑫吃瘪,自然yào嘲讽挤兑几句。

  “妈的杜威,老子今天最后一次警告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许明鑫被吴富友一嘲讽,脸色更是难看,一手指着杜威,一手已经掏出手机。

  杜威脸色沉了下来,眼中流lu出痛苦、挣扎、愤怒的复杂神色,他忌惮的本就不是许明鑫而是他身后的关系网,现在许明鑫显然准备借着副区长儿子的身份,动用关系桑对付他的娱乐城了。

  “我看你才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在这个时候,门从外面被一脚重重踹了开来,响起一道冷冰冰的年轻声音。接着一个年轻人寒着脸走了进来。

  “张卫东!”叶锋身子忍不住微微颤了下,目中流lu出恐惧和怨恨交织在一起的复杂目光,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东哥!”杜威见是张卫东,忍不住一脸惊讶地脱口叫道。

  张卫东见杜威额头流着血,目中闪过一丝赞许的神色。不管杜威是什么人,但至少在这事上还是坚持住了原则,这点在如今的社会上已经很少见了。

  “他妈的你是谁?给老子哪里来滚哪里去!”许明鑫见莫名其妙地跑出一个小白脸,还牛逼哄哄的样子,立马指着张卫东叫嚣道。

  张卫东闻言脸色一沉,上前一步,二话不说对着许明鑫的肚子一脚就踹了过去。

  许明鑫立马整个人就被踹飞了起来,然后重重撞▲到背后的墙壁上又跌落在地上。

  包厢刹nà间就变得死一般安静!

  谁都没想到张卫东上来,连一句话都不讲就把副臣长的儿子一脚给踹飞。

  “他妈的,你,你敢打老子,你知道老子是谁…★□…”许明鑫这辈子哪里吃过这种亏,一边指着张卫东叫骂着,一边挣扎着yào爬起来。

  “他妈的,老子管你这人渣是谁!”不等许明鑫爬起来,张卫东已经冷着张脸,走上前去,一脚踩在了许明鑫的脸上。
  “啊!”许明鑫吃痛忍不住尖声叫了起来。

  许明鑫的尖叫声彻底惊醒了包厢里他人。杜威还有包括随后跟着进来的阿雀等人全都一脸的土色,他们知道至尊娱乐城完了,也知道马上就会有很多人yào失业,其中也包括他们和nà些公主、少爷还有三楼休闲区的小龘姐们,当然后者可以不做东家做西家,很快又能找到工作,而他们却不能。

  叶锋身子再次忍不住颤扒了下,眼里尽是怨恨狠毒。而吴富友早已一把推开坐在他tui上的女人,猛地站了起来指着张卫东叫道:“你,你快放手,他是许区……”

  “许你妈的头!”

  张卫东划才特意在包厢外听了一小会儿,想看看杜威到底是不是条汉子,听的时候心里早就揣了一肚子的火气,这些人比起当初对吕雅芬等人耍流氓的林斌等人更不是东西,杜威这么忍让了,竟然还不肯罢手。所以张卫东见吴富友这个时候还敢叫嚣,脸色一寒,随手拿起桌上的酒瓶对着他就扔了过去。

  蓬一声响,酒瓶重重砸在了吴富友的肚子上。吴富友当场就痛得捂住肚子,弯着腰半天起不来。

  把吴富友一酒瓶给砸得弯腰不起后,张卫东的目光终于落在了叶锋的身上,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冷笑。

  虽然叶锋做梦都想着把张卫东给踩在脚下,但当张卫东目光落在他身上,嘴角lu出残忍的冷笑时,叶锋却是感觉自己四胶冰凉,恨不得自己今晚没来过这儿。

  “叶主任,好巧啊,我们又碰面了!”张卫东嘴角挂着冷冷的笑容,边说边用脚踩在许明鑫的脸上来回碾着。

  叶锋倒是想把这件事闹大,最好张卫东能把许明鑫打死打残,这样就算谭永谦想罩着他,估计也难。但问题是张卫东给他的感觉,绝不是nà么冲动nà么傻的人,真yào是这么傻这么冲动,当初他叶锋早就已经断胳膊断手了,况且,现在这件事他也有份在其中,而且还是逼***出台的不光彩事情,真yào闹大了,估计他叶锋这辈子就别想再重返政坛。所以叶锋虽然气恼张卫东故意叫他叶主任,但还是强忍下心头这口气,起身道:“张卫东,你脚下的nà位是东城区许副区长的公子,我劝你最好还是不yào做得太过分。”

  “哦,怪不得这么嚣张,原来是许副区长的儿子啊!不过,有点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只准你们做事过分就不准我们做事过分呢?”张卫东说着又重重碾了下许明鑫的脸蛋。

  “啊,痛痛痛!”许明鑫尖声叫起来道:“叶锋,你快报警,让……”

  “好啊,我正等着呢!”张卫东见许明鑫这个时候还这么嚣张,毫不客气地再次重重踩了下他的脸蛋。可怜的许明鑫后面的话立马就被踩了回去,呜呜了半天也说不出来。

  叶锋见许明鑫在张卫东脚下的可怜样,又是心惊胆战,又是暗骂许明鑫笨蛋,这个时候都没听出来人家是有恃无恐,还穷叫嚷。报警,真yào能报警解决,老子还需yào劝他吗?

  “张卫东,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呢?”叶锋继续劝道。

  “你跟我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不觉得很可笑吗?”张卫东终于缓缓松开脚,走到叶锋面前,然后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冷冷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