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 【三长两短】


  953

  一时间,整个大厅仿佛死寂

  好似刚刚还山洪海啸似的狂暴气息,一刹那都归于平静,来得快去得也快

  凝滞了片刻,杨辰的手,下意识地松开了,任由宁国栋掉在地上

  宁国栋劫里逃生,猛烈地咳嗽着,深深畏惧地爬着向宁光耀移动

  而杨辰的眼里,充斥着一片灰暗,深渊似的痛苦,随即,嘴角浮现一抹苦到刺痛的笑容

  “林若溪,你……你竟然为了这杂碎,要挟我?威胁你丈夫?”

  林若溪满是愧疚和不忍,沙哑着低声苦求道:“不是的……我只是……我zhī道对你很不公平,但jiù这最后一次……好不好……”

  两人的目光,在短短的十几米间,交汇着■

  几秒钟的时间,仿佛是几十个世纪般的漫长

  无数的错综情感,在这一刻如同梦魇似地萦绕在两人周围

  杨辰的脸上,散开一丝莫名的沧桑

  “好,我不杀他”

  这话出▲口,总算让地上爬动着的宁国栋和冷汗全身的宁光耀松了口气

  而林若溪却是无比歉疚和伤心地捂住了嘴,目光里满是对杨辰的愧对

  可jiù在这一刻,杨辰却是眼里闪过一抹狠厉

  身影往前一突进,猛然朝着宁国栋的*jiù出脚

  “噢——”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了整个大会厅

  再一度,所有的人都麻木在当场

  宁国栋已经疼痛地直接晕了过去,而他的裤裆下,分明在流出来一摊子液体

  “国栋”

  宁光耀嘶声大喊,冲上前来,一把抱起宁国栋,用力地摇晃着,可宁国栋翻着白眼,却没半丝反应

  林若溪呆住了,看着面无表情的杨辰

  “我不杀他,不意味着,我会不让他付出任何代价”

  杨辰冷冷地道了句,直接从宁光耀身边错身走过

  来到木讷中的林若溪面前,杨辰低沉道:“你是要留下来,还是跟我走”?

  林若溪抬起头,潸然地咽了咽喉咙,“为什么……”

  “留下,还是走?”杨辰重问了一次

  林若溪看了眼抱着儿子痛哭出来的宁光耀,一阵深深的失落后,长长呼吸一口气,伸出手,挽住了杨辰的手臂

  “走”

  杨辰这才目光稍微柔和了一些,带着女人,走向大会厅外

  保镖们虽然无比敌视,但都不敢上前,毕竟他们也清楚,上去也是无用功,反而会遭到总理的斥责

  jiù在杨辰二人走了没多远后,门内的宁光耀猛然回头,大吼道:“杨辰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绝对不放过你”

  双目赤红的宁光耀,像是择人而噬的野兽

  向来温文尔雅的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独子可能被废的时候,爆发了内心的狂野

  杨辰根本置若罔闻,带着林若溪回到车里

  不声不响地发动车子后,杨辰开着车,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一声不吭地返回杨家

  林若溪坐在一侧,紧紧攥着裙摆,时不时地看一眼面无表情的男人,眼里满是忧色

  “你还在生我的气?”林若溪幽幽问道

  杨辰淡淡道:“没有”

  “分明jiù有”,林若溪小声道:“jiù把今天的事忘掉不可以么,以后都不会见他们了”

  杨辰一成不变地道:“别多想了,没有,jiù是没有”

  林若溪摇头道:“你骗我,你现在肯定在克制自己,你想对我发火的话,jiù尽管宣泄出来,我可以承受”

  杨辰脚踩的油门不zhī不觉加重,车子发动机的咆哮声变粗

  “我干嘛对你发火,你又没做错什么”,杨辰低哑地说

  林若溪咬了咬薄唇,只得安静下来,不再多说

  半个多小时后,两人回到杨家

  杨公明已经在后院等着,郭雪华正在旁陪着公公喝茶,而燕三娘一如既往地笑吟吟立在一边

  见小夫妻俩一个脸色很臭,一个脸色忧郁地回来,郭雪华最先惊起

  “这……这是怎么了,儿子,你跟若溪这什么表情?”郭雪华奇怪地问

  杨辰扯动嘴角笑了下,“没事,不过是有些无趣罢了”

  杨公明目光深邃地望了他一眼,笑道:“看样子,夫妻俩闹矛盾了?”

  林若溪有些紧张地低着头,不敢说话

  “老头子,与其关心这个,你不如想想怎么应付宁家

  宁国栋已经被我踢成太监了,如果不出意外,跟宁家是彻底决裂了

  如果你解决不了,我来搞定,我做的事,我会承担责任”

  说完,杨辰头也不回地朝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

  “什吗?”

  郭雪华惊呼了一声,“杨辰你到底做了什么你这孩子耍脾气也有个限度啊说清楚啊”

  杨公明则是敲了敲桌面

  郭雪华立刻闭嘴,尴尬地笑着坐下来,但还是一脸着急

  随即,杨公明看着还在面前站着的林若溪,笑眯眯地问道:“若溪,你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若溪抬起头来,眼里满是盈盈的泪花

  “对不起……爷爷”,林若溪啜泣着,“都是我不好……杨辰是在生我的气……”

  “哭哭啼啼的,也没办法解决问题,平静下来,把事情始末,说给我听”,杨公明心平气和地道

  仿佛受到老人的感染,林若溪点点头后,也短时间内收敛好了错综的情绪

  随后,jiù将晚会前后发生的事情,一并说了出来

  杨公明听完后,一脸淡然若素,好像捅破天大的窟窿,老人也不会有半丝惊慌

  而郭雪华却是着急万分,“爸,这可怎么办,宁光耀可不是兔子,他可是平日里睡着的虎狼啊,这要是宁国栋真被踢成残废,那……那宁家肯定会彻底跟我们对着干的……”

  毕竟年轻时候曾经和宁光耀有不浅的情分,郭雪华倒是清楚宁光耀的本性

  杨公明沉吟了会儿,只是抬头,对林若溪道:“若溪啊,回房里去,陪陪杨辰,这些事,jiù不用多担心了”

  “可是……”

  “爷爷不会怪你,你没做错,谁也没错,这jiù是人生”,杨公明微微笑道

  林若溪愣了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莲步轻起,朝房间的方向走去

  等林若溪走后,郭雪华哀叹道:“这宁光耀也真是铁石心肠,我们家若溪有什么不如别人家的,干嘛非不肯承认这个女儿,我倒恨不得这是我亲女儿呢”

  “哼”,杨公明道:“你这叫什么话,你还想亲女儿嫁给亲儿子?”

  郭雪华姗姗笑道:“爸,你也zhī道,我jiù打个比方”

  杨公明瞥了她一眼,击打着桌面,道:“若溪是宁家血脉的事,我倒也早jiùzhī晓,恐怕李家、唐家那两个老家伙,也是闷声不响罢了

  这件事,瞒了这么多年,zhī道的人寥寥,只要宁光耀不承认,谁说出来也没用

  所以宁光耀不肯承认,倒是可以理解,他宁家……人才济济,可不是只有他一个能当家主若是他因为多了个私生女,而毁了名声,那他的一切也jiù成了泡影”

  郭雪华点点头,“这倒也是……男人jiù没几个好东西,权力有这么重要么?那位置,不jiù是这些年你坐,过些年换你坐,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

  可孩子,那是亲骨ròu啊,换做古时候,你死了还得靠孩子给你抱头送棺材里呢……”

  她埋汰和抱怨的,自然是杨破军与宁光耀这俩男人,可刚一说完,jiù觉得杨公明正不悦地看着自己

  “爸……我……我当然不是说您”,郭雪华不好意思地尴尬笑道

  杨公明对儿媳妇的碎嘴有些无奈,“我倒真希望你跟以前一样,全国到处做你的慈善,回这家里让你伺候我这老头子,反倒要被你每天气上好几回”

  郭雪华赧然缩头,在老人面前,她这为人母的也还是个孩子

  杨公明沉沉叹了口气,道:“宁光耀,是没有十足把握,不会轻举妄动的人,这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

  既然杨辰已经与他撕破脸,那我们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说着,杨公明回头对燕三娘道:“三娘,把我们杨家与宁家有合作的那些项目,能断的尽量都断了,从今天起,对外界jiù说,我谢绝见客”

  燕三娘颔首,道:“老爷,要不要老身派人去盯紧宁家的动静?”

  杨公明摆摆手,“事到如今,一山不容二虎,未来只有两种可能,宁家服软,亦或是,殊死一搏至于后者的结果,jiù看杨辰的本事,我这老头子,也只能尽量帮他拖延下时间,看他能走到什么境地了”

  燕三娘缓缓点头,老眸里只余下几丝莫名的期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