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0章 【你真残忍】


  950

  一道墨绿色的光晕,陡然从镯子shàng散发出来,好似一片氤氲,围绕在林若溪周身

  “砰”

  一股难以抗拒的巨大推力,将刚要碰触到林若溪的宁guó栋,整个身子★给彻底震飞出去

  “啊”

  一声疼痛的大叫,宁guó栋脸色惨白地倒飞

  罗翠珊眼疾手快,冲shàng前一bǎ抱住儿子,才没让宁guó栋摔地鼻青脸肿

  可饶是如此,林若溪★身shàng突然爆发出来的那股墨绿色的云雾似的东西,也让母子俩给怔住了

  这是什么东西?

  好像是一片雾气,可是……又好似卷绕着的火焰

  可是,什么火焰是墨绿色的?

  林若溪也是吓着了,看着自己手腕shàng,那莹莹散发着绿色光焰般的凤祥镯,有点宛如梦幻

  猝然的,林若溪的脑海里,回想起昨天杨辰神秘兮兮的,对自己说的话……

  “老婆,你以后就一直戴着它,也别摘下来了”……

  原来,他早知道这个镯子能保护自己?

  林若溪心里稍安的同时,也恼恨不已,这个家伙,什么事都藏着掖着,难道直接告诉自己这镯子可能是件法宝就不行么?

  林若溪不知道的是,杨辰之所以不说,是因为这只凤祥镯不仅是件法宝,还是一件渡劫期以下根本无法发觉到的宝贝

  这也是为什么燕三娘待在杨家几十年,都不曾知道这镯子有特别之处

  杨辰看出这只镯子有着和那乾元天罡镯一般,类似于护身的效果的同时,隐隐意识到,这么高端的法宝,没准是shàng等法宝,甚至还有可能是萧芷晴所说的,shàng古流传下来的仙品

  那么,与其搞得众人不安,还不如就这么给林若溪戴着,用来保护林若溪再合适不过

  只需要所戴之人受到足够的危机感,这有灵性的凤祥镯,自然会催动禁制

  “guó栋,你没事”,罗翠珊抱着儿子关切问道

  宁guó栋擦了擦嘴角一抹血迹,摇头恨恨道:“我没事,妈,那贱人身shàng有鬼”

  “哼,肯定是杨辰早料到了什么,她哪有那本事”

  “那我怎么靠近她”,宁guó栋着急道

  罗翠珊一咬牙,红影一●闪,直接突到了林若溪身前

  萦绕在林若溪周身,刚刚才要隐没下去的绿色光焰,又是突兀地骤起

  这次因为罗翠珊的冲击加剧烈,光焰的反击也相应增强

  林若溪只是紧紧闭shàng眼,将●手一伸,翡翠玉镯顶在前方

  罗翠珊的手刚没入那光焰中,就觉得一股子灼热袭来,但同时难以抗拒的,是这团护罩的强大推力

  “轰”

  罗翠珊也被直接震飞,只是她如今获得生后,身手过人,体质绝佳,在半空中一个翻腾,稳稳落下

  看到自己还是没事,林若溪才心里安稳,紧张地对峙着,不敢懈怠

  同时,那绿色的光焰,再度缓缓地降下去,收回凤祥镯中

  “可恶,看来那怪事是她手shàng的镯子搞出来的名堂,妈也没办法靠近她”,罗翠珊愤愤道

  宁guó栋焦虑地道:“妈,时间不够了,杨辰很快就会回来,你不是说爸会来这里保护我么?他人呢?”

  罗翠珊不甘心地剜了林若溪一眼后,伸手摸了摸宁guó栋的脸颊,道:“他肯定已经到山庄了,你只要走出去,自然就能见到他”

  宁guó栋点头,“好,我知道了,那这女人怎么办”

  罗翠珊冷笑道:“你根本就没看见她来卫生间,为什么要管她怎么办?”

  宁guó栋一脸恍然之色,咧嘴邪邪地一笑,点头道,“我知道怎么做了”

  罗翠珊咯咯笑了几声,不再多说什么,红影一闪后,就从现场离开

  宁guó栋看着已经空荡的走廊,对于母亲如今的行踪飘渺,还是有点不习惯,但还是很快回过神来

  走进卫生间后,瞥了眼在角落依然很紧张的林若溪,轻笑了一声,宁guó栋抓起自己的领带和西装,一边穿着,一边离开

  见宁guó栋走出了卫生间,林若溪才身子一软,娇喘着靠在墙壁shàng……

  在此之前

  秋水山庄外的高公路shàng,一红一黄两道闪电飞驰而过

  已经从外围的赛道跑完,进入到最后一个大弯道,开始最后冲刺的杨辰与韦伯,还是难分伯仲

  其实这样的大赛道,又只有两辆车,本就很难分出胜负,再加shàng杨辰觉得输赢都得捐款,也就没太多的争胜心里

  跑得差不多的样子,只要不输给韦伯,杨辰也就乐于接受了

  终于,一分钟后,在马达的巨大轰鸣声中,杨辰驾驶着的麦克拉伦与韦伯的法拉利,并驾齐驱地冲过了终点线

  在大宴会厅外观看结果的宾客m□en,都对下车的两人给予掌声

  特别是一些本就有意讨好杨辰,想认识一番的宾客,是对着杨辰连续不断地吹捧起来

  而多的人,则是听闻了昨日杨辰将两名反对他的高层直接在杨家诛杀的小道消息,有◆些畏惧地不敢shàng前

  韦伯与杨辰一握手,感叹道:“我很好奇,为什么杨先生明明不是赛车手,却能bǎ车技术开得这么好,是因为杨先生以前当过特种兵吗?”

  杨辰洒然笑道:“你开车是为了什么?”

  “说好听的是为事业,说心里话就是为了钱”,韦伯也直接

  杨辰深意地笑道:“我开车,可是为了活命,出发点,可就比你高太多了”

  韦伯一愣,虽然不解,可还是笑着点点头

  紧跟着,两人都现场bǎ要捐出来的十万美金给写shàng了支票,才算bǎ这局娱乐性质的赛车赌局结束

  等回到宴会大厅里,杨辰才发现林若需不见踪影,同时的,宁guó栋也不知道去了哪

  眼里露出一抹寒意,杨辰的目光望向大厅前方侧边的一扇大门

  宁guó栋此刻正西装笔挺地从那里走出来

  众人都bǎ目光汇聚了过去,看着宁guó栋走shàng了宴会大厅的舞台

  宁guó栋风度十足地对着话筒道:“各位,看来慈善飚车赛看得很尽兴接下来,我也不多说什么,我宣布,七夕晚会的表演,正式开始”

  大宴会厅里顿时掌声雷动

  音乐响起,灯光也开始黯淡,大量的聚光灯落在舞台shàng,舞蹈演员men鱼贯而出

  整个宴会厅进入了真正的晚会时刻

  而作为主办者的宁guó栋,则是宣布完后,默默地坐在最前排的餐桌边,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过

  杨辰散开神识,搜suǒ了一下整个会场后,面色一沉,飞快地走到了宁guó栋刚才出来的大门口

  进到走廊内,正好见到,身shàng还披着自己那件西装,可裙摆shàng有不少酒污的林若溪,正眼眶红红,情绪低落地走过来

  杨辰眼里满是怜惜,但并没很激动,这一切,其实大半也在预料之中

  “说出来了么”,杨辰问道

  林若溪讷讷抬起头,看着一脸淡然,目光温柔的男人

  “这都是你想好的,对不对”,林若溪幽幽地问,“车赛是故意引你走开,你故意让自己中计,好让他men放松警惕然后借着我有凤祥镯,不会有事的优势,放任他men对我设计?”

  杨辰叹了口气,“我只是有猜测到点意图,但并没想太深,我也不知道宁guó栋会做些什么,当然我也希望,他不要做无聊的事”

  “你为什么不提早告诉我,他可能会设陷阱”,林若溪冷冷回问道

  “因为我知道,如果你事先有准备◎,以你的善念,是绝对不会忍心去看清楚,那家伙的真正的样子”,杨辰叹道:“我只希望,在能确保你安全的情况下,让你看清楚多的人”

  “你真残忍”,林若溪低声说

  “那也是为你好,只有你自己●◎,以你的善念,是绝对不会忍心去看清楚,那家伙的真正的样子”,杨辰叹道:“我只希望,在能确保你安全的情况下,让你看清楚多的人”

 ,yǐnǐdeshànniàn,shìjuéduìbúhuìrěnxīnqùkànqīngchǔ,nàjiāhuǒdezhēnzhèngdeyàngzǐ”,yángchéntàndào:“wǒzhīxīwàng,zàinéngquèbǎonǐānquándeqíngkuàngxià,ràngnǐkànqīngchǔduōderén”

  “nǐzhēncánrěn”,línruòxīdīshēngshuō

  “nàyěshìwéinǐhǎo,zhīyǒunǐzìjǐ见到了这些,才能断掉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我没有什么想法”,林若溪扭过头去

  杨辰无奈地笑道:“你瞒谁也瞒不过我,这个世界shàng,已经没人比我了解你你虽然装作不理会,但你肯定还☆对宁家那两个男人抱有一丝幻想

  我就是要让你明白,宁guó栋已经无药可救了,如果你现在恨他,我可以现在当场就bǎ他杀了”

  “你疯了么?在这里杀他?那你以后在燕京,在华夏还怎么生活?”▲林若溪急声道

  杨辰轻松地一笑,“对我来说,杀不杀宁家的人,唯一要考虑的只是,我的妻子,会不会受伤、生气、埋怨,留下心理的阴影……至于别的,我根本不在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