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4章 【永不凋零】


  864

  听着男人愈来愈激动的话语,林若溪眼眶隐隐泛红,牵强地微笑**泡!书*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我觉得现在这样很好,不会跟你吵架,也不会为别的女人出现跟你闹变扭,这样安稳地过日子,不是你所希望的么”

  杨辰坚决摇头

  “我是希望你能接受她们,但前提是你要自己开心我希望你是真心的,愉快地跟她们相处,而不是封闭真实的自己去强迫接受现状”

  “我……我没有”,林若溪咬着下唇,低下头说

  杨辰却是固执地伸手抚住女人的脸蛋,让她抬起头来,与自己对视

  “林若溪,你问问自己,你是为什么要一路坚持走到现在,为什么要一个人挑起所有重担地承载玉蕾的?你回答我”

  “为什么……”林若溪喃喃自问,却是不答

  杨辰深呼吸一口qì,道:“你知道么,你在我眼里,就像是一朵永不diāo零的花朵,即便被碾进泥里,也不会丧失半分色彩但,她绝对不是什么没有生命力的假花

  她是用最真实生命的花瓣,一直延续最灿烂的姿态真实的花朵,哪怕它细小,纤弱,也比艳丽招展的假花可贵

  你努力地工作,支撑养活数万人的企业,你随时都在受伤,随时都可能倒下有人不理解你,有人恨你怨你,你可能赚到钱,却惹来一身骂名哪怕这样,现在你完全可以不工作,完全可以让一个男人来养你几百辈子,可你为什么还站在你的岗位上?回答我”

  林若溪怔怔地看着杨辰,水润的眼眸里,满是星彩点点

  “我……”林若溪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帮你说”,杨辰温声道:“因为你是林若溪,你必须证明你自己,是真实地活在世上,你宁愿让你热血奔流的悲惨,也不会■选择那些安逸虚伪的奢华,你就是这么一个笨到让我欲罢不能的女人你知道吗?”

  林若溪终于忍不住,梨花带雨的,泪水落在杨辰的手掌上,冰冰凉凉

  杨辰伸手给她拭去,又笑着道:“还记得那次,你●让我去救妈出来的事情么”

  林若溪讷讷地点头,她有些不知道怎么张口

  “我当时很痛苦,心就跟被火烧一样,但我就像是落在海里的旅人,连根稻草都找不到那时候,如果不是你站在我面前,把我从海里捞起来,或许我就失去咱妈了对我来说,的确,金钱、地位这些,并不是太在乎的东西,也不需要你为我出什么力……但是,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是你给了我勇qì去面对我不敢面对的东西……正因为你能走进我的心灵最深处,所以你才那么弥足珍贵……”

  林若溪缓缓抬起头,看着淡淡月光下杨辰恳切的眼神,“你说的……都是真的?”

  “你知道水鸟是怎么迁徙的么”,杨辰笑道

  林若溪摇摇头,不明白杨辰突◆然提到的含义

  “水鸟在飞越大洋的时候,是成双成对的,如果累了,一对水鸟中的一只,就会飞到累的水鸟身下,张开翅膀,托着那只水鸟,好让它能多休息一下等到另一只水鸟累了,休息好的水鸟,也会反过来托☆着它……

  走在一起的夫妻,生活里的波折坎坷总是常伴的,像我们这种彼此原本就活在不同领域,就像平行线却交错在了一起似的夫妻,受到的挑战自然大你不觉得,水鸟飞掠过大洋的过程,跟我们的生活很像么?”

  杨辰说着,用额头顶住林若溪的额头,鼻翼间轻轻碰触

  感受到男人灼热的呼吸,林若溪娇靥泛起一丝红晕

  “那……那我以后,还是可以对你发脾qì,不理你,不睬你,还可以不给那些狐狸精好脸色吗?”林若溪嗫嚅着问

  杨辰表情怪怪地看着她,最后微微点头,“虽然我不喜欢你叫她们狐狸精……不过,你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再说了,你不睬我,我也会用热脸贴你的冷屁股的”

  “说得真恶心”,林若溪嘟嘴

  “话要说清楚,指的是我的脸恶心,还是若溪宝贝你的屁股恶心?哦,不对,肯定是我的脸恶心,屁股是香的”,杨辰一本正经说

  林若溪忍不住咬着下唇痴痴笑了起来,“为什么你脸皮越来越厚了”

  “诶,会奚落我了,看来现在想通了?”杨辰喜道

  “一丁点……”

  “什么叫一丁点,那到底想没想通”,杨辰郁闷地问

  林若溪眨巴眨巴眼,歪着脑袋说:“看我心情……”

  “……”杨辰呆了半晌,肯定地说:“那就是想通了”

  林若溪不可置否地沉默不语

  杨辰看天色不早,道:“我们回去,你早点休息,明天不是要上班么”

  林若溪脚步没挪,幽幽说:“你不是说要散步么,才走了这么一段”

  “可你不是想通了么”,杨辰笑着说:“难不成真走去大马路上吃夜宵?”

  林若溪摇摇头,“吃夜宵会变胖”

  “那老婆大人你想做什么?”杨辰苦恼说

  林若溪低着脑袋,有些不lè意地说:“你能陪安心玩一个白天,就不能陪我多走走么”

  杨辰面色一窘,原来是为这点事心里不舒服,不过从这点上看,林若溪确实心结打开了大半

  “那我背着你上后山看星星好不好?”杨辰提议道

  林若溪眼里闪过一抹亮色,显然这种带点情调的想法会让骨子里还是喜欢浪漫情怀的女人较为接受

  但见杨辰要背自己,还是○有点放不开,扭捏着说:“干嘛要背我,我自己走好了”

  杨辰心里苦笑,这还害羞,于是诚恳地道:“娘子,你就行行好,让小生占点便宜……”

  林若溪扑哧一笑,恍然间好似夜香绽放,“那好,便宜☆■你了”

  总算把这女人逗lè了,杨辰也松了口qì,背起了林若溪,慢慢朝着山上走去

  夜风习习,寥落星辰,两人安安静静的,说话也轻轻的,qì氛有些暧昧,有些甜蜜

  对于杨辰来说,▲nǐle”

  zǒngsuànbǎzhènǚréndòulèle,yángchényěsōnglekǒuqì,bèiqǐlelínruòxī,mànmàncháozheshānshàngzǒuqù

  yèfēngxíxí,liáoluòxīngchén,liǎngrénānānjìngjìngde,shuōhuàyěqīngqīngde,qìfēnyǒuxiēàimèi,yǒuxiētiánmì

  duìyúyángchénláishuō,当然不会有体力上的问题,只是在背的过程中,林若溪的两团丰硕雪峰紧紧顶在自己的后背上,柔软的触感,时不时地还上下滑动、摩挲,实在让杨辰有些心猿意马

  林若溪也是故意装作不知道,若是正面瞧她,女人此刻已经颜若桃红,眸含春黛

  胸口的两点敏感,虽然有胸罩护着,却也因为过于紧贴,受到了一阵又一阵的刺激,都让她忍不住快要闷吟出羞耻的声线来

  杨辰能感觉到女人的忍耐,林若溪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敏感地多,不由笑道:“舒服的话就叫出来,反正又没别人,叫给老公听没什么”

  “我……我哪有想叫了”,林若溪忙辩解说

  杨辰则是轻叹了声,“再等等,估计到八月底的样子,我给你准备的礼物就可以验收了,到时候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举办婚礼,那样我们再同房……到时候一定把这段日子以来没能亲热的都补回来,现在这样其实我也忍着难受”

  林若溪眼里波光粼粼,有些向往,又有些迷糊,“我以为,当我答应可以一起睡的时候,你会立刻等不及的……到底为什么这次你又这么忍着了?”

  杨辰一笑,“怎么,若溪宝贝儿你等不及了?”

  “哪……哪有”,林若溪娇靥火辣辣的,也就看着杨辰的后脑□勺,她才敢这么问出来,结巴着说:“我就是好奇”

  杨辰想了想,才回答道:“可能……是因为实在太在乎……所以为你做相关的一切,都有点畏畏缩缩,我也不清楚,总之绝对不想留下什么遗憾……”

 ○ 听着男人悠悠的,听似简单的理由,林若溪却觉得鼻腔有些酸酸的,嘴角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