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不用说】


  杨辰顿时老脸一红,带着点结巴地道:“呃……刚才不是说了么……那个……我不喜欢”

  “为什么不喜欢?”蔡凝刨根问底地问

  杨辰有点不敢正视蔡凝仿佛洞悉一切的眼神,搓了搓手,道:“感觉不舒服”

  蔡凝忽然露出一抹烂漫的笑容,背过身去,双肩微微耸动,显然还在偷着笑

  杨辰有点挂不住,郁闷地道:“你笑什么,难不成你喜欢去啊?”

  “我以前以为,你这人是天不怕地不怕,脸皮厚得没边的,原来你也会有害羞的时候”,蔡凝悠然地说道:“这么看你,才像个二十几岁的小男生”

  “小男生?”杨辰嘴角一阵抽搐

  蔡凝转头,看着杨辰一脸的扭曲模样,顿时又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你应该跟妍妍差不多同龄,那就比我小,这么叫你不行么”

  杨辰颇为苦恼,自己看来生得太晚了,这要是三十几岁了,也不至于总被比自己大的女人嘲笑

  两人这么静静地对立着,沉mò了一会儿,蔡凝目光柔柔地道:“其实……我也不舒服过……”

  “嗯?”

  “我是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发现你跟不同的女人在一起,我也觉得不舒服……”蔡凝说完这句话,脸色不由红润了起来

  杨辰咽了咽喉咙,不知道说什么好,担忧?苦恼?害怕?不不,自己分明是激动与喜悦

  蔡凝捋了捋鬓角的发丝,继续道:“还记得那天晚上,我在中海的大桥上看星星么”

  杨辰微微一回想,点点头,“记得,那天我刚陪明玉家人吃晚饭回家,开车过桥的时候碰上你的我还记得很清楚,你当时不知道想什么事情,很入神,我喊你了声,竟然跌掉桥下去,幸亏轻功让你再飞了上来后来陪你看了会儿星星,还有,●你当时没运功去抵抗寒冷,我到现在还觉得很好奇”

  蔡凝抿嘴笑了笑,“谢谢你记得这么清楚”

  “对了,我知道了,那天你会这么出神地看星星,是知道因为我的事,你被召回燕京要受到责罚?”杨辰◇猛然醒悟过来,那之后蔡凝就没什么消息了,自己可真是反应迟钝啊

  蔡凝摇了摇头,“这些都无所谓了,事情已经过去了”

  “我总觉得亏欠了你什么,不过你说得对,事情过去了,如果谁再来骚扰你,我也不介意把事情闹大了玩”,杨辰正色道

  蔡凝轻笑道:“其实……我在那段日子里,经常会一个人晚上出去看星星,冬天的时候也去”

  杨辰愕然,“那……你也一样不运功抵抗?”

  南方◆的大冬天里,夜晚零下温度是必然的,而且还在桥面上,水汽充盈,温度格外低,杨辰不解地看着蔡凝,这女人难道真喜欢被冻僵的感觉?

  蔡凝低眉,幽幽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天你在柳家后山上救了我◇以后,我就经常会想到你的影子虽然我可以随时去监视你,看到你,但我还是不能控制自己去想你和关于你的事……

  但我知道,这是不对的,可我又控制不住自己

  直到有一天,我在晚上一个人散步的时候,抬头看到星空,才发现,望着夜空的时候,能让我安静下来,去想别的事情

  我不运功抵抗江面上的寒气,是因为,我希望在那样的地方,让我的身体变得冰冷,让寒风,冷却我的心……”

  时间在这一刻变得异常滞缓,杨辰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样的情感,但心头一针针的痛楚,让他不敢轻易地开口说半个字

  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个夜晚,眼前的女人孤身在江面上瑟瑟地吹着寒风,仰望星空的背影

  ▲杨辰知道,感情这种事,不是你想忘却就能忘却,你想摒弃就能摒弃的,他是人类最难以琢磨的天性本能

  或许你可以克制,但你不能抹去它带来的痛苦

  杨辰联想到自己听说蔡凝要跟永夜去结婚时的反感○与心疼,终于意识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个起初是派来监视自己的女人,竟然让自己变得非常在意……

  蔡凝见杨辰不说话,也没继续停下的意思,自嘲地笑了笑,道:“我每次看到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都会一次又一次地警告自己,你根本是个糟糕头顶的男人,自己还是不要发傻了

  特别是那次,你竟然害得妍妍心灰意冷地去参加狂龙预备队的选拔,我真是把你恨死了,为什么你可以对莫倩妮、蔷薇那些女的这么宽容,却不肯接受妍妍……要知道,她是我唯一的妹妹啊……

  幸好,妍妍没什么事,最终还是跟你走在了一起当妍妍兴奋地跟我说起的时候,我很开心,但也有些不舒服,那是真的”

  “其实我……”杨辰想解★释当初蔡妍的事

  “你别说话”,蔡凝却打断了他,“听我说完”

  杨辰mò然,点了点头

  “其实我也知道,你不是那种只要美女都会去爱的人我也知道,你身边的女人都跟你有过不寻常的经■历只是我心里总是有些疙瘩罢了

  但……就算那样,我也只是个外人,所以我也就藏在心里,从来没说出来

  这次的事情,我父母都很担心,妈最后求到了李家,让我跟永夜结婚……

  我当时想●,结婚就结婚,永夜虽然不怎么样,但他也欺负不到我,以后各忙各的,也就多了张证书罢了起码那样,我就可以不胡思乱想关于你的事,也可以让爸妈安心……”

  蔡凝深呼吸了一口气,眼眶微微泛红,惨然地笑道☆,jiéhūnjiùjiéhūn,yǒngyèsuīránbúzěnmeyàng,dàntāyěqīfùbúdàowǒ,yǐhòugèmánggède,yějiùduōlezhāngzhèngshūbàleqǐmǎnàyàng,wǒjiùkěyǐbúhúsīluànxiǎngguānyúnǐdeshì,yěkěyǐràngbàmāānxīn……”

  càiníngshēnhūxīleyīkǒuqì,yǎnkuàngwēiwēifànhóng,cǎnrándìxiàodào:“但我现在发现,事情根本不是那样的

  今天我看见你和妍妍回家的时候,我就感觉心想要被撕裂了一样,虽然我为妍妍感到很幸福,但我真的没办法控制自己”

  “你知道么,杨辰”,蔡凝目光莹莹地道:“我们家,只有我们两jiě妹其他叔叔伯伯,都很想取代我爸爸的位置我从小就知道,爸其实压力很大,所以我不仅要当jiějiě,还要帮爸分忧

  所以我要把一切都做到最好,不管是学习还是别的,后来十多岁的时候,我很快地答应了去蜀中唐门学武虽然我知道,那样一来,几乎有十年时间,我没什么机会回家,需要一个人生活……但我从来没后悔

  因为只有我去拼过,苦过,我们一家才能安稳地立足,妍妍也就可以做她喜欢的工作,可以像别的大家小jiě一样,谈恋爱嫁人……”

  蔡凝咬了咬嘴唇,道:“我一直觉得,我这辈子会是那么度过的……

  可是刚才,妍妍突然问我,一直以来,都为别人而活着,难道这一辈子,都不能为自己活一次么……”

  杨辰僵直地立在原地,难以自拔地看着眼前从未如此柔弱的蔡凝

  蔡凝擦了擦眼角的泪花,灿烂地笑道:“所以我任性了一次,所以我想试着为自己活一次,你说,会有好的结局吗”

  杨辰什么也没说,大步地走到蔡凝面前,展开双臂,将她搂进了怀里

  “这不是个疑问,因为,除了美满结局以外,不会有任何选项”,杨辰在女人的耳畔道

  蔡凝的身体僵硬了会儿,随即慢慢软了下来,生涩地将双臂绕过杨辰的腰间,颤抖着搂住,感受到温热的气息在自己的耳边,泪水难以抑制地浸湿了杨辰的胸膛

  “哐啷……”

  一声陶器的碰撞声,打破了此刻的宁静

  杨辰与蔡凝很快撇过头去,因为刚才二人都全神贯注在彼此身上,竟然都没注意到有人靠近

  此时,正好见到,一脸慌张,有些不知所措的蔡妍,正走也不是,留着也不是地看着二人

  而蔡妍的脚下,是因为刚才没留神,倒退时碰倒的小花盆

  “妍妍……”蔡凝俏脸一白,立刻松开了抱着杨辰的手,挣脱开来,不安地目光游离不定

  蔡妍勉强笑了笑,看看jiějiě,又脉脉地望了望杨辰,道:“其实……没什么的,你们彼此喜欢,我早就看出来了……”

  杨辰觉得口里很苦涩,一直以来,还觉得如果自己能拥有一对jiě妹花,是非常享受的事情,可真的似乎已经近在眼前了,却发现,当你投入了真感情后,即便两个女人是亲生jiě妹,也不是件轻松的事情

  “对不起,我……”,杨辰越来越觉得自己词穷了,虽然自己的*滥情也不是第一次,可每次都让他窘迫地很

  蔡妍含着泪水,也不知是喜是悲,嘴角却是微笑着,摇摇头,道:“你不用说对不起,因为……爱情是不用说对不起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