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 【不需要任何人】


  654

  在场的人都凝滞了下,cài云成跟姜珊是错愕,而永夜,则是先一愣后,脸色沉了下来,眼里满是压抑着的火气

  杨chén也一直注意到cài凝的眼神,听到女人的问话,心里咯●噔一下,像是一块压着的石头,松了一松

  cài凝的眼眸异常清澈,却流露着一种奇异的笃定,这让杨chén下意识地浮现出,那一日在深夜的山林里,从血族莉莉丝手中,救下cài凝的一瞬间,那shí候,■这个女人也是这么目光如水地看着自己……

  “如果……我说让你别去,你会答应么”,杨chén鬼使神差地脱口道

  cài凝嘴角轻轻牵动了下,“如果,你有理由的话”

  “我有理由”,■杨chén咧嘴笑道:“理由是,我不喜欢”

  cài凝的眼眶微微泛红,露出一丝淡然的恬笑

  一旁看着二人莫名其妙对话的姜珊,发现身边的永夜已经快要眼里喷火,顿shí觉得情况不妙,恨不得上●去把杨chén给轰出门去,急急忙忙地冲上来抓着cài凝的胳膊,道:“凝儿,你这是怎么了?你结婚的事问他做什么?”

  cài凝歉疚地看着母亲,“对不起,妈,看来今天我不能去……”

  “凭●什么?”永夜终于忍不住,大叫道:“就因为这个家伙无耻地说他不喜欢,你就不跟未婚夫去拍婚纱照?cài凝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姜珊也来了火气,“说什么胡话?你必须去”

  cài凝默★然,咬着唇瓣,不言不语

  “既然她说不去,那就不用去了”,杨chén走上前,一把将cài凝拉到身后,人畜无害地笑道:“伯母,这事不能强求,我觉得,除了婚纱照,这婚约也有点不合情理,当事人都这么不喜欢,何必强扭这瓜呢”

  姜珊气地胸口起伏不定,颤抖着手指杨chén,“你……你是不是非要把我们家全都搞砸了,才肯善罢甘休?”

  “我只是不想在以后后悔,”杨chén收敛了笑意,正色道:“虽然我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但我很反对让cài凝嫁给这个家伙事情是我挑起的,当初我没想全,让cài凝在燕京受了不少委屈不过我还没活到需要靠一个女人来帮我遮风挡雨的地步这个婚约,就按照我说的,取消了”

  杨chén说完这通话,忽然感觉轻松了许多,像是悬着的石头终于放下了

  cài凝站在杨chén背后,眼里有些挣扎,但最后,却是闭上眼,像是一切都打算听天由命

  “你承担?你○怎么承担?你要有本事,哪用得着我们家凝儿遭这霉运?要不是看在妍妍的份上,我现在就让你滚出去”姜珊大怒,脸色涨红地说道

  杨chén耸了耸肩,无所谓地道:“没问题,别说滚了,丈母娘说要我爬都行可●是嘛,我出去,他也得出去”,杨chén嘴努了努永夜站的位置

  “永夜才是我找的女婿,你算什么东西?”姜珊不屑地冷哼道

  一旁的cài云成终于心急起来了,自己妻子这么咄咄*人,杨chén要是真发火了,这可谁也挡不住,于是忙上前扶着姜珊,皱眉道:“行了,别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女儿都在呢”

  姜珊一把挣脱了丈夫的手,柳眉倒竖道:“怎么了?你窝囊没用,我跑东跑西地想法子保护了凝儿,现在这个无耻的家伙却要打破这一切,我怎么还不能说他了?”

  永夜见到场面争锋相对,杨chén被姜珊一通通数落谩骂,心里充满了快意,他忽然想起,这可是在燕京,自己可是李家的人,这杨chén虽然厉害,也不至于敢和李家过不去?还有cài凝身上也还背着官司,若没自家保着,早就抓牢里去了

  于是乎,永夜得意地走上去,邪笑道:“是啊,cài伯父,婚事已经两家说好了,怎么能说变就变呢何况也不能让一个◎外人来搅局,伯父若是帮着杨chén,对我们家来说,很难接……”

  不想,还没等永夜说完,杨chén已经一个闪身,出现在永夜身后,一只手臂抡到了永夜的脖子上,从后面一勾住,勒紧

  “呃…▲◎外人来搅局,伯父若是帮着杨chén,对我们家来说,很难接……”

  不想,还没等永夜说完,杨chén已经一个闪身,出现在永夜身后wàirénláijiǎojú,bófùruòshìbāngzheyángchén,duìwǒmenjiāláishuō,hěnnánjiē……”

  búxiǎng,háiméiděngyǒngyèshuōwán,yángchényǐjīngyīgèshǎnshēn,chūxiànzàiyǒngyèshēnhòu,yīzhīshǒubìlúndàoleyǒngyèdebózǐshàng,cónghòumiànyīgōuzhù,lèjǐn

  “e……”

  永夜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就整个呼吸通道被掐住,脸色涨得猪肝红,一口气断掉说不出话来

  在场的情况,一shí间从对话,变成了暴力shí刻

  “啊”姜珊尖叫了声,她没想到杨chén的身手如此迅猛,而且还真敢当面就动手

  在杨chén的威压下,永夜那身功夫是半点也使不上来,心头一寒,感到凛冽的杀气已经从杨chén身体上弥漫,是让他快吓晕过去

  杨chén就跟摆弄一个木偶一般,将永夜的身子板拖动一般地转了转,掉头对姜珊道:“伯母,你好像误会了一些事情我之所以听你说这些话,不是因为我怕你,有多在乎你只是因为,你是我女人的母亲罢了

  我刚才说,要结束掉那个婚约,也不是在询问你们的同意,我可没用问号

  我说什么,就得是什么,不需要任何人来同意

  因为你是妍妍的母亲,我不会杀你,但这个家伙,可跟我没半毛钱关系我杀他,比杀死当初的那个曾茂要容易地多”

  姜珊感觉浑身发凉,当她发现杨chén眼眸里那锋锐的寒芒,下意识地相信了杨chén的话——他真会当场杀人

  cài云成情绪也紧张了起来,郑声道:“杨chén,不要冲动,杀◆了永夜,不会有什么好处的”

  “cài将军,杀不杀他,得看他怎么选择”,杨chén冷笑着撇头,望向永夜,问道:“喂,我问你一遍,你还想拍婚纱照,想跟cài凝结婚么?”

  永夜感觉再这么◇被勒紧,自己的脖子就要断掉了,勉强吸了屡气,哪还顾得了结婚不结婚的,活命再说,于是忙嘶哑着回答道:“不……不了……不结婚……”

  姜珊脸色一阵惨淡,她没想到永夜竟然连抵抗的勇气都没有,直接就把一切都推卸掉了

  虽然早知道永夜算不得什么铁铮铮的男人,可也没想到,一个有李家血统的年轻人竟然胆怯到这种地步

  其实她也不能太过永夜软弱,任谁心里清楚,夹着他的人是手握无数人命的恶魔的shí候,都不敢托大

  永夜虽然心里执着地想得到cài凝,可要说真正的爱恋却是不多的,若是能活着,大把美女可以享受,何必为了一口气丢了性命?他可不傻

  杨chén满意地笑道:“哎呀,早这么配合,何必闹成这样呢”说着才把永夜给松开甩一边

  永夜得了自由,噤若寒蝉,不敢再任何废话,仓皇地就跑了出去,连头也不敢回

  姜珊还想叫住永夜说个明白,却是怎么喊永夜都不敢停下

  cài云成喟然一叹,“算了,这桩婚事本来就不是怎么可靠,既然永夜自己说不结婚,那我们就当没发生过”

  “什么叫不可靠?”姜珊愤然地尖声道:“你懂什么?要是永夜不跟凝儿结婚,那军事法庭那边◇怪罪下来,你能救凝儿吗?”

  cài云成默然不语,而是望向杨chén

  杨chén摊摊手,道:“大不了下次去掐那法官的脖子,让他判cài凝无罪,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

  “◇◇怪罪下来,你能救凝儿吗?”

  cài云成默然不语,而是望向杨chén

  杨chén摊摊手,道:“大不了下次去掐那法官的guàizuìxiàlái,nǐnéngjiùníngérma?”

  càiyúnchéngmòránbúyǔ,érshìwàngxiàngyángchén

  yángchéntāntānshǒu,dào:“dàbúlexiàcìqùqiānàfǎguāndebózǐ,ràngtāpàncàiníngwúzuì,fǎnzhèngyěbúshìdìyīcìgànzhèzhǒngshì”

  “哼,你当燕京是你家的吗?你还是先等着李家对你的报复要是那永夜的堂兄李钝来了,看他怎么收拾你,我可听说李钝已经回燕京了”姜珊气得牙痒痒,冷笑道:“杨chén,别怪我们cài家狠心,你这是自找麻烦,别到shí候来牵连我们”

  “住口”cài云成训斥道:“什么shí候cài家的事情全轮到你这个妇人做主了?”

  “难道靠你这个软脚虾吗?”姜珊寸步不让

  cài凝看着父母快要吵架,却是无可奈何,几分悲戚地转身,不想多停留,默默离开了客厅

  杨chén不禁心疼了下,身在这么个家里,也难怪cài凝养成这种性子,父亲是保守派的人氏,母亲又不清真相地胡来,她也只能管好自己的同shí,牺牲掉许多,不论是帮助父亲也好,还是照顾妹妹也好

  杨chén犹豫了下,懒得再管客厅里这对争论地面红耳赤的夫妻,跟着cài凝走的方向跑了过去

  随着客厅后的走廊,一路来到偏院的石板小天井处,看到cài凝正孑立在一棵梧桐下,出神地仰头望着天空

  阳光透过参差的枝桠叶片,撒下几道融融的光亮,打在cài凝不悲不喜的面庞上,像是沐浴在日光下的白玉雕塑

  杨chén的心头弥漫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女人背后站了许久,才问道:“你没事”

  cài凝回过身,意外地露出一抹笑意,“为什么?”

  “嗯?”

  “为什么不让我去”,cài凝微微歪着脑袋,再问了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