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 【说你喜欢我】


  567

  听着林若溪忽然的直白话语,杨辰的脸色一阵铁青,双拳紧握着,骨头嘎嘎作响**泡!书*

  林若溪也不看杨辰的脸色,撇过头去,寒声道:“我是骗你的,当你把那me多人杀掉以后,我害怕得要死,我当时恨不得你快点从我身边消失

  你知道你有多恐怖me,你就像一个杀人的恶魔,全身都是鲜血,我感觉随时都可能会被你捏断脖子”

  林若溪的声音有些颤抖,深呼吸了一口气

  “可是,我不能让你离开啊,如果没有你在我身边,那me谁能来保护我,如果还有什me余党要来害我,我身边恰好没有人被他们钻了空子,那我岂不是死得很冤枉me?我还有这me大的公司要管,我还有这me多没完成的事业”,林若溪道:“所以,我就想了一个‘毒蝎子’的故事,讲给你听,告诉你,你跟我都是毒蝎子,这样,你也就不会觉得我会受你影响,我也不会怕你

  这样的话,你就又能留在我身边保护我了虽然我很害怕,但最起码,有你在,我不用害怕多的人不过你后来还是做了挺傻的事情,竟然说要跟我提早结束婚约合同,到时候就跟我离婚

  我当时很失落,如果提早结束我们的婚姻,那我又要恢复单身,这样一来,这me多男人就跟臭虫一样又会飞上来而且,如果你没在我身边,万一林志国要强迫我做什me事,我或许也无法拒绝你对我来说,还是非常重要的,我怎me可以轻易让你离开,特别是你还有这me多让我疑惑的谜团没被解开…◇…”

  “够了林若溪,不要再说了”杨辰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奔涌,女人的话,就跟dāo子捅在自己心脏上一样,让他快呼吸不过来

  林若溪却是没停下的意思,cǐ时竟是破天荒地咯咯欢笑了出来◇◇…”

  “够了林若溪,不要再说了”杨辰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奔涌,女人的话,就跟dāo子捅在自己心脏上一样,让他快呼吸不过来 …”

  “gòulelínruòxī,búyàozàishuōle”yángchéngǎnjiàozìjǐquánshēndexuèyèdōuzàibēnyǒng,nǚréndehuà,jiùgēndāozǐtǒngzàizìjǐxīnzāngshàngyīyàng,ràngtākuàihūxībúguòlái

  línruòxīquèshìméitíngxiàdeyìsī,cǐshíjìngshìpòtiānhuāngdìgēgēhuānxiàolechūlái,继续道:“为什me不说,我今天就要把这些话说出来怎me,你是不是不能接受,不能接受原来我就是这me一个心机恶毒的女人?

  你其实早就知道的不是me,当我设计把长林传媒跟东华科技打垮、吞并的时候,我为了让那出戏演得不露破绽,就把你和倩妮派去了香港那天你不是还在车里,因为我让倩妮落入险情,感到不舒服me?其实你应该醒悟过来的,我就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shǒu段的女人

  哦,对了,还有一次那次我去基层工厂巡查,那倒真是我失算了我没想到他们胆子大到那种程度,不过也是因为你在我身边,我才敢去赴约跟他们一起吃晚饭最后碰到那群笨蛋想害我,还是因为你在的原因,他们都失败了

  坐车回中海的时候,你安慰我,说我这样做,可以帮助多的普通家庭,其实是在做大善事……”

  林若溪低头,笑得有些费劲,摇头叹道:“我现在也不怕告诉你,其实那个厂长说的一点也没错,我的确是在背后让政府和银行给□他们家施加了压力他们之所以会被我收购,都是我一shǒu促成的只不过当时你在场,我骗了你,说那件事跟我没关系……其实根本就是我在耍阴谋诡计

  你记得me,我很早就说过,我是个商人,只要不犯法,不○▲被抓,能赢利的事情,我就会去做,哪怕我知道自己很恶毒,很无情,但我就是会那me去做,相比于那些,骗你……对我来说要简单多了”

  杨辰面沉如水,他忽然感觉,眼前的女人如cǐ的陌生

  林若◇溪的话却还没完,“那天结束了工厂那边的事情,回到中海吃晚饭的时候,你突然开始跟我讲很多你的缺点,把你说得一塌糊涂

  我当时几已经猜到,你肯定是想借cǐ来向我表达一个态度,但我不清楚你到底想表达什me我那时候好紧张,我最害怕的,就是你会突然离开我那样的话,我已经习惯了有你帮我解决那些麻烦,如果你真的要跟我离婚,我会很头疼的

  不过幸好,我流了几滴眼泪,却换来你当着满大街的人,说你喜欢我……

  呵呵,你知道你有多傻me,如果当时你说要跟我分shǒu,跟我离婚,我根本拿你没什me办法我知道你的身份肯定不一般,你绝对不是那个我一开始认识的羊肉串小贩,所以我不能拿你怎me样

  可是,你却偏偏说你喜欢我,喜欢我这个一直利用你,骗你的女人……”

  “闭嘴”

  杨辰低沉地喝止了林若溪的话语,脸上的神情阴厉地可怕,“林若溪,你知道你在说些什me吗”

  林若溪施施然地转过身来,毫不畏惧地看着杨辰有些狰狞的面容,道:“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me,这些都是事实既然我们已经走到了今天的这一步,那我就没必要再隐瞒你什me了,反正我们早晚要分开,让你这个愚蠢的男人知道到底怎me被我利用的,也好让你彻底死心”

  “愚蠢……哼”,杨辰冷笑了声,走上前去,直直地立在林若溪面前

  四目相交,林若溪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清冷绝艳的容颜上,看不到丝毫的退怯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

  杨辰直接抽打在了林若溪的左脸颊上

  林若溪只感觉脑袋一阵晕眩,下意识地伸shǒu捂住了左脸颊,那里火辣辣的疼痛,让她意识到,自己真被杨辰扇了耳光

  “你……打我……”

  林若溪呆住了

  杨辰冷笑着,道:“这是骗我,瞒我这me多的代价,你这样一个蛇蝎心肠的恶毒女人,我当然要打你”

  林若溪一对水润的眸子里腾起一片雾气,惨然一笑,“对……你是该打我,打得真好……”

  “啪”

  又是一记耳光,竟是突然打到了林若溪的右脸颊上

  林若溪身子直接被扇的力量打到了桌子边,勉强支撑着身体,没倒下,一shǒu捂住带着红印的右脸颊,林若溪猛然抬头,森然问道:“你要打多少个耳光,不如一次性打完,或者把我打死”

  杨辰身体前倾,直接扑到了林若溪身上,双shǒu将林若溪的娇躯禁锢在自己下面,两人面对面,近在咫尺,从远处看,甚至姿态有些暧昧

  “说”,杨辰面无表情地凝视着身下靠着桌子的女人,道

  “说什me”,林若溪冷冷地反问

  “说你喜欢我”,杨辰道

  “凭什me”,林若溪眼眸里波光粼粼

  “就凭老子说过,老子喜欢你”,杨辰斩钉截铁

  林若溪呆滞了半晌,摇头,“我不喜欢你”

  “啪”

  又是一个耳光,打在了林若溪的左脸颊上

  “说,说你喜欢我”,杨辰机械地继续要求

  林若溪就如同歇斯底里意图反抗的母豹子,但却无法动身上压着的雄狮,只能咬牙切齿,装作什me也没听见

  “啪”

  又是一个耳☆光,林若溪已经被打懵了这个男人,到底要把自己怎me样?

  “说你喜欢我,不说出口,我就一直打下去”,杨辰就像是着了魔一样,死死盯着女人道

  林若溪终于忍不住眼眶里的晶莹,两道泪痕滑落,◆guāng,línruòxīyǐjīngbèidǎměnglezhègènánrén,dàodǐyàobǎzìjǐzěnmeyàng?

  “shuōnǐxǐhuānwǒ,búshuōchūkǒu,wǒjiùyīzhídǎxiàqù”,yángchénjiùxiàngshìzhelemóyīyàng,sǐsǐdīngzhenǚréndào

  línruòxīzhōngyúrěnbúzhùyǎnkuànglǐdejīngyíng,liǎngdàolèihénhuáluò,根本控制不住,就跟无助被欺负的小女孩,却没人会来帮她,因为,一直帮她的人,就是cǐ刻打她的人

  “你……你这个混蛋,你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说那句话的”,林若溪咬着下唇,啜泣着道

  杨辰神情变换数次,最终,从林若溪身上挪开了身子

  林若溪只当他要放过自己,却突然见到,杨辰从自己办公桌上,拿起了一支铂金头的钢笔

  意识到有些不对劲,林若溪顾不得脸上火烧一样的疼痛,问道:“你要做什me?”

  杨辰漠然地瞥了女人一眼,自嘲一笑,“既然把你打死,你也不会喜欢我,那我打了你这me多下巴掌,总不能让我白打,我自己当然要付出些东西……”

  说着,杨辰右shǒu握着钢笔,猛然朝着自己的胸口心脏部位一扎

  “扑哧”

  钢笔,瞬间没入了胸膛

  林若溪的原本悲戚的面容,瞬时就被定格了一般,眼泪再也掉不下来,一对水眸里,满是悲恸

  “你疯了?”

  林若溪惊呼了一声,扑上前去,一把拽住杨辰的胳膊,看到杨辰胸口,那沿着钢笔流淌出来的鲜血,林若溪觉得天旋地转,摇摇欲坠

  “你……你为什me要做这me傻的事……”,林若溪cǐ▲刻哪还有什me仪态可言,脸蛋红肿着,泪眼迷蒙,泣不成声

  杨辰显得无比疲惫,像是胸口遭到重创,虚弱得很,“我喜欢你,但我打了你,我不扎自己的心一下,我怎me能心安……”

  “谁说我不喜◎欢你?”林若溪突然大叫起来,“混蛋笨蛋蠢货杨辰你这个无赖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你……你怎me这me傻……”

  杨辰艰难地喘着气,苦笑道:“你这是看我快死了,要安慰我吗……”

  林若溪拼命摇头,啜泣让她难以把话说完整,断断续续地道:“是我……是我不好……我只是想气你……我好心痛……心快碎了……我真的喜欢你……杨辰你别出事,你……你的血怎me流了这me多……”

  “你为什me喜欢我……我不是很傻me……总被你骗……又*,没正经……”杨辰嘴唇发白,吃力地问

  “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我真的不知道为什me喜欢你嘛”林若溪都快急疯了,这男人都这样了,怎me还纠结这样的问题

  突然,杨辰嘿嘿笑了起来,一脸猥琐的模样,就跟大马路上捡了一百万现金一样

  看着杨辰突然变得一点事都没的样子,林若溪终于意识到……自己貌似被骗了

  “啧啧,不知道为什me喜欢我,不知道原因的喜欢,才是真正的喜欢啊……乖乖老婆,你果然还是很喜欢你老公的嘛,哈哈哈哈,不枉我自捅一下哈哈……”

  “你……你使诈你又骗我”林若溪又高兴又生气,她猛然意识到,杨辰可不是普通人,怎me可能轻易就死掉?自己被他一惊一乍吓着,立马除了担心,什me都忘了现在都不知道怎me办才好了,脸上浮现两朵红云,自己都说了什me肉麻的话啊

  杨辰哪还管这me多,直接一把将钢笔从自己胸口拔出,虽然粘着血,但其实只不过是一些肌肉组织的鲜血罢了,杨辰就算不主动运功,身体的强大素质也将伤口立刻愈合

  笑嘻嘻地一把将林若溪软绵绵的身子搂在怀里,在那撅着的红润嘴唇上连着“me★mememe”地亲了好几口,带着口水都染了一脸

  林若溪都快晕过去了,这男人情绪大起大落的,cǐ刻还把自己当洋娃娃一样玩弄着抱来抱去,一张嘴是在自己脸上嘴上啃来啃去

  “乖乖若溪宝贝啊▲◎,你刚才说的话,都快把我的心给伤透了这算是咱扯平了,我气过了你,你也伤透了我之前你骗我的利用我的,我们一笔勾销,就当我这老公傻乎乎心甘情愿被你拿来当枪使

  不过嘛,就咱小若溪这样二十多岁还惦记■着糯米丸子,喜欢看韩剧和收藏哈喽凯蒂猫的性格,你说的话,其实一点可信度也没有啊”,杨辰苦恼地挤眉弄眼说

  林若溪鼓着嘴,心想,原来刚才自己说了这me多,他都没相信,就等着设圈子等自己往下跳

  杨辰看着女人愤愤不满的样子,觉得颇为可爱,两只shǒu则抚向林若溪的脸蛋儿

  林若溪却下意识觉得杨辰又要打她,害怕地缩了缩

  平日里别人见了都躲开的冰山女总裁,cǐ刻却是如同受□惊的小猫咪

  女人卸下了那层冰山的外壳,里面却是如cǐ的娇柔

  杨辰一阵怜惜,苦笑着温声道:“傻妞,打你是为了让你清醒,别说那些个瞎话我现在是运功帮你把脸上的红肿消掉,不然你怎me走出□门?”

  “啊……”林若溪这才讷讷地垂下头,让杨辰将shǒu放到自己脸颊上,感觉到一片温热

  一小会儿,脸颊上的红肿就消失了,再度恢复成冰肌雪肤的娇颜

  这me近距离地感受杨辰的神奇本领,林若溪除了心里的惊异外,多的是一种莫名的复杂情绪,看着杨辰的那张平凡的面容,微微出神

  杨辰正仔细瞧着有没有漏掉没疏通血脉的地方,却见林若溪乌溜溜的眸子盯着自己,不由精神一震,眉开眼笑地道:“娘子,瞧你这期盼的眼神,莫不是想跟相公把关系推进一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