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楼上楼下】


  564

  王妈的这一声“小姐”,着实把一旁站着的郭雪华给镇住了

  林若溪回家了?怎么偏偏这时候?

  郭雪华千算万算,都没想着林若溪会这时候回家,不是还要一两天才从欧洲回来的吗?自己这儿媳妇平日里叫她别太卖命工作都不听,这次怎么提早收工回家了?

  这难道就是自作孽?任凭郭雪华怎么样的为人处事老练,当婆婆这活可是担任没多久,没啥经验,是碰到这么一个“极品儿子”,她也算是知道了什么叫“清官难断家务事”

  “好好,小姐你慢悠着,早饭给你留着呢,嗯嗯……我就去开门……”王妈应着,把电话挂断,然后出了口气

  郭雪华忙问道:“玉兰,若溪回家了?不是说要后天什么才到家吗?”

  王妈看着郭雪华的着急样,也是想笑又笑不出来,“小姐说还要十分钟左右就到家了,因为欧洲那边工作提早结束了,所以就直接改了机票回来了还说让我准备些早餐,她好到家吃了就去上班”

  “刚下飞机,到家了又要去上班?”郭雪华一怔,想到林若溪这骨子里的工作狂的劲头,一阵寒颤,苦笑道:“不说咱yáng家了,就是若溪自己的钱几辈子也花不完,真不知道我这宝贝儿媳妇怎么想的,再■这么下去,我得何年何月才能抱上孙子”

  “抱孙子的事儿先放下,我看你还是先想想,等小姐回来,怎么说明安心小姐的问题,总不能现在去把安小姐拉下楼赶出门去,那也未必来得及了”,王妈为难地道

  郭雪华目光躲闪着,不敢看王妈,她哪知道怎么办,只恨自己一时糊涂呗

  此时此刻,楼上yáng辰的房间里,这对那女却是不知道下面两位长辈在纠结什么

  安心是到凌晨时分,实在撑不住,迷迷糊糊才睡着的,所以格外困倦

  当yáng辰进房的时候,愕然发现安心竟然躺在自己床上,睡梦中的女人黛眉轻锁,化不开的心事好像让她做着不怎么好的梦

  yáng辰立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也顾不得去卫生间洗澡,就走到床头边,蹲下身来,静静看着安心莹润的liǎn蛋儿,精巧,可人,比平时少了几分艳丽,多了几分单纯,像一个没长大的小女孩,睡态娇憨

  yáng辰笑了笑,眼里满是温柔,虽然自己跟正牌老婆的感情总出问题,但跟其他红颜们倒感情一直都逐步加温,加深,不知道该讽刺还是该高兴呢

  下意识的,yáng辰伸手给安心扯了扯被单,这女人等待中睡去,还穿着衣服,怕她着凉了

  不过,这轻微的动作,还是让安心给发觉了

  好像是有什么感应一般,yáng辰刚把被单扯上去,安心那对水灵灵的大眼睛就已经睁开了

  带着几分惺忪的水润眼眸,一看到yáng辰,还以为是幻觉,安心伸出柔嫩的白皙手掌,擦了擦双眼,才意识到,竟然是真的yáng辰回来了

  也顾不得yáng辰怎么一身的邋遢模样,安心兴奋地从床上直接起身就pū向了yáng辰怀中

  “老公”

  娇呼了一声,安心伸开双臂,紧紧抱住了yáng辰的脖子,整个身子就像水蛇似的,缠绕在yáng辰身上,恨不得深深陷进去,融为一体

  yáng辰闻着女人身上睡眠后带有的浓郁体香,温暖柔软的身子,嘤嘤的啜泣,让他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最后,yáng辰只得伸手在安心脊背上抚摩着,拍拍,道:“傻妞,我又不是失踪好几年,你这样搞得我就跟负心汉一样”

  安心啜泣着,低声道:“我……我担心你出事”

  “我能有什么事”,yáng辰翻翻白眼

  “我不知道,我就担心”,安心傻乎乎地回答

  yáng辰叹了口气,抱起树袋熊一样挂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将她放回到床上,道:“我去洗□个澡,不然把你也给染脏了”

  安心却没肯放,一把拽着yáng辰的手,撅嘴道:“我不在乎”

  yáng辰哭笑不得,“不是你在不在乎的问题,我这样子总得洗洗”

  “我不要你离开我”◆,安心眼巴巴地说

  这女人也是被吓怕了,一晚上却如同一世纪般的痛苦思念,毕竟事情起因有她的成分在,带着自责的情绪,生怕因为自己,真的造成难以挽回的局面

  好不容易,终于见到男人平安归来的安心,不肯轻易松手

  yáng辰伸出两根手指,夹了夹安心的瑶鼻,色眯眯地道:“既然安心宝贝这么想我,那我们一起洗”

  说着,弯腰一把将安心横着抱起,大步走向浴shì

  安心liǎn蛋一阵潮红,却没反对,虽然觉得鸳鸯浴有点荒唐,何况是在yáng辰家里,楼下还有长辈,但安心此刻恨不得直接跟yáng辰滚到床上去,哪还在乎共浴?

  一阵嬉闹中,浴shì里传来yáng辰怪异的笑声,和安心娇嗔的呼喊,水淋淋的声音夹在其中,显得格外暧昧纷呈

  虽然是洗的鸳鸯浴,但度却是奇快,兴致大好的yáng辰根本懒得在浴shì里多花时间,五、六分钟过后,就从浴shì里抱着安心走了◇出来

  两人的头发还湿漉漉的,没怎么擦干,身上是不着寸缕

  安心双臂环绕着yáng辰的脖子,一双的饱满顶着yáng辰的胸膛,两人迷乱地吻在一起,随后又倒在了大床上

  原本是要下○楼去吃早饭的,但yáng辰这时候早忘了一干二净,先吃了眼前迷人的尤物再说

  很快的,满屋尽是红粉春色……

  洋房外的马路边,一辆白色的S系奔驰缓缓停下

  司机非常迅地跑下车,走到后车门处,将门打开,低头做了请的姿态

  一身米色英伦风春季上衣,短裙黑丝的林若溪拎着包包,从车里下来优雅的穿着就如同英国电影里的贵族名媛,因为卓尔不凡的气质,让人不敢多看,生怕有辱斯文

  林若溪的一头青丝随意地散着,垂到腰间,难得地戴了一副大大的墨镜,遮盖了大片的容颜,也让人看不到此时的神情

  不敢抬头,胆战心惊的司机是玉蕾保安部的,原本是在公司值班,却突然接到通知,总裁○大人要早晨到机场,需要去接机,不由慌慌忙忙得改成了司机工作

  “你回公司”,林若溪淡淡交待了句,然后就推开已经打开了的铁门,缓缓走向屋里

  “是,林总”年轻的司机却是一阵紧张地立正一鞠◇躬,然后又跑回车里,开回公司去

  林若溪听到后面车子开走,幽幽吐了口气,将liǎn上的墨镜摘了下来,露出一liǎn疲倦的清冷容颜

  也是为了不让公司员工发现她的倦怠,才选择了戴墨镜

  她本来是要后天到家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昨日yáng辰突然说安心出了点事,他要急着赶回中海后,林若溪就没什么心情继续把巴黎的工作完成了

  林若溪觉得,安心的事情跟自己并无关系,自己根本☆没必要在乎那个男人到底是要帮安心做什么,但是,明明就是这么想的,却又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从巴黎飘回到中海

  林若溪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精神出了问题,为什么总想着无关紧要的事情,但脑海里却总有一股念头,让她快些回到中海,看看这男人到底是做什么,什么事情会让他把自己孤零零一个人留在法国,急急忙忙赶回国内

  他要为安心做什么?安心能出什么事?

  她没直接问yáng辰,至于为什么不问,林若溪自己也说不清楚,就好像是自己都觉得痛恨的固执,让她根本开不了口

  但不论原因是什么,林若溪都让公司的人改了机票,然后简单一收拾,提早一天就赶回国内

  归途很孤单,因为从两个人变成一个人,但这并没有让林若溪有太多不习惯,毕竟她早就习惯一个人面对很多事

  只不过,路上一直想着中海发生的事,让林若溪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那个男人,是什么样的性子,林若溪见多了,天塌下来的事,这家伙也往往不屑一顾,很多人觉得极难面对的问题,他根本不会当成问题

  既然如此,能让他急匆匆回国的事情,会是小事么?

  想到这里,林若溪就产生了莫名的担忧,这种担忧还渐渐放大,变成了一种沉甸甸的心理负担,甚至,是异种强烈的愧疚感

  林若溪非常痛恨自己,明明心里是有对方的,为什么有些话总说不出口,为什么总是倔强地坚持一些让自己和他人都伤痕累累的个性

  如果她能放低了态度,问yáng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yáng辰肯定会告诉她,不然的话,yáng辰也没必要特地说出是,为了帮安心处理一些事

  于是乎,这十几个小时坐飞机回国的途中,林若溪对自己的责问,让她身心俱疲的同时,也开始想着,是否真的该放弃一些东西了……

  自己说到底只是个女人,那个男人再怎么缺点一大堆,起码能够保护自己,而且两人也有过夫妻之实……这么硬撑下去,自己真能让心里的疙瘩消除?真的会有好的结果吗?

  一步一步,林若溪快要走进屋,而房门这时候打开了,郭雪华跟王妈迎了出来,她们都在窗边等着,自然林若溪一下车就看到了

  “小姐,真回来了呀”,王妈liǎn上也看不出什么异样,上前笑吟吟帮林若溪拿过包包

  郭雪华也笑着暖声道:“瞧你这孩子,这样多累啊,嘴唇都发白了,快一天一夜没睡了,看着都心疼,快进屋”

  林若溪听到郭雪华的话,心里的自责又多了几分,婆婆还是挺关心自己的,长辈一直都希望自己跟yáng辰能够关系快点好起来,但自己却总排斥这排斥那,也不肯好好交流,是不是太不孝了?

  “妈……我……”

  林若溪正要说声自己没事,不用担心,但突然的,洋房二楼的阳台方向,却是传来一声女人的呼喊

  “呀老公……不要……嘤……”

  这声音……是安心的声音?

  林若溪霍然抬头,却是这一抬头,让她本就因为疲惫而不太好看的liǎn色,彻底颜无血色,整个人就像是被风干了的石雕,再也挪不开半步……

  而郭雪华跟王妈是同时捂住了嘴,目瞪口呆地彼此互望了一眼,以她们的年纪,就算不抬头看,也知道楼上正发生什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