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小奸商】


  519

  巴洛克风格设计的餐厅装饰,与周边的店铺形成了一体,流露出奢华内敛的气息,哪怕不是进门吃一餐昂贵的食物,伫足拍照的人也颇多

  逮着机会了,林若xī悄悄将自己的手从杨辰□手里抽出,脸上的红晕也消退,像是什么也没发生

  杨辰暗暗赞叹于女人天生的表演天赋,正要与斯特恩他们走进餐厅,却不想,一个小小的身影跑到了自己跟前,拦着了去路

  “叔叔,买花吗?”一个男☆shǒulǐchōuchū,liǎnshàngdehóngyūnyěxiāotuì,xiàngshìshímeyěméifāshēng

  yángchénànànzàntànyúnǚréntiānshēngdebiǎoyǎntiānfù,zhèngyàoyǔsītèēntāmenzǒujìncāntīng,quèbúxiǎng,yīgèxiǎoxiǎodeshēnyǐngpǎodàolezìjǐgēnqián,lánzheleqùlù

  “shūshū,mǎihuāma?”yīgènán孩用带着法语口音的英文,脆生生地问

  杨辰低头,眼前的小男孩大约也就十岁不到的年纪,因为还没到发育的年纪,身子骨格外瘦小一头黄发,浓眉大眼,虎头虎脑的,脸颊带着点雀斑,模样很是乖巧

  ◆男孩手里抓着几束用红绳系着的鲜花,但这些花,不是什么玫瑰、郁金香、百合之类花店常见的花儿,而是一些法国各地都能见到的一些花坛与路边的花草,简单来说,都是路边采摘的野花

  不等杨辰开口,在一旁的★nánháishǒulǐzhuāzhejǐshùyònghóngshéngxìzhedexiānhuā,dànzhèxiēhuā,búshìshímeméiguī、yùjīnxiāng、bǎihézhīlèihuādiànchángjiàndehuāér,érshìyīxiēfǎguógèdìdōunéngjiàndàodeyīxiēhuātányǔlùbiāndehuācǎo,jiǎndānláishuō,dōushìlùbiāncǎizhāideyěhuā

  búděngyángchénkāikǒu,zàiyīpángde林若xī就蹲下身来,凑近了男孩,面带柔和微笑地问道:“小朋友,你卖什么花,怎么卖?”

  看着林若xī千载难逢一般的温柔神情,杨辰擦了擦shuāng眼,随即苦笑,这个女人很久没去孤儿院看孩子们了,看来掩藏着的那颗爱心在巴黎要泛滥了

  林若xī平日里让人生畏,是因为气质的冷厉,而一旦碰上小孩儿,整个人完全一巧克力融化的甜蜜样子,却是非常惹孩子们喜欢的,不然也不会在中海的孤儿院这么受欢迎

  果然,小男孩一对明亮的眸子里流过几丝异彩,稚嫩的嗓音说道:“姐姐,你好漂亮”

  听到男孩的赞美,林若xī笑得越发灿烂起来,qīn昵地伸手在男孩卷卷的黄发上摸了摸,“你也很可爱,你叫什么名字?”

  “哈里,我叫哈里,姐姐是外国人吗?”小哈里问

  “是的,我从华夏来的”,林若xī说

  “华夏在哪里?”哈里很好奇地问

  林若xī想了想,说:“在很远的一个地方,要坐飞机才能到”

  “飞机?”哈里兴奋地说道:“姐姐,坐飞机好玩吗?我一直想让爸爸带我坐飞机,但他很忙,很少带我出去玩不过爸爸说,过几天就要带我去迪士尼玩了,到时候我们可以看飞车表演……嗯……我不知道飞车是不是跟飞机一样,姐姐看过吗?”

  因为男孩的英文有些事实上是法语词汇,林若xī微微蹙眉,qiú助地望向一旁的杨辰

  杨辰无奈,这女人对孩子的态度,能有一半对自己那该多好,但还是帮小哈里翻译了一下

  林若xī会意,继续道:“姐姐没看过迪士尼的飞车表演,但相信很好看,哈里肯定会玩得开心的”

  哈里用力地点点头,“我也这么觉得,到时候妈妈也会去,我们一家可以坐海盗船,还可以坐云霄飞车……可是我心里有些害怕,不知道云霄飞车高不高,万一到时候爸爸说我胆小鬼怎么办呢……”

  “小家伙,你不是说卖花么,怎么说到云霄飞车去了?”看着小哈里近乎自言自★语地说个没完,杨辰耐心有些受不了

  林若xī回头瞪了他一眼,“你打什么岔,孩子对我说的又不是对你说,跟孩子撒什么气”

  “我没跟他撒气……这不是还要吃午饭吗”,杨辰郁闷了

  “○你要吃自己先进去吃,又没拦着你”,林若xī对杨辰的不耐烦感到不满的同时,又冲小哈里笑着道:“哈里不用管这个坏叔叔,有什么话跟姐姐说就好”

  哈里眨巴着眼睛,对杨辰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然后又◆对林若xī说,“姐姐真好”

  杨辰感觉自己的肺要炸了,这小兔崽子,口口声声叫林若xī“姐姐”,叫自己“叔叔”,那自己岂不是成了林若xī长辈?

  不过哈里也没继续大说特说的意思,经杨辰提□醒,拿起手里的花束,“姐姐,你喜欢什么花?”

  眼前的花束说白了就是简单采摘的野花,林若xī也都不认得,随意拿了一束相对好看一些的蓝紫色花草,笑着问:“这是什么花,挺漂亮的,我就要这束”

  哈里眉开眼笑,“只要一欧元哦”

  杨辰在旁啧啧嘴,“小家伙,路边野花也卖一欧元,以后准能当个小奸商”

  “你怎么还站着这里,可以进饭店了”,林若xī回头冷冷说了杨辰一句,然后从包里取出钱夹,掏出了一张黑褐色的五欧元纸钞

  林若xī接过花的同时,并没把钱交给哈里,而是问道:“花姐姐可以买,不过哈里能不能告诉姐姐,为什么卖花赚钱?哈里告诉姐姐的话,这五欧元都给哈里”

  这么小的孩子就在大街上卖野花,碰运气赚钱,这不由让林若xī想着,这孩子是不是被人拐卖了,被什么非法团伙*纵着

  哈里眼巴巴看着林若xī手上的五欧元纸钞,小声回答,“我……我看见爸爸的一只袜子破了,爸爸还在穿,就想买一只袜子给爸爸……但是我想给爸爸一个惊喜,所以不能问妈妈要零花钱,所以就想到卖花了……”

  男孩的英文讲的并不好,可能仅仅在生活中,父母中一方讲英文的关系,并没系统学习,带着浓重的法语口音,但简单的词汇连在一起,还是能模糊地听懂

  林若xī听完哈里的理由,眼里满是疼爱的神色,再一次在哈里的卷发上摸了摸,将五欧元放到哈里手上

  “谢谢姐姐”,哈里开心地露出阳光的笑脸,“这样我就凑够钱啦”

  “袜子不是一只一只买的,只能买一shuāng”,林若xī刮了下哈里的鼻梁,笑着说

  哈里睁大了眼睛,听到这“不幸”的消息,大感失望,“不能只■买一只吗?我以为可以分开买的”

  面对孩子的天真表情,林若xī毫无抵抗能力,再从钱夹里掏出了一张红色的十欧元,道:“姐姐再给你十欧元,哈里给爸爸买的袜子可真贵,姐姐还不知道法国的袜子这么贵呢”★

  哈里先是脸上一喜,随即又气馁地没伸手拿,“哈里想给爸爸买圣诞老人的袜子,那个袜子可以装礼物”

  杨辰听到这里,笑出声来,“圣诞袜?你爸爸的脚可真大”

  “爸爸的脚本来就很大■”,哈里固执地争辩

  林若xī倒没笑话哈里的选择,不过也理解为什么得花这么大价钱买一shuāng袜子,感情那是圣诞礼物,虽然圣诞早就过了,可对于孩子们来说,这并没什么可挑时间的

  “这钱给哈里,就当是姐姐送哈里的礼物”,林若xī将十欧元塞到哈里手上

  哈里嗫嚅着说,“妈妈告诉我,不能随便拿别人的礼物的……”

  看小男孩一脸苦恼的表情,林若xī想了想,说:“要不这样,哈里qīn姐姐一下,就当是交换了”

  一旁的杨辰一听,登时欲哭无泪,拉下着脸道:“老婆,不带你这么玩的凭什么这小屁孩儿qīn你,你还倒贴钱,我这当丈夫的想qīn你,还得审批老半天,还老不通过的?”

  林若xī左右看了看路人,幸好没人注意这家伙大声嚷嚷,杏眸瞪着杨辰,面色娇红地道:“大喊大叫什么,你跟一个小孩子争什么?一个大人,整天就干一些不怕害臊的事孤儿院里的孩子都比你讨人喜欢多了你要qīn可以,等你哪天跟哈里这么乖,我再考虑”

  一番话下来,杨辰都快肝肠寸断了

  这时,哈里凑到林若xī脸颊边,“啧”地qīn了一口

  “姐姐,我qīn你了,是这样吗?”哈里高兴地说

  林若xī点头,“哈里真乖,这下我们交易成功了,哈里可以放心给爸爸买袜子去了”

  哈里兴奋地“嗯”了一声,然后把拿到的十五欧元塞进自己的裤子兜兜里,那边鼓鼓的,估摸着是之前卖花得到的一些硬币

  “姐姐,叔叔,再见”哈里朝林若xī跟杨辰分别挥了挥手

  林若xī看哈里跑开,才站起身来,一直看到哈里跑远了,才转身进餐厅

  杨辰不由笑道:“这么喜欢孩子,自己生一个不就得了”

  林若xī心头轻颤,虽然她的确喜欢孩子,但自己生孩子这种事,却是想都不敢多想的,羞涩地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当什么也没听到,自顾自地走进餐厅内,找起了斯特恩兄妹

  杨辰也无所谓,只是,心理面却是突然带起一些疑惑虽然跟林若xī生孩子还不太现实,毕竟连合房都还没做到但自己跟蔷薇、莫倩妮、刘明玉、安心等女欢爱的时候,其实并没他做什么安全措施

  特别对于蔷薇来说,如果真能怀上孩子,会是让她极为满足的事情,而且她也不似过去那般有黑道上的敌人隐患

  只不过,似乎随着自己的实力越来越强大,自己在生育上的能力,却是有些莫名其妙地受到了阻碍,不然的话,杨辰就想不▲明白,为什么过去的岁月里,只有十七曾经怀上过自己的孩子自己也不是每次与女人做那事,都会做好万全之策啊难道……真是因为“神石”对自己造成的影响?

  想到这些事情,杨辰就不由头疼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