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486

  疗养院外是大片的树林,正是春季,鸟语花香算不上,但也是苍翠绵延的好风景

  杨辰坐在林子边缘,一座略显年代的亭子里,好似平日没什么rén来坐,凳子上全是灰尘,不过杨辰也无所谓这些,坐就坐了

  站在亭子另一头的中年男子,穿着件白衬衫,黑色西装裤,脸庞上jǐ分风霜jǐ分感慨,沉默着,似乎在想该说什么

  另一名年轻男子站在亭子外头,面色冷酷,站得笔直,偶尔看杨辰一眼,目光有些复杂

  这两rén,一rén是追了唐婉jǐ十年没成功,糖糖的亲生父亲方中平,另一rén则是他的保镖,当初被杨辰随手摆平的独孤罪

  杨辰见到这两rén出现在疗养院门口,其实还是有些意外的,事实上,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跟方中平有什么交道倒不是怎么讨厌方中平,这个男rén还是修养极好的,虽然因为久居高位而一开始有些目中无rén,但谁没翘起尾巴的时候呢

  只不过,由于唐婉的关系,两rén之间的关系就有些微妙了

  唐婉没有接纳追了她十jǐ年的方中平,却主动向刚认识不到一年的杨辰示好,这在杨辰的角度来看,也不是一般男rén能承受的住的

  若不是方中平也清楚,他是谁也得罪不起,估摸着早想办法将某rén碎尸万段了

  所以,眼不见心不烦,方中平主动说要找自己谈谈,杨辰感到很讶异

  许久,方中平似乎看够了那片绿盈盈的风光,转过身来,微微有些感怀地道:“说起来,第一次见到唐老,还是我小时候,那时候我父亲带我去燕京拜会过一次不知不觉,已经二十jǐ年过去了”

  杨辰没说话,默默听着,他知道方中平没讲完

  “我的脑海里,一直留着对唐老的印象,是不苟言笑,不怒自威的,一个硬朗的长辈前些日子在燕京开会,本想去拜会一下,却不想听闻消息,唐老是被送来中海养病了”,方中平簇起眉头,说道:“今天见到唐老突然变成这般模样,我的心里很不好受”

  杨辰心想,正常rén谁会好受呢?

  “唐婉,没告诉我这件事”,方中平突然说道,“如果不是我恰好打听到,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唐家出了这么多乱事”

  杨辰眨了眨眼,道:“你想说明什么”

  方中平叹了口气,道:“虽然我感到很生气,感到很挫败,但是,我不得不说,在她眼里,我的确不如你”

  杨辰笑了笑,“或许觉得你忙,而且这不是正好需要我帮忙么”

  “你说的没错,她需要你帮忙,但她并不需要我”,方中平苦笑道:“对于她来说,我们方家不过是中海的一个大门大户,对于她这样的女rén来说,却是根本不会太放在眼里的我的这些权势,对于她而言,根本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她并没那么看你”,杨辰皱眉道

  “我知道”,方中平笑道:“我知道她不在乎这些只是,通过这一次的事情,我发现,我的确不如你,你才是那个能紧要关头帮她渡过难关的rén,而我,在这样的时候,显得苍白无力”

  杨辰默然,这是事实,唐婉面对的敌rén,显然不是方中平这样的一个小小市委书记能应付的

  “我听说,你帮她找来了英国皇家科学院的简小姐来给老rén医治,我听说过简小姐的名头,能请到她的rén,全世界估计也不多,看来唐婉没看错rén”,方中平道

  “简是我朋友,并不是我的下属”,杨辰道

  “是什么样的关系并无所谓,我只想说……以后唐婉如果遇到什么麻烦,请你,务必能像现在这样帮她”,方中平诚恳地道

  杨辰洒然一笑,“你叫我坐下谈谈,就想跟我说这个?”

  “是的,虽然我知道这样做有些不合适,但我还是希望说完这些话”,方中平涩涩地道:“唐婉她……为了唐家牺牲了许多,她jǐ乎是靠自己一个rén支撑到现在,很辛苦但因为我的无能,虽然爱慕她,却不能帮到她什么现在她终于有了可以倚靠的rén,我想……我也该彻底放弃了”

  杨辰思忖了会儿,问道:“听你的语气,好像知道些什么”

  方中平眼里流露jǐ分犹豫,随后才摇了摇头,道:“我想是唐婉没想跟你提起,但既然你问我,我告诉你也无妨……你知道,为什么唐婉一直没结婚,却要早早地生下糖糖么?”

  杨辰愣了下,他还真没仔细想过这个问题,要说如果是唐婉不喜欢方中平,可她也应该可以选择别的男rén但那样又说不过去,毕竟,当初还是二十左右的时候,唐婉就已经用rén工技术,生下了糖糖

  而选择男性的时候,唐婉选择了方中平,就足以肯定,方中平已经是唐婉最信任的男rén了

  杨辰摇摇头,他想不明白

  方中平沉吟了会儿,才道:“其实,这要从唐婉的父亲,唐伦伯父说起……”

  “唐伦?”杨辰皱眉,脑海里回想起那天第一次见到唐哲琛老爷子的时候,老rén似乎嘴里喊着“阿伦”、“阿伦”,当时自己问唐婉那个“阿伦”是谁,但唐婉并不愿意提起,杨辰此刻才恍然,那rén竟是唐婉的父亲

  接着,方中平逐渐将当年的往事,碎碎地道了出来……

  原来,唐哲琛的大儿子,也就是唐婉的父亲唐伦,曾经是唐家年轻一辈中最具才华的一rén,深得唐老的喜爱如果不出意外,在唐老的接班rén上,唐伦是当之无愧的,甚至很多rén认为,唐伦的成就,会比唐老还要高上一层

  只不过,天不遂rén愿,唐伦虽然在外头风光无限,却是在内心,不知不觉埋下了一些阴暗的种子或许是被从小各种光环压迫着,唐伦的心理需要一种宣泄口而他最终,竟是将那些负面的情绪,演化成了家庭的暴力

  在唐婉的弟弟,唐珏出生没多久,唐伦的心里疾病已经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程度

  虽然外rén看不出什么,但在家中的一些核心rén物,却是渐渐发觉了唐伦与妻子的一系列问题只不过,唐老一直碍于家族门面,封锁了所有风声与闲言闲语,试图用时间去调整长子的心理

  终于在一天早晨,唐家的rén没能见到唐伦夫妇,而最终,竟是发现,唐伦竟是在残忍地杀掉了自己的妻子后,失心疯一般自杀在了房间里……

  那是二十多年前,在燕京上层社会产生不小震动的一桩事若非唐老的强势控制,唐家的名誉,早在那一次就彻底扫地

  不过,饶是如此,这件不幸的事,还是造成了唐老与唐婉姐弟的心理急剧变化

  幼年时,父亲残忍虐待母亲的阴影,对当时已经懂事的唐婉而言,根本是难以磨灭的创伤,到后来,自然对男rén有了敬而yuǎn之的态度虽然不至于产生扭曲,但也已经不太能接受

  再加上唐家内部的拉帮结派,即便有唐哲琛的护佑,姐弟俩的成长也充满了艰辛

  再加上,唐珏虽然听唐婉的话,却是能力不足唐婉亦姐亦母地带着弟弟长大,自然担心唐珏在自己嫁作rén妇后,在家族中遭到一些rén的压迫

  不过,一个豪门的大小姐,不想嫁rén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很多时候,她的身份,比她本rén具有吸引力

  唐婉本就美貌惊rén,寻求联姻的rén自然络绎不绝

  最终,才刚满二十的唐婉,果断地选择了一条别rén想不到的路——rén工受孕,生下一个孩子

  这样一件jǐ□乎可以算特级丑闻的事情,却并没遭到唐哲琛老爷子的反对,老rén压下了众怒,是将家族的枫林集团交给了唐婉打理,让唐婉成了唐家最有权势的继承者之一

  如此一来,唐婉有了孩子的背景,让她不再为联姻感◎到烦恼,毕竟不会有家族自找麻烦,惹来别rén的非议,说他们纯粹为了唐家的背景才要极力追求唐婉而唐婉也可以名正言顺留在唐家,打理企业的同时,照顾好唯一的弟弟唐珏,只不过,由于家族内与她唱反调的rén着实颇多,唐婉这些年也都一直只在江南活动……

  随着方中平的叙说,杨辰大致摸清了一连串的前因后果

  想起当初刚见面的jǐ次,唐婉的确是对男rén有着敬而yuǎn之的态度,竟是因为心理的阴影造成的

  “她是个可怜的女rén”,方中平由衷地叹息了一句

  杨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你也是个可怜的男rén”

  方中平一怔,随即哈哈笑了一声,“没错,同是天涯沦落rén”

  杨辰看着又哭又笑一般的方中平,也有些不是滋味,但感情的事情总归勉强不了,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站起身来,道:“如果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方中平背过身去,似乎并不想直面杨辰,点了点头

  杨辰慢步走向自己车子边,打开车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站在亭子里直直定着的男rén,又看了一眼,看似平静无声的疗养院,眼里流过jǐ丝浮杂,才回头坐进车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