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凶残猛兽】


  437

  突然的强烈冲击让贞秀小脸煞白,睁大了一对灵秀的眼眸,不敢相信地看着倒下的门

  门外,一个粗犷的身影昂然地堵在了那儿,就好像阳光也被遮蔽了一般,将这个门框子塞地满满的

  彪形大汉有着一张黝黑的脸庞,浓眉大眼,两撇胡子有些发灰,左脸颊上是一个条形刺青,纂写着一些看不懂的文字,好像是一些梵文

  大汉的身上只穿了一件露出臂弯的皮衣,戴着钢钉的拳击手套,雄○壮的胸口前挂了两排机枪子弹

  让人胆寒的,是他背后一个冒出头的机枪枪膛

  如果是懂枪的人,很快就能辨认出,那分明是美制的加特林M134转管机枪

  这种重型机枪的射可以达到每分钟◇六千发,是普通机枪的十倍

  而这种机枪满载子弹,拥有三十多公斤的重量,而且因为后座力、爆发力惊人,常常被装备在直升机上,进行大规模地面扫射

  曾经有人评价,“在这种机枪扫射下,没有生物可以存活”

  眼前的男子,却是一人抗着枪与子弹,俨然是一副“我就是武装直升机”的架势

  要知道,这种机枪因为后座力强劲,用的一直都是机械瞄准器,若是这男子真能拿这机枪进行瞄准扫射,那其手臂的力量,已经到了叫常人咋舌的地步

  至于将这扇大门一手推倒,对于这名彪汉而言,只不过是小儿科罢了

  男子只是简单瞄了贞秀一眼,并未做什么,然后转过身,走向庭院里

  这时候,郭雪华以及袁和伟夫妇都跑了出来,他们见到如此响动,都是面色紧张起来

  只有林若溪面不改色,见到此情景后,蹙了蹙黛眉,然后走到贞秀身边,将贞秀发懵的心神拉了回来,扯了扯贞秀的手臂,让她躲到里面去

  贞秀虽然以前跟一些小混混打架斗殴也常有发生,可哪见过这等阵仗,毕竟才十九虚岁的女生,瑟瑟地颤抖着,躲到了林若溪身后,可强烈的好奇心,又让她忍不住探出头望向屋外的场面

  此时的庭院内,就好sì从天而降一般的,已经站了十几名穿着各异,但无不荷枪实弹的高大汉子,每个人手里都拿着黝黑的机枪,有几人腰间还别着军刺,大多是风尘仆仆,却面容刚毅,目光犀利

  一如既往样子光鲜的高国雄此时正站在别墅外的庭院小径中央,嘴角叼着根雪茄,戴着一副墨镜,看到大汉走回来,高国雄随口笑道:“德伦队长果然神力过人”

  被称德伦的彪形大汉不苟言笑地shuō道:“高老板,一个人头一百万,shuō好的”

  男子的口音很是蹩脚,一听便知非华夏人

  “自然自然”,高国雄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票本,一手摘下雪茄,笑道:“杀完人,当场兑现”

  “我们不收支票”,德伦shuō道
◎   “哦,对对对,我差点忘了,放心德伦队长,难道我还敢骗你们不成?再shuō订金都付了”,高国雄道

  德伦点点头,显然也自信这个怯懦的加坡商人不敢招惹他们,于是大手一挥,对身边两个最近的下属☆shuō了一堆命令

  “听他们的口音跟shuō的话,好像是缅甸人”,脸色凝重的袁和伟shuō道

  “看起来不是好相与的人,根据我的经验,这些人应该都是制式的军旅出身,他们身上的军人的特质太明显了”,杨婕妤shuō道

  此时,高国雄稍微让德伦队长等了一等,走上前来几步,皮笑肉不笑地shuō道:“袁家的两位,真没想到,你们没走啊”

  袁和伟一听这话,顿时心里凛然,下意识地明白了什么,“高国雄……是曾茂故意透露他所在位置的?”

  “现在才发现,真是太晚了”,高国雄也不否认,在他看来,眼前的人都已经是死人了,“我也不怕告诉你们,今天,我不会因为你们是袁家的人,就另眼相待的原本我只是想杀了林若溪这个臭娘们,不过……既然天意要我把你们也杀了,那我也就只好听从上天的安排了……”

  “你以为,你对我们下手,你会有什么好结果吗”,杨婕妤冷声shuō道

 ■ 高国雄哼声道:“我不杀你们,也没好结果我有今天,都是因为林若溪这个女人把我避上绝路的如果你们真要怪,做鬼的路上,就去扇那个贱女人脸巴掌,我可还想在这世上多过几年好rì子呢”

  shuō着,高◆国雄朝里头的林若溪望了望,眼里流露几分贪婪,“真是可惜啊……当初你若是从了我那该多好,这么漂亮的女人,今天就得变成红粉骷髅了”……

  林若溪不言不语,她的心里,此刻却是没什么害怕的情绪

  眼前的高国雄在她看来是可怜的,就像一条走投无路的疯狗一样,唯一让她感到遗憾的,难过的,是因为自己,却要连累郭雪华、袁和伟夫妇,还有贞秀、王妈她们……

  如果可以,林若溪很希望走上前去,让高国雄一枪杀了自己,然后换取其他人的性命

  但林若溪理智地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高国雄与那个曾茂费尽心机,利用袁家来进行这么一场调虎离山计,自然是要鱼死网破,不留余力了

  杀光所有人,才值得他们这么做

  “对不起,虽然我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但的确是我害了你们……”

  林若溪没理会高国雄,而是对身边的郭雪华等人轻轻念了一句

  郭雪华与杨婕妤对视了一眼,彼此都无奈苦笑

  厨房里做饭的王妈早已经出来到客厅里,此情此景,她即是害怕又是紧张,两只手紧紧握着林若溪的一只手,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是不断地张望着,只盼着有什么人来救她们

  这时,shuō完一切想shuō的话,高国雄后退了几步,那德伦见状,知道该动手,于是头一抬,示意两名手下拿家伙

  两名目光肃杀的男子取下身上挂着的AK,对于即将射杀屋子里的人,他们完全没什么感觉,就好像屠宰场里的屠夫要杀牲口一般习以为常

  “我们快躲到里面去,不能坐以待毙,想办法从后面逃跑”

  袁和伟朝后面这些女人shuō道

  可是,话音刚落,却突然听得枪声从屋外传来

  “砰砰砰砰砰”

  连续的枪声,竟不是那两名男子的AK步枪声,而是几把手枪连续发射的声音

  草皮树叶枝桠被一些子弹贯穿,打得冒出焦烟,几发子弹甚至在别墅的墙壁上刻下疤痕

  “敌袭解散反突击”

  镇定的德伦一声令下,那几名差点被子弹射到,有些措手不及的缅甸军人不慌不忙地以隐藏身体的快移动反过身去,取下武器,开始朝着从他们后方突然攻来的敌人做出反击

  就算子弹擦过他们的脑门,也不能让他们丝毫害怕

  德伦顺手还将吓了一跳的高国雄给一手带走,躲到了一个团灌木后头将他按倒

  林若溪与袁和伟等人在屋子里,看到外面的情景,又是一阵愕然

  只见到十几名身穿各色普通模样衣服的男女,不知何时窜进了别墅前的庭院中,并且每个人都手持枪械,正快移动地向着这些缅甸军人射击

  “前方十一人”,一名缅甸军人用他们习惯的仰光语喊道

  “西六人”,另一名军人喊道

  “北十余人”……

  随着这些军人的不断短促交流,从庭院的四周都开始翻越进来一些动作迅捷的男女,大多是手持枪支,同时有些人另一手还握着匕首

  这些人自然是红荆会保护蔷薇的精锐,不过平rì并没这么多人数,只因今rì情况特殊,蔷薇增加了护卫,不想却派上了用场

  只不过,这些护卫虽然在红荆会里算得上精锐,可面对职业水平,甚至职业的缅甸军人,还是显得过于零散,枪法也不◆准

  “突突突突”

  机枪声在这一刻响起,划破了云霄一般的震撼声动,让整个庭院顿时硝烟弥漫

  几名最近的红荆会打手顷刻就被打得血肉横飞,惨叫声连成了一片

  不过,因为整◎◆准

  “突突突突”

  机枪声在这一刻响起,划破了云霄一般的震撼声动,让整个庭院顿时硝烟弥漫

  几名最近的红荆会打手顷刻就被打得血zhǔn

  “tūtūtūtū”

  jīqiāngshēngzàizhèyīkèxiǎngqǐ,huápòleyúnxiāoyībāndezhènhànshēngdòng,ràngzhěnggètíngyuàndùnshíxiāoyānmímàn

  jǐmíngzuìjìndehóngjīnghuìdǎshǒuqǐngkèjiùbèidǎdéxuèròuhéngfēi,cǎnjiàoshēngliánchéngleyīpiàn

  búguò,yīnwéizhěng个庭院实在太小,很快的,三十几名的护卫就冲到了这些缅甸军人的近处

  全场四五十人,成了一片乱斗

  这种情况下,枪支显得有些累赘,反倒是军刀与匕首来得直接,甚至拳头和腿脚都能派上大用场

  这些军人的格斗技巧显然是群的,红荆会的打手几人车轮战一般地围攻,也很难将他们撂倒,别shuō杀死

  德伦面不改色地拔出军靴上的军刀,连续迅猛地挥砍死几个打手后,狰狞着脸朝一个最近的下属shuō了几句

  那名军人应诺一声,面色暴虐地即刻转身,朝着别墅内的林若溪等人冲了过来

  德伦显然是打算把要杀的目标干掉后,再进行全面的突围,毕竟久留不利于他们的撤退

  “快跑”

  袁和伟最先反应过来,急忙叫几个女人跑开

  可是,那名缅甸军人杀红了眼,度快不shuō,手上的AK已经举起,眼看就要扣动扳机对着大厅方向射杀

  “铿”

  一声金属的断裂脆响,一道白刃光芒闪过,那名缅甸军人的AK枪身竟然是被突然砍断

  一道红黑色的身影不知何时站立在军人身后,等那军人反应过来转过身时,那把森冷的修长钢刀犹若惊鸿地划过了他的门面

  殷虹的血线在那名发狂sì军人的脸上浮现,紧跟着,咽喉处迸射出一道血箭,几滴滚烫的血水飞溅到那个持刀人的脸上

  “蔷薇?”

  屋内的郭雪华最先看清了站在那儿救下他们的是谁,正是换了一身红黑色紧身衣裤,手持长刀的蔷薇

  此刻的蔷薇面若寒霜,眼里流露着骇人的杀气,那名死去军人的血液染在她白皙妩媚的娇颜上,就好sì泣血的带刺玫瑰,叫人不寒而栗

  长发舞动,钢刀上滴落嫣红的鲜血,凛凛然守在门前的蔷薇,就若同一尊女战神般难以撼动

  抬眼与屋内的几人望了一下,当目光落在林若溪身上时,蔷薇的眼里才有了一丝波动

  而同时的,林若溪也面色复杂地看着蔷薇

  林★若溪是记得蔷薇的,虽然从来没问过杨辰她是谁,但林若溪却不可能忘记,杨辰愿意当着自己的面为其穿鞋的女人

  两个女人的对视之中,饱含了太多无法言传的意味,此间种种的情感,与外面厮杀成片的血腥场面,◇★若溪是记得蔷薇的,虽然从来没问过杨辰她是谁,但林若溪却不可能忘记,杨辰愿意当着自己的面为其穿鞋的女人ruòxīshìjìdéqiángwēide,suīráncóngláiméiwènguòyángchéntāshìshuí,dànlínruòxīquèbúkěnéngwàngjì,yángchényuànyìdāngzhezìjǐdemiànwéiqíchuānxiédenǚrén

  liǎnggènǚréndeduìshìzhīzhōng,bǎohánletàiduōwúfǎyánchuándeyìwèi,cǐjiānzhǒngzhǒngdeqínggǎn,yǔwàimiànsīshāchéngpiàndexuèxīngchǎngmiàn,就好像虚幻与现实般难以琢磨

  袁和伟夫妇当然认得蔷薇是谁,当初可是他们一同参与帮助红荆会剿灭了东兴的,所以见到蔷薇出现,彼此都松了口气,也明白了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小心”

  最是处于紧张阶段的贞秀尖叫了一声

  蔷薇脚尖点地,身体敏捷地闪避开,几乎是差之毫厘,不知何时冲到门前的大汉德伦手里的军刀划出了一刀弯弧

  “女人,死”

  德伦恼羞成怒,他的属下每个都是精挑细选的退役缅甸特种军人,死任何一个都是巨大的损失,而且现在的状况完全不受他控制原本以为这次任务是简单的他,此时有一种癫狂在燃烧

  见蔷薇的身手无比迅,德伦不愿意浪费时间,一直没从背后取下的加特林转管机枪被他豪气地摘下,那沉甸甸的庞然大物,在他手里好sì玩具般不值一提

  “司徒会长小心那枪火力很猛”杨婕妤有个当司令的兄长,对武器有很多认知,此刻看清那把大家伙真身,心头一紧★

  “你们都去死”

  德伦也不多瞄准,每分钟六千发的射,让他只需要朝前方这些人一扫射,就可以全盘搞定

  话语落下的同时,德伦扣动了手上凶残猛兽的扳机

  「今天完毕,明天●后天都考试,我这几天都在复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