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愚蠢至极】


  394

  渐渐的,yī个男子隐约的轮廓从小矮坡后面浮现出来,不紧不慢,好似悠然散着步伐泡-书_)

  这时候那人明明已经距离众人不到二十米,但众人皆是发现,自己好像看不清楚那人到底是如何的动作,如何的身影,只是知道,那人靠近了

  直到这名年轻的男子走到几人跟前,才看清,竟是yī个样貌清秀,眉目带着温和xiào意,留着yī头披散的乌黑长发的男子身上是yī件cáng青色的长袍,倒是与昆仑的玉玑子老道士有几分相似的打扮,只是显得随意

  男子的也jiùyī米七出头的个子,浑身有股子书卷气,又让人摸不透他的xiào容是何涵义,只觉得这男子浑身上下透露着猜不透的古怪

  “阁下是……”玉玑子第yī个开口询问,倒不是他好出头,只是,他感觉眼前男子穿的衣服,和男子的相貌,他有些眼熟

  那男子似xiào非xiào地上下扫了玉玑子yī眼,啧啧说道:“没想到,当年的小玑子,竟也穿上昆仑的长老道袍了,怎么,连师叔也不识得了?”

  玉玑子神情猛然yī震,好似想到了什么,颤巍巍地倒退了两步,仔细又开始打量眼前男子,好像强烈地回忆着什么,露出惊恐而慌张的神色

  男子哈哈yīxiào,“我还记得,当初你刚上山的时候,什么都不懂,yī有修炼的问题,jiù来找我问我jiù问你,你为何不找掌门师兄,偏偏来问我,你却说,‘师傅太凶,师叔不骂我笨’我当时jiù想,此子将来,成jiù必然不俗,倒是从小敢于变通,不像那班弟子,愣是顶着挨骂也不会问问别的同门师伯可惜啊,你还是没能真正看得透彻,这都八十多年了,怎生得还在先天初期徘徊?”

  “噗通”

  玉玑子猛然下跪在地,浑身yī个激灵,重重地当着众人的面,磕下头去,大喊:“玉玑子,拜见凌虚子师叔”

  “凌虚子师叔?”

  yī旁的云淼师太好似也猛然想到什么,而林志国、灰衣也是充满了沉思的表情

  倒是杨辰跟蔡凝,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凌虚子是谁?

  还有,这人说“八十年”,还被玉玑子喊“师叔”,怎么可能?如果是八十年前玉玑子的师叔,到现在起码也得百多岁,怎么长得这幅年轻小生的模样?简直比杨辰这二十四岁的家伙还年轻

  凌虚子叹声道:“怪不得你怎么都突破了不先天之境,原来是被我那固执的师兄教坏了来这些虚的有甚么意思,跪拜我,我又不是神佛,不需你的跪拜小玑子,你要是有孝心,见了师叔的面,送点钞票才是真的,我这几天在中海里逛着,见着了好的馆子,身边却是盘缠不够,真是馋死啦”

  玉玑子面色yī苦,他刚刚还处于完全的大脑木然状态,被凌虚子这么yī说,郁闷地道:“师……师叔,贫道……哦不小玑子,小玑子也没带钱在身上”

  听着玉玑子当着yī个年轻师叔的面,红着脸,喊自己“小玑子”,杨辰有大xiào的冲动

  “罢了罢了,反正解决了今晚的事,我也jiù回去了”,凌虚子目光瞄向yī旁的林志国,xiào着问道:“作为炎黄铁旅的将军,你应该已经猜到,我的身份了?”

  林志国yī脸苦xiào,感觉老天开了yī个巨大的玩xiào,喟然叹道:“前辈,想必是‘鸿蒙’之人”

  “不错,我正是这五年值守的‘鸿蒙使者’,今年,也是我值守的最后yī年,不想,到了年底,你却是给我来了这么yī桩头疼的事情”,凌虚子摇头叹息道

  鸿蒙?鸿蒙使者?

  这是什么?

  众人心里,除了林志国,都有了这等疑问

  林志国闭了闭眼,“为何会是如此,过去我们炎黄铁旅死了这么多的战士,抵抗如此苍白的时候,鸿蒙从来都像☆是传说中yī般,虚无缥缈,无半点痕迹可如今,等我死心地做出了这等决定,鸿蒙,却真的出现在我眼前?”

  凌虚子轻xiào,“你还不明白么,鸿蒙从来都不会放弃这片土地,是你,自己的本心,动摇了” ★
  林志国面色yī阵凄凉,沉默不语

  这时候,玉玑子忍不住问道:“师叔,您不是……不是……怎么又……”

  “哎,要说jiù说,吞吞吐吐,什么东西?”凌虚子不满地说

  “是是是……”凌虚子小心地问道:“当年我才二十岁的时候,师叔您不是游历华夏时,遭仇敌暗算……jiù……jiù那样了么?怎么又……”

  “你想说,我不是死了么?怎么又站你面前,而且又长得这么年轻是不是?”凌虚子似xiào非xiào

  玉玑子猛点头

  “我不告诉你”,凌虚子得意地道

  众人yī阵无语,但同时心里无比震撼,这年轻人,真是玉玑子的师叔?

  云淼师太却是终于想到了眼前之人是谁,惊呼道:“我想起来了昆仑凌虚子你jiù……jiù是那个昆仑千年不世出的奇才,凌虚子?”

  凌虚子“唔”了yī声,“小女娃娃,你也认得我?”

  云淼咽了咽口水,才道:“我小时候,听我师叔祖讲过,前辈乃昆仑这千年来第yī个将昆仑至强不传秘技《乾元无量诀》,修炼到先天大圆满的奇才只是后来游离红尘时候遭到仇家高人暗杀,才不幸殒命,可怎么会……而且,当年前辈不是已经四十多岁了吗?”

  “看你这身内功,应是蜀山后人你的师叔,是莫道然那秃子么?”凌虚子撇撇嘴道:“他倒是闲得慌,冲不破先天之境,倒有心思跟你们这些晚辈讲故事”

  “果然,师叔您是……突破先天境界,迈过那个传说中的门槛了吗?”玉玑子惊声道:“怪不得,怪不得师叔看起来如此年轻”

  凌虚子不可置否地xiào了xiào,对林志国道:“跟我走,你已经不适合留在这里了”

  林志国沉痛地闭上眼,问道:“前辈,能否告知我,为何等到我炎黄铁旅如此悲凉之际,才肯现身,而非在我等苦战之时,出手相助鸿蒙的传说,是上yī任将军临死前留下的,这已经是差不多被遗忘的名号,连我都已经无法相信为何,你■们明明存在,却不愿救国于危难呢?”

  凌虚子脸上的xiào容渐渐散去,肃然道:“林志国,你还不明白么?遭逢危难的,不是这个国度,而是你自己的贪婪之心你真觉得,华夏已经大难当头么?你真觉得,华夏◎■们明明存在,却不愿救国于危难呢?”

  凌虚子脸上的xiào容渐渐散去,肃然道:“林志国,你还不明白么?遭逢危难的,不是这个国度,而是你自己的贪婪menmíngmíngcúnzài,quèbúyuànjiùguóyúwēinánne?”

  língxūzǐliǎnshàngdexiàoróngjiànjiànsànqù,sùrándào:“línzhìguó,nǐháibúmíngbáime?zāoféngwēinánde,búshìzhègèguódù,érshìnǐzìjǐdetānlánzhīxīnnǐzhēnjiàodé,huáxiàyǐjīngdànándāngtóume?nǐzhēnjiàodé,huáxià五千多年的传承,要被断送么?”

  不等林志国回dá,凌虚子继续道:“yī个真正强大的民族,想要生存下去,是不能依靠着少数几个人的保护去发展的若是你们炎黄铁旅的年轻人,稍微碰到yī些挫折,死yī些人,我们几个老家伙jiù得出手帮你们,那么,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那样的想法——我们战败了,退后了,也无所谓,因为,会有绝对的力量帮我们收拾残局……

  这样的心思,只能让所有年轻yī辈的人,丧失了进取之心

  真正的高手,都是经历生死的考验,徘徊在生死边缘后,方能大彻大悟,成jiù有望突破极限

  我华夏,是世界上无数古文明中,唯yīyī个从来没有被断绝的民族,倚靠的不是我们‘鸿蒙’的存在,而是每个真正的华夏子民,骨子里奋死反抗,不屈不挠的那yī股子引以为傲的血脉

  只有不断地经过血与火的锤炼,民族的薪火才能不断地传承下去

  你作为炎黄铁旅的将军,不仅没能相信自己,也没能相信你的部下,只觉得苍天不公,对你林家抱不平好似,全天下的华夏子民都亏欠了你yī般……

  愚蠢至极你以为,死去的那些炎黄铁旅的战士,是为了什么?你以为,即便明知道会战死,还为了这个民族去冲杀的那些将士是为了什么?

  连他们明知道会死,都没有yī丝犹豫地站在了你的前面,你这个站在背后,只需要指挥的家伙,却是先忍不住了……你,对得起上任将军对你的信任,对得起你这些手下,这些年轻人的那股子热血么?”

  凌虚子说完,蔡凝、云淼师太等都露出几分哀切之色,同时又有几分激昂,心潮澎湃

  林志国却是脸色苍白,面色悲戚地站着,好似魂不守舍,再也难以说出半句话

  “好了,言尽于此,我现在jiù履行鸿蒙两个责任中的yī个,将你带走”,凌虚子说完,朝林志国走去

  可是,yī旁yī直没开口的灰衣却是猛地闪到了林志国身前,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几分悲怆,

  “欲带走老爷,先将灰衣杀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