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蚍蜉】


  375

  杨破军的办公室,门已经从外面被关上,此刻在整个房间内,只有杨公明与杨破军父子,以及宁光耀,外加上一直与杨公明形影不离的老妇人,四人

  就算是宁光耀的亲生儿子宁国栋,也是没资格在这里听这几人的交谈

  杨公明坐在杨破军平日办公的椅子上,而杨破军与宁光耀,分别坐在两侧的木椅上

  沉思了一huì儿,杨公明说道:“宁总理,今日,是我们杨家的家事,本不该说于你听,但,既然你已经听到了些,又加上宁家与我们杨家乃是世交,我就将这事情的原委,说与你听罢”

  “父亲”,杨破军皱眉,他没想到杨公明真要把事情坦白出去,而且直接就说给了如今的华夏总理

  宁光耀见杨破军一脸紧张,随即道:“杨老,本来,您老若是不提,我也不huì追问,但既然杨老您要讲事情解释清楚,那我保证,绝对不huì将今天见到听到的事情,泄露出去”

  “呵呵,我信得过总理”,杨公明随意dìxiào了xiào,随后,便将当年杨辰的事情简单叙说了遍

  听完杨公明讲的往事,宁光耀一脸的感慨,“当年的华夏政坛,若不是杨老您的上位,早就乱成一团杨老的功勋虽然不为世人所了解,但我们这群晚辈,却都有受您的提拔,所以我父亲去世后,哪怕我继任了宁家的家主,我仍旧一直尊您为师长,也是这个道理没想到,杨老上位前,竟还有那样一件叫人无奈扼腕的事情幸好,那叫杨辰的年轻人成长得很是出色,也算是一点好报”

  “哼,跋扈自傲,有什么出色?”杨破军闷声不屑道

  “破军”杨公明脸色一变,“你以后,少去招惹杨辰,你难道还不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人么?”

  杨破军一咬牙,点了点▲头

  虽然他心中仍旧愤慨异常,但面对连子弹都不能近身的人,他知道,自己这个失散二十几年的儿子,真的是成长dì与众不同

  只是,哪怕他再优秀,与自己做对,那么也就不huì是什么值得赞赏的☆事情

  杨破军现在忧虑的,是今天的事情一发生,huì不huì有好事者,将这段往事曝露出去,影响到了二个月后的选举,那自己就前功尽弃了

  宁光耀似乎看出杨破军的担忧,道:“破军,两个月后的选举,我huì助你一把”

  “嗯?”杨破军一愣,他没想到宁光耀huì突然这么说,要知道,这个男人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绝对不huì用他的影响力去帮谁对付谁

  宁光耀道:“杨辰的事情,不应该成为你如政治局的阻碍,你这些年做的努力,谁都能看到,不该被这种事情所连累”

  杨破军心里一喜,只要宁光耀肯帮自己,自己就大有把握,只是,就算上位了,也是靠了这个男人的一把推手,哪怕dì位上升到国家级领导,也可能背后落人口舌……

  自己终归不如他么?

  宁光耀也不是有很多闲工夫的人,看了下时间,便起身离开,临走的时候,犹豫了下,对杨破军小声道:“破军,找时间,跟雪华和好,她是个可怜的女人,莫要让她一直伤心难过下去……”

  杨破军垂着头,不可置否dì应了声,只是谁也看不到,杨破军眼中,却是飘忽着诡异的光芒

  等把宁光耀送走,杨公明转身对杨破军道,“你,跟我来一下”

  杨破军心里其实还有许多疑问,关于为什么要打乱自己的计划,为什么要偏袒杨辰,他想知道,杨辰到底是什么背景,为什么父亲似乎很了解,但却不告诉他,难道有什么隐情?林志国所提的“军事机密■”,到底有多重要?

  跟着杨公明,一路来到军区大院后方靠近山脚的庭院内,杨公明走进一处常年留给他居住的宅子,从一个红木柜子里,取出了一本厚厚的由真丝与羊皮搭配制作的上好丝帛册子,整本册子似乎年●代已经很是长远,难以分辨,但保留dì很是用心,并无半丝损坏

  杨破军见到这本宽厚的大册本,眼光一凝,失声道:“族谱?”

  “没错,正是我们杨家的族谱”,杨公明将《杨氏族谱》放到了庭院内的qīng石桌上,小心翼翼dì翻开,那一页页的泛黄丝帛上,赫然用毛笔字娟秀dì写着,一代一代杨家列祖列宗的名讳,生卒年,以及简单的生平注解

  上至皇亲国戚,下至商贾小贩,不一而同

  杨公明一边翻阅,一边说道:“我们杨家,自唐宋年间便传承了这本族谱,中途虽有几次损毁,但也都通过复刻,大多详细dì保留了下来这本族谱里,我们的的祖先,绝大部分的杨家族人,虽然偶尔有落魄,却大多都是每个时代里难得精英而杨家在数百年历史之中,几乎在每个朝代里,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你的祖父,在教育我的时候,就对我说,‘杨家的人,不论身处何种境dì,都要本着维护家门的荣耀的念头,做符合自己身为杨家人身份的事情’在你小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教育你的

  我们杨家在你祖父的那个年代,遭受了外国人的打击,损失惨重,可以说,大半的基业毁于一旦但是,你的祖父,靠着杨家后人的骨气,带着誓死也要维护家门荣耀的念头,终于在击退外来侵略的过程中,重获得了巨大的威望我们杨家,也靠着你的祖父,我的父亲,有了复兴的资本

  我一直没觉得,自己当年所做的事,算有多么了不起跟我的父亲,你的爷爷比起来,我只算一个捡了便宜,靠着杨家的荣耀,得以上位,施展拳脚的幸运儿……”

  说到这里,杨公明淡淡dì望了杨破军一眼,语重心长dì说道:“破军,不论你面临的,是怎么样的局面,怎么样的挑战,是非成败,都不能代表什么你要记住,你是我们杨家的后人,你要做的事情,就是本着我们杨家的荣耀,做符合你身份的事情不论你身居高位也好,碌碌一生也好,切莫失去了你的本心这样,百年后,我们的名字,才huì深深dì被刻在这本族谱内……”

  杨破军望着qīng石桌上,铭刻着无数先人辉煌的族谱,眼里燃起了熊熊的火焰,精神大为振作,

  “父亲,我明白了,我一定不huì辱没了家门的荣耀”

  杨公明蹙了蹙眉,见自●己儿子那几分狂热的神情,又问了一遍,“你真的,明白什么是家门的荣耀了吗?”

  “是的,我明白了”

  杨公明喟然叹了口气,xiào了xiào,“既然明白了,你就去忙,算我这老头子,说了些☆胡话,耽误你时间了”

  “谢谢父亲教诲”

  杨破军鞠了一躬,转身大步离去

  杨公明一只略有枯瘦的手,抚摸过“杨氏族谱”四个暗金色的金线秀字,仿若自言自语dì道:“你,真的明白了么……”

  这时候,一直默默站在杨公明背后的老妇人宽慰着说道:“老爷,凡事不可强求,人各有志”

  “呵呵,是啊,人各有志”,杨公明洒然xiào了xiào,又想起什么,问道:“三娘,你觉得,杨辰的本事怎么样?”

  看着杨公明一脸期待的样子,被称“三娘”的老妇人xiào着道:“是说,辰少爷的武功么?”

  “没错,刚才看他那手,应该是内功修为极高了”,杨公明xiào道:“林志国给的信息,倒是没错啊”

  “自然是没错的”,三娘满是褶皱的脸上露出一个和煦的xiào容,道:“辰少爷的年龄,能修到这等先天大圆满境界的功力,老身也有些震惊,这样的奇才,哪怕是当年的宋天行▲,也没如此天赋按老身估计,辰少爷踏出那一步,已然是注定的了,就看他,何时能自己摸索到那个门槛了”

  杨公明神情一肃,随机大喜,“果真?杨辰那小子,能摸到那门槛?”

  “辰少爷修炼的是蜀★▲,也没如此天赋按老身估计,辰少爷踏出那一步,已然是注定的了,就看他,何时能自己摸索到那个门槛了”

  杨公明神情一肃,随机大喜,“果真?杨辰那小子,yěméirúcǐtiānfùànlǎoshēngūjì,chénshǎoyétàchūnàyībù,yǐránshìzhùdìngdele,jiùkàntā,héshínéngzìjǐmōsuǒdàonàgèménkǎnle”

  yánggōngmíngshénqíngyīsù,suíjīdàxǐ,“guǒzhēn?yángchénnàxiǎozǐ,néngmōdàonàménkǎn?”

  “chénshǎoyéxiūliàndeshìshǔ山绝学《往念衍生经》,他应该已经发现,第九层的衍生经内力,huì给他一种半途戛然而止的感觉,想来等他对内功的理解逐渐加深,就huì发觉到另一个洞天了”,三娘肯定dì说道

  “哈哈哈哈”,杨公明▲畅怀dì道:“估摸到那时候,那小子就huì大受打击了”

  “打击?为何老爷huì这么说?”三娘问道

  杨公明叹道,“他肯定以为,他在海外混了个‘冥王’的传承,就已经站在世间的巅峰,又哪▲知道,他一直是他人眼中的蚍蜉而已呢……”

  “原来如此”,三娘点点头,勾搂着腰,两眼睛xiào成两条缝

  「今天完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