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让开】


  359

  杨辰等林若溪接完电话,才走上去问道,“不会是公司死人了,怎么这么严肃?”

  “你才死了呢”林若溪哼了声,“就不会说什么好话”

  “那你怎么这么严肃的样子”,杨辰问道

  林若溪几分寻思地说道:“宁总理,明天要到中海与商会的代表会面,吴月通知我,需要准备明天去参加见面会”

  “宁总理?”杨辰仔细想了想,回到华夏也一年了,常常看闻,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现任的华夏总理,问道:“你是说宁光耀?”

  林若溪diǎndiǎn头,“你当还有谁”

  华夏目前的政府头把交椅,也是华夏国的二号实权人物,正是宁光耀

  宁光耀也是华夏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理,年仅不满五十周岁的时候就登上了总理的宝座,而且因为本身形象极为俊朗,做事雷厉风行很有手段,深得民心,算得上偶像级别的国家领导人

  杨辰啧啧叹道:“真没想到,堂堂的华夏最高权力二把手,都要让你见着了,若溪宝贝,看来是明摆着把你的位置放到中海商界的领头羊级别啦”

  林若溪白了他一眼,“我也没想到会指名要我去,可能是今年我们玉蕾的动作大了些不过也不是只有我,你认识的袁家家主袁和伟也会去,同时还有方中平书记,和其他几个公司的董事长,可能有二十几个人”

  杨辰笑道:“这是好事,怎么你还一脸苦恼的样子”

  林若溪清冷的脸上微微一挣扎,说道:“我苦恼,是因为吴月说除了我自己以外,还得带两名公司的代表人物一同出席见面会所以我刚才在想带谁去,现在我决定了,就带你和倩妮一同去”

  杨辰脸色一僵,带着莫倩妮跟自己?这女人玩的又哪出啊?

  “那个……会不会尴尬了diǎn……”杨辰不好说得太白,明知道你那闺蜜跟你老公有一腿,你这不是故意让咱为难么

  林若溪似乎就等杨辰这副表情,冷笑道:“我已经决定了,该怎么办是你自己的事你是分公司总监,倩妮是副总裁,带你们去,没什么不妥如果因为私人的原因搞砸,你自己看着办”

  这摆明了就是威胁了,同时也是让杨辰表态,就算不是把谁个割舍了,起码明白你到底心里偏袒谁

  你不去,不成,因为这是正当的公职

  你要是因为私人感情因素,惹得正牌妻子不爽,那你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这回轮到杨辰苦恼,明天见着莫倩妮,该怎么同时对这俩女人相处呢?

  要不打个电话让莫倩妮打死别来?不可能,那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灯,知道了是这个原因,绝对是光明正大地要跟林若溪决一高下的

  啊呀呀,自己身边咋都是“巾帼英雄”啊……杨辰郁闷地想着

  而与此同时,在蔡家的军区大院内,一直处于重伤阶段,不敢擅自疗伤,不断接受检查的杨烈,依然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杨烈这次随着师傅玉玑子下昆仑,本就是打算在不久后的一次作战中好好表现一番,可谁知,还没开战,他就倒下了

  谈不上出师未捷身先死,也算是胎死腹中一般的痛苦

  杨烈这一重伤,完全是无fǎ隐瞒的,毕竟他的位置太过引人注目,天资过人,被昆仑先天高手玉玑子收为关门弟子

  同时,杨烈又是华夏顶尖实权派家族杨家的大少爷,这样的身份,甚至比他本身的实力都要响亮得多

  所以,这一重伤,消息立刻传播了出去,虽然只是上层一些人知道,但也足以引起不小的震动

  当然,作为父亲,杨破军刚好又在江南军区任职,很快就赶来蔡家的大院中,看望ér子的伤情

  过了不到半天的时间,杨烈的母亲也匆忙地赶来了蔡家大院,这名穿着素雅,面容保养地犹如三十多岁妇人的貌美女子,正是当初与杨辰有过一面之缘的郭xuě华

  看到自己的亲生骨肉就这么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脸色惨白若纸,哪还看得出是过去朝气蓬勃的年轻人?

  郭xuě华只感到眼前一黑,差diǎn没当场晕过去,多亏得警卫员小文、小莉搀扶着

 ◇ 病房里,蔡家家主蔡云成、蔡凝,以及玉玑子、云淼师太,面对着杨破军、郭xuě华夫妇,极为沉默

  他们都看得出,杨破军心情极度不好,显而易见的,杨烈可以算杨家唯一的传人,又本身如此优秀,如今却是闹得这般田地,半死不活的,这哪能受得了?

  杨破军脸色阴沉地扫了在场所有人一眼,他的确有这样的底气,哪怕云淼师太、玉玑子都是比他辈分高的人,以他上将军衔、军区司令的身份,全华夏没几个人敢跟他平起平坐

  “医生到底怎么说”,杨破军问蔡云成

  蔡云成叹了口气,道:“医生只能判定,杨烈的身体五脏六腑都遭受了常人根本无fǎ想象的重创,他能活下来都是奇迹手术和药物,几乎是没什么办fǎ去治疗的”

  “无fǎ治疗?”杨破军怒声道:“放他们的狗屁他们是庸医这世上哪有不能治的病就算癌症现在不也能治吗?烈ér明显还有呼吸心跳,不是说回来前还能说话的吗?”

  玉玑子出声道:“司令,医生这么说的确没什么错只因,烈ér自小就有各种秘药与药浴淬炼身体,又修炼我们昆仑的内功,身体各方面的机能与常人并不一样而这次受的又是先天高手的内劲攻击,可以说,多一丝一毫的触动,烈ér就……所以,并非普通的医疗可以解决的问题”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烈ér以后就要躺在那ér了嘛……”郭xuě华已经哭红了双眼,跟两个红桃似的,实在不愿意多说下去

  杨破军恼怒地瞪了妻子一眼,“胡说什么?定然是有fǎ子的我杨破军的ér子怎么可能就这样过下半辈子?”

  转而,杨破军锋锐的目光望向玉玑子,“道长,有什么办fǎ可以治好烈ér?”

  玉玑子骤起眉头,事实上,他知道一个办fǎ,虽然不敢肯定能否成功,但那真的是能想到的唯一的办fǎ……

  想着想着,玉玑子就望向身旁的云淼师太

  云淼师太一直默然不语,见玉玑子征询地望过来,微微叹息,“办fǎ,有一个”

  “师太,什么办fǎ?”杨破军立刻提起了精神,就连一旁门口的蔡家父女也好奇地望过来

  云淼师太道:“我与道长仔细想过,杨烈既然受的是极高内功高手造成的伤,自然可以用同样级别的功力来进行疗伤只不过,打伤他的人,已经是先天大圆满的高手全华夏,据我所知,达到这个境界的人,一只手的数目都未必有那几人,都是隐居世外,不与外界接触,或者根本找不到人影,所以……”

  “找不到也得找烈ér必须得好过来”杨破军咬牙道

  “其实……还有一个fǎ子”,玉玑子犹豫了半天还是说了出来,“其实,我们可以试着,让打伤烈ér的哪个年轻人,来为烈ér疗伤……那个年轻人的内功,本是一门高深的可以有疗伤奇效的功夫,只要他肯出手,烈ér有八成机会能彻底复原……若是其他高手,即便找来,也未必能让烈ér的一身功力回来”

  杨破军陡然一惊,“什么?找打伤烈ér的人再给烈ér疗伤?”

  “没错,据贫道所了解,烈ér其实与那人并无太大纠葛,可能是一些误会导致如此,所以……若我们能诚心请求他……或许……”

  玉玑子的意思不言而喻,人家就是杨烈的救星,可是,要请他过来,不厚颜地拉下脸皮,是不可能的

  这一任务,自然不会是由别人去做,哪怕玉玑子这个师傅,也完全不够格,而且,有杨烈的父母在,玉玑子这么做,倒不伦不类

  杨破军眉头深锁,他虽然想要让杨烈好起来,但低声下去地去求人,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我去”郭xuě华突然大声说道:“我去求那个人,道长,你快告诉我,那个打伤了烈ér的年轻人在哪?他叫什么名字?”

  众人看着面色坚决,泪痕未干的郭xuě华,尽数心中动容,母亲的心思,毕竟任何家庭都是一样的

  哪怕明知道这样的情况,过去会被奚落,而且郭xuě华身居高位,肯决定这么做,就已经非常了不起

  玉玑子见郭xuě华如此执着,也顾不得杨破军那凝重的脸色,将杨辰的住址告诉了郭xuě华

  “杨夫人,那个年轻人,叫杨辰,他跟我们蜀山颇有渊源,你可以说,是我也希望他帮帮忙的请原谅我不方便插手,希望你能成功”,云淼说道

  “杨……辰……”郭xuě华默默念了念,diǎn头表示记下,“多谢师太”

  却不知,听到这个名字的杨破军,却是脑门一阵冰凉,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见郭xuě华这就要带着两名警卫员离开,杨破军思前想后,还是立刻跟了出去

  “xuě华,你不能去”杨破军大喊了声,在走廊里挡到了郭xuě华面前

  郭xuě华赤红了眼,低声道:“让开,我要去救我ér子”

  “你是上将夫人,我们杨家的宗媳,未来军委副主席的夫人,你去这样低声下气地求一个武林人士,一个年轻人成什么体统?”杨破军高声训斥道

  郭xuě华惨然一笑,“又是你的地位,你的面子,你的骄傲么……杨破军,我受够了……二十多年前,我为了你的这些乱七八zāo的东西,已经失去了一个ér子……难道你的亲生骨肉,仅剩的ér子,还没一张破脸皮重要么?难道,你要让我再失去第二个ér子吗?”

  “住口”仿佛是被戳痛了心底最薄弱的一处,杨破军大吼

  “让开”郭xuě华丝毫没再顾及杨破军的阻拦,大步从他身边走过,脸色决绝

  杨破军怔怔站在走廊里,直到郭xuě华的脚步声走远,才喃喃自语……

  “做母亲的,去向ér子乞求……难道,这是报应么……”

  杨破军越想,感到事情越离奇,如果杨辰,真是那个杨辰……那他,怎么会武功如此霸道,他真如杨婕妤所说,成长地那么出类拔萃吗?

  杨破军眯了眯眼,杨烈的伤势倒是被放到了一边,杨破军觉得,该仔细调查下杨辰的情况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