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不解风情的家伙】


  345

  小村里的市自然大不到哪去,从tóu到尾就三个货架,找来找去,除了豆腐干、饼干,就zhī有方便面还凑合,那些牛肉干也不知道是哪个厂家的,看着都揪心,也就不打算买了

  yáng辰直接掏出一张百元大钞,买了七、八包方便面,又买了几包豆腐干,问小市老板要了一壶热水,借了两zhī碗,便到市的窗台口处跟林若溪并排坐下,打算开饭

  林若溪因为家里有王妈做饭,从小基本没怎么吃过方便面,所以也不插手,自顾自地拆开包豆腐干,小口小口咬了起来,就算肚子饿得咕咕叫,家教也没让她狼吞虎咽

  yáng辰泡了一碗方便面后,又泡了一碗,第二碗还放了两块面饼

  林若溪见状,忙阻拦道:“我吃一包就够了,你买这么多干嘛,退回去”

  yáng辰无奈地笑道:“老……哦不,林总,你吃一包就够了,我得吃好几包呐”

  “你也要吃?”

  “我也没吃午饭啊,当然得吃”,yáng辰闷闷地说

  林若溪拿着小豆腐干的手停下了动作,愣在当场

  yáng辰肯定是到家才知道自己出门来余平镇的,也就是刚好中午吃饭那段时间,自己离开家一个多小时,他就紧跟着赶来了,按照这个度,他到家的确没什么时间吃饭

  他担心自己,连吃饭的时间也顾不得就赶来了?

  林若溪zhī觉得心里酥酥麻麻的,娇靥不自觉地有些发热

  yáng辰见林若溪突然不声不响,转过身去不知道做啥,反倒是莫名其妙,懒得多想,自顾自地拆了包豆腐干,全倒进了方便面里,连带着一起泡着吃

  等面泡好了,林若溪一边吃着面,一边看看身边大口大口猛吞的yáng辰,突然觉得这个家伙粗鲁的吃相也不是以前那么受不了

  一餐迟了的午餐结束后,外面叫来的拖车也已经到了,林若溪毕竟不是很懂这些事,yáng辰很是适时地出去打点好了一系列手续

  当林若溪坐上yáng辰的车,再度出发的时候,林若溪总算意识到王妈那句话是多么准确的——家里总得有个男人啊

  一路上开去余平镇还有不少路程,差不多傍晚时分能够到达就不错了,毕竟是下班高峰期,不少村民回家,路上交通不是一般的拥堵

  林若溪看着路上密密麻麻的行人与自行车、电瓶车,tóu皮发麻,暗想如果自己开车,哪不得寸步难行么?

  看着身边神情自若地边按喇叭边前进的yáng辰,林若溪不得不佩服,这个没驾照的家伙的确驾车技术一流

  yáng辰当然也有注意到林若溪时不时偷瞄自己,看着她小心翼翼怕被自己瞧见的可爱模样,yáng辰忍不住微笑着说道:“若溪,我们和好”

  林若溪娇躯一震,虽然上次在海南时候接到yáng辰电话,就有感觉yáng辰是特意向自己示好,而后不断打自己电话,自己也有看到,今天中午这么急着来找自己,林若溪能感受到yáng辰似乎回心转意,不愿意跟自己分开

  可是,这么直白地听到,说要跟自己和好……林若溪还是心思迷乱地说不出话来

  “我之前说过一些话,可能是伤害了你,我知道你很恨我,我也觉得自己没用,老被一些别的事情左右我的思想这次去日本,经历了一些事情,我觉得我们还是和好……离婚什么的,就不提了,那多伤人啊,是?”yáng辰希冀地看了眼林若溪,等着她发话

  林若溪zhī觉得自己的小心肝跳到了嗓子眼,沉默了半晌,清了清喉咙,转tóu望向窗外,说道:“你说离婚就离婚,你说和好就和好,难道我是听你话的洋娃娃吗?我有我自己的想法,再说了,谁跟你好过了,用得着和好么?”

  yáng辰话到嘴边愣是被噎了回去,无奈地叹了口气,知道事情不能急着来,zhī能下次再找机会跟她说了

  却不知,林若溪说完这番话后,也心中后悔了,自己是为了身为女人的矜持,也是自尊的问题,才这么说的,毕竟如果yáng辰说要和好,自己立马听话,乖乖地做他的妻子,跟恨不得倒贴一样,这也太不值钱了

  林若溪就盼着yáng辰再求求自己,劝劝自己,哪怕露出一个哀伤的眼神也好……

  可是——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竟然当作没事一样继续开车,啥也不说了

  林若溪差点没凑上去甩yáng辰几个巴掌,以前不需要他肉麻的时候,整天“亲亲宝贝”、“乖老婆”、“若溪宝贝”地叫个不停,现在这么紧要的关tóu,这根木tóu木tóu竟然半个字都不会多说了

  想到这里,林若溪气得可谓咬牙切齿,恨之入骨,还和好呢?你自己跟自己好去

  yáng辰正开车呢,感觉到身边的林若溪似乎全身上下翻涌起了冰寒彻骨的气息,犹如整个人融入了黑暗中一般,心tóu凛然,暗想,自己那番话难道又惹上这位总裁大人了?不至于……

  yáng辰大为苦恼,不敢提什么“和好”了,一路再也没说话

  来到余平镇玉平制衣厂的时候,已经是日落西山,寒风阵阵,大街上没见几个人影了

  余平镇虽然贴近中海,但因为外来人口较多,社会治安与人均生活水平并不是很好,大多zhī是暂时居住,或者来打工的民工当地政府的税收倒是比较丰硕,毕竟工厂多了,钱还是有的

  这样的地◎方,总归没什么生活的气息,让林若溪这样城市里待惯的人,一进到这块地区就有些瘆得慌

  当车子停在玉平制衣的大门外道路对面,两人见到,在门口竟是有不少帐篷搭建在围墙边,不少穿着破旧的男男女女正捧着★瓷碗吃饭,竟是连饭菜都在大路野炊般烧着吃

  很多横幅被支立在那儿,大字报般写着各种“黑心工厂拖欠工资”、“丧尽天良”、“玉蕾集团是骗子”等字眼,甚至有的肮脏字眼已经骂到了林若溪本人,显然是一群留守在工厂外,追讨工资的工人

  林若溪看到这一幕,气得俏脸煞白

  yáng辰知道她心里肯定不好受,玉蕾是她奶奶传给她,又苦心经营起来的商业帝国,如今被这般谩骂侮辱,作为玉蕾的主人,这就跟把肮脏字眼贴到林若溪脸上是一个道理

  “事情zhī要妥善解决,他们就会收回这些字眼的,都是些没什么文化素养的人,他们zhī是很直观地表达他们的愤怒,并没故意中伤谁的意思,你也别太动怒”,yáng辰劝慰道

  林若溪不回话,深呼吸了几口气,闭了会儿眼,随后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嗓音,似乎有些疑惑,“哪位啊?”

  “我是林若溪”

  电话那tóu显然是好久没说话,最后才带几分谄媚地笑嘻嘻道:“原来是林总啊……呵呵呵呵……太意外了,请问林总亲自打电话,有什么事么?”

  “吴良柱,作为玉平的厂长,你难道想跟我说,现在没事?”林若溪寒声道

  被称吴良柱的男子苦叹道:“林总啊,这事情我也没办法,那些工人再怎么闹,我也是个人,不是财神爷啊,要是有钱,我早发下去了,可厂里真的没钱啊……”

  “有钱没钱,不是你说了算,现在立刻带着厂里的主要干部来见我,我就在工厂外面”,林若溪说

  “林……林总您在厂外面?”吴良柱明显愣了下,随即道:“之前zhī以为会有哪位部长下来帮咱解决难题,没想到林总亲临啊这可怎么担待得了,不过林总啊,现在那群工人要是见了我,会拿砖tóu拍死我的,昨天我的车都被砸掉了林总,不如您去镇上的‘余平大酒店’,我在那儿等您,我也把其他干部叫去,顺便在那儿吃完饭给林总接风”

  林若溪冷笑,“工资你发不出,请我吃饭的钱你倒有吴良柱,我不需要你请我吃饭,你让会计把所有今年的账目用电子邮件传到我总部的邮箱里,吃饭就免了”

  “别啊,林总,难得能跟我们这些地方上小职工见一次,赏个脸,也好仔细说说这件事情吃饭的钱我私人出,跟工厂没关系啊求林总给个面子……”吴良柱似乎很是委屈

  再这么拒绝,林若溪知道自己就太冷酷无情了,毕竟是自己集团旗下的员工,于是答应道:“好,不过让会计别忘记立刻传送账目”

  “哎,哎,我立刻就去,那等下大酒店见”,吴良柱总算松了口气,高兴地应承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