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柳云的表演】


  337

  次日早晨,朝霞的余辉还未消散,石狩湾的港口处,柳家的豪华游轮就已经开始陆续有参加婚礼的宾客上船

  柳康柏与安zài焕两个亲家作为主人,早早地带了一群手下,站zài入船的道口两旁,一脸笑意地欢迎那些宾客,寒暄中,倒是连冰冷的海风都不觉得冷了

  过了一小时左右,一架白色印有碧云集团图案的直升飞机从远处缓缓地降落到了游轮顶层的停机坪内

  zài众人的看护下,一身笔挺郎燕尾服装扮的柳云精神奕奕地走下直升机,春光满面,玉树临风,不少见到他的宾客都交头接耳地称赞这副好皮囊

  紧跟着,打扮地光彩照人的安心从飞机上下来,一头乌黑的秀发已经被高高盘起,披着一件防寒的红色风衣,zài几名保镖的护卫下走进船舱

  安心觉得前面走着的柳云有些奇怪,从今天早晨见面以来,一直都没跟自己说过半句话,看自己的眼神也是陌生人一般

  想到昨晚杨辰所说的话,安心不禁纳闷,难道是杨辰给柳云灌了shí么**汤,直接变傻了?

  等所有的宾客上船之后,豪华游轮开始启航,前往石狩湾的海中央,游轮将会zài海上停留两天,为婚礼狂欢

  婚礼还没正式开始,但游轮的宴会大厅已经开始热闹非凡,数百名宾客你来我往地敬酒谈笑,会场的周边,数十个LED大屏幕zài播放着浓情蜜意的音乐电视,悠扬的旋律让所有人都心情愉悦

  不过,这些宾客大多只是安家与柳家的亲朋好友,以及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要说zài中海的那几大家族,比如袁家、蔡家等,却都是没有参与原因很简单,柳家既然打着算盘是去吞并安家,就没lǐ由把这种事情搞得沸沸扬扬,就连请这些宾客,也不过是让安zài焕放松警惕外加上安心本就不愿意结婚,这样来日本结婚也就顺lǐ成章了

  柳康柏与安zài焕一同上了舞台,开始对子女的婚礼进行婚前的发言

  dāng柳康柏走下台,回过头,看了眼台上一○脸喜气的安zài焕,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叫过来一个助lǐ,柳康柏问道:“少爷跟那个安心都到了没?”

  助lǐ恭敬地答道:“少爷说可以正式开始婚礼了,一切都准备就绪”

  柳康柏朝◎着大宴会厅的对面二楼上望了眼,见到自己儿子柳云正遥遥地向自己举杯

  柳康柏心中一阵得意,说到心狠手辣,不拘小节,自己的儿子绝对远自己

  宁可舍弃名声,也要把安家的女人娶到手,然后名正言顺地去吞并掉安家的财产,即便知道那女人早被别的男人糟蹋过也zài所不惜

  等这次计划一成,柳家的资产哪怕不能过中海第一的袁家,也将是相差无几只可惜,袁家有个杨婕妤,柳家注定无法zài官方背景上压倒袁家,但柳康柏也觉得此生无憾了

  柳康柏接过侍者拿来的一杯香槟,也向楼上的柳云举了举杯,才对助lǐ道:“让牧师上台,婚礼正式开始”

  “是,董事长”

  不多时,随着广播里的通知,zài场的宾客都开始回到预定的位置落座,中间红地毯的道路两旁,从荷兰运送过来的鲜花锦簇绽放

  会场的灯光开始变暗,周围的十数只巨大显示屏也停止了音乐电视的播放,转而只放出婚礼进行曲的高亢旋律

  dāng司仪宣布,“郎进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回头望向进来方向的大门

  柳康柏已落座,与众人一般地等着柳云进场,而安zài焕则是到了后台准备搀着安心的手入场

  可是,等了足足快一分钟,众人都没看到柳云的身影

  柳康柏一蹙眉,正要问问怎么回事,却见一个柳云的化妆师急匆匆地跑下了楼,来到柳康柏跟前,小声却着急地说道:“老爷,大少爷他……他不见了”

  柳康柏一声低喝道:“胡说shí么刚才我还跟他遥遥敬了杯酒,怎么会不见?”

  “真的不见了刚刚还zài化妆间的,我转了下身去找一个领结,谁知道一回过头去,大少爷就不见了”化妆师急的头冒冷汗

  “混账?”柳康柏脸色一下子猪肝色,阴厉地看着化妆师,“你敢说谎,我就把你扔海里去”

  “我……我怎么敢说谎啊……”化妆师快急哭了,这唱的是哪出啊,变魔术还是干啥呢?怎么说没见就没见啊?

  一旁的几个柳家叔伯着急地问:“怎么了?发生shí么事?柳云人呢?”

  柳康柏恨不得直接把这些脑残的老家伙几巴掌扇死,越发觉得这事情不对头,也不lǐ叔伯们傻乎乎的问题,招手找来几个保安人员,“你们立刻仔细搜查每一个船上的角落,船zài海上,怎么可能人说没见就没见?立刻去搜”

  柳康柏的声音并不轻,许多靠近的人都听到了,立刻的,整个会场里传开了消息——郎失踪了

  婚礼前一刻◆,郎却找不到,这除了是笑话以外,也是件稀奇事

  zài后台等着出场的安zài焕也听到了风声,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看着身边已经婚纱批身,面无表情的女儿,皱眉道:“是不是你耍的shí么小花招?柳云◇●人呢?”

  安心仰起头,对自己的这个父亲冷嘲道:“我耍花招?我连来日本都是被你这么强行带过来的,这些天一直被监视,这里又是柳家的地盘我耍shí么花招?他一个大活人,又是个男人,我能对他怎么样?◇●”

  安zài焕也就随口一说,问完也知道绝对跟安心没关心,脸上很是着急地张望着四周,他为了跟柳家结亲可是忙里忙外这么久,紧要关头,竟然郎不见了,这哪受得了

  安心看似平静,心里却是乐滋☆滋的,原本还担心杨辰的计划失败了,毕竟自己都快被带进婚礼会场了,还没动静

  原来问题是出zài柳云身上,安心虽然不知道柳云为shí么会失踪,却也知道,肯定都zài杨辰的掌握中

  此刻,安心倒不担心自己是否会被拉着去结婚,倒是期盼接下来会有shí么样的精彩了

  足足十几分钟过后,整艘船都被搜遍了,但所有柳家的保安人员都没能找到柳云的影子,反倒是整个会场开始七嘴八舌地乱糟糟一片■

  柳康柏面色阴沉,打柳云的手机一直都是关机,就连柳云的助lǐ都是没半点动静

  突然,柳康柏身边的一个下属仿佛瞬间看到了shí么恐怖的东西,指着最近的一个会场大屏幕喊道:

  “□董事长,你看”

  柳康柏正自恼火,一抬头望向那对面的大屏幕,双眼一圆整,差点没脑充血直接昏过去

  也不知何时,整个偌大会场的十几个巨大屏幕,竟然都开始放映一个录像画面,而这个录像画面里的主角,赫然是不见了的柳云

  zài所有会场里的人注目下,屏幕上的柳云身处一昏暗房间,一只探照灯照zài他身上,清晰地凸显了他的身体柳云此刻全身一丝不挂,露出一身白肉,四肢被固定zài一只躺椅上,不能动弹

  而一名全身纹着鲜艳女妖纹身,身段肥硕,少说有二百来斤的日本胖妇人,同样全身赤螺地坐zài柳云的大腿上

  加要命的是,那个长相酷似男人的女人,正与柳云做着剧烈的“造人运动”,放浪形骸的女人叫喊声,充斥了整个会场,不论男女老少,都能听出其中的妖冶疯狂,甚至是野兽般的粗暴

  最最让人感到即可悲又可笑的是,柳云好像是“耗精过度”,整张原本俊俏的脸都凹陷了下去,一对眼珠子全是血丝,zài一个面部特写中,柳云双目无神,脸色蜡黄、唇色惨白,半死不活的就像随时都要归西一样

  偏偏这样的一个身体状况,柳云下面的哥们儿格外地坚挺,被那个屁股跟磨盘似的女人不断地玩弄着,硬是没倒下去

  “这……这……”

  柳康柏恨不得直接拿块砖头拍碎自己的脑袋像是被气死又被气活了一次

  “关掉关掉这shí么东西?都是假的假的假的”柳康柏疯狂地大骂周边的几个下属,“快点打电话让人关掉所有显示屏”

  “是是”,一个专门负责会场影音设备的手下急忙用对讲机联络,可是联络的信号突然被切断了,压根没反应

  “董事长关不掉*控室里的人联系不上”那人快抹眼泪了,这不是要人命么?

  正zài后台的安zài焕与安心等一群人也从一个后台的小电视屏幕里看到了柳云的“精彩表演”,安zài焕两眼一白,直接呆zài了原地,而安心则是捂着嘴,差点没笑岔气了 ●
  现场的其他宾客自然加没得说,已经全部进入了癫狂状态一般,各种粗鄙的话语跟嘲讽大笑声,充斥了整艘油轮,就连一些柳家的家佣也忍不住对着屏幕上的画面发出笑声

  屏幕上,柳云似乎又到了一次巅◆峰,两眼一翻白,愣是口吐白沫,zài画面里晕了过去只是他身上的胖女人却是用日语大骂柳云,并且往柳云的脸上扇巴掌,试图让柳云继续跟她做运动

  柳康柏已经呼吸都有些艰难,捂着胸口,指着屏幕上的儿子○,呢喃:“逆子……逆子……畜生……你要气死老子吗……”

  不过,没等柳康柏再骂几声,旁边一个急匆匆跑进来的保镖上气不接下气地汇报……

  “不好了不好了董事长外面海上开来一艘导弹驱逐舰,◇○,呢喃:“逆子……逆子……畜生……你要气死老子吗……”

  不过,没等柳康柏再骂几声,旁边一个急匆匆跑进来的保镖上气不接下气地汇,nenán:“nìzǐ……nìzǐ……chùshēng……nǐyàoqìsǐlǎozǐma……”

  búguò,méiděngliǔkāngbǎizàimàjǐshēng,pángbiānyīgèjícōngcōngpǎojìnláidebǎobiāoshàngqìbújiēxiàqìdìhuìbào……

  “búhǎolebúhǎoledǒngshìzhǎngwàimiànhǎishàngkāiláiyīsōudǎodànqūzhújiàn,顶着我们的后方,发来信号说要向我们发射导弹”

  柳康柏两眼一翻,腿一蹬,整个人抽了过去,dāng场昏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