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忘记藏好】


  130

  杨辰叹了口气,“是你硬要我说的啊……”

  “bú要耽误时间,快说bú过我警告你,现在科技很发达,你要是乱说,我可以通过翻译的工具分析出来,所以如果bú行的话,还是放弃”林若溪难得露出几分俏皮的笑意,等着看杨辰出糗认输

  杨辰古怪地看了她一眼,清了清嗓子,张口开始翻译:

  “……约瑟夫来了,他轻轻地推开了我的房门,我能听到我的心跳,它是那么的充满对被爱的渴望……我bú知道我是否该醒来阻止他,夏尔就在隔壁,他是约瑟夫的兄长,我的丈夫,但我们此刻都背叛了他……”

  翻译到这里,林若溪愣了愣,但没讲话,目色怀疑地看着杨辰,无法判断这到底是bú是真的

  杨辰也无nài,继续翻译道:

  “约瑟夫亲吻了我的耳坠,我感觉身体已经在发烫,多久了,哦……我亲爱的约瑟夫,你就像冬季那温暖的火炉,夏季茂密的绿茵,我无法摆脱你……哦,亲爱的,亲吻我,占领我……忘记黛芬妮是你的谁,忘记你是谁,我们只是可怜的一对恋人罢了……约瑟夫吻上了我的胸……”

  “停”

  林若溪终于听bú下去了,羞红了耳根,将书本合上后,咬牙切齿地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就算bú会翻译,也bú要编造,编造也就算了为什么说这么下流的话出来?”

  杨辰哭笑bú得,“我没编造,这书上就这么写的”

  “谁信你呢你肯定瞎说的,这书怎么会有这样的内容在里面,难道审查的人bú知道么?”

  杨辰哪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bú过这样的文字林若溪竟然无法接受,看来自己这lǎo婆的确在这方面保守得很,要知道在国外,这样的肢体描写根本司空见惯

  就在这时候,从书架的另一头走来一名头发灰白,身材略高大的lǎo人,穿着灰色线衫,戴着lǎo花眼镜,对林若溪笑呵呵地道:“这位小姐,这小伙子没瞎说,那本书我以前看过,里面是有那些片段”

  林若溪疑惑地看着lǎo人,“您是……”

  “我姓兆,你们可以叫我兆lǎo头,是专门研究印欧语系的,所以会阿尔巴尼亚语,刚才那小伙子翻译的都应该是没错的我记得这本书主要就讲述一个塞尔维亚的女人犹豫在背叛与bú背叛婚姻的一些事情,而且名字就该叫黛芬妮”兆lǎo头解释道

  林若溪当然bú会认为平白无故的一个善面lǎo人会走过来合伙杨辰骗自己,虽然知道自己错怪了杨辰,但看到杨辰一脸得意的样子,心里却是一阵憋屈,这家伙的脑子是怎么长的,这么冷门的语言都会

  “谢谢兆lǎo了,兆lǎo也是来看书的?”杨辰挺感激这lǎo人,bú然自己可没法子解释清楚

  兆lǎo头笑着摇摇头,“我是来给我lǎo伴念书的”说着,兆lǎo头伸手指了指书架的另一头,一个坐在轮椅上的lǎo妇,同样年近花甲,看起来显得很是虚弱

  “我lǎo伴白内障没能治好,眼睛瞎了,看bú了书以前她也是跟我一个研究所工作的,没想到年纪大了眼睛却瞎了做我们种研究的,没了眼睛,基本就废了我lǎo伴这几年待在家里,开始变得lǎo年痴呆我心里急,就把工作辞了,天天带她来这里,给她念书,陪她散步这么做,好歹bú■让她浑浑噩噩,能多记得些东西”兆lǎo头说到伤心处,眼眶有些湿润,“去年,她问我,我的名字是什么,她只记得我姓兆,记bú起我的名字想想年轻时候,我lǎo伴也是研究所里出了名的专家,没想到上了年纪,连我☆是谁都快记bú得了我能bú急么……”

  林若溪心思纯净,听到这番话,为这对lǎo迈夫妻感伤,安慰道:“兆lǎobú要难过,兆夫人会好起来的”

  “呵呵”,兆lǎo头开怀笑道:“好起来是很难了,我也想开了,bú管她记bú记得我,我记得她,记得我们一起走过了几十年风风雨雨的,也就够了再过几年,也就两堆骨灰,可终归到死都在一起,也就够了”

  杨辰跟林若溪听了,沉默bú语,lǎo人的话听起来稀松平淡,却饱含了太多人世间最珍贵的东西

  兆lǎo头突然略带深意地看了两人一眼,道:“你们也是对夫妻?”

  “啊?”林若溪微微脸红,说bú出口

  杨辰点了点头,“刚□结婚没多久”

  兆lǎo头呵呵笑道:“小伙子你福气好,取这么漂亮的丫头做lǎo婆bú过看你也挺累,两只手上拎着的书,加起来起码一百几十斤了,叫我看着都累啊”

  这时候林若溪才有意识地看□了下杨辰放在地上的两书篮,满满的书籍竟然都堆得小山似的,一没注意,自己选的书竟然已经这么多了

  皱了皱眉,林若溪俯身试着拎了拎一只篮子,谁知道一只手使劲竟然累的要命,伸出两只手才勉强把篮子拉了起来

  放下沉甸甸的篮子,林若溪眼神古怪地看着杨辰,一想到这个男人竟然默默地陪着她走了三小时,两只手一直拎着这么大,这么沉的书篮也bú声bú响……一阵强烈的愧疚与感动涌上林若溪的心头,抬头神情复杂地看着杨辰

  杨辰看到这一幕,无所谓地笑了笑,对于他来说根本没什么重量的东西,对于普通人,一个女孩子来说,却是太过沉重了

  再度将两只篮子一手一个地拎起,杨辰说道:“没事,我没觉得怎么沉”

  兆lǎo头满是赞许地点点头,“现在的小姑娘找对象,就知道选那些长得俊俏,又有钱的,我看小伙子你实在,这两只篮子的重量,可比那些东西有价值多了小姐你要好好珍xī,别荒废了这段好姻缘”,说完,兆lǎo头笑眯眯地挥挥手,回去推着他lǎo伴缓缓地离开

  杨辰见林若溪依旧怔怔看着自己,bú由笑着说道:“我知道你bú承认兆lǎo的话,我也觉得我还是比较帅的,是”

  林若溪淡★淡笑了笑,柔声道:“你先坐电梯下去,去收银台那边等我,我再去拿两本书就下去”

  突然听到自己lǎo婆这么温声细语地跟自己讲话,杨辰差点没觉得自己是幻听了,但想来两本书也花bú了多少时间,于是拎☆■着两篮子独自先坐电梯下楼

  等到了楼下,没过五分钟,林若溪也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只bú过手里紧紧捧着两本书,有些藏掖着的bú让人看见

  杨辰也bú没趣地开口去问她什么书得避着自己去买,将☆zheliǎnglánzǐdúzìxiānzuòdiàntīxiàlóu

  děngdàolelóuxià,méiguòwǔfènzhōng,línruòxīyěcóngdiàntīlǐzǒulechūlái,zhībúguòshǒulǐjǐnjǐnpěngzheliǎngběnshū,yǒuxiēcángyèzhedebúràngrénkànjiàn

  yángchényěbúméiqùdìkāikǒuqùwèntāshímeshūdébìzhezìjǐqùmǎi,jiāng两篮子放到收银台上后,便到一边看着林若溪付钱

  幸好一楼就有手推车可以使用,bú然林若溪那近百本的书册,拎袋子就有的受了

  bú少人看见林若溪一股脑买这么多书,窃窃私语着感叹这生活“**”,毕竟书的价钱bú便宜,这么一买少说几千块就没了,林若溪一刷卡,眼皮眨都bú眨

  杨辰推着车,跟林若溪一同往停车场走的路上,忍bú住问道:“若溪lǎo婆,你买这么多书,能看得完么?”

  林若溪有些反常地很正经地回答道:“其实很多书都是用来做资料用的,并bú一定全要看完,而且我喜欢收藏各种书”

  杨辰纳闷了,这么心平气和跟自己说话,bú象她的作风啊,忍bú住又好奇地问:“lǎo婆,你怎么了?是bú是身体bú舒服?这说话口气bú像你啊”

  林若溪听了,顿时心里一阵bú快,自己难道好好跟他讲话有错么?于是没好气地道:“你这人是bú是犯贱一定要骂你,奚落你才高兴啊?”

  “哎——对了就是这个语气,这就正常了”杨辰笑着说道

  林若溪翻了翻白眼,直接无语

  等到了车后面要把一大堆书放进去的时候,自然有得花大量功夫,毕竟乱堆很容易损坏书本

  当把书快放完的时候,杨辰从购物车底随手拿起一本,一留神,就僵在了当场

  林若溪正想着些心事呢,见杨辰拿着本书愣在那,疑惑地看了眼,只是这一眼,让她脸红到了耳根,如秋月的面容娇艳欲滴……

  糟糕怎么忘记藏好了?

  这本书正是林若溪最后选的两本书之一,书名是——

  《贤妻良母攻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