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我其实是】


  109

  驾驶座上shì杨辰刚刚没去道别的糖糖小美女,此刻的糖糖bú似平日那么阳光灿烂,有几分畏缩与心虚地说道:“大叔上车,这里没什么出租车的,我送你回去”

  杨辰也没矫情,○打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座位后,问:“能抽根烟么?我开窗”

  糖糖立刻使劲地点头,好像巴bú得杨辰抽烟

  “谢谢”淡淡说了句,杨辰按下了车窗,从口袋里掏出yī根两块钱yī包的劣质卷烟,又掏出yī个牌子都没有的塑料打火机,给自己点上

  糖糖yī边缓缓开车,yī边小声问道:“大叔,抽烟抽好yī点的,这样的烟太伤身了,而且你那打火机bú安全,我下次给你买个正品的ZIPPO打火机,保证让你很拉风”

  “好的烟没烟味儿,打火机坏了就买个的,yī块钱yī个的,换yī百个都比ZIPPO的便宜,还bú怕掉了心疼”杨辰望着远方的海景,bú紧bú慢地说道

  糖糖几分委屈地问,“大叔你还在生气,shìbúshì看我yī眼都bú想了?”

  “生气?我为什么生气?”杨辰回过头问

  “爸爸让我把你叫过来,但对你yī点也bú礼貌,而且还怀疑大叔你shì坏人,我知道大叔你心肠好,可爸爸就那样,bú相信别人,我也没办法”,糖糖气鼓鼓地说道:“前几年还好些,这两年当了那什么破烂书记,就越来越bú像话了”

  杨辰轻声笑笑,听着小姑娘报怨自己老爹的búshì,bú管真假,听听也就shì了

  糖糖见杨辰yī副无所谓的样子,心里加焦急,“大叔,算我错了好bú好,你bú要生气,我请你吃饭你想去哪吃就哪吃,我给你赔礼道歉还bú行么?我真búshì故意的,bú知道爸爸他们竟然会对你动手,可我yī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想阻拦也阻拦bú了啊大叔你就别这样了,骂我几句也比这么bú说话好呀”

  杨辰哭笑bú得,自己根本没想什么,这丫头就自己乱七八糟想了yī大堆,“我说糖糖啊,你哪里看出来我生气了?刚才他们对我动手,我没生气,只shì有点烦罢了,说句bú好听的,就你爸和他那群保镖,还bú配我生气”

  糖糖怀疑着问,“真的?大叔你bú生我的气?”

●  “干嘛生你的气”杨辰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

  顿时间,糖糖的脸上露出欢喜的笑容,春暖花开似的,好像yī只贪吃的小熊找到yī罐子甘美的蜂蜜,要búshì手里抓着个方向盘,估计就要扑上来在杨辰脸上○乱亲yī通了

  “我就知道大叔你最好了”

  杨辰挥挥手,“别太激动,我话还没说完呢”

  糖糖yī愣,可爱地眨眨眼,“大叔búshì说bú生气了么?”

  “我shì没生气,bú过bú代表今天的事对我没丝毫影响”,杨辰淡淡道:“你们家的人,我招惹bú起,或者说我觉得太烦为了以后别跟你爸他们有那破交集,我想我们以后还shì装作bú认识,你上你的学,我上我的班,大家就别再联系了”

  杨辰可bú想整天被方中平怀疑来怀疑去的,今天这yī场架,基本就把关系给闹僵了,如果自己再跟糖糖有来往,哪怕再清白,也shì裤裆里的黄泥,bú试屎也shì屎有口难辩

  糖糖听完,脚猛地yī踩刹车

  “吱噶”

  车子突然在路边停下,惯性让两人身体都往前冲了冲

  杨辰纳闷地转头问道:“干嘛呢,好好的停下干嘛?”

  糖糖bú说话,双手扶住方向盘,低■垂着头,放下来的发丝遮挡了大半张俏脸,看bú清她的表情

  逐渐的,女孩消瘦的肩膀微微耸动,几滴晶莹的泪水坠落在白皙修长的大腿上,竟shì啜泣起来

  杨辰头皮yī阵发麻,这shì哪跟哪?○怎么又哭了?好端端的哭什么?

  “喂,丫头,你别哭啊,要哭也打声招呼,下雨下冰雹的电视台还给个天气预报呢,你这眼泪怎么防bú胜防啊”杨辰丧气地道

  糖糖缓缓抬起头,yī张青涩的小脸因为泪水让潜藏着的几分妩媚勃然散发出来,竟shì有些撼动心灵的魅力

  将车挂P挡停下后,糖糖擦了擦脸上的泪珠,啜泣着道:“大叔……你……你骂我几句,打我几下都可以,bú要离开我,bú理我好bú好……”

  “我没事打你骂你干吗?”杨辰苦笑,“我shì怕你爸那多心眼的,以后又来找我麻烦,你夹在你爸跟我中间的,也难办búshì?”

  “bú会的”糖糖仿佛抓住救命稻草,立刻说道:“我决定明天起我搬去妈妈那里住,bú跟爸爸yī起了,这样的话爸爸要shì再找大叔的麻烦,我什么都bú管什么都bú知道,反正爸爸也búshì大叔的对手,我什么都bú管了”

  杨辰疑惑着问道:“你搬过去跟妈妈住?你妈妈跟你爸爸还búyī起住的?”

  糖糖突然俏脸yī红,扭捏着道:“他们……他们shì我爸爸妈妈,但búshì夫妻……”

  “什么意思?”

  糖糖两只手揉捏着自己的衣角,仿佛下了大决心yī般地抬头道:“大叔,我告诉你yī个秘密,你要为我保密,就当我跟你之间的小秘密好bú好?”

  女孩的目光清澈如白水晶,让人难以拒绝的清纯美丽

  杨辰感到自己的心微微有丝波澜,他没想到这个第yī印象坏透的女孩子有这样感人的眼神,下意识地点点头,让糖糖说

  糖糖抿了抿嘴,深呼吸yī口气,才道:“我……我其实shì试管婴儿”

  “试管婴儿?”杨辰怎么也没想到shì这样的情况,本以为shì糖糖父母离异之类的,但糖糖说出来的事实却比他想象的要强大得多

  所谓的试管婴儿,当然búshì试管里出生的孩子只bú过shì用科学的手段,让男女的生殖细胞在试管内结合后,送入母体再进行发育成长,同样也shì十月怀胎产下的孩子

  只bú过,这样的孩子在出生后,往往会出现yī些先天性缺陷,比如心脏病之类的非常之多,还有就shì因为自身的与众bú同与●家庭问题,容易产生自闭症等头疼的医疗难题

  bú管怎么说,试管婴儿的技术还bú够成熟,所以全华夏国内,试管婴儿都bú为大多数人所知,哪怕知道的人,也基本闭口bú谈,这样的医学技术所诞生下来的孩☆子,往往会承受太多人伦道德方面的压力

  “shì啊,所以我爸爸虽然shì我爸爸,但跟我妈妈其实只shì朋友关系,他们连牵个手都没有过,别说跟其他夫妻那样了”

  糖糖说完后,留意着杨辰的□表情,发现杨辰的面色古怪,直直地盯着自己,只当杨辰shì认为自己出生太过异类,脸上顿时露出yī丝黯然

  糖糖勉强笑了笑,低下头,“我就知道,大叔你肯定觉得我shì个怪胎,其实我也无所谓啦,怪胎○□表情,发现杨辰的面色古怪,直直地盯着自己,只当杨辰shì认为自己出生太过异类,脸上顿时露出yī丝黯然

  糖糖勉强笑了笑,低下头,“我就知道,大叔biǎoqíng,fāxiànyángchéndemiànsègǔguài,zhízhídìdīngzhezìjǐ,zhīdāngyángchénshìrènwéizìjǐchūshēngtàiguòyìlèi,liǎnshàngdùnshílùchūyīsīànrán

  tángtángmiǎnqiángxiàolexiào,dīxiàtóu,“wǒjiùzhīdào,dàshūnǐkěndìngjiàodéwǒshìgèguàitāi,qíshíwǒyěwúsuǒwèilā,guàitāi就怪胎了,反正都长这么大了,试管婴儿bú照样活得好好的”

  杨辰笑了笑,突然伸手摸了摸女孩的后脑勺,“我什么都没说,你就先给我下个定论其实实话告诉你,你shì试管婴儿也好,普通孩子也好,我根本bú在乎”

  “真的?”糖糖眼里多出了几分神采,抬起头来

  “我没兴趣说假话安慰你”,杨辰笑骂道:“别以为你shì试管婴儿就给你特殊待遇,没门”

  糖糖破涕而笑,打了打杨辰的手臂,“大叔真讨厌,惹人家哭,也bú早点说,我心都差点快碎了”

  “没什么大bú了的,你只bú过shì试管婴儿,虽然出生的过程怪异了点,但也shì你的父母yī同生下来的孩子”杨辰几分愁绪地笑道:▲“你bú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些人,连自己算人,还shìbú算人,都已经bú知道,那才shì最可悲的”

  “怎么会有那样的人呢?”糖糖疑惑bú解,“人就shì人,别的生物就shì别的生物,有什么◎好难理解的?”

  “呵呵,bú说这个”,杨辰bú想继续这个话题,反问道:“那你跟你妈妈yī起去住,你爸爸bú会生气发怒怪你?”

  糖糖嘻嘻yī笑,如同之前所见的青春顽皮少女,“bú用担心这个,我爸爸最怕我妈了,我妈最疼我,只要我跟我妈说yī说,我爸屁都bú敢放yī个”

  “看来你爸爸很喜欢你妈啊,”杨辰会意地笑道

  “shì啊”,糖糖点头,“爸爸从年轻时候就想追求我妈妈,可妈妈yī直没答应,他们只能算关系最好yī点的朋友,所以妈妈当初要生我的时候,为了弥补爸爸的遗憾,让爸爸提供了精仔后来妈妈生下我后,爸爸以为妈妈会回心转意,可妈妈yī直到现在都单身,现在我爸他基本也放弃了,觉得这样也挺好”

  杨辰摇摇头道:“búshì这样挺好,shì你爸除了这样,也没办法”

  糖糖听后,几丝叹息地说道:“shì啊,爸爸也挺可怜的我小时候yī直很希望爸爸能跟妈◇妈走在yī起,那样的话,我就能有个完整的家了”

  “你现在bú也有父母,也有家么?”

  “búyī样的……”糖糖面露难过地道:“大叔你知道吗,我爸爸妈妈从我小时候就很忙,他们yī个在政★府里忙,yī个做生意忙我从小都shì在托儿所、幼儿园里的记忆yī放学,都shì保姆来照顾我我那时候特别害怕幼儿园放学,因为我bú能像别的孩子yī样开开心心得跑去爸爸妈妈的怀抱里……”

  “其实爸爸妈妈都很疼我,他们给我很多钱,帮我把住的地方打点地漂漂亮亮,穿的衣服也都shì名牌,那时候的我就跟yī个小公主yī样我有别的小朋友都没有的东西,大家都羡慕我可我印象里,我那时候yī点也bú开心,其实我bú需要那么多钱,我只想他们带我去游乐园玩玩,陪我去公园散散步……”

  “后来我长大了,偶尔住爸爸家,偶尔住妈妈家,两边的大人总shì想把我拉进他们家里,但我谁家也没进我连身份证上写的名字都shì‘糖糖’,谁的姓我也bú跟爸爸妈妈那时候很急,让我跟谁的姓都好,别跟个野孩子yī样有名没姓的……”

  “我当时就想啊,我bú就shìyī个野孩子么?除了有钱有车有房以外,我跟野孩子也没什么区别……”

  说到这里,糖糖又有点眼泪花花的意思,但看了眼杨辰,又笑了起来,“但现在好啦,有大叔你在,我终于bú用和那些整天就知道攀比花钱的熊孩子yī起玩了”

  杨辰没想到活泼烂漫的女孩有这样的过去,虽然父母都有着强大的物质财富,但对于这个女儿的精神世界,照顾得贫瘠可怜

  “我búshì你爸爸妈妈,你可别把我看得太重”杨辰苦笑着说,语气平和了bú少,或许shì因为糖糖的出生与自己有几分相似,又可能shì对她灰暗的二八芳华感到惋惜

  糖糖摇头道:“大叔búshì爸爸,也búshì妈妈,但大叔在我飚车做坏事的时候会教训我,在我想看无聊电影的时候会陪我去看,在我危险的时候会保护我,大叔bú会像那些小毛孩男生yī样恶心我……这些都shì我从来没遇见过的……”接着,又脸红红地说道:“还有,大叔偶尔对我耍点小流氓……其实我也挺喜欢的”

  杨辰摸了把脸,这丫头说得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这些都鸡毛蒜皮的事,我没你想的那么重要,等你以后多认识yī些正常些的同龄人,就知道这个世界上其实好人挺多”

  “búyī样的”糖糖气呼呼地道:“我就shì死心眼,如果大叔你今天铁了心要跟我yī刀两断,从此以后再无瓜葛,我就下车去跳海自尽”

  “尽瞎说,你可别乱来啊”

  “你乱来我才乱来都shì大叔你*迫我的”

  “你……”

  “我就shì我”

  “你赢了……”

  杨辰哀叹yī声,认命似地伸手捏了捏糖糖粉嫩的脸肉,嘴角微笑

  糖糖好像shì打了胜仗的小将军,发出银铃似的欢笑……

  yī时间,车里的阴霾也yī扫而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