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欺软!怕硬!

  第269、欺软!怕硬!

  在公车上、在火车上、在商场里、在步行街、在接女朋友下班的路上、在送老婆去产房的医院,都yǒu这些人的存在。[    yz                 ]tā们低调、谦卑、来无声去无形,只是默默的注视着你和你的钱包。

  tā们独立独行又互相响应,tā们组织分散又团结一心。

  tā们被称做 偷,yǒu些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的称呼自己为‘空空门’。

  如果你没yǒu警觉任由tā们偷窃,你甚至都感觉不 tā的存在。如果更yǒu素质一些的,甚至会给你口袋里留张纸条写道‘你傻的可爱。谢谢’。但是,如果像唐重这样不仅不让人偷反而把人偷去的钱包全给掏出来了,那 是打人打脸骂人骂娘。这是要结仇的。

  这个时候,tā们的低调和谦卑消失不见,脸上出现的是残忍和狠辣决绝的神情。

  tā们开始发挥自己的实力,展现自己的力量。

  果然,在唐重的四周,五六个男人向唐重和苏山站立的位置靠拢,形成一个紧密包围之势。

  等 自己这边的人马集合完毕,最先失手的那个运动装年轻人 着唐重,冷笑着 道:“听口音不是本地人吧?想在马 面前露两手装逼?可别装逼不成变成了傻逼。识相的, 把你的和我的钱包都交出来。不然-------”

  唐重没yǒu搭理tā,扫了yǎn四周,对旁边的苏山 道:“ 偷光明正大的围攻受害者-----这还是 偷吗?这是土匪强盗。警察怎么也不管管?一群老鼠坏了一锅汤。一座城市的形象 被这些老鼠给破坏了。”

  苏山也是表情不悦,刚才的好心情被tā们破坏殆尽。

  周围没yǒu警察巡逻,路过的行人发现这边的异常,没yǒu人报警,反而都站在四周笑嘻嘻的准备 戏。

  这真是一座让人感觉寒冷的城市。

    自己 话没yǒu人应,那个家伙反而自顾自的和身边的美人讲话,年轻 偷恼羞成怒,骂道:“操#你#妈的。你听 老  话了没yǒu?把钱包都给我交出来,不然 别怪老 对你不客气。[    yz &n■bsp               ]”

  “ 刀。你要钱包,我☆要那个妞------嘿嘿,我胡老三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是第一次见着这么标志的女人,你们可都别和我抢。谁抢我和谁急。”一个龅牙叔一脸猥琐的笑着, 道。

  tā和大当家的一样,都留着◇满嘴的大胡 。可是形象气质实在相差甚远。这让唐重觉得tā实在是糟蹋了这么yǒu形的胡 。

  “动手吧。和tā们客气什么?还要加班呢。”另外一个戴着棒球帽的矮 中■年人催促着 道。

   刀向着唐重伸出手, 道:“把东西给我。”

  唐重终于正yǎn 着tā, 道:“我以为你会自己想办法来拿--☆---难道你还以为我会给你送回去?你们偷别人的东西,yǒu几次是主动帮人送回去的?”

   刀被唐重激的面红耳赤,大喝一声,握拳 朝着唐重奔了过去。

  t◇ā一拳击出,直击唐重的面门。

  tā要把这个戴着个yǎn镜 起来文质彬彬的家伙给打成猪头。

  砰!

  唐重的拳头后发先至。

  &□nbsp刀的拳头还没打中唐重的面门,唐重已经一拳轰在tā的yǎn眶上。

  tā痛呼一声,身体重心不稳,上身率先倒地,下半身竟然高高的翘起。

  可见,唐重这一拳确实下足了●功夫。

  其它几个 偷没想那么多,只  自己人吃亏,大喊一声便也冲了上来。还yǒu一人从腰间摸出一把插 。

  砰!

  唐重一拳轰在棒球帽 偷的胸口。让tā矮 的身体倒飞着冲向围观的人群当中。

  啪------

  唐重一脚踢在一个 偷的跨部,使tā捂着裤裆趴在地上再也起不来。

  当那个留着大胡 的大龅牙冲进来时,唐重伸手一把扣住了tā的咽喉。[    yz                 ]tā拼命挣扎,却难以逃脱。

  不过,唐重没yǒu立即下重手。而是脸色不善的 着tā,非常生气的问道:“你为什么留大胡 ?”

  “-------”大胡 瞪大着yǎn睛 向唐重,不明白tā为什么会问出这么古怪的问题。

  为什么留大胡 ?自己根本 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啊。长了, 留了。

  “你知不知道你很不适合留这种胡 ?”

  “---------”

  自己的两个问题都没yǒu得 回答,这更是让唐重气愤的不行。

  tā伸出手来,一把揪住tā的胡 ,然后使劲儿的一扯------tā的手上 多了一撮毛发。

  “啊-------”大龅牙痛的惨叫出声。

  “我打你是因为你留这种胡 没气质。回去把胡 刮了。”唐重 道。然后一脚踢出。
  于是,大龅牙也捂着蛋蛋倒在地上打滚。

  tā刚才 要把苏山留给自己,这让唐重格外的痛恨。所以,这一脚用的劲儿也格外的足。tā怕是这群人当中受伤最重的。

 ★ 唐重一拳打倒一个,一脚踢飞一双。无论那几个 偷怎么折腾,从哪个方位偷袭,都没能占 任何便宜。

  一招。

  除了大胡 之外,每一人都是一招。
  这根本 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

  现在,只yǒu那个握着插 的家伙没敢上前。

  tā沿着唐重转来转去的,想动手,又怕挨揍。 这么离★开,又实在拉不下脸。以后传出去,tā还怎么在圈 里面吃这碗饭啊?

   在tā纠结痛苦的时候,围观人群被人分开,几个衣着不凡的人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个 老头,tā扫了yǎn地上哀嚎的几个家伙,然后视线放在了唐重身上。

     老头 来,那个手握插 的 偷像是老鼠见 猫似◎的, 跑着过去,身体微躬, 声的在 着什么。

  等 tā介绍完情况, 老头摆了摆手,示意tā退 一边。然后面无表情的 着唐重,&▲nbsp道:“ 兄弟是我空空门的手足?”

  “tā们已经问过这个问题了。”唐重不耐烦的 道。“我一个高富帅yǒu必要跟着你们做 偷吗?”

   老头的脸色不快。

  tā听下面的人讲 刀在动手的时候不仅没yǒu得手,反而被人给掏了个空。 刀的手艺tā知道,虽然算不得顶级高手,但是实力也不弱。再 ,做◎ 偷的人反盗窃意识都非常强烈。tā们偷别人的东西容易,别人想从tā们身上摸东西,而且像这  那样把人给摸了个底朝天------这样的实力, 老头知道自己也没办法做&nb◇☆sp。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tā们都一直在怀疑唐重也吃的是贼不走空这一碗饭。而且, tā的模样,戴着幅大yǎn镜,穿着一tào 起来很普通的衣服,很符合tā们这些人的●装扮嘛。 是身边带着的这个女人太扎yǎn了,容易被人围观。

  不过,换一个角度考虑,tā可能是想用这个女人吸引人群的注意力,然后tā趁机下手-----这么一想,tā也觉得yǒu必要给自己的徒 徒孙每人身边安排一个美女助手了。

  “既然这样,那你 是坏了我们的规矩。” 老头 道。

  “狗屁的规矩。我还没听 过偷窃的还yǒu理了。”唐重冷笑着 道。“我的规矩 是别人最好别碰我,碰我 让你倒霉-----你们也坏了我的规矩。”

  “你------” 老头脸色阴沉, 道:“年轻人心高气傲是好事儿。也要 心栽跟头。”

  这句话,威胁的意味很明显。

  虽然是tā们理亏,却也没把唐重 在yǎn里。

  “栽你妈啊。”唐重没好气的 道。“从前yǒu个叫猴三的家伙也是这么和我 话。让tā点了几次菜谱后,tā见 我 跟见 爷爷似的-----你们是什么东西?也想让我栽跟头?”

  唐重是真的厌烦这些人。

  当初在监狱里面的时候,进来一个叫猴三的家伙,据 是空门的爷爷辈。tā被一群人哄着抬着,觉得自己走 哪儿都是●个人物。经常打架,也经常打伤人。欺负老实人,抢别人的烟和藏起来的方便面。同一个牢房的人 没yǒu一个不被tā欺负过的。

  唐重过去找tā谈心,tā对唐重不屑一顾, tā◆在外面如何如何风光tā成名的时候唐重是个 屁孩儿还在跟tā妈屁股后面玩泥巴。

  于是,唐重当场 请tā吃了一顿‘天蚕土豆’。

  第二天,唐重又去请tā吃了一餐‘冰糖肘 ’。

  第三天,唐重又去请tā吃了一餐‘辣炒鱿鱼’。

  第四天唐重再去的时候,tā 低头哈腰的迎在门口,唐重 什么tā 听什么,脑袋都不敢抬一下。

  那一天,唐重请tā吃的是‘鬼跳墙’。

  对付tā们这样的人,你要是把tā当人,tā 蹬鼻 上脸。

  你要是对tā们狠辣一些,tā们反而觉得你是个惹不起的人物。

  欺软。怕硬。

  这是人的通病。

   是一些 偷,在偷窃的时候也会尽量选择女人或者那些面相 起来好欺负的人下手。那些五大三粗满脸杀气的人,tā们也是不敢轻易招惹的。

  听 唐重 出‘猴三’的名字, 老头脸色大变。

  tā难以置信的 着唐重, 道:“你认识我们三爷?”

  “狗屁的三爷。 是一罪犯。在外面再风光,在监狱里面不也得老实的蹲着?给tā吃饭,tā才yǒu饭吃。让tā蹲着,tā 不敢坐着-----”

  唐重这么一 , 老头更加相信了。因为tā们这个行当的人都清楚,三爷 是因为犯了一个大案 被逮进了监狱。

   老头对唐重的态度明显的恭谨多了,陪着笑脸 道:“没想 今天咱们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这事儿是我们做的不地道。您yǒu什么章程,我们全都接着。你 这样如何?”H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