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讨债!

  第265、讨债!

  “什么?他 我对他女朋友动手动脚?yào拉着他女朋友陪睡?”yào不是谷明明拦着,蔡浓差点儿 yào从床上跳下来。[  &nbs●p yz                 ]“江shūshū,他◆这是诬蔑。当时那么多人都在盯着。谷明明他们都在-----随便找个人 能够问清楚当时的情况。我只不过和那个锦绣馆的经理喝杯酒而已,怎么 成了动手动脚了?”

  “他一口咬定,也让我很为难啊。”江涛无奈 道。“为了证明他 的话,他还找了几个服务人员过来接受我的审问。那些服务人员也都是这么 的------你有证人,他们那边也有证人。”

  “江shūshū,你把人抓起来,抓起来慢慢审。我 不信了,严刑拷打,给他使点儿手段-----”蔡浓实在是气疯了心,又犯下一个大忌讳。

  果然,江涛的脸黑了下来, 道:“好了。 蔡啊,我还有点儿事yào去处理, 不能在这边陪你了。你在这边安心养病。需yào什么,给我打电话97ks.net。”

  顿了顿, 着蔡浓越来越难 的脸色, 道:“------终究是在别人的酒店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那边有责任,你也有责任。一个巴掌拍不响嘛。yào不这样,我让那个林经理来给你道歉,赔偿你的医疗费用-----这件事情 这么算了吧?当真把事情闹大,你父亲的脸上也不好 。”

  原本江涛想把这件事情一推了之。但是想 蔡浓终究是自己老连长的儿 ,也不希望他在里面栽上一个大跟头,还是忍不住委婉的提醒了一句。

  蔡浓现在不仅仅仇恨唐重,连带着把江涛也给恨上了。

  他很明显的感觉 了江涛的推脱之词,冷笑着 道:“谢谢江局长的好意。你贵人事忙,我 不麻烦了。我的事情我会自己处理。”

  江涛指了指他,转身甩门而出。

  啪-------

  蔡浓把手里抓着的手机砸在墙壁上摔得粉碎,嘴里发出类似于野兽受伤时的咆哮声音。

  “忘恩负义。忘恩负义。提拔一条狗也比提拔一只白眼狼yào好的多-----”蔡浓嘴里骂骂咧咧的喊道。【 * 】【 * 】

  谷明明做出一幅君辱臣死的同仇敌忾模样,生气的 道:“这个汪局长也真是的,怎么能 这么一走了之呢?于公于私,都得把打人的凶手逮捕起来才是啊。”

  果然,他这句话一 完,蔡浓脸上的恨意 更加浓烈了。

  “大少,也有可能是对方的后台太强了。江局不想下水-----”

  “不想下水。我偏偏让他下水。”蔡浓冷笑着 道。“手机。我的手机呢?”

  “大少,刚才被你砸了。”谷明明指着地上裂成几块的手机 道。

  “把你的手机给我。”蔡浓喝道。

  “你用。你用。”谷明明赶紧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了过去。

  蔡浓接过手机,开始拨打一个无比熟悉的电话97ks.net号码。

  江涛的车 行驶在三环立交桥上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 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喃喃 道:“ 来这  yào栽进去了。”

  然后,他收拾一番心情,把电话97k○s.net接通,微笑着 道:“老连长,有段日 没有听 你的声音了,还想着找时间去陪你喝酒呢------”

  -----------

  -----◇------

  镜海。

  这属于另外一座城市。和明珠相距三百多公里。

  唐重和苏山坐动车抵达时,天色昏暗,外面正淅淅沥沥的下着 雨。

  走出动车,苏山 情不自禁的裹紧了白色的风衣外套。

  冷!

  镜海虽然和明珠相隔不远,但是因为更靠北一些,温度yào比明珠还yào低上几度。况且,两人刚才从有暧气的动车车厢里面走出来,唐重的身体适应能力强不碍事,苏山可没有这么好的体质。

  “冷吧?”唐重笑着 道。“我们找地方蹭饭。”

  苏山点了点头,对唐重的安排■没有什么意见。[  点   ]

  出了车站,镜海这座陌生城市的气息便迎面扑来。车站门口喧嚣热闹,出租车排成长龙,黑车司机主动上前招揽生意,脸上带○着热乎的笑拉着人的行李 yào往自己车上拽。空气中飘来带有辣味的菜香,有糖炒栗 的叫卖声音,还有一些中年妇女和孩 举着旅馆的牌 拉客 他们那儿有热水有暧器价格便宜----

  唐重带着苏山一路过关斩将,这才从那人群密集的地方突围出来。

  又有一个胡 拉碴的中年男人凑了上来,嘿嘿笑着, 道:“大兄弟,坐车不?比出租★车便宜。”

  不知道是因为这个男人的大胡 让唐重感觉 亲切,还是他们确实需yào一辆车 代步,唐重问道:“去闸北塔楼多少钱?”

  “哪儿啊?远着◆呢。得一百块。少了一百没法去。”大胡 司机出声 道。

  “五十块。”唐重突然间 改变了 话音调, 出来的竟然是镜海的方言。“这路我熟。你别蒙我。从大运河边转过去  了。”

  “哟,大兄弟是咱镜海人?了不得。”大胡 被唐重戳穿也不生气,笑呵呵的 道:“五十 五十吧。都是自家人。这是你女朋友?真漂亮啊。给咱们镜海人长了脸。”

  唐重 了苏山一眼, 道:“凑合着用吧。”

  苏山面无表情,好奇的四处打量,像是没听 两人 话一般。◎

  一辆白色的东风面包车。八成新。里面收拾的倒也干净。

  上了车,司机把车 发动起来。或许是因为老乡的缘故,司机热情的找唐重搭话。唐重以自己女朋友累了需yào休◇息为由拒绝。

  他总共 和贾英雄学了那么几句镜海话,再 下去 yào露馅了。

  车 在塔楼停下,唐重付了车钱,又被司机硬塞了一张名片, 是以后用车找他。他给唐重优惠打折。唐重倒也没有拒绝这样的好意。有准备的人总是应该得 更多的机会。

  “这儿?”苏山 着面前的一座已经残破的不像样 ,顶楼都塌陷下去的塔楼,不确定的问道。

  唐重所 的大人物, 住在这么个地方?

  “ 是这儿。”唐重肯定的 道。“13号。我们去找找。”

  塔楼后面 是一排排平房,像是燕京老些时候的四合院形状。

  不过,这镜海的地可没有燕京那么金贵。燕京那边是几家人合住一四合院,镜海这边是一家人一座四合院。

  一进门 是主屋,两侧是厨房和厕所,有的还会搭个棚 养头猪养几只鸡什么的。完全根据自己的需yào自由建筑。可比城里人那定死了的格局yào好多了。

  十三号。

  唐重的眼睛尖,在墙壁上一块儿漆黑的石板上找 了那三个用石灰写 的 字。

  两人没有带伞,淋着雨走了过去,正yào拍手叩门, 听 门板‘嘎’的一声响,从里面被人打开了。

  然后   一个身穿黑色大衣的胖 带着一个年轻的男人和一个漂亮的女人气呼呼的走出来,表情 起来很生气的样 , 道:“不识抬举。都什么时代了?他还以为这是十年前呢?我倒是yào  他能翻出什么风浪-----”

  胖 没想 门口站着人,  唐重和苏山明显轻微受 惊吓,很快又恢复镇静,然后对着两人点头微笑,快速离开。

  “绿地地产的副董事长姚益森。”苏山 声 道。

  唐重诧异的 向苏山, 道:“你认识他?”

  “在《华夏地产报》上  过他的一篇文章。上面配着他的照片。”苏山解释着 道。

  唐重心里一动,知道这个女人在私底下应该做过不少功课。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天才?所谓的天才,不过是比别人多走一步多试一次而已。

  既然有人帮忙开门,唐重 径直带着苏山走◎进了院 。

  主屋的客厅木制沙发上,坐着一个头发皆白正闭着眼睛打瞌睡的老太太。老太太的双脚泡在盆里,一个背影宽厚的男人正蹲坐在一张 马夹上帮老太太捏脚。

  听 身后的响动,男人头也不回的出声问道:“落东西了?”

  “是来讨债的。”唐重笑着 道。

  中年男人猛地转身,眼神灼灼的 着唐重,愣了好几秒后,呵呵大笑起来。

  “我 知道,这个世界上欠谁的债都行,阎王老儿的债也能欠, 是不能欠你监狱 王 的-----”中年男人大笑着 道。国字脸,浓眉大眼,眼窝深邃,笑起来时脸上会露出两个酒窝。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中年大shū。“你算算,我欠了你多少盒黄金 了?”

  中年男人叫贾英雄,是恨山监狱的犯人,当初他被送进来时,唐重非常好奇这样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怎么会犯罪。后来他问过大胡 ,大胡  他犯的是经济罪。

  那一次,从不夸人的大胡 还叹了口气, 了句‘是个人才’。

  从此,唐重 对他格外的感兴趣。搜集了一些他的资料,发现他确实当得上‘人才’这两个字。而且,在他入狱的前几年,他被人称为‘实业之王’。他不做股票不做证卷,不做那些投机取巧的东西。他只做实业。

  在他风头最健的时候,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 过一句话:我喜欢有根的东西,不喜欢在空中盖楼阁。那样会让我没有安全感。

  可是,这样一个 心谨慎的男人,却在那一年突然间倒塌,钱财散尽,名声扫地,后来据 老婆也带着女儿逃 了国外,再无音信。

  有人 他是投资失误资金链断裂,有人 他得罪了人遭●遇报复,还有人 他是派系斗争的牺牲品-----

  确实,在他倒塌的那一年,也有数名高官随之被查处,卷入了和他相关的经济犯罪案件当中。

  因为他的崩溃,不少媒体用□●遇报复,还有人 他是派系斗争的牺牲品-----

  确实,在他倒塌的那一年,也有数名高官随之被查处,卷入了和他相yùbàofù,háiyǒurén tāshìpàixìdòuzhēngdexīshēngpǐn-----

  quèshí,zàitādǎotādenàyīnián,yěyǒushùmínggāoguānsuízhībèicháchù,juànrùlehétāxiàngguāndejīngjìfànzuìànjiàndāngzhōng。

  yīnwéitādebēngkuì,búshǎoméitǐyòng□’贾英雄果然是‘假’英雄‘这样刺眼的标题来报道这件事情。把他曾经取得的荣誉和成 全部推翻,把人给踩 谷底。

  他喜欢抽烟,经常让唐重帮他去监狱门口的 卖部买三块★五一包的黄金 。这是当时 店里最便宜的烟。他身上又没钱,也从来没有任何人给他送过钱。所以,大多数时候 只能骗唐重 先欠着。唐重好像也傻乎乎的,心甘情愿意的被他‘欺骗’。

  也正是因为有了之前的心甘情愿被‘欺骗’,唐重今日才能光明正大的前来讨债。H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