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雪212章、燕京冬天的第一场雪!

  第212章、燕京冬天的第一场雪!

  燕京中海油私家疗养院。【 * 】【 * 】

  奥迪车在守卫森严的疗养院门口停了下来,身穿浅灰色毛料风衣的女人将一份蓝色的本本递了过去。门岗保安接过本本在电脑前进行扫描,然后恭敬的把本本归还,抬杆放行。

  车 再次启动,朝着这依山傍水林木环绕的高档疗养院驶进去。

  车 在一幢 楼门口熄火,女人推开车门下车,关shàng驾驶座的门后,又拉开副驾驶室的车门,把几个包装精致的礼品盒抱了下来。

  然后,她仰脸 着面前法式圆顶的漂亮 楼,抬脚进入。

  “姜 姐,您来了。”一个身穿白色护士服的中年女人迎了shàng来,满脸笑意的打招呼,语气不无讨好的味道。

  她是疗养院特别为每一位客人准备的高级保健师之一,他们这些人都是中西医专业毕业,每个人都有一个或者多个证书,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和康复保健经验。

  “嗯。”女人点头。“三哥最近还好吧?”

  “好。各项指标都很正常。有时候打开电视机,他也会坐在那儿 一会儿新闻或者动物世界。”中年护士一边介绍,一边引着女人往后院走去。“三爷不喜欢在屋 里呆着。他在院 里。”

  “在院 里?”女人轻轻皱眉。“这么冷的天气,怕是这两天 要下雪了----怎么还让他坐在院 里?”

  “姜 姐,我也是这么想的。也这么劝过。”中年护士一脸无奈的 道。“可三爷 是不愿意呆在房间,自己推着轮椅 要往外走,拦也拦不住----你也知道他的性 。我们也实在没有办法。”

  女人点了点头,快□步穿过别墅 楼,来 一个花园式的 院。

  在种植着各种耐寒植物的院 正中间,停放着一辆大号的轮椅。一个背影消瘦的男人窝在轮椅shàng,身shàng裹着□厚实的毛毯,微微仰着脸,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广袤苍茫乌云翻滚的天空。[  点   ]

  中年护士做了个邀请的手势,然后轻手轻脚的离开。
<◆br>  女人站在廊檐下 了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走 轮椅前边来,笑着 道:“三哥,我来 你了。”

  男人的五官很深邃,也很端正。如果不是从眼睛下面斜拉★着一道刀疤,应该是个很迷人的帅哥。

  他的眼窝深陷,眼睛里满是红色的血丝, 像是好久没有合过眼一般。一道道皱纹密密麻麻的围绕在眼窝的四周,让他 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苍老一些。

  毛毯只裹着他的大腿部位,原本应该置放双脚的轮椅踏板部位却空荡荡的----在膝盖骨以下的位置,全部截断了。

  男人像是没有听 女人的话似的,仍然一脸专注的抬◇头 天。

  女人也不介意,她把怀里抱着的那几只盒 放在地shàng,打开第一个盒 , 道:“这是一双手套。天气越来越冷了,要是出来坐的话,记得把手套戴s▲hàng。”

  然后她又打开第二个盒 , 道:“这是一块环保加热垫,你把他垫在椅 下面,里面蓄的电力够用一整个冬天了。”

  她打开第三个盒 , 道:“知道你喜欢书。我 书店给你选了几本。你  合不合你的意。如果不喜欢的话,我下回来 再给你换几本……盒 一个个的拆开,礼物一件件的掏出来。

  男人都浑然未觉,仍然保持着抬头 天的姿势。从头至尾,都没有低头 过女人掏出来的礼物。

  女人沉默的蹲在哪儿,然后又恍然清醒。

  她把那厚实的毛毯往下面拉一拉,让它把男人的大腿部位严实的包裹住。

  “外面天气冷。要不,我们回去吧?”

  男人还是不应答。

  女人深深叹息,转身离开。

  “姜 姐,这 走了?”中年护士又迎了shàng来。[    yz                 ]

  “嗯。”女人 道。“天气冷。早点儿推三哥回来。他喜欢吃清淡的,这样不行----要多吃□点儿肉,这样能够暧身体。”

  “好的。我一定照做。给三爷照顾的贴贴实实的。”中年护士笑着 道。

  直 外面响起汽车发动的声音,坐在轮椅shàng的男人仍★然昂首 天。

  冰冷的风像刀 一样刮着脸颊,乌黑昏暗的云彩你追我逐,做着一场无聊之极的游戏。

  “下雪了呵。”男人声音嘶哑的 道。他伸出枯瘦如柴的双手,迎接着那并不存在的雪花……唐重犹豫了好久,终究还是放弃了去隔壁  苏山有没有睡醒的想法。

  做为一个坐怀不乱的正人君 ,他怎么可以做出这等没有人品没有道德没有素养的事情呢?

  不过,现在天色已经晚了,他是应该去  苏山有没有起床。不然的话,今天晚shàng总不能留在这边过夜吧?

  于是,他穿戴整齐,推开包厢门走 隔壁房间。

  果然,隔壁屋 的门板shàng镶着一个电 锁。

  唐重记着姜可卿留下来的密码,输了‘333’后,电 锁一阵‘滴滴滴’的响动,房间门并没有如期打开。

  “密码错误。”电 锁发出提示声音。

  唐重郁闷的吐血。

  宁愿招惹 人也不要招惹女人,他 知道姜可卿是不会那么好打发的----临走的时候还给自己留下一个 坑让自己跳进去。

  唐重转身 走。希望苏山还没有睡醒。

  可惜,他的希望落空了。

  咔----

  房间门从里面推开,穿着高领毛衣的苏山推开房门站在门口, 道:“你醒了?”

  “醒了。”唐重笑着 道。“担心你没起床, 没好意思打扰你-----这电 锁不错。密码输错了 开不了门。你们家也可以装一个。”

  苏山像是 白痴一样的眼神 着他。

  拜托,谁家的电◆ 锁密码错了还能开门?

  很快的,苏山 从他欲盖弥彰的表现中发现了破绽, 道:“密码是三个九。”

  “是吗?”唐重笑。“我 随便输了几个■数字。试着玩玩。对了,你的酒醒了吧?咱们要回去了。”

  “稍等。”苏山转身回屋,很快的, 穿着她那件羽绒服戴着那幅黑框大眼镜走了出来。

  屋 里开着充足的暧气,一走出来 觉得寒风刺骨。这种感觉 像是从温暖的桑拿池一下 跳进了南极冰窟一般。

  不过,或许是喝过酒的缘故,两人的身体还有些燥热,并不觉得寒冷,反而觉得吹吹这冷风也挺舒坦的。

  站在准扬饭店的门口,唐重拒绝了大堂经理的叫车服务, 着苏山 道:“走走?”

  “走。”苏山点头。

  “你 乌云越滚越快,天色越来越白,证明快要下雪了。”唐重卖弄着自己的知识。“如果我们慢慢走的话,走 城里之前, 不定可以等 雪落下来。”

  苏山不应,把脖 缩进羽绒服里,两人并肩走在这冷洌的晚风中。

  唐重猜测的不错,乌云被风吹散后,浠浠沥沥的雨点 飞落而下拍打在人的脸shàng-----不,不是雨点。因为雨水打在人的脸shàng会炸开,变成一朵朵微型的水花。

  现在落下来的是豆大的冰雹,它凶狠的拍打在人的脸shàng身shàng,然后反弹出去。

  这股 冰雹来的又快又疾,两人都没有防备,脸shàng手shàng被它打个正着。

  “啊-----”苏山惊呼出声。显然,这些 颗粒把她的脸打痛了。

  唐重难得  苏山受窘的样 ,忍不住大笑起来, 道:“要不要退回去找饭店要车?”

  苏山回头 了一眼掩藏在暮色里的准扬饭店, 道:“不用了。走吧。”

  于是,两人挺身前行。苏山走在前面,唐重走在后面,这样的话,唐重 可以用自己的后背帮她挡着冰雹的袭击。

  冰雹越下越大,也越来越密集。短短数分钟, 成了一片冰雹雨。

  脸shàng、身shàng、手背shàng、路边的树干shàng以及漆黑的地面,全都被这琉璃珠 给拍打的啪啪作响。

  天色越来越暗,天气越来越冷。

  冰雹雨反而&n■bsp了起来,然后是一朵朵仿若鹅毛的雪花晃晃  的飘落。

  先是一朵两朵三朵肉眼都能够数的过来,很快的,那雪花便铺天盖地的落下,仿佛整个世界都被它们占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