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2章、自杀局!

□  第202章、自杀局!

  因为白素接 郭云纵的电话 他要过来,原本聚集在白素房间里的唐重苏山林回音和张赫本全都退了出去。【 * 】【 *&nb●sp】他们可不想和郭云纵见面。

  苏山的房间已经安排好了,但是因为还没yǒu吃晚饭,所以她还是跟着唐重进了他的房间。准备着等 郭云纵离开之后,他们一起出去吃饭。

□  没想 的是,郭云纵竟然是来请客的。而且张赫本和林回音也全都跟着过去了。

  唐重把房间门打开一条缝隙,听 他们在隔壁门口 话的声音。

  郭云纵◆  méixiǎng deshì,guōyúnzòngjìngránshìláiqǐngkède。érqiězhānghèběnhélínhuíyīnyěquándōugēnzheguòqùle。

  tángzhòngbǎfángjiānméndǎkāiyītiáoféngxì,tīng tāmenzàigébìménkǒu huàdeshēngyīn。

  guōyúnzòng还想邀请自己去赴会,却被白素给严厉拒绝了。还给他编排了一个‘感冒’的理由。

  白素担心唐重在吃饭的时候露馅或者打人的时候露馅,而唐重本人也不想过去。

  要是yǒu人在饭□桌上对自己动手动脚的,自己是一巴掌抽过去还是一脚踢爆他的蛋蛋呢?

  等 他们的脚步声音渐远,唐重才轻轻的把房间门给叩严实。

  “拒绝所yǒu的宴请,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苏山坐在沙发上,俏脸微仰,出声问道。一个明星怎么可以没yǒu应酬呢?拒绝每一个应酬,难道 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时间还短。”唐重笑着 道。“等 时间久了,肯定会暴露。我也没想过可以隐瞒一辈 。也不想这样隐瞒一辈 。等 唐心回来,我 做回我自己,过我自己的生活。”

  苏山心神微漾, 着这个直 现在自己还 不懂的男人,心想,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yǒu着怎么样的脾气性格心机手段,他终究是一个好哥哥----

  他能够为自己从未谋面的妹妹做这样的事情,想必对身边的人也不会坏 哪儿去。

  “你不担心她们?”

  “担心。(        ·         C )”唐重认真的点头。“我怕她们把人欺负的太惨……你应该 出来了。”唐重 道。“这里面最鬼灵精怪的是张赫本,我都在她面前没占 什么便宜。而且,她要是想占一个人的便宜时, 会让人防不胜防-----”

    这句话的时候,唐重的蛋蛋不由得一紧。他想起张赫本一口咬住自己 弟弟时的场景。

  “我 出来了。”苏山 道。“宁死不吃亏。拼命不便宜。她和你是同一类人。”

  “我不如她。我yǒu底线。”唐重 道。他 做不 生气的时候一口咬住人家 弟弟这种事情------太猥琐了。

  “白素是一个很好的经纪人。八面玲珑,懂交际,会应酬。她的性 偏软,喜欢和气生财。也正是因为yǒu她的存在,蝴蝶组合这个问题军团才能够走 这一步-----当然,要是忍无可忍的时候,她也会露出她凶狠的一面。”

  “林回音呢?”苏山问道。“媒体眼里的冰山美人?我来了之后还没听她 过话。”

  “她不 话,所以也是最安全的一个。”唐重 道。“她不会主动招惹人,也很少yǒu人主动敢来招惹她。”

  “可她们终究是女人。”苏山叹息。不知道是在感叹蝴蝶组合三个女人将要面临的危险还是惋惜自己的命运。她也一样是女儿身啊。

  男人做事可以没底线,女人稍施手段 是犯贱。这个世界,对男人很包容,对女人很残忍。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再过两分钟-----会yǒu人给我打一通电话。”唐重 道。

  果然,不 两分钟,唐重的电话 响了。

  来电显示上跳跃的是林回音的号码,唐重把电话接通,却没yǒu 话的声音传来。

  他只需要专心倾听 够了。[    yz  □               ]林回音是不会和他 什么的。

  “□你们真yǒu默契。”苏山 道。“ 来你已经融入了这个团队。”

  “总不能让她失望才是。”唐重把手机放在耳边,柔声 道……原本以为这是精心设计的必杀局,被张赫本和白素这两个贱人一搅和,*** 成了自杀局。

  你能够理解郭云纵此时此刻的心情吗?

  你能够想象他如山崩如洪水的怒气吗?

  他想死。

  他更想让白素和张赫本两个贱人死。

  他原本想赶紧把这个场给圆了,把跨掉的台给补好,向赵亚洲副部长解释一番自己不是那种人没干过那种事儿是这两个 婊 在诬陷------

  可是,赵亚洲副部长明显yǒu些生气,承认了自己的年龄可以做‘爷爷’的事实,也不想再让郭云纵谈论这件事情。

  郭云纵满肚 的委屈和怨气,却也只能暂时把事情放下。

  他离开桌面,亲自去招呼服务人员赶紧上菜。

  借助这个空隙,也顺便平息一下心情。

  他知道,今天被这几个 贱人给阴了。虽然 赵副部长和他爷爷yǒu点儿旧交,可终究是旧交。现在爷爷退了下来,父亲抢位不利,自己不仅没能维护好和赵亚洲副部长的关系,反而让他与自家生隙-----这要是让爷爷知道,保不准他会拿拐杖敲自己的脑袋。他的父亲叔叔要是知道自己得罪这么一尊大神,更不会对自己 什么好话。

  yǒu什么办法?原本他是想用张赫本这个 LOLI来讨好他的啊。

  谁知道这个 起来没头没脑的女人会这么狡猾,一不留神 被她往自己的要害部位捅了一刀。

  这只能 是郭云纵太不了解蝴蝶组合的三只 蝴蝶了。唐心-----好吧,唐重这只大黑蝴蝶 不用 了。林回音性格清冷,底线明确。稍yǒu冒犯,恐怕 会引来她没yǒu保留的报复。张赫本这女人 是个 魔鬼,长着一张天真无邪的脸却yǒu一颗可以包天的熊心豹 胆。她爱热闹,喜欢 人出糗,但是更喜欢恶作剧。

  她一作剧,能够把人恶心的死去活来。

  张赫本出声喊赵亚洲副部长‘赵爷爷’的时候,那个时候的赵亚洲并不相信张赫本的话,也不相信郭云纵和李冬雷会在背地里讨论自己,并且叫自己‘老头 ’。处在他这样的位置,什么样的阴谋阳谋没yǒu见过?

  可是,郭云纵和李冬雷的反应太紧张了, 像是做贼心虚一般。

  接下来,白素的那句话几乎是定了他们的死刑------她一脸惊慌的站起来, 道‘本本,你怎么可以乱 话?那是郭总和李处在开玩笑’。

  是啊。或许他们为了在女人面前表现自己的来头大背影不凡,所以出声喊自己老头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他们也绝对没yǒu想 这个 姑娘会傻乎乎的把他们的话给当着自己的面讲出来吧?

  于是,赵亚洲对郭云纵的信任开始动摇,态度也 变的不是那么亲热了。

  顾忌自己的形象不想被人 自己没yǒu容人之量,赵亚洲才没yǒu当场离席而去。想着等&nb★sp菜上来夹两筷  提前走人,那个时候别人也不好再 什么。

  没想 白素却不肯罢休,她一脸惶恐,满脸着急,眼神凶恶的盯着张赫本,努力的压抑着心中的怒气,☆喝道:“张赫本,你没听 我 的话吗?立即给赵部长还yǒu郭经理李处长道歉-----”

  打蛇打七寸。今天晚上,必须要把郭云纵打死。

  张赫本眼圈一红,眼▲hēdào:“zhānghèběn,nǐméitīng wǒ dehuàma?lìjígěizhàobùzhǎngháiyǒuguōjīnglǐlǐchùzhǎngdàoqiàn-----”

  dǎshédǎqīcùn。jīntiānwǎnshàng,bìxūyàobǎguōyúnzòngdǎsǐ。

  zhānghèběnyǎnquānyīhóng,yǎn泪 流出来了。

  她粉嫩嫩的 脸上流敞着两行雨线,用肉乎乎的手背抹了一把,转身对赵部长 道:“赵爷爷-----赵叔叔,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他们是开玩笑。我也不知道你会生气。”

  郭云纵差点儿当场晕倒。

  我的姑奶奶,你们这是把我往死里整啊?

  必须要反击。不反击不行了。

  他正要跳起来反驳张赫本的话让她拿出证据,却见 赵亚洲部长把面前餐碟上的热毛巾递了过去让她擦眼泪,温声 道:“好孩 。不要哭。他们是在开玩笑,我也没yǒu生气------你还是叫我爷爷吧。我这么大的岁数,做你爷爷辈你也不亏。”

  事情都闹 这一步了,赵亚洲副部长怎么可能还好意思厚着脸皮让张赫本叫叔叔?那不是自己抽自己老脸吗?

  “谢谢赵爷爷。你是好人。”张赫本抹了一把眼泪 道。这女人 眼红 眼红, 流泪 流泪。都不带含糊的。而且,她的眼睛又大又圆,鼻 翘翘的, 嘴微撅,好像受了多么大的委屈似的。更加让人相信她 的是事实,这些大人们为了面 或者担心自己雷霆一怒所以才撒谎-----张赫本 是yǒu这种让人情不自禁的把她当做孩 的本事。

  张赫本又 着郭云纵和李冬雷 道:“郭总,李处长,赵爷爷 他不生气,你们也不要生气了-----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乱 话。我-----我一会儿给你们敬酒。”

  郭云纵的心一抽一抽的,放在桌 下面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恨不得一拳砸爆张赫本那张还在哭泣还在演戏的脸。

  但是,他还是拼命的克制住了打人的冲动,努力的在脸上挤出一丝笑意, 道:“没yǒu人会和一个孩 一般见识,我不生你的气------只是, 孩 喜欢撒谎不是好习惯。这样yǒu可能会给别人带来很多的误会。我希望你能主动向赵部长 清楚事实真相。”

  【 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 书更方便!永久地址: 】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