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七章 华夏武圣集团


  第八百yī十七章华夏武圣集团

  第八百yī十七章华夏武圣集团

  【1到感谢书友110328155914584大仙慷慨打赏,另外,猪哥以及书友090430214051832都是好几张月票抛了过来,听说今天是月票双算也就是说你投yī张月票算两张,这个就是商店经常搞的买yī送快砸兄弟们别等了,再等的话黄花菜都给凉了】

  布谷酒楼,楼前蹲着yī只很大的布谷鸟,也许这就是布谷酒楼得名的原因酒楼bú是特别的大,但显得相当的典雅,充满了yī股子粗犷的艺术风格

  范刚早就站门口候着,陪同范刚yī起下来有两个人,yī个刀削脸般的精壮汉子,皮肤比较趋向健康色此人yī身笔挺的立领,给人yī种精干,聪慧的感觉

  另yī个白肤较白晰,高鼻梁,宽脸,yī身帅气的黑色披风披在身上,bú过,那双眼睛给人yī种狡诈的感觉

  “估计此人就是范刚嘴里的武圣公司老总猴金安了,那双眼神,果然有些狡诈,甚至可以说是猥琐”叶凡心里相当然的想着

  “叶哥,我给你介绍yī下,这位是德平国安局的汪局长公子汪阳科长,他在地区国土局执法科上班”范刚指着那个yī身笔挺立领的青年男子介绍道

  “你好叶县长”汪阳很知趣,略显傲气的双眼扫了叶凡yī眼,首先打了个招呼

  其实要bú是他老tóu子汪局长有交待,他根本就bú会对叶凡如此客气的刚才也是他老tóu子使眼神才下来陪同范刚来迎接叶凡的

  “呵呵,你好汪科长”叶凡也是随和的笑了笑,知道人家年青人心里bú服

  “这位是武圣公司的猴金安总经理”范刚又介绍着那个身着披风的帅气男了猴总

  “您好叶县长,您的大名在下可是如雷贯耳啊呵呵呵……”猴总略显恭敬样子笑道

  “噢猴总,我大哥听说才到德平bú到yī个月,而且他估计在德平呆的时间bú会过五天,怎么可能如雷贯耳?”范刚故意略作讶然样子,问道

  “呵呵呵,这个范科长你可能就bú晓得了前几天叶县长跟咱们地区公安局的林局长比试枪法,那是大获全胜叶县长现在已经被人称之为神枪手县长了”猴金安相当夸张地棒着叶凡,自然是醉翁之意bú在酒了

  “噢大哥,有这回事吗?”范刚笑道

  “呵呵,bú值yī提,唉……你大哥我现在可是落难了,bú说了,说这些破事儿也没意思”旋即,叶凡这厮自然是摇了摇tóu,yī脸的苦涩味儿
●   “落难?大哥你刚刚高升县长,怎么可能落难了?”范刚好像bú甚理解,几人yī边走着yī边聊着进了包间

  又是yī番介绍下来才落了座

  德平地区国安局局长汪布春对叶凡的态度是yī般,□只是yī种礼节性的招呼了yī下,毕竟人家是yī副厅级高官了,而且是相当神秘的强力部门——国安,能对叶凡那样子,那自然是看在范刚面子上了bú然,人家才bú会睬你yī个破县长

  bú过,叶凡正准备坐下时,yī位穿着相当庄雅的白丽女子就轻轻地帮他挪动着椅子,叶凡也没在意,还以为是服务员什么的

  等叶凡yī屁股坐下后,那女子也挨着叶凡yī旁的椅子坐下了而且,那动作,显得相当的有文雅

  叶凡有些奇怪地扫了她yī眼,此女那圆润的鼻子特别的招人喜欢,胸脯倒bú是很大,bú过,很是尖挺

  “呵呵,叶县长,这位姑娘是我们武圣公司公关部经理赵飞花小姐,等下安排她给你倒酒,坐身边方便yī些”猴总yī脸热情的笑道

  “那怎么成,怎么能麻烦赵经理?”叶凡赶紧说道,显得有点bú好意思样子,其实这厮自然是装出来的他正愁没机会跟猴总套近乎,这bú,人家自动送上门来了

  “叶县长,是bú是飞花连酒都bú会倒,那……”赵飞花此女的确厉害,yī语下来,而且那双凤目中露出的yī丝忧怨之色,令得叶凡这厮心里打了个寒颤,随即也bú好推辞了

  笑道:“那就麻烦赵姑娘了,呵呵……”这厮笑着,用眼巡了yī圈下来,发现范刚和江局长身旁都有yī个姑娘挨坐着,估计都是武圣公司公关部的工作人员了

  “**这就是所谓的公关部,跟姐有啥区别bú过,这些女子yī个个气质高雅,有她们陪着喝些小酒,好像也bú错应该没有陪夜那臭毛病如果有倒得考虑考虑……”叶凡心里嘀咕着,有些猥琐

  “大哥,小弟我先敬你yī杯,这么久了都没时间跟大哥喝杯酒”范刚首先举起了杯子,相当恭敬样子要碰杯子

  “行刚从地区交通局弄了点钱,高兴,就干yī杯”叶凡点了点tóu,两人哐当yī声碰了yī杯

  “交通局,该bú会是要修路?”yī饮而尽后,范刚随势而上,假装关心的问了起来

  “唉……bú说了,喝酒,讲起这修路的破事儿就tóu痛,麻川那地方,天墙阻隔,太难了”叶凡干了yī杯后随口叹息道

  “修路有啥,找交通局搞些钱bú就解决了?”范刚装着屁事都bú懂样子,夸夸其谈

  “你小子,在省里呆腻味了是bú是?”叶凡装着生气样子骂了yī句,旋即醒悟过来,有些bú好意思,笑道:“各位见笑了,我跟范刚随便惯了范刚,你们省厅肯定是bú缺钱的,德平这是什么地方?麻川,那又是什么地方,跑断腿了都搞bú到几块钱这个,想必汪局长也深有体会,呵呵”

  “叶县长说的是,就拿咱们德平的国安部门来说,也要地方财政支持yī些的唉,每次去要钱,跟打发叫花子差bú多也个也bú能怪德平的领导抠门,那是因为地区根本就没啥钱给你bú过我们还好yī些,至少大部分的经费都是由省厅直接拔的像你们麻川,唉……”汪局长叹了口气,旋即摇tóu,问道:“叶县长,你是bú是要修天车山那条路?”

  “是的,那路太破太窄,每年都得死十来个人想搞点钱弄宽整平yī些再说,麻川要发展,也离bú开那条路bú过,现在腿都跑细了,也没弄到几个钱算啦,bú说这些烦心事,江局长,我请你yī杯”叶凡先是郁闷样子,到后面又是豪情满怀,跟江局长喝了起来

  “麻川那地方我去年刚去过,那路,bú要说客人来投资,就是开车子都是提心吊胆的我当时那车子开回来,连背上都给全湿透了后来,回来晚上居然做梦了,喊道,咱再也bú去麻川了你们说可bú可笑,呵呵呵……”猴总耸了耸肩,相当幽默样子

  “哈哈哈……”大家都笑了,桌上气氛顿时热烈了起来

  “说起这事儿我也记起来了,当时猴总在前面开车,我坐★在副驾上那个心可是悬了半天那车轮子,好像就悬在空中yī样,吓得我心跳估计都加快了许多”赵飞花yī边给叶凡倒着酒,坐下来后还摸着自己胸口,yī股淑女棒心样子,令人心疼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都有些醉了,讲起话来是自由放开了yī些

  猴总挑来的公关部姑娘那是相当的优秀,在劝酒,敬酒yī套上那是相当的有经验,让你喝得甚是舒坦着bú过,这三个女子虽说很热情,但并bú显俗气,有时妖媚但并bú显放荡

  叶凡刚才bú小心摸烟碰到了赵飞花的腿上,那女子居然bú动声色地挪了挪腿让开了

  倒弄得叶凡有些bú好意思,这yī次小叶同志可以对着天地大喊,老子bú是故意的,是无意的

  可惜人家赵姑娘未必相信罢了像在喝酒时男人伸手揩油女人的事那是屡见bú鲜,特别是官场上,商场上

  “大哥,你这烟可能是铁团送的?”范刚吐了个潇洒的烟圈问道,有点贼贼的笑道

  “呵呵,你小子,是bú是又想揩油了?”叶凡随口笑道

  “铁团”汪局长心里嘀咕着,在搜寻着什么记忆似的bú过,铁占雄其人在南福省也仅有国安厅的厅长和像墨香市,苍海市等几个沿海大地区的国安局长知道他的底细

  像德平这个区那就bú可能知道了因为沿海地区国际关系复杂,防务重点都在那yī块,对国家安全方面构成了重大的隐患,bú像区比较安全稳定yī些

  bú过,汪局长虽然bú知道铁团是何人,但隐然的好像听过那名tóubú由得假着相当随意性地问道:“范科长,铁团bú会是在军队部门工作?”

  “嗯猎豹兵团的团长,我就是从那支部队转业到省国安厅的”范刚随口笑道,这个也没必要隐瞒猎豹这支部队,在南福是相当有名气的,相信汪局长应该知晓的

  “你们讲的应该是铁占雄团长,我在省厅也听他们说过猎豹,咱们岭南大军区的骄傲,yī支勇猛无匹的特种部队在这南边好几个省都响当当的”汪局长出口夸道

  “呵呵,他们的确勇猛去年我们部队在云南边境为了抓住yī支狡诈的运毒团伙,我们yī组仅五个人,最后倒是yī个没伤着,把毒贩子yī伙12个人全部抓捕归案”范刚略显得瑟,嘘吹了yī通

  “铁占雄此人,以前在省厅时厅长有慎重交待过,如果见到此人yī定要恭敬着,绝对bú能怠慢了

  看来铁占雄bú光那名tóu很响亮,估计跟省厅的丁昌吉厅长,常务副厅长鱼胜白两人关系都是相当的密切

  bú然,省厅两位最重量级的厅长怎么都会慎重地给我私下交待此事而且,好像交待过bú止yī次了,这事还真有点怪异

  铁占雄就凭他身份来说,bú过是岭南大军区直属的水州蓝水湾基地里面的猎豹特种兵团团长yī个团级干部,何捞两位厅长如此看重?

  bú过bú管怎么样?两位厅长都交待过了,那这铁占雄绝对有yī定的份量

  也许他们有亲戚或者战友同事关系等等bú过两位厅长的资料都▲是保密的,查也查bú就,就连那铁团长的身份也是保密

  就连我这个地区国安局局长都查bú出来,这事也有些匪夷所思了也许是军队系统缘故

  这位叶县长既然能让铁团长送烟,好像这烟还是特供给省■shìbǎomìde,cháyěchábújiù,jiùliánnàtiětuánzhǎngdeshēnfènyěshìbǎomì

  jiùliánwǒzhègèdìqūguóānjújúzhǎngdōuchábúchūlái,zhèshìyěyǒuxiēfěiyísuǒsīleyěxǔshìjun1duìxìtǒngyuángù

  zhèwèiyèxiànzhǎngjìránnéngràngtiětuánzhǎngsòngyān,hǎoxiàngzhèyānháishìtègònggěishěng■部级或军队军级高官们抽的那种,那他俩的关系肯定相当的好

  此人如此年轻就能担任县长yī职,虽说那是个落后贫困县,但好歹也是yī县长

  难道此人有着yī定的背景,传闻说此人还是地委庄书记□硬是从墨香市挖地来的,至少从这点说来,他跟庄书记的关系相当的好……”汪局长早就在心里寻思开了,又瞅了瞅自己儿子汪阳yī眼

  暗道,如果此人真有些背景,那叫汪阳提前认识结交yī番也bú是件坏事?此人在庄书记的照顾下前程之路绝对较顺利汪阳是混政府官场的,庄书记的份量太重了

  汪局长想着,yī直朝儿子汪阳使着眼神儿汪阳起始也仅令是跟叶凡碰了yī杯,bú过,老tóu子yī直朝着他使眼神儿,也只好硬起tóu皮站起来再次向叶凡敬酒,这小子心里还yī直郁闷得要死

  心道:“我在地区国土局任执法监察科科长,现在国土局的权力bú可谓bú大,还要去求yī个小县长,也太掉价了yī些反过来还差◆bú多,老tóu子是bú是糊涂了……”

  猴总也是频频敬酒,此人酒量也称得上是海量那红酒喝起来跟喝水也差bú多

  叶凡这厮都给他喝得心里肉痛bú已,暗骂道:“你小子少喝点都bú会,这种●年份的红酒估计yī瓶都要好几百块,还bú如捐给老子麻川修路……”

  yī个小时后,大家喝得都有六分醉了

  这时,叶凡的鹰眼发现猴金安yī直在朝着公关部经理赵飞花使眼神儿,心里yī动暗道:“来事儿了,估计猴总坐bú住了,要抛出主题了此人自己bú好意思出面,倒是搬出小鬼来先探探路子”

  果bú其然

  赵飞花再次站起,连敬了范刚这妖棍三大杯,媚眼yī抬,笑道:“范科长,飞花有句话bú知当讲bú当讲?”

  “有啥当讲bú当讲的,飞花小姐请说”范刚略显醉意样子笑道这小子还朝着叶凡挤了个隐晦的眼球,估计也明白了赵飞花的打算

  “gēgē,那我就说了”赵飞花再次雅致地yī笑,说道:“范科长,听说咱们武圣公司的事已经查清楚了,完全是老对tóu万通公司从中捣鬼zào成的这事是bú是就该结了,再封下去咱们公司就得关门了yī个月损失可bú便宜,好几百万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