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一章 官场走势


  第八百零一章官场走势图

  【3到】

  “老周,你也太宠着那小子了他大把撒钱你不说,连私自撤了潘麻子党委书记职务的事你也不问问,长此下去以后是个常委都这样子干,那以后你这书记还做个屁?”马云钱仗着gēn周富德的关系,一向说话随意惯了,有些愤愤不平说道

  “哪个敢”周富德那眼中突然冒出两条寒光,一闪即逝,jiù连一旁的财政局长马林心里都颤栗了一下心道:“**,好可怕的眼神,不亏是从马胡子家出来的管家的后代,全身都充满了匪气这目光,绝对能杀人”

  “干脆叫马林先不要付钱,截留一段时间那可是一百多万估计县财政账面上jiù这点货了,都给那小子补贴给种桃户了,那这年怎么过?而且,老周,你还要我们都去弄10万,去啥地方弄,政法委穷得丁当响的”马云钱声音大了不少,这家伙心里有气,憋不住了

  “嗯刚刚到县财政局账面上的,jiù100来万周书记,这点钱可得留着过年救救急,不然,县里那些行局头头,乡镇一二把手,还有县里领导还不把我给生吞海剥了”马林局长也是一脸为难样子,他是周富德一手给扶持上去的,也算是周富德的铁竿之一今晚特地来请示如何应对叶凡这个县长提款子的

  “唉……这穷家jiù是难当,**不过,既然我话说出去了,当然也得兑现只是,jiù那一百多万了,你考虑着给jiù是了,留点肯定得留点了,不然,这麻川县城还不吵翻天了”周富德皱了下眉头

  斜瞥了马林一眼,旋即问道:“金桃乡开始发桃树补贴没有?”

  “听说蔡乡长最近很积极,把以前潘麻子从地区搞来的还剩下的十来万块全给提了出去最近还在挨家挨户的核对桃树颗数,那十几万,估计也快见底了,暂时还没到县财政局来催款子”马林说道

  “很积极还不是盯着潘麻子那个位置老周,绝对不能让他上去,**那小子刚到咱们麻川,这屁股还没坐热居然想插手人事,而且,那心也太大了,一个乡党委书记位置,他也敢想,什么玩意儿?”马云钱骂道,相当的激动

  “啰嗦什么?这事我自有办法没有老子点头,那蔡则民跳死过去充其量一个临时头的代书记,想拿掉‘代’字,哼”周富德嘴里哼着,霸气又显

  “这事也怪了,jiù凭着蔡则民那十几万,应该早jiù见底了,怎么到今天了叶县长还没开条子来提款子?”马林同志倒有些疑惑不解起来

  “拖”周富德从嘴里嘣出了一个字

  “拖好啊真用的是拖字诀难怪叫核查桃树的工作人员慢慢数着,一拖jiù到明年了明年的事明年再说了,再说,估计叶县长也估计到了没钱,看来叶县长还真有点小手段”马铁林故意说道

  “手段个屁”马云钱嘴里骂了一句,这厮心道:“咱只要在金桃乡传上几句,把这拖字喷出,保准那火立即烧到叶凡小儿屁股上,不错,jiù这么办了**,敢惹你家马大爷,jiù得付出代价让这小子那年都没法子过了才行”

  “好了,干一杯”周富德举起酒杯,三人哐当碰了一杯

  “老周,还有一件事得gēn你说说最近公安局的吴彤这小子好像gēn那小子走得较近,连我的话都不听了”马云钱愤愤然了,嘴里的那小子当然指的是叶凡了

  “你是说叫他放了潘麻子的事?”周富德瞄了马云钱一眼,淡淡说道

  “嗯,老潘这个人其实不错,以前,每年都能从地区捞个二三十万回来咱们这些人都能gēn着沾沾光县里也没少拿人家好处,光是那普桑不是jiù买了二辆”马云钱隐晦地扫了周富德一眼

  这厮自己去找公安局的吴彤,要求放人,最后bèi吴彤给顶了回去,觉得很没面子

  如果不能完成查副专员的委托那自己以后那奔头jiù小了不少自然,那主意jiù打到周富德这个一把手头上了

  只要他肯出面哼上一句,估计吴彤即便长了四个脑袋也不敢冒头gēn周富德这个一号顶的

  “哼没用的东西,自己作为县政法委书记了,对一个正科级的公安局长都没辄,■还想叫老子为你出头……”周富德心里鄙视着马云钱,嘴里说道:“那个正常,潘麻子同志是为县里作出了一定的贡献,但那个并不代表他jiù能做违法犯罪的事,何况,这事儿针对的是叶县长”

  周富德的话令得●háixiǎngjiàolǎozǐwéinǐchūtóu……”zhōufùdéxīnlǐbǐshìzhemǎyúnqián,zuǐlǐshuōdào:“nàgèzhèngcháng,pānmázǐtóngzhìshìwéixiànlǐzuòchūleyīdìngdegòngxiàn,dànnàgèbìngbúdàibiǎotājiùnéngzuòwéifǎfànzuìdeshì,hékuàng,zhèshìérzhēnduìdeshìyèxiànzhǎng”

  zhōufùdédehuàlìngdé马云钱那嘴张得老大,想不到周富德会如此说话根本一点责备吴彤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好像在说叶凡做得对似的

  “马哥,这事儿潘麻子的确做得有些过头了人家叶凡好歹也是个县长,不管怎么说也该是他领导是不是?如果下边乡镇都像他那个样子不听话,还动手打人,那县里领导能做得下去吗?”马铁林见周富德好像没有责备叶凡的意思,立即也gēn着凑和了两句,当然态度是gēn着周富德了

  “马哥,听说潘麻子还要判刑?”

  “屁点大的事判啥刑,还不是吴彤那小子在瞎嚷嚷估计这事儿有人在背后故意授意的,无非是要挟着给自己立威罢了不然,jiù凭吴彤小儿,他敢如此这般叫吗?”马云钱不屑样子,说道,茅头自然又指向◎了叶凡了

  “呵呵,不过周书记,毕竟查副专员的面子也得给不然,以后咱们去地区低头不见抬头见,以前我去地区财政局捞钱时他也替我们讲过几回话不要讲别的,jiù是他分管的交通来说,对咱们麻川也是照顾◇不少的这事儿你看看能不能给叶县长打声招呼,通融一下”马林咂了咂嘴,劝说道

  jiù其原yīn,那是yīn为查副专员通过地区财政局局长gēn马林这个下属打了招呼,yīn为查副专员知道马林是周富德○的铁竿亲信

  采取的自然是旁敲侧击,先把周富德的铁竿亲信全说动了,用他们去说动周富德,然后,再合围

  最后,估计周富德也顶不住了如果不答应,那不得把手下全得罪光了,作为一个领导,成了光◆杆司令那是相当危险的,还有屁的威力

  “哼……”周富德的回答是一声冷哼,不再言语,令得马云钱和马林都感觉莫名其妙的,不知道这厮内心到底啥想法这哼声是表示愤怒还是同意,抑或是有其它什么想法,这个jiù难猜了

  周富德当然心里有气了,yīn为那前几天去查副专员处捞钱,结果捞了个空,觉得大丢面子,自然有气了

  当然,这事儿周富德也不可能撒手不管,他采取的是观望态度,先冷处理一下再说

  自然,也得让查副专员这厮心里难受一下不然,自己这个县委一把手又不是他gēn班?

  如果查副专员是地委常委那又另当别论了对于一个不是常委的副专员,周富德这个麻川的一号人物未必怵他只是在他分管的项目上有点纠葛罢了

  “老方,你还不消停啊?”常务副县长方鸿国坐在书桌前,桌上平铺着一张很大的画纸,快赶上桌面大了

  上面标上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人头、箭头、圆圈、山山水水等,不过gēn简笔画相比,显得复杂了一些甚至可以说是乱七八糟的鬼画符

  不晓得的人肯定会认为老方同志太没事干了,闲瑕之余在练国画素描,或者说是随手乱涂邪什么的

  这个,只有方鸿国的老婆江月玲最清楚老方同志在干啥了yīn为那些人脸上全标注着名字

  那个一脸邋遢的同志豁然jiù是县委书记周富德而脸上略显稚嫩的自然jiù是县长叶凡同志了

  jiù连老方自个儿都给他自己画上去了,自然,老方把自己整得是英俊洒脱,一个白面儒士装扮了,手中还捏了把逍遥扇子gēn周富德同志的邋遢形象形成了鲜明对明

  其实这图上的人全是这幅德兴,只要gēn方鸿国不对付的人,全是丑化方面□画的像齐归云gēn方鸿国相当的铁,那是画得高大威猛,咋一看上去还真有点将军相,早jiù过其人一个县武装部长的形象了

  周围和下方还有韦不理、马云钱……jiù连乡镇一级的潘麻子等人都bèi老方同▲志用了黄豆大的圆脸代替了

  像马云钱这厮jiùbèi方国鸿用一条铁链般的绳子gēn周富德串在了一起,而韦不理呢?自然gēn青山镇的书记铁东搭伙了

  而且韦不理此人身上还隐隐的分出了一条虚线偏向了周富德老方看了看,觉得好像还不满意

  又伸手用橡皮擦嚓嚓几下又把那条虚线给擦掉了想了想,觉得还是画上的,结果又给画上了,只是不怎么明显

  而且,有的同志之间串在一起用的居然是波浪线自然,像叶凡和方圆这两个人jiù没啥线冒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