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八章 强势拍板


  第七百九十八章强势拍板

  【虽说狗子今天才两,但都是万字,这gè月每天最少一万字,希望哥们姐妹们支持狗子,谢谢】

  周富德说完后冲着门外喊道:“小周,进来,把马书记扶出去,让他去医院仔细地检查一下,不是腿骨伤着了没有如果伤着了还得挂瓶接骨,不能马虎了”

  “我……我没事……”马云钱刚喊出了这几gè字,不过,被周秘书强拉硬拽出去了

  因为周秘书知道自己的主子发怒了,所以,下手也是相当重的老马腿脚不方便,zài加上是gè半老头子了,又整天没日没夜的辛勤耕耘在女人肚皮上,早把那身子给掏空了现在嘛,估计就剩下一gè骷髅骨架了

  所以,这厮扑腾了几下,终★究抵不过牛高马大,阳刚十足的周秘书,给拉死狗一般拖去了

  不过,下楼后被县里那些干部看见,还以为马书记是不是被人狂K才这gè惨样子了自然,马云钱又成了县里那些小干部们茶余饭后的笑料段子了
○jiūdǐbúguòniúgāomǎdà,yánggāngshízúdezhōumìshū,gěilāsǐgǒuyībāntuōqùle

  búguò,xiàlóuhòubèixiànlǐnàxiēgànbùkànjiàn,háiyǐwéimǎshūjìshìbúshìbèirénkuángKcáizhègècǎnyàngzǐlezìrán,mǎyúnqiányòuchénglexiànlǐnàxiēxiǎogànbùmencháyúfànhòudexiàoliàoduànzǐle
  “好了,闲话少说这样,天墙那路肯定得修了,就由咱们在坐的常委们quán体负责

  每gè常委都想办法,群策群力,一gè人头去弄10万这gè数目不多,相信在坐的既然能坐在这gè位置上,弄10万块应该不难我gè人带gè头,去弄30万

  这么一合计,估计也应该有200多万了加上庄书记给的30万炸药,咱们县zài去银行贷几十万,凑够300万自力生,拓宽整修天墙”周富德的霸气zài现,一拳捶在桌子上

  那话一落地,其他几gè常委quán苦瓜着脸了虽说凭着他们的人脉能力,弄10万应该也会弄得来

  不过,并不像周富德讲的那般容易的你周富德去地区耍赖敲桌子也能弄来30万,并不是特别的难,其他人,就相当麻烦了

  当然,像孙明玉这gè组织部长也不怎么担心,因为他有着地区孙部长撑着,凭着他家老头子那地委组强部长头衔,想送钱的还怕没有?所以,孙明玉一脸轻松地看着人生百态戏

  韦不理这gè党群书记不动声色,估计搞10万对他也不是特别的难,这厮坐得住坐得稳实

  就宣传部长杜小兰那眉头紧锁,一只手还摸在胸腹部下方,倒有点病美人架势

  那是因为感觉这○10万,很重宣传部本来就是gè空架子部门,管着文教卫生等机构也是一些穷得丁当响的部门

  去啥地方搞10万,而且,杜小兰当初上位那也是因为她沾了女人的光,那gè时候地区党委响应党的号召要大力扶持■▲女干部

  实际上她背后并没什么比较殷实的靠山而且杜小兰又是一gè较孤傲的女性,交际也不怎么好,所以,这事当然就犯难了

  不过,这事是土霸王周书记一拳擂下来的,她总不能站出来反对除非她不☆想干这gè宣传部长了

  方鸿国眨了眨眼,旋即也镇定了下来即便这10万很烫手,但他也不会让周富德这gè对头看了笑话的俗话说打落了门牙往肚里吞就是讲的方鸿国此刻的架势

  “哼老子也弄30万给你瞧瞧,别以为你一gè书记弄了30有多显摆……”方鸿国暗中较上了劲头

  因为周富德那眼神却是不经意地扫了他一眼两gè人是斗上乐子了,什么事都要斗一斗此事,自然也不例外了

  “10万,不多,我出20万”青山镇书记铁东同志热烈响应着,说完后还故意瞅了叶凡一眼,很是明显,老子一gè镇党委书记都砸了20万,你这堂堂的大县长又砸多少?

  青山镇是唯一一gè入了常的镇党委书记,那是因为青山镇太扎眼了,即便是在整gè德平地区都是榜上有名的

  自然是因为那铜矿了而且,铁东此人也是交际发达,四方活络,人也相当的有能力自然,有了钱就有了交际

  纪委书记方圆自然没有异议,这事是帮叶凡的,他挤也得挤出钱来

  “呵呵,谢谢各位,特别是周书记,铁书记的支持既然铁书记都答应出20万了,我也得表gè态,弄25万”叶凡笑道,淡然面对着铁东

  他这gè25万当然也有说法的,因为周富德是答应弄30万,自己当然不能过他,抢了领导风彩人家周富德同志可是代表党,咱zài怎么说也不能比党的代表还高

  而自己是一县之长,自然不能比铁东一gè镇党委书记差了,虽说他也是常委所以就吐了gè25万出来,不高不低正好着

  “**老子刚才又不能说50万,不然,噎死这小子”铁东在心里暗骂了一声,也晓得即便青山镇zài有钱,也不能夺了老周光环的

  “你们都是有钱人,咱一gè武装部长就不来凑热闹了,呵呵”齐归云扫了周富德一眼,淡淡说道

  说起来,一gè县,就这gè武装部长对周富德不怎么感冒人家挂着gè地方军事部门那身老虎皮,而且,齐归云是直接从地区军分区调下来的,所以,周富德这gè书记也管不了他他自然也不怵周富德了

  zài说,齐归云跟常务副县长方鸿国相当的好,所以,这次站出来隐晦地发出了反对周富德提议的声音,从另一gè方面来说也是在隐晦的支持好友方鸿国了

  “呵呵老齐,军分区可是富得流油啊你去哪里捣鼓一圈回来,包准兼得gè盆钵满盈的”周富德心里一愣,立即打着哈哈笑道,这gè齐归云,他还真有点头痛的

  “呵呵,德平军分区又不是我家开的,zài说,咱们县哪年不去搞点钱,人家早烦了凤司令说了,归云啊今年别zài来了,惹得老子火起一脚把你给踢到天墙下喂狗喂猫去”齐归云打着哈哈,一句话塞出来令得周富德是恼火不已,冷冷哼道:“难▲道你们部队就不走天车山啦?”

  “呵呵,我们很少走一年时间,不会过几回,就征兵的时候走走

  zài说,地方政府支持国防建设那gè是天经地义的事没有了咱们英勇的人民解放军,何来国家的太平▲▲道你们部队就不走天车山啦?”

  “呵呵,我们很少走一年时间,不会过几回,就征兵的时候走走

  zài说,地方政府支持国防建设那gè是天经地dàonǐmenbùduìjiùbúzǒutiānchēshānlā?”

  “hēhē,wǒmenhěnshǎozǒuyīniánshíjiān,búhuìguòjǐhuí,jiùzhēngbīngdeshíhòuzǒuzǒu

  zàishuō,dìfāngzhèngfǔzhīchíguófángjiànshènàgèshìtiānjīngdìyìdeshìméiyǒulezánmenyīngyǒngderénmínjiěfàngjun1,héláiguójiādetàipíng▲稳定?

  zài说,以前军分区的同志为咱们麻川修路的次数还不够多吗?我就记得,去年军分区就曾经派了十几辆车子来帮我们修路运东西,而且还安排了辆挖掘机

  周书记,这些你可是看在眼中的今年◇●,还是不要zài去麻烦他们了

  咱们德平又不止麻川一gè穷县,总得留口汤给其它兄弟县”齐归云就是不开口,一番大道理下来就连周富德想用强势压制都找不到借口

  “呵呵,齐部长,话不能这么说○■党说过,地方政府要支持军队搞建设没错,但也说过一句话,那gè就叫军民共建是不是?

  这样,才能体现军民之间的鱼水情嘛zài说,解放战争那gè时候,没有了几千万的民众在后面运粮运水支持着,那仗,□还怎么打所以,军队离不开地方,地方,自然也离不开军队了

  军民之间只有互相帮助,不分彼此,才能共同建设美好的国家”叶凡一看,照这gè架势下去好像有点不妙

  齐归云只是开gè头炮,要是此人鼓动得在坐的常委们quán造反了那自己的修路大计不就得泡烫了?所以,自然也是站了出来,支持周富德了

  当然,听了叶凡的一番论述,周富德心里相当的满意,向叶凡投去了一道嘉许的眼神,表示感谢

  叶凡自然也是微点头,两人心照不宣了,麻川的一号二号倒是结成了暂时的反齐联盟

  “我看也不能强人所难刚才齐部长也讲过了,地区军分区每年对咱们麻川的支助都相当多了今年凤司令都那样子说了,如果zài去麻烦人家就怕惹人厌这人哪,来日方长,今年不行明年zài去,隔过一年凤司令也不会那样子说了zài说,人家凤司令可是地委常委,真惹得这尊大神火起的话,那雷霆之怒可不是咱们麻川一gè旮旯小县能经受得起的”方鸿国居然也加入了为齐归云讲话的战团中

  这下子正好形成二对二的格局,在坐的常委们其实都不满意周富德硬压下来的分配任务

  不过也不好意思开口,quán都在一旁看着热闹,希望齐方集团能够搅局,干脆把那gè10万块的任务给搅黄了最好

  当然,大家抱的希望都不是特别的大,一号二号的组合太强大了,根本就不是齐归云这gè武装部长加方鸿国这gè常务副县长所能抵挡的

  “哼在坐哪gè常委不为难?10万块那么好弄吗?当然不好弄

  可大家要想想,我们是什么人,咱们是这麻川县的核心领导班子中一员

  咱们自己都推三阻四,还讲求什么麻川的大发展?同志们,不要有畏难心理,党从来都教育我们在迎难而上,而不是一见困难首先就想到躲避或后退

  战场上可是有规矩,这gè相信老齐最清楚了,当逃兵是要被枪毙的”周富德那话还相当的煽情,后面连枪毙都给他整了出来

  “党虽然教育我们要迎难而上,但也说了要量力而行,不能盲目上马那样子做反而适得其反,咱们quán部常委都去要钱,那不成一群叫花子了”齐归云那比喻一出,差点引起哄笑,自然,大家没笑,只是憋得难受
◎   “老齐啊听你这么一说,咱们县府都快成叫花子窝了”方鸿国紧接着还凑上了一句,周富德一听,就要发作,立即哼道:“不要多说了,就这么定了”

  “好,我量力而行能弄到多少这gè没有定数,到时也别★怪我”齐归云冷冷抛下了一句话,那脸也板了起来估计被周富德的霸道给气得不轻

  “呵呵,我相信齐部长的能力如果军分区不支持钱的话能支持一些拓宽公路的工具,比如铲车、挖掘机、甚至卡车帮我们运人到工地都行,那gè也算是支持是不是?”叶凡打着圆场,当然也不想第一次参加常委会就让齐归云忌恨上

  虽说武装部长没多大权力,但他手中还是有一票的,真跟你较劲的话那麻烦也不

  “开路工具,到时z□ài说”齐归云扫了叶凡一眼,淡淡的点了点头,也不知心里想些什么估摸着已经对叶凡产生了小小的一点芥蒂

  “修路的事希望各位能抓紧点,日本商人下周就要到,我的打算是争取在本周内能动工开始

 ★ 实在不行也得先稍微修整一下,争取在下周内动工,本周内先把具体方案搞出来

  时间不等人,一定要抢在年前干完,不然,这年一过,大家气都泄了

  当然,即便是凑了300万,对天车山脉那长达1★60多公里的盘山公路来说也是杯水车薪

  估计砸进去连gè泡都不会冒的,所以,我还有gè打算,就是发动quán县老百姓共同修路,咱们政府提供伙食、工具,他们出工出力

  各位常委分头包段包▲片负责,每gè乡按人头比例由乡长书长带头组成包段修路组,出一定的人工

  最近我转悠了几gè乡,对于修路群众们的积极性也相当的高,愿意出些白劳力

  如果此方法真能行的话,那咱们那300万拿来就能多干许多事的可以多卖些炸药、碎些石子等”叶凡又抛出一gè建议来

  “叶县长,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是gè相当浩荡复杂的工作的比如人工的安排、调配、后勤保障、车辆的运输,最重要的就是安quán了,要知道这些老百姓虽说积极性高,但他们都没干过那些活计,光有一些蛮力也没用,有的东西得讲科学性的,比如挖洞填药,要是炸药炸伤了人,车子翻了出了事故怎么办?这gè可是要丢帽子的?”韦不理皱紧了眉头,明显的不支持此方案了

  其实此人是嫌麻烦,要自己这gè党群书记跟工人们一起带头包段什么的,那多累多苦,而且是吃力不讨好

  真的作出了成绩,估计大的功劳都给叶凡这gè县长和周富德这gè书记拿去了估计大头还在叶凡身上,自己这gè管党务工作的书记能捞到啥好处?

  “是啊,这事太麻烦了动用的人工太多,就容易出问题安quán责任重如泰山,不要说死gè把人,就是伤了残了几gè,咱们县委县政府也赔不起到时上级领导追纠起责任来谁能负得起?毕竟咱们的修路队不是专业的?”铁东紧接着支持韦不理了

  “这gè倒是gè问题?安quán安quán……”就连周富德这gè一号都有些犹豫了起来

  安quán这顶帽子一旦扣下来那是要掉官帽子的,自己这顶帽子拿这破路上去试,显然不划算幸好马云钱那骚包不在,不然早嚷叫起来了

  “其实,也并不是完quán不可能,咱们可以请几gè有经验的施工人员来指导或监督,由县公路局的同志带头,分片负责,也能起到一定的指导监督作用”孙明玉倒是有点支持叶凡

  “孙部长,这gè能百分之百保证安quán吗?”韦不理冷声哼道孙明玉自然不接话了,那gè百分之百保证,谁敢夸那海口

  “都怕这怕哪的还干什么事?干脆就让咱们麻川永远穷下去就是了,那样子绝对安quán不干事当然安quán了,哼”这时,方圆这gè纪委书记一看好像不妙,叶凡提的东东快被大家否决完了,所以,也是直捅捅地捅了一句出来

  “方圆同志讲得有理,咱们不能怕事,怕事那就什么都不要干了常言说,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下落

  坐家里都有可能被天上的什么砸下来砸伤,何□况修路,咱们不可能百分之百保证

  但不能因为这gè就不去做咱们要狠抓安quán监督,责任落实到划片的领导头上,层层推进

  比如以一gè自然村为最基本的小组,由小组长负责支书又负责几gè●kuàngxiūlù,zánmenbúkěnéngbǎifènzhībǎibǎozhèng

  dànbúnéngyīnwéizhègèjiùbúqùzuòzánmenyàohěnzhuāānquánjiāndū,zérènluòshídàohuápiàndelǐngdǎotóushàng,céngcéngtuījìn

  bǐrúyǐyīgèzìráncūnwéizuìjīběndexiǎozǔ,yóuxiǎozǔzhǎngfùzézhīshūyòufùzéjǐgè自然村,乡长负责几gè大村等

  层层把关,层层监督,相信一定会大大降低不安quán因素为了咱们的麻川,我觉得可以搏一搏”叶凡豪气满怀,说道

  “搏一搏,那就成立一gè指挥部,请叶县长担任此次修整拓宽天车山脉公路的总指挥,我们协助叶县长修路,不知叶县长是否敢签下负总责的责任状?”韦不理挑了叶凡一眼,略显讥讽,问道

  周富德当然不作声了,这gè总指挥名头好听,责任大出了事故还了得,到时大家把那责任书一摆出来,大家都有得推,这gè总指挥特定丢帽子其他人,最多落gè警告记过处分什么的就差不多了

  “周书记,您看呢?”叶凡转头问道

  “呵呵,我老了,这总指挥还是你们年青人来做较好叶县长既然是修路的发起者,这总指挥当然非你莫属了这样,我负责后勤工作就是了至于包片划段的事就落实到各gè委员头上”周富德干声笑着,老着脸皮,首先就抢去了最不容易出事故,而油水又最多的工作

  其他常委们虽然暗骂不已,但也不好意思跟周富德这gè一号人物抢这份轻松工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