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四章 荒山野岭常出事


  第七百九十四章荒山野岭常出事

  3到,兄弟们,月票不给力啊感谢书友080802170722847打赏

  ……………………………………………………………………

  “呵呵★,我们这些作副职的有啥权力?要钱,你可以问王专员要嘛那边罗水公路稍微漏*diǎn渣出来也够你们麻川忙活上一阵子的”查专员冷冰冰说道

  “那好,宏礼的事我会尽力的”周富德阴沉着脸挂了电话,叭地一声椅子被他蹬得直往桌边撞去,嘴里骂道:“狗日的查计钢,你他娘的手握交通大权,不可能一分钱都漏不出来到底shì谁动了手脚?既然你不人,休怪老子不义了”

  晚上10diǎn,叶凡正准备跟农媛媛出去闲散的逛逛,这时来了电话,shì县委办的柳主任打来的,说shì周书记交待明天早上10diǎn开招县委常委会,讨论一下本年度本县的经济发展大局,简称为‘脱帽工程’,也就shì怎么脱去全省dǎo一的帽子

  顺便也想听听叶县长关于本年度经济发展的一些相法,请叶县长及时赶回来

  通知完后柳眉芳dǎoshì提醒了一句,说道:“叶县长,潘宏礼shì太不象话了,不过,得饶人处且饶人,呵呵……” ▲
  “呵呵”叶凡淡然笑着挂了电话,心道:“柳眉芳还行,至少提醒了我一下这货上头有diǎn来头有diǎn奇怪,到现zài了,估计那破事儿早就传得满天飞了,怎么周书记也没来个电话,周富德的心里到底z☆ài想些什么?”

  “我们回去,县里有事”叶凡冲一旁走路有diǎn拐的农媛媛笑道,眼神还不经意地从她的臀部滑过

  心里暗骂道:“潘麻子这厮也太会踢人了,居然把农媛媛这大姑娘的臀部给踢伤了,**,这都什么事?踢得也太不shì个地方了”

  “李师傅不zài,没人开车怎么办?要不叫蔡乡长安排辆车子送我们回去?”农媛媛眉头一皱,说道

  “呵呵,现成的司机zài你眼前都给忘啦?”叶凡调侃样笑道,又补了一句道:“不过,你的伤怎么样了,如果不行的话你休息几天再回来,我先开车回去了”

  “我dǎoshì忘了叶县长开车开得相当的好,咯咯天墙都能开下来这路也算不上啥了没事,我撑得住,回县里治治好”农媛媛轻抬眉毛,眨巴了一下,相当纯纯样子笑道,令得叶凡这厮感觉眼前一亮,想起了山丹丹花开狗尾草摇摇

  叶凡给蔡乡长交待一些事务后立即起程了

  “叶县长,您慢走,放心,我会登记好桃树的事,绝不乱花一分钱正好乡里还剩有十来万块钱,只不过这笔款子不好用得”蔡则民走前小声说道,很shì恭敬样子凑叶凡耳旁唠叨道

  “为什么?难道来路不正?”叶凡眉头一皱

  “不shì来路都很正,只shì那笔款子shì潘书记,不潘麻子同志从地区要来的

  听说他有个表哥zài地区,由他出面搞来的当初搞了30万回来

  潘麻子用那笔款子买了辆车,剩下15万左◇右还没来得及派上用场

  所以,那笔钱虽说zài乡财政所里,但那所长估计得潘麻子签字才能拿出来”蔡则民一脸的无奈样子

  “哼有这么多钱开个会都叫穷,这潘麻子,还真shì个守财奴”叶凡没好▲气骂了一句

  “呵呵,他那钱,基本上都用zài了翠花酒楼里了如果不用来赔了桃树,基本上那钱全得没了潘麻子曾经对我们说过,那钱shì他搞来的,你们有本事自己搞去,别zài一旁唧唧歪歪的,所以,我们也不好提出diǎn什么来”蔡则民dǎo出了实情

  “shì吗?虽说那钱shì潘麻子搞来的,但那也shì以金桃乡的明义搞来的那钱也shì乡政府的,shì国家的,并不shì潘麻子私人的你先去领来,我打个条子给你,如果乡财政所不给的话你再打电话回我”叶凡zài走前干脆又拿出笔来刷刷地写了张批条出来递给了蔡则民

  心道:“我dǎo要看看一个乡财政所所长shì否有胆量跟老子较劲,胆敢阻拦此事立即拿下,即便shì周富德反对我也得拿下,县长的政令成一纸空文了老子这县长还当个屁商秧变法时南门竖木立信,潘麻子,就shì我的立信人,活该你这老小子dǎo霉,撞枪口上”

  牧马人行驶zài颠颠簸簸的盘山公路上,车里就两个人,叶凡开着车,农媛媛坐zài副驾上假寐

  一个急转的大弯,牧马人轮胎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农媛媛那好看的眉头都皱了起来,整个人离开了座位倾向了一旁

  “怎么啦?”叶凡随口问道

  “没事”农媛媛皱了皱眉,不敢再坐下了,干脆悬空着屁股手扶zài车把上不敢坐下

  叶凡总算shì明白了,敢情人家姑娘那屁股被潘麻子踢坏了,现zài连坐都没办法坐了,颠着难受呢

  “shì不shì那地方痛,你试着侧身坐着,路还相当的远”叶凡体贴的说道,这几天农媛媛的表现可圈可diǎn,已经渐渐的赢得了叶凡的打心眼里信任

  “嗯没事,我就这样没事”农媛媛轻声嗯着,不过,不小心那车子刚好碰上路面一个大石头疙瘩,像跳跳球一般弹了起来,卟地一声,农媛媛给撞zài了车顶上,痛得哎哟一声叫了起来

  吱嘎一声

  叶凡停了车,伸手摸去,问道:“没事?”

  “没事,一diǎn痛”农媛媛伸手,很shì自然地搁开了叶凡的狼爪子,还shì相当矜持的

  zài这深夜里,荒山野岭又见不到一个人,孤男寡女的zài星空下,还真有diǎn莫名的情绪

  “相信我的话让我看看,包准你舒服一些”叶凡笑道,dǎo没什么坏心思,只shì想帮她上diǎn药,然后逼出一些内息之气帮他蕴润一下药这个东东叶凡shì随时放zài后备箱的,这个dǎo不缺

  “不了,没什么事”农媛媛扫了叶凡一眼,不经意地往四周末围巡了几眼,摇了摇头

  其实她心里zài咚咚的狂跳了起来,zài这荒郊野岭的如果小叶县长真要使坏的话,那……而且,到时估计自己只能shì哑巴吃黄莲

  “呵呵,怕啦?”叶凡干声笑道

  “怕啥?”农媛媛假装硬气,还挺了挺胸脯

  “不怕我,呵呵,zài这荒郊之地说不定会发生diǎn什么?”叶凡斜了农媛媛一眼,决定逗逗乐子,也让心情舒缓一些

  “你不会”农媛媛咬紧了嘴唇,很shì后悔刚才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的跟着叶县长一定要回县里

  也许就shì一种潜意识中的信任,不过,现zài,农媛媛有□diǎn担心自己shì不shì意识出了毛病

  “那可说不定,星空高挂,夜色朦胧,最shì浪漫时刻”叶凡脸慢慢的凑了过去

  “我相信你”农媛媛突然大声说道,勇敢地瞪着叶凡同志

  ◆害得这厮心里还有diǎn毛燥燥的,随口笑道:“那不就得了,既然相信我还顾及什么”

  这厮收敛了笑意,手往一旁的一个按钮一按,后排那宽大的座椅处传来扎扎扎的微响声

  农媛媛往后一扫,顿时●慌了神,连声音都带着美声颤音道:“不……不能……”

  因为叶凡把后排椅放dǎo了下来,犹如一张宽达1米八的巨床,只shì有些斜度就shì了

  这个当时猎豹的军事部门zài给牧马人厂家订◆●慌了神,连声音都带着美声颤音道:“不……不能……”

  因为叶凡把后排椅放dǎo了下来,犹如一huāngleshén,liánshēngyīndōudàizheměishēngchànyīndào:“bú……búnéng……”

  yīnwéiyèfánbǎhòupáiyǐfàngdǎolexiàlái,yóurúyīzhāngkuāndá1mǐbādejùchuáng,zhīshìyǒuxiēxiédùjiùshìle

  zhègèdāngshílièbàodejun1shìbùménzàigěimùmǎrénchǎngjiādìng制时有特别要求的像这种指挥车的后排可以完全放dǎo下来,使它成为一张活动的床,供指挥员zài路上休息的

  “你不shì说相信我吗?来,你斜躺下”叶凡一脸正经说道

  “算……算啦……”农媛媛不肯就范

  “那就算啦,等下可别叫受不了,还有几个小时车程”叶凡板起了脸孔发动汽车就要赶路,觉得自己的好心被别人当了驴肝肺其实他没换位思考一下,zài如此情景下哪个女孩子敢躺那车床上去,估计就shì有一定定力的男子也受不了那种极度诱惑的

  “那……就试试……”农媛媛身子骨一抖,还真有diǎn怵叶凡那板起来的冷冰冰猪脸没经意地就轻声喷出这话来,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正想反悔时叶凡这厮那耳朵可不shì一diǎn灵光的

  笑道:“那好,你先去后面,我去调diǎn药糊来,好得快些,不然,你这额角好像肿了,如果真留下什么后遗症,比如说一个伤痕什么的破相了就麻烦了”

  农媛媛果然中计,眼神复杂的扫了往后备箱走去的叶凡,心里shì犹如小鹿zài撞击着心房

  暗道:“他不会shì去后面拿棉被枕头?怎么办?难道今晚我真的难逃厄运……”

  农媛媛想着,眼睛zài车厢里寻找开了,dǎoshì发现前排椅下好像有把较大的板钳,如获致宝,她shì赶紧把那板钳给抓zài了手中,心里想道:“如果他敢欺负我,我就拚了,大不了一死得了绝不让禽兽污了我的身子”

  后备箱里传来噼里啪啦杂乱声音,好像还有开箱的卟拉声

  农媛媛如坐针毡,又寻思开了:“看早上他那身手,那个牛高马大的潘书记被他杀鸡般轻易摆平了,而且还听说他连地区公安局的林局长都赢过,我这板钳估计也不抵事儿……”

  “干嘛还没到后面去”调好了药糊的叶凡从后面走了过来,打开车门一瞧,农媛媛赶紧手一缩,估计shì想把板钳藏起来不让某色狼发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