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二章 领会领导意


  第七百九十二章领会领导意图

  所以,叶凡交待农媛媛把吴彤从县城招了过来,也是想乘zhè机会观察一下吴彤此rén到底可用不可用,其实就是听不听话了如果可用的话那以后指不定还能成自己的好○帮手

  吴彤估计也感觉到了点什么,zhè明摆着是叶县长在考验自己要的就是自己一个态度,虽说只是一个态度,但也隐隐的有倾向谁的问题了

  “叶县长,今天刚好县医院的医生在范白成院长带领下到金桃乡来开展扶贫性手术

  经过范院长亲自验伤证明,蔡则民同志那额角被开了一个长达好几厘米的长口子,缝了十几针才弄好

  估计以后伤好后蔡乡长那额角上都会留下一丝无法抹灭的疤痕了,唉,破相了

  蔡乡长那文rén相zhè下子有了道丑陋伤痕,叫rén还怎么当zhè乡长?

  另外金桃乡党政办的江有道主任小腹部被潘宏礼同志重重的踹了一脚,范院长检查后认为是脾部被踢伤了,得休息个把月以观后面效果

  县政府办的农媛媛同志臀部被踢肿了,造成淤血堆积,连坐都有点困难了

  而且当时乡政府的七八个同志都证明,要不是叶县长手抓得快,飞身救rén,估计农媛媛同志会被潘宏礼一脚给踢得扑下窗户了

  rén都到窗户口了,幸好啊不然闹出rén命就má烦了zhè个按lǐ说可也是杀rén未遂的,算过失……”吴彤一边汇报着,一边在观察叶凡的脸色不过他有些失望,因为叶凡一脸的淡然,看不出喜怒哀乐

  “嗯证rén证据什么的都齐备吗?”叶凡点了点头,扔了支红塔山给吴彤

  “都录了口供,签了字,一切手续完备”吴彤嘴里汇报着,猛吸了一口烟,看着叶凡,在等指示

  不过几分钟过去了见叶县长好像在考虑什么,zhè厮有些急了,小声问道:“叶县长,不知该如何处lǐ潘宏礼同志?”

  “依法公正处lǐ”叶凡抛出了六个字,不过后面又补了一句道,“此风不可长”

  “此风不可长……”吴彤心里念叨着,暗道那不是说肯定得严惩了如果不严那以后那风不是就又要刮起来了,zhè可怎么办?

  zhè厮那屁股在椅子上转扭摆着不安分了起来,弄得叶凡心烦,眉头一皱,问道:“怎么?还不去处lǐ?”

  “叶……叶县长,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吴彤脸色凝重,咬牙决定倒出实情了

  “有话直说,有什么当讲不当讲的,我又不是土霸王,难道连话都不让同志们讲了?”叶凡知道zhè小子要亮底牌了,故意装作不耐烦样子其实是看zhè小子是否讲实话,zhè个,也决定着自己经后用不用此rén了

  “咱们地区行署副专员查计钢是潘宏礼的亲亲的表哥,两rén关系很好

  以前,查计钢的母亲在生下查副专员时当时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了,还是潘宏礼的家里供他读的大学

  所以,潘宏礼虽说是普通侦察兵复员的,但并没什么级别,也给查副专员慢慢的扶上了金桃乡书记位置……”吴彤那话一抖落出来后双眼直盯着叶凡,叶县长是否会改变主意像zhè种事说大就大,说小的话那是连屁事都没有

  “怎么?怕啦?”叶凡淡淡一笑,嘴角勾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斜扫了吴彤一眼笑道

  吴彤明白,zhè是叶县长在考验自己了zhè个时候相当的关键,县委周富德zhè个一号对自己并不怎么感冒,不然,那政法委书记一职一直不让自己兼任今年自己正好30周岁了,再不挪挪位子zhè辈子就没什么希望了

  zhè厮一咬牙,说道:“我明白了”旋即点了点头走了

  “我是最喜欢明白的rén”后面传来小叶县长那淡淡的口吻,吴彤心里一震,转头又冲叶凡弯了弯腰,是恭敬,说道:“我立即把潘宏礼带回县局”

  “那是你们县局的事,zhè事儿别问我”叶凡头都没抬,嗯道

  “潘宏礼背后有着查计钢zhè个亲表哥撑着,rén家是地委行署副专员,位高权重

  不是我zhè角色所能惹得起的,就是má川的一号周书记也得让zhè货三分

  不过,听说叶县长是地委一号庄书记亲自带的将,特地从遥远的墨香那边给挖过来的

  不过,zhè个也仅仅是个传说,谁晓得是真是假然而,rén家计副专员跟潘má子的关系那是铁当当的事实,绝无虚假,用一个虚幻的小道消息去搏一面响当当的墙,zhè个是不是有点太冒险……”吴彤心里寻思开了,此事当然得慎重

  就zhè么一件小事,如果处lǐ不当,也许就能把自己的帽子给搭进去

  重拿轻放潘má子叶县长肯定不乐意,重拿重放rén家计副专员会眼看着自已亲表哥吃亏?

  何况计副专员的大学还是潘má子家给供的伤脑筋啊能否有个两全其美的法子,估计是没得选择了,鱼与熊掌只能取其一

  “拚了,县官不如现官”吴彤心里一抖,似乎下定了决心

  “不lǐ,宏礼的事怎么回事?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地委行署副专员查计钢口气相当重,电话打到了县委分管党群的书记韦不lǐ处

  “听说是叶县长耍横,丝毫不顾及乡里经济情况,为了面子工程,拢络rén心,要招开什么村民大会,支书村长会计出纳民兵连长都给招呼到了乡政府开会

  rén家要砍桃树就让他们砍,他倒是要硬性阻拦难道还嫌闹得不够?

  宏礼书记当时一听就直言劝道,结果被打了,而且还是好几个打一个就连县政府办那个农媛媛,屁大的一个副主任,居然也狐假虎威,耍起横来估计也是叶凡指使的,不然,农媛媛有天胆也不敢跟宏礼书记耍泼的

  现在宏礼听说被县公安局吴局长给带走了,估计已回县城计专员,那小子用心险恶啊,是不是得防防了,不然,桃树的事要是不砍掉,明年肯定又是漫山的烂桃子,臭不可闻

  本来今年桃树的事老百姓都怒了,还好宏礼处lǐ得好,没出什么大的乱子

  如果等明年再烂在地里,那金桃乡的几万老百姓得闹事,到那个时候,我想矛头估计是指向咱们了,有rén,要拿桃子说事了……”韦不lǐ副书记一脸凝重地说道

  zhè厮当然在扇风点火了,查计钢zhè个老油子怎么会听不出来冷哼道:“叶凡刚来,对桃子的事应该不清楚,估计是被什么好事者给利用了不过,宏礼的事你先打个电话给吴彤,叫他立即放rén,送医院去检查一下,别伤着什么地方了,哼不然……”查计钢脸一沉,说着就要挂电话

  “等一下查专员,我已经给吴彤打过电话了,那个时候他还在金桃乡,说是立即就会回来了

  不过,他说宏礼zhè次的确很过份,拳打叶县长,一手推得蔡乡长额角缝了十几针,差点毁容

  zhè个按法律上来说已经隐隐的造成了轻伤,似乎已经达到判半年的最轻犯罪标准

  而且,党政办的江有道和县政府办的农媛媛也受伤了,江有道听说脾部被踢伤了,农媛媛臀部被踢肿了,在农媛媛的事上还说有差点过失杀rén,侮辱妇女什么的

  唉,就不知宏礼被姓叶的伤成什么样○了,问吴彤那小子居然不说……”韦不lǐ居然叫屈了

  “你堂堂一个县委副书记,má川的第三号rén物,zhè点小事都办不了,哼”叭嗒一声查计钢气得挂了电话,嘴里骂道:“哼想挑起老子下手去收拾叶凡◎那小儿,你小子还嫩着呢?不过,姓叶的听说是庄书记特地从墨香那地方挖来的,肯定颇费了一些心思的只是,你不该对宏礼下zhè般的狠手,即便有着庄世诚,老子也不盏省油的灯,何况zhè个也只是传说,他们的关系也未必很牢靠”

  “老周,我说过,那小子迟早会出大乱子看到没,才几天时间就撞下如此大祸,不但殴打潘má子,最坏的就是不该阻拦农民砍桃树

  那桃树,简单就是个祸根子,咱们躲还来不及,他到好,丝毫不顾及县里经济状况,在外面疯狂撒钱前几天去靠山屯子撒了15万建教学楼

  说是去地区要钱,咱们现在就快成瘟神了,哪个单位肯给咱们县钱我就怕zhè么一来,到时那教学校建了个半落子工程,最后zhè屁股还得你去擦

  今天在金桃乡狂妄,一株桃树补贴二块钱,那可是一百多万的巨额款子按咱们县经济状况来说,上百万的款子就得拿到政府班子会上去议议才对

  你看看,独断专横,自己就夸下了海口那桃树砍了多少,咱们也少得má烦现在估计地区的查专员得跳脚了,潘má子虽说有些过了一些,但rén家也是为了乡里好

  而且,每年通过他牵线搭桥,查专员还不得拔个几十万给咱们县

  今天经zhè么一闹,把财神爷的表亲给打了,以后查专员会怎么看咱们县,还想要钱,估计是没门了,唉……”县政法委书记马云钱坐在周富德对面,一脸痛心扼腕样子叹息着

  县委书记周富德斜了zhè厮一眼,知道zhè厮在演戏就zhè厮,他会去操心县里的那些破事儿那才是老天真开眼了平时除了女rén那尿水坑他会去搅几下,其它什么事儿,zhè厮什么时候关注过

  “老马,zhè事咱们只是听rén说的,事实到底如何,等叶县长回来了自有说法不过,钱是得看紧点,不然……”周富德一想到钱,那眉头快皱成一条缝了

  “还等,就怕太晚了等他那大嘴撒下几百万,咱们县一年的财税还不够他一个rén撒的了到时兑现不了,农民难道会放过他,要是搞出什么乱子来就má烦了,老周,明天的常委会你得提提zhè事了,不然,我怕到时后悔就来不及了”马云钱极力鼓动着周富德

  “明天,到时再看”周富德此刻特别的镇定,面无表情,可把马云钱给急坏了,嚷道:“老周,rén家根本就没把你zhè一号书记放眼中他凭什么停了潘má子的职,还叫蔡则民那货暂时先代替着zhè明摆着是在抢rén事权,当时rén家潘má子还抖落出来了,他是听党的话,在咱们má川县谁代表党,除了你还有能谁?rén家zhè是讲给你听的如果你不站出来,以后,寒rén心啊”

  “呵呵,rén家叶县长说了,是在我的指示下下去的,zhè话没错啊叶县长也是副书记,○也能代表党嘛

  老马,不要太过于计较zhè些,党不是指某个rén,而是咱们常委会,指的是一个团体,一个集团

  叶县长为了发展咱们县经济,步子跨得大了一些,有些做法略显欠妥了一点,但出发○点还是好的

  咱们的‘脱帽工程’,三个基地,再不花费点心思那真成全省笑柄了

  你老马不寒心我周富德那屁股都坐不住了”周富德不上当,淡淡的喷着他的大前门,反过来倒是劝上了忠心跟班马云钱同志了

  zhè厮黑着个脸走了出去,不过,当马云钱一转身后,周富德那脸立即阴沉了下来嘴里喃喃道:“你代表党,那老子回家卖红薯不成,zhèmá川啥时冒出两个党来了,哼”

  “老周啊,好久没看见你了,怎么最近都不到地区来走走,是不是呆má川呆久了不愿意挪窝子了má川好地方啊山美水美rén美,典型的世外桃源嘛呵呵呵……”查副专员打着哈哈,显得相当的轻松

  “唉……该来的总算来了,躲过了六点钟也躲不过9点钟”周富德叹了口气,嘴里自然也是显得轻松写意,笑道:“查专员,既然má川如此的山美水美rén美,那您啥时到má川来溜溜,咱好好陪你到处逛逛怎么样当一回陶公何乐而不为,优哉优哉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