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九章 谁搞的


  第七百八十九章谁搞的

  【1到】

  “留个屁,这东西又不能dāng饭吃,前几年县里叫wǒ们种种种,种个屁,种了这么多,结果怎么样?全是一堆垃圾dāng初还不如种几颗茶,也能换点油盐钱花”那个开大三轮的粗胳膊男子如猛虎下山一般冲将了过来,一把往叶凡身上推去,好像要抢斧头似的

  “别动,他是咱们县来的叶县长”老李师傅一见不妙,赶紧冲了上来,拚力拽住了那个粗胳膊家伙

  “县长,好啊老子正想找你们这群黑心狼,你他娘的过来,赔wǒ们钱?”粗胳膊来气了,一把抓向叶凡的衣服就要行凶

  “牛阿爹,快叫柱住手,他是叶县长”这时农媛媛冲了过来,一把抓住粗胳膊牛柱的▲手想拉扯开

  “住手个屁给老子滚开”牛柱怒了,不管不顾,一把大力之下狠狠地推向了农媛媛

  “哼有话好说,动手动脚干嘛”叶凡生气了,一声冷哼,随手环臂捋过农媛媛,另一只手稳稳dāngdāng抓住了牛柱的大手,那厮生气了,一脚飞起踢向了叶凡

  “叭”

  地一声,踢人者牛柱自个儿倒是跌倒在桃树底下摔了个仰八叉,这自然是叶凡故意为之

  有点恨这子居然敢对农媛媛一个姑娘家下重手,也太没爷们风度了所以叶凡故意暗中使了劲力,给这子一个教训

  “老子宰了你,dāng官的,良心全给狗吃了”牛柱爆怒了,顺手在地下操起一块石头疙瘩像疯狗一般扑向了叶凡

  “柱,住手……”牛阿爹反应了过来,赶紧扑过去死死地抱住了儿子的腰怕自家老头子受伤,牛柱也不敢使大力,只是牛眼瞪得滚圆

  “牛柱,你要怪也不能怪叶县长,他刚到的以前叫你种桃树的是江县长和韦县长,你跟叶县长较啥劲头”李师傅冲过来吼道

  “到底怎么回shì,坐下,咱们好好谈谈”叶凡眉头一皱,递了根红塔山过去,不过牛柱不领情,气鼓鼓的头抬得高高的连烟都不接

  “唉……叶县长,几年前韦不理■到了咱们乡,说是县里要大力展什么种桃业,还搞什么基地,因为咱们乡叫金桃乡,如果桃子种多了以后有钱赚了才能符合金桃乡的名字

  乡长书记dāng即就逼着村民主任,挨家挨户的分桃树苗而且那树苗还不便■宜,一担谷子只能换1o株苗dāng时还保证说是包销包卖,每家还给一定的氮肥补贴

  种得多政府给的氮肥也多,还说这是江县长指示的dāng时大伙儿一听好处不少,也就种了

  有的人家还把茶叶给挖了,杉树给砍了,种上了桃树dāng时附近有几个乡还眼馋,到县里闹说是为什么不让他们种,有的人也偷偷砍了自家的杉木、松树,种上了桃树

  谁知,桃树种上去都快一年了,也没年见一斤氮肥补贴来大伙儿去找乡长,他总是推,说快了,快了,几年了都没见到氮肥的影子

  而且后来糟糕了,几年后桃子出来了,长势相dāng的喜人,一个个大如拳头,红通通的像娃娃

  大伙儿都盼着收获时却是没见到乡里来收购,而且到现在了也没人管

  dāng时大家冲县里去找韦不理,他说是dāng时的牛县长指示的,后来又去找江县长,他说是韦不理带头抓的,而且,dāng时种这桃树的时候他还没到麻川任县长……

  反正他推他,他推他结果,这桃子拿来又不能dāng饭吃,太便宜了,贩子到地头来收,一斤才几分钱

  一颗树的桃子全摘下来还卖不了几块钱,亏得dāng初大伙儿因为买不起肥料,全把自家的猪大便,人大便拚命往这树下堆

  dāng时学的厕所还得排队,为了抢粪有次还打起架来,三个人打进了大粪池里还一直扭打着,臭死了”牛阿爹颤巍巍讲着,气得差点喷血了,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都是你们这些dāng官的良心给狗吃了,第三年桃花大开的时候,韦不理带了一伙,也不知是什么人,冲到咱们乡里大赞着桃花,而且还拍拍画画了许多什么的玩意儿,wǒ们也不懂那玩意儿”牛柱气呼呼哼道

  “拍电影是不是?”叶凡随口问道

  “不晓得,反正一伙人,依依yaya的,还拿着许多长长的像照相机差不多的玩意儿”牛柱气愤的哼道

  “不会是县里领导为了拍电影搞出的噱头,骗老百姓种桃子,是为了看桃花**,这心也太黑了,得好生查查才行”叶凡心里暗自计较开了

  嘴里劝道:“牛阿爹,你暂时别砍掉,今年县里给你们想想办法砍了可惜了,这桃树,也要好几年才能成树的”叶凡相dāng真诚的劝道

  “别砍掉,你给wǒ们饭吃啊”牛柱在一旁冷哼道

  “牛柱,wǒ知道你心里有气,这桃子的有处很大的,除了果子好吃以久,还可以以制成桃干、制成桃子罐头果子、叶子里均含杏人酣,可以dāng药使□用”叶凡解释道

  “这个大家都懂,谁来制干,谁来造罐头,你来吗?你叶县长搞个罐头厂出来,咱们就不砍掉这大话谁都会讲,就像韦不理一样,都是蒙人的咱们上过一次dāng了,绝不上二次dāng”牛柱喊叫了起来

  “先别砍掉,wǒ是认真的等下wǒ到乡里开个会,把种桃的乡亲们全集中起来,咱们先商量一下怎么办到时拿不出办法来你们再砍不迟,信不信由你,你要砍的话也行,到时别哭就是了,哼”叶凡冷哼了一声,再也不理牛住,上了车子,叫道:“到乡政府去”

  “信你个鸟球,dāng官的没一个好货,砍,老子砍砍砍……”牛柱起狠来了甩开臂子砍了起来,好像要把什么气全泄出来似的

  “农主任,这桃子到底怎么回shì?”叶凡那脸能沉出水来了,问道

  “wǒ也不怎么清楚,dāng时好像是韦副书记在主抓,那个时候他还不是shì书记,只是副县长

  不过县里估计也同意过,不然也抓不起来这桃树可是种了不少,基本上像金桃乡家家户户都有种,全是把山林子野地等变成了桃树林甚至dāng时有的老百姓把田都给荒了种上了桃树

  而且,每户最少的也有种上几十株,多的上千株的大户都有附近的月湖乡,象山乡听说也有人偷种

  你看看,这桃树,漫山遍野的看不到个头,要是到春天开花季节,那一眼望不到边的艳丽桃海,实在壮观得花人眼球的唉可惜了,现在全成这个样子这桃海,倒成了麻川农民心头上的大害了”农媛媛叹了口气

  “良辰美景是好,就是不能dāng饭吃看看能不能弄个食品加工的厂子销掉一些不然,砍了就可惜了”叶凡摇了摇头,感觉这麻川县的问题还真是多,基本上乡乡都有这样那样的破问题而且,▲问题还不,自己这个县长忙死过去估计也忙不过来

  不久到了乡政府驻地

  金桃乡书记潘宏礼是个半老头子,估计四十岁左右一脸的麻子,平时乡里人背地里都叫他潘麻子,倒是跟麻川这个县名有点苟同了○

  乡长蔡则民,戴着个金边眼镜,一脸的斯文学者样子

  潘麻子脸上笑容僵硬,一看就知道是装出来挤出来的,而且那笑,的确不怎么实诚隐隐的叶凡还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不屑于一顾样子

  蔡则民倒是不声不响的,只是礼节性的跟叶凡握着手打着招呼

  “潘书记,话wǒ不多说,刚才在路边现有许多群众都在砍桃树dāng柴火,不知乡里有没觉?”叶凡语气平淡问道

  “呵呵,砍就砍,反▲正dāng火柴也能烧上一阵子,不砍能干啥?”潘麻子一脸的漠然,好像这shì跟自己这个乡党委书记屁关系都没有似的

  “蔡乡长,你说呢?”叶凡转头问一旁那个斯文的蔡乡长

  “不砍有啥办法,▲看着难受,唉……”蔡则民叹了口气,脸上呈显一丝忧郁

  “哼dāng初你们叫人家种上,现在大伙儿砍来dāng柴烧了,你们一点反应都没有?”叶凡那脸立即板了起来,看着这一二把手这种态度,心里实在是○来气了

  “那是县里领导指示种的,dāng初wǒ们也没办法?不种能行吗?”潘书记一句话就把责任全往县里推去,倒是推得干干净净的,倒没自己啥shì儿了

  “闲话少说,蔡乡长,你立即通知各☆láiqìle

  “nàshìxiànlǐlǐngdǎozhǐshìzhǒngde,dāngchūwǒmenyěméibànfǎ?búzhǒngnénghángma?”pānshūjìyījùhuàjiùbǎzérènquánwǎngxiànlǐtuīqù,dǎoshìtuīdégàngànjìngjìngde,dǎoméizìjǐsháshìérle

  “xiánhuàshǎoshuō,càixiāngzhǎng,nǐlìjítōngzhīgè村干部都回来开个会,村长支书民兵连长出纳会计都给叫来”叶凡怕时间来不及了,摆了摆手说道

  “开啥会?叶县长,总得有个由头是不是?”潘麻子瞅了叶凡一眼,不咸不淡的,一点都不着急样子,这样子有点诡异,好像叶凡这个县长还得征求他的意见似的看来此獠是个难缠的主了

  “砍树的shì”叶凡头没也抬,冷冷的哼道

  “那啥的有什么会好开的,浪费精力”潘麻子一句话就凑了过来

  “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浪费精力?你们叫老百姓辛辛苦苦种的桃树现在人家不得不砍了,你们就不给个说法”叶凡轻轻嗑了下桌子,转头冲蔡乡长说道:“立即通知下去,晚上连夜开会,不准缺席,要点名”

  “是,wǒ◎去”蔡乡长干脆的答着,交待一旁的工作人员去了

  “叶县长,你知道全乡村长支书民兵连长加会计出纳有多少人吗?他们回来要不要吃饭,那可是一百多号人,外带上政府的干部职工,怕不下二百人这伙食可是一笔○不的开支,晚餐一人1o块钱的话也得二三千块钱再加上住宿、车费,没有四千块不会落下来,咱们麻川的经济并不好,咱们金桃乡是穷得掉渣,所以,能省点算一点”潘麻子不乐意了,嘴一张居然喊了出来

  “什么话花再多钱这会都得开交待政府食堂,去买些菜回来,晚上吃顿便饭,不喝酒”叶凡冲蔡则民交待道

  “哼开就开,不过今晚上这饭钱你叶县长可得报销,咱们乡没钱,付不起”潘麻子一点不给叶凡面子,斤斤计较到○了如此地步那大大的麻子头一甩,有点耍泼的架势

  其实这厮根本就不想开桃子大会,那可是个火药桶,估计一捅就会引爆的

  最近见乡民们都在砍树,时不时还有人到乡政府来闹,有的群众甚至把砍下的★桃树都给拖到乡政府来了潘麻子躲还来不及,哪不有闲情开桃子大会

  而且,潘麻子跟县党群书记韦不理关系相dāng的好,这桃子dāng初是韦不理安排下来的硬性任务

  潘麻子为了计好韦不理也是尽其所能,采取了压制、硬逼、欺骗等等手段前完成了韦不理dāng时这个副县长要求的全乡种上4o万株桃树的重任

  金桃乡不过四千户左右人家,摊到每个住户头上平均都得株

  dāng然,后来有的受了欺骗的村民多的种了几百颗,最少的也种了几十颗

  这么一合计下来,光是金桃乡就种了近5o万株左右加上附近几个乡也跟风种了一些,估计全县的种桃树不下6o万株

  这桃花开的时候这金桃乡倒真是一景,犹如进入桃海一般,好不红艳一遍

  不过,一到收获季节,满山的桃子全成垃圾货了,地下、草丛里,路边,田间地头全铺满了腐烂的桃子,到时你一来,肯定得给那烂气给熏晕过去不可

  所以,最近麻川人民都叫金桃乡为烂桃乡了说来难怪,六十万株成年果树能结多少桃子,怕是难数过来了麻川人民能吃多少,何况那个东东吃得太多会拉肚子

  开始时孩子喜欢偷摘来吃,后来没人管了,连孩子看到那东东都恶心得饭都吃不下了上学的朋友权把桃子dāng铅球抛来耍去的,好不快活

  叶凡dāng然也警觉到了一些什么,所以出手坚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