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六章 狼子野心


  第七bǎi八十六章狼子野心

  【1到】

  “是啊兰,姓叶的怎么靠山屯子中学那李校长不抓,他们吃dé比学厉害多了,一到乡里就专找我麻烦太欺负人了,咱们老杜家就这么好欺负吗?”杜其峰还不忘煽点风点shàng火

  这厮根本一点觉悟dōu没有,杜兰哼道:“谁叫你那么倒霉?这社会就这样的,没被抓住任你吃,抓住了就活该你倒霉不过叔,你吃dé也太狠了,一个穷dé丁当响的学,你一个学期居然能吃进去四万来块你吃什么,天天吃龙肉也吃不进去啊?再说,你学校那座教学楼dōu快塌了,你还好意思吃dōu不怕闪了舌头要是真塌了,就不单是撤职了,那dé坐大牢的”

  杜兰是生气,声音也大了许多

  “坐牢兰,你叔真要坐牢吗?啊,嫂子,你dé救救其峰”杜兰的话可把杜其峰的老婆宋春梅给吓dé不轻,拉扯着铁冰妹的胳膊,叫了qǐ来

  “兰,是不是真的?”铁冰妹也给吓了一跳,冲口问道

  “唉……算啦,我给你说说,能不能成这个说不准叶县长这个人刚来,他的情况我dōu不清楚而且,叶县长2o岁就能坐到县长这个位置,人家肯定有着大背景的,你别有多少指望了”杜兰叹了口气,看婶□子那可怜相也没办法了

  “怎么会不成?你好歹也是宣传部长,他总dé给你一点面子?”母亲铁冰妹哼声道

  “妈人家还是县长,比我大dé多而且,人家shàng头有人,你别以为我这个宣传部的闲●散部长有多少权力?”杜兰没好气争辩道

  “不管怎么样?你叔的忙你总dé帮,总不能看着他蹲大狱还有,兰,你最近跟宁杰是不是闹矛盾了,好几个月他dōu没到咱们家了?”母亲铁冰妹有些疑惑样子,问道

  “谁知道,不要提他了,哼”杜兰不高兴了

  “兰,不提怎么行,你dōu快3o了还不结婚?再拖下去以后生孩子dōu有麻烦女人,年岁一大,生产是有危险的”铁冰妹唠叨着,一脸的忧虑

  “我晓dé了妈,你不要操心,我的事自己会解决好的”杜兰扭头进了自己房间

  回路来顺道到东桥乡听取了汇报,走了几个村子,觉dé这里没多少特色,半天后叶凡到了天车山脉

  “叶主任,你要看的本地青雾茶大部分dōu出产在这天车山脉shàng天车山脉以老虎口为界限,朝着咱们麻川县这一面是是织女乡,北靠麻川县城,面朝归元县城,也就是在老虎口另一面的就是牛郎乡这两个乡dōu有三万多接近四万人口,算是人口大乡了乡里住民dōu是围绕着天车山脉散布居住的,地域范围相当的广

  而且海拔高度平均在**bǎi米左右山shàng有时云雾缭绕,咱们的土楼破墙dōu成了仙山琼楼,风景如诗如画

●  听说当初王母娘娘就是用瑶池峰把牛郎跟织女隔开的,两人隔着一座老虎口化成了两个乡”农媛媛一边介绍着这两个乡的基本情况,一边还时不时的插进一些当地传说中的典故,这嘴皮子功夫倒是修练到了一定境界

○  tīngshuōdāngchūwángmǔniángniángjiùshìyòngyáochífēngbǎniúlánggēnzhīnǚgékāide,liǎngréngézheyīzuòlǎohǔkǒuhuàchéngleliǎnggèxiāng”nóngyuányuányībiānjièshàozhezhèliǎnggèxiāngdejīběnqíngkuàng,yībiānháishíbúshídechājìnyīxiēdāngdìchuánshuōzhōngdediǎngù,zhèzuǐpízǐgōngfūdǎoshìxiūliàndàoleyīdìngjìngjiè

  对青雾茶,叶凡一直想去看看,因为农业厅那边有着卫铁青这个副厅长在,如果有什么关于茶叶的专门项目倒是近水楼台先dé月了如果能盘下来,那可是个大项目,对于麻川县农业的展,可是一块不可多dé的助力

  “媛媛,我看你这嘴皮子练dé不错,不去当导游太可惜了”经过几天相处下来,叶凡跟农媛媛熟络了在私人场合讲话也较随意了,以前叫农主任,现在干脆改叫媛媛了

  反正这车里除了一个李师傅外就自己跟农媛媛了,瞅了一眼身旁一身淡粉红色披风袍子,内里纯白毛衣,下身蓝色牛仔裤紧紧包裹着那凸qǐ较明显屁股的农媛媛,叶凡那目光隐晦地滑过她那紧挺的胸脯直至腹部

  自从离开林泉后这段时间dōu没抱过女◎人了,胯下那玩意儿自然精力旺盛精华这东东没去处,所以现在微微有了抬头趋势从生应该是憋dé有些难受了

  农媛媛倒没现这厮的隐晦狼光,嘴里笑道:“县长说笑了,我哪有那本事?何况,咱们县根本就没有旅◎游局,去啥地方当导游,咯咯咯……”农媛媛笑dé开心,那坚挺,并不十分大的乳峰子在叶凡侧面晃荡着,这厮那份感觉越来越旺了加shàng现在是清晨,为了赶路,天才麻麻亮,车里是模糊一片

  “没有旅游局,那以后就设个旅游局,咱们媛媛就是第一任局长了,哈哈哈……”叶凡大笑着

  “县长,你说话可算数?”农媛媛翘了翘嘴,盯着叶凡看着,这时倒是侧过身来了,因为车子在盘山公路shàng开着,再加那路实在是不敢恭维,所以经农媛媛那么一侧身

  不心刚好是经过一个较急的大弯车子那强悍的向心力顿时就把两人的身体凑dé紧紧地贴在了一qǐ

  农媛媛没防备下那坚挺如竹笋样的胸脯一下子就贴挤在了叶凡胸前,就连脑袋dōu不心地撞在了叶凡胸脯shàng方

  农媛媛顿时羞dé大急,赶紧伸手撑了过去不过车子摇dé太厉害,农媛媛本想把手撑在座位shàng,哪知不心一打滑,就撑在了叶凡的肚皮shàng

  其实,这个自然是叶县长故意蹭shàng去的这厮一见机会难dé,装着相当自然地,好像要帮扶媛媛一把似的伸手过去帮她无巧不巧,那手帮的还真是个地方,居然帮到人家女孩子那硬挺的胸脯shàng去了

  而且是一抓一个准,正中人家那乳峰子那颗草莓shàng这厮感觉手shàng一坨暖暖乎乎,相当硬实的东西在手中一荡,心里顿时激动了qǐ来

  随手忍不住又抓捏了一下,才随势滑到一旁扶住了媛媛

  侧眼鹰眼之下现农媛媛明显的呼吸变dé较急促了qǐ来,而且那脸庞shàng顿时就涨满了一片桃红色

  此女也正偷偷地观察叶凡了,不过叶凡这厮的鹰眼很是灵敏,脸shàng装着一本正经,意思老子刚才是在帮你,并没别的意思,只是失手罢了而农媛媛,自然是看不清楚叶同志的表情了

  “当然算话了,不过,dé看媛媛的表现了,呵呵”叶凡是一语双关,那个‘表现’两个字却是颇为令人耐人寻味的

  “县长放心,我会干好工作的”叶凡那贼耳朵明显的听到了农媛媛那咚咚狂跳的心脏

  不知道她是被刚才自己的一抓抓成这样子的还是听说有局长的希望能提拔了而兴奋

  自然,随着■车子盘旋而行,这一男一女在车后排也会随着车子的向心力时而紧贴在一qǐ,时而又分开扯着,有点若离若贴藕断丝连味道车里一时有些暧昧,当然,这个也仅有他俩个才能感觉到

  不过,农媛媛毕竟是个姑娘,而□◆且是个相当傲气的姑娘绝不是那种用身体换官位的壮家妹子

  也许车子使她无法控制,当然,这其中也有一点莫名的冲动在蕴育着,很自然的一种渴求罢了

  而且俩人dōu想着,这是车子的惯性,不是我☆■自己要使坏

  纯粹的自欺欺人的那种掩耳盗铃行为罢了

  织女乡在老虎口下面不远处的一个缓缓的山坡shàng,别看是建在天车山脉山腰shàng,但地势并不见,只是没有平地,全是缓缓的山坡 □
  乡政府驻地就一座石头建的排楼,三层,各有十几个房间,挂着政府里各个机关牌子什么综合科、党政办、计生办、民政所等等

  乡长农音韵,人如其名

  此女估计就二十五六岁,一条天蓝色的围巾围裹着那细白的脖颈穿着剪裁合体的纯白色像套裙一样的披风高耸浑圆的硕大ru房有着完美的幅度呈现,相当的扎人眼球

  当她无意识地靠住办公桌时泡茶时受到挤压而相当明显膨胀的胸脯似乎受不住束缚似的,要把衣服撑破般的变形扭曲着并不是特别纤细的腰肢下那丰腴宽大的圆臀在叶凡的鹰眼下相当的醒目

  那种独属于成熟姑娘的饱满水蜜桃的形状,还有那修长圆润的双腿也在紧繃着的裤子下勾勒出了让任何男人dōu会嘭然心动的优美弧线

  “农乡长,你们乡政府就这一座办公楼?”叶凡点shàng一支烟,透过朦胧的薄烟,淡淡的看着坐对面椅子shàng的如诗般的美丽女子农音韵,笑道

  这厮心里却是叹道:“织女乡,人名如其乡,的确是织女这仙女蕴育了这里的美女妹子”

  “嗯县长,就这座楼还是八十年代建的,到现在dōu快2o年了你也看见了,这楼板全dōu换过一茬了shàng层楼的同志走路时会出嘎吱的声音,有时灰尘什么dōu会从板缝里往下漏去所以,咱们乡的同志dōu说:咱们啊,喝茶不用茶了,这楼shàng的灰尘完全可以代替茶叶了,省点去卖钱好”农乡长柔柔的说道,声音如莺鸟细语

  身shàng倒是一点乡长气势dōu没有叶凡也是暗暗惊讶,不知道这个一身柔弱的女子怎么治理一个人口达四万人的大乡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以弱克钢,阴柔克阳,好像有点道理

  而且因为织女乡的地盘就是天车山脉的另一端,乡里所属的村子全散布在这天墙一个侧面

  一座座山峰坡组成了织女乡的全部地貌如果要下乡的话估计相当的困难,光是那盘转如蛇样的破路就能把这弱柔女子那屁股给颠破了叶凡无端地心里头生出许多怜悯来,好像有所触动

  看着仅隔一米之距离处的温婉女乡长,这厮一股子要保护她的爷们情怀居然自个儿就冒了出来

  倒不叶县长多少的龌龊,这并不是一种占有,只是一种保护心思是个爷们遇shàng弱女子dōu会出生的同情心和那啥的霸气

  “没想办法拆了重建?”叶凡弹了弹烟灰,随口淡淡的问道

  “怎么没想?我连睡觉时dōu在作梦咱们乡的办公楼重建了不过钱去啥地方弄,乡里估算过,因为天车山脉这天墙缘故,这里地势高,山风强烈时相当的大,有时连瓦片dōu全给掀翻了

  所以要建肯定dé搞框架结构的大楼了,而且咱们乡面积广,人口也相当多派出的的户籍shàng虽说仅有三万九千多人,但实际shàng加shàng黑户生的人口,估计不下五万人

  县长,这些dōu是实际存在的人,总不能不给他们饭吃?不给他们读书……

  乡干部也不少,乡里拿国家工资的合qǐ来估计有着一bǎi多人而且,咱们县经济状况太差,就连县里公安局,税务局,交通局等单位dōu没办法拔钱下来,所以,下面的直属派出所,税务所等全dōu在这一座楼里办公

  县长估计还不清楚,咱们乡里这座楼里一个房间就是一个所比如,派出所就只有一个房间,审讯犯人,shàng户口什么dōu在那一个不到2o平方的房间里

  有时人多时挤dé屁股dōu没办法转动了,乡里干部是怨声载道的,可有啥办法,一座的楼,没有shàngbǎi万是拿不下来的

  就因为这天墙阻隔,像砖,水泥,钢筋等等建材dōudé从山下运shàng来光是运费就是一笔不的开支

  而且,人家一听说咱们织女乡,那些作钢筋的,作水泥的老板一个全苦瓜着脸,有钱赚还不愿意shàng来”农音韵即便是有些感慨,不过,那话从她那嘴里冒出来还是和风细雨一般,听了令人相当的舒服,就像你的恋人在你枕头旁边细细语一般

  “这女子真是奇怪,太柔了,那话从她嘴里冒出是个爷们dōu会感觉相当的舒服奇怪了,就凭着她那声音估计去地区或县里捞点钱应该不难的,迷迷之音啊……”这厮心里怪异的想着,自然不会被她那楚楚可怜的温婉样子迷惑住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