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六章 桌底下风光无限


  第七百七十六章桌底下风光无限

  1到

  “wú局长,你不会光是来显摆的?”叶凡似笑非笑,知dào这子肯定有事还没倒出来

  “县长,那个,啥的,三菱,没了一辆”wú彤一○脸的愤怒

  “没了,怎么回事?”叶凡差点给搞蒙了,还以为是不是翻了车

  “马云钱书记说是政法委那辆普桑太破了,听说开了不少年头了,早该换的了,所以,就……”wú彤一脸的尴尬相

 ● “换走了?”叶凡心里一震,一股怒火腾腾腾从心底里直往百会穴冒腾而来

  心里暗骂dào:“真他娘的是土匪县是不是?一个个领导匪气十足,人dà主任顾云峰,政协主席兰宾这个样子,想不到政法委书记马▲云钱也不顾下属们开着拖拉机办案死活,也敢动手抢车这他娘的都是什么事,难dào真还掉进叫花子窝了?”

  “不……不是换,是直接开走了本来我说这个是叶县长点名派给咱们局的,马不是政法委管吗?派给你☆们跟派给政法委又什么区别结果,连那辆旧普桑也没给留下”wú彤一脸的沮丧

  “哼我知dào了”叶凡那脸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叫dào:“上车”扭头进了牧马人

  “叶县长,你就坐这车?”wú彤▲有些惊愕了,一时盯着叶凡有些愣了,想不到叶县长思想这么崇高,自己拚了命弄来几辆车子自己居然没落下一辆,还开这破车

  虽说是牧马人,但再hǎo的车子成了破车那还是破车,有屁用,wú彤的心被深深的震憾了

  “呵呵,刚才忘了,你应该有开车来,先吃饭,其它明天再说”叶凡笑dào,恢复了平静,心里那股子如潮的怒火自然没平息下来

  神女酒楼的确不错

  一座六层高楼,整个建筑成六棱形的在建筑顶端还蹲了尊女娲雕像,倒真有点神女的架势

  叶凡刚下车子,农媛媛和一个性感得令人指的妇女颠着屁股,一扭一摆地走了过来

  **胸前那**hǎo像两个充了气的排球,屁股也不,跟洗脚盒有得一比脸长得还挺风骚的,并不是那种满脸横肉型号的,比一般的女人稍微漂亮那么一点点

  “那个胖女人叫杨可环,是这神女酒楼的老板外号人称玉环因为她那名字跟唐朝时的美女杨玉环仅差了一个字,所以吹嘘说是咱不能跟杨玉环dà姐相比,咱就是玉环了”wú彤在叶凡耳旁嘀咕着介绍dào

  弄得叶县长那鸡皮疙瘩顿时就抖落了一地都是,心里暗暗叹服此女那想象力之丰富,就她那身板,居然也敢号称玉环

  典型的水桶腰,脚盆屁股,排球奶的如果杨贵妃真的晓得了,估计都会气得从坟堆里爬出扇这不要脸的女人一dà耳刮子

  dà叱一声dào:“就你这圆咕噜柱子也敢跟姑奶奶相媲美,你那叫腰吗?”

  叶凡正浮想联翩之时,思想自然开了差只听一声尖利笑声如老鸦在耳旁刮燥般娇喊dào:“哟,是叶县长dà驾光临楼,有失远迎,有失远迎我是本酒楼老板杨可环,这是我的电话,叶县长以后随时来直接打电话就行★了”

  杨可环dà老板咧开她那能吞下一个dà鹅蛋的血盆dàdà嘴笑脸相迎着,右手还拿着一张名片

  叶县长顿时身子骨一阵子恶寒,赶紧笑dào:“客气了杨老板,吃餐饭,何必远迎”

  “不能这么说,叶县长初次光临,当然得迎迎是不是?”杨可环笑容可掬,态度实在是过份的hǎo

  hǎo得叶同志很是不自在,冲一旁的农媛媛使了个眼神,此女顿时心领神会,笑dào:“杨dà姐,还是先进包间,叶县长初次来你总不能把他给挤在门口是不是?”

  “噢看我,把正事全给忘了,对对对上楼”杨可环hǎo像才想起这事来,赶紧侧开了身子

  叶凡刚挤进去,感觉胸脯前两座dà山突然压撞了过来,没防备之下叶同志这位七段高手居然差点就被挤贴在了门框上不知是不是杨可环故意使坏干的,那玻璃推拉门居然只开了一扇

  “**这女人,那**比排球还有弹性,老子差点被她挤得憋不过气来了”叶凡心里骂着,现农媛媛正捂嘴偷笑,知dào被人给耍了,气得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慌得农媛媛赶紧低下了头

  其实后面跟着的wú局长也是憋得难受,只是不敢笑罢了农媛媛人家是壮家美女,清灵得很,估计笑笑叶dà★县长看在美妹子身上也不会计较,自己如果敢笑那还了得,铁定被抽的

  “唉……这就是妹子吃香的地方,咱一爷们,可怜”wú彤在心里自怨自怜了一番

  转头凑近问农媛媛dào:“农姑娘,我局里那□几个姑娘怎么没来?”

  “来了两个,另外两个正hǎo不在,她们说是不敢下楼来,说叶县长是dà人物,她们没见过世面会抖的,为了不败坏县局名声,所以,正躲楼上,此刻估计在上厕所玩,咯咯”农媛媛得意的笑dào

  “扯蛋去年市局的林局来了她们还敢跟人家拚酒,难dào叶县长比林局还可怕?”wú彤那脸顿时有些郁闷样子

  “叶县长当然比林局可怕了,不然,你想想wú局长,你那车子怎么来的,别以为我们不晓得叶县长是神枪手,这事早传开了”农媛媛略显得意,还挺了挺胸脯,wú彤这厮顿时双眼直,挪不开了

  “哼”农媛媛一声冷哼,终于惊醒了wúdà局长瞅了瞅前面正跟玉环聊得火热的叶dà县长一眼,心里暗暗寻思dào:“不会是叶县长一来就看上了农姑娘,这么水灵的壮家妹子,的确是人见人爱

  听说县委里hǎo多领导都在打这姑娘主意,不过,这姑娘还真拿捏得住,愣是守住了身子,现在应该还是一黄花dà闺女

  不然,叶县长怎么不用男秘书,反而要农姑娘来帮他打杂这个,先是帮忙工作上的一些事,久而久之估计叶县长生活上的忙农姑娘也得帮了

  再过段时间,连叶县长的内裤都得她洗了,再下去估计就是暖床垫背啥的……娘的,不敢想了,领导啊全这幅德兴”此刻,在wú彤这厮眼中,叶dà县长hǎo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光辉形象就因为农媛媛的冒出一下子毁得干干净净幸hǎo叶凡不知,不然还真有点啼笑jiē非了

  晚餐相当的有气氛

  wú彤这子拉来的两个手下那真称得上是海量,酒国女英雄轮番上阵对叶县长展开了一浪猛一浪的酒水炸弹攻击

  农媛媛倒显得自然dà方,但酒没喝太多,有时还■替叶县长接一两招挡几杯的wú彤这厮当然是打定今晚要把叶县长搬醉在床上的烂心思了

  在一男两女强攻下,叶县长也有些感觉独木难撑了自然,wú彤跟他两个手下女将也差不多了,其实也是醉熏熏快找不着北了■■替叶县长接一两招挡几杯的wú彤这厮当然是打定今晚要把叶县长搬醉在床上的烂心思了

  在一男两女强攻下,叶县长也有些感觉独木难撑了自然,wú彤跟他两tìyèxiànzhǎngjiēyīliǎngzhāodǎngjǐbēidewútóngzhèsīdāngránshìdǎdìngjīnwǎnyàobǎyèxiànzhǎngbānzuìzàichuángshàngdelànxīnsīle

  zàiyīnánliǎngnǚqiánggōngxià,yèxiànzhǎngyěyǒuxiēgǎnjiàodúmùnánchēnglezìrán,wútónggēntāliǎnggèshǒuxiànǚjiāngyěchàbúduōle,qíshíyěshìzuìxūnxūnkuàizhǎobúzheběile

  不过,这厮心志很dà,不放倒叶县长决不撒手而且,到了后面,农媛媛也来了兴致,加入了围剿叶县长的合击中,所以,酒战继续着

  就在这时候,玉环杨老板轻轻推门而入,扭摆着她那铁锅粗dà的●屁股,一撅屁股,就把坐在叶同志身旁的农媛媛给挤到了另一条椅子上

  紧挤着叶县长就坐下了,农媛媛莫可奈何,只hǎo把杯盘撤到了叶凡的另一边去伺候着

  农媛媛让出了自己的地盘,估计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多hǎo的亲近叶县长的机会居然被这粗线条女人给搅黄了

  而且,这个,刚才那位置给农媛媛的感觉就是有点莫名的感觉,hǎo像是叶县长的那个啥的位置似的,

  玉环也不知是不是没坐☆稳还是什么缘故,那水桶粗dà腿往叶凡处一挪,很是自然就架在了叶凡的dà腿上

  叶凡醉蒙蒙的感觉hǎo像有条粗dà柱子架了上来,条件反射般一只手隐晦地伸到桌底下想把压在自己腿上的肉柱子给挪开,不然,沉甸甸的有些难受

  不过,手伸得也不是个地方,抑或是玉环故意为之,估计是太醉了缘故,没控制hǎo力度,那么一伸手,直接一把不心就摸在了玉环那爆炸式臀部,一抓之下肉感十足

  心里正感觉纳闷,这粗dà的柱子怎么就没根似的,所以,这厮醉蒙蒙的手再放下探去,想找到柱子的一端hǎo下手搬走不过,这一探糟糕了

  隐约的感觉hǎo像有条沟缝,那手差点就滑进了人家股沟了这厮一啰嗦,立即有些清醒了过来,赶紧撤退

  不过,晚了,进去容易出来难了,这个,一入狼窝想出来就不容易了

  玉环桌面上的嘴里咯咯笑着,面上毫无丝毫变化,跟wú彤他们自然地碰着酒杯子,桌底下那只手也没歇着,一把就按住了叶县长那摸在自己臀部正准备撤退之手

  幸hǎo

  杨老板这圆桌相当的dà,而且铺了一张桌布,一直垂到了dà腿处,桌下在表演什么估计醒蒙蒙的wú彤他们也不清楚了即便是有感觉一般人这个时候也会装着没感觉了

  玉环杨老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那粗dà的手抓起叶县长的手往上一挪,正中目标

  叶同志感觉那里面hǎo像有一股子温度温润传来,感觉有些奇怪,抓了一把,软酥酥的而且是腻味十足,心里骂dào:“麻痹的居然抓到这女人的桃花坑上面了,幸hǎo上面还有层布,不然,一把抓的尽是茅草那真是衰气到家了”

  这厮当然也装着没感觉似的还在上面弹指揉了几下,像弹钢琴一般,感觉玉环那身子似乎颤栗了几下,这厮坏坏的想dào:“麻痹的这个可是你绑架老子干的,咱一爷们也不能太客气了,不然,你还以为老子不行的那就不划算了”

  随即手指一阵子挪捏抓把下来,杨可环明显的有了反应,双腿不由自主地上下搓动着,hǎo像啥地方骚痒似的

  而且,杨可环嘴里正跟别人碰着杯子,喝得畅,酒劲一刺激,那个反应自然明显了,臀部下方都在开始颤栗了,感觉杨可环兴致上来了,叶凡却是诡异地随势抽回了手,心dào:“老子定要吊死你,敢惹老子……”

  嘴里却是微笑着跟玉环拚起酒来,杨可环自然是怨气横生,不过也不hǎo意思再次伸手把叶同志的手给再次绑架到自己那啥的茅草从上面,郁闷得很

  可叶同志人家是县长,杨可环也不敢太过于放肆,自然把目标对准了wú彤居然刮燥着要跟wú彤局长吹瓶玩

  杨可环的提议叶凡自然是拍双手赞成了,这厮心里毛毛地想dào:“wú彤这子,刚才联合了公安局的两个妹子一直折腾老子,这下子既然杨老板的邪火被我点燃了没地儿去,那就让她把那股子骚火往wú彤身上招呼着了,哈哈哈,等下杨老板受不了啦不会把wú彤真给办了,那就有得热闹瞧了,该这子,不治治他还了得……”

  不过,当叶同志隐晦地用余光扫向一旁的农媛媛才现了此女的异状此女那脸红得像人面桃花,纯艳欲滴出血型桃来似的诡异的就是此刻此女那双腿却是并得紧紧的,hǎo像在防狼一般而且,微微有些颤栗样子,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可怜兔子

  “不hǎo,估计玉环的挑斗动作被此女现了传出去还了得,在县城老子立即成风骚人物既然被现了就得拖她一起下马,对付女人这招术相当的管用这样一来,王八对绿豆,dà家都差不多,谁也别说谁说了……”叶凡心里一震,旋即计较开了

  这厮不动声音地伸出了右手拿杯子谈笑话风声地跟wú彤他们碰着杯子,左手却是hǎo像掏烟似的,不过,这下子也没掏准,手没进掏进裤兜里,倒是掏到了农媛媛的dà腿上

  感觉农媛媛身子名显的僵硬了一下,双腿并拢得紧了,而且微微颤栗着

  感谢神级书呆子书友33444o15笨笨色书友4o2132112o7oyangni困惑的十方五位少侠打赏,狗子谢啦hǎo运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