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三章 大当家跟二当家的对话


  第七百七十三章大当家跟二当家的对话

  【1到】

  “唉……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叫我们麻川县越红沙洲县,脱去全省倒一帽子,这个怎么可能”周富德也没矫情,直白地就捅了出来,脸上也罕见地露出了一丝忧虑

  “是啊两年时间,如果给十年时间hái有可能,一个时间太短,一个咱们麻川的境况周书记最清楚了

  工业底子薄弱,农业方面也没多大特色,老百姓全靠从地里刨地瓜,田里种些稻谷,养头猪zì产zì足过日子

  茶叶好像种得也不怎么多,没有其它的经济来源,就连卖身衣服,娃娃上学都有困难最糟糕的就是咱们县的交通,那哪叫路,天车山,简单就是一条不归路……”叶凡通过对麻川的初步了解,提出了一些实在的困难

  “不是工业底子薄,这是你讲的好听话了咱们两在一起也没必要为zì己脸上贴金了

  咱们县,根本就没几个工厂工业一块,除了青山镇铁东同志拉来了几个破厂和铜矿以外,就是县城也没见到几个厂子

  可以这么说,工业,一片空白咱们县一年的财政收入不到万,全是农业口子硬收上来的

  除了铜矿以久,估计工业方面hái没占到一成的收入,这叫什么工业

  分管工业的雷副县长都快闲出病来了每天除了钓钓鱼,下下棋,真没事干了

  就那几个破厂子,一天就转悠完了天天在眼皮子底下晃悠着,看到那不景气样子就来气……”周富德一脸凝重,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瞅了叶凡一眼,说道:“这次地区特地从墨香那边把你要过来,你在鱼阳那边干得相当有特色

  把一个本来全省排名倒数第五六位的贫困县一下子拉到了全省倒第15位,才一年多时间,前进了**个阶梯

  相信庄书记和王专员也是看到这一点,把你弄了过来他们给你下达了这人任务,也是给省里逼的

  咱们麻川再不脱出全省倒一帽子,我都无脸再混下去了我人,每天走出去,看着就连县城街道都没钱铺水泥

  现在hái是碎石子路,车子一过,粉尘满天,搞得一身衣服都是灰蒙蒙的,心里难过啊

  有愧我岁数也大了,文化低,见识浅,有点跟不上时代的脉搏你有什么好的点子,要做些什么,我全力支持你”

  “谢谢您周书记,有你这句话我放心了说句实话,我也到了背水一战的时候了,麻川的经济搞不上去,我hái能在这里混下去吗?

  经过初步了解,我觉得本县hái是应该立足本色,先得弄些钱把路稍微拓宽整平一些

  不然,即便是农民种出了山货,水果等也没办法运出去一谈到咱们麻川的路,地区那些领导,以及一些商人是谈路变色

  路是非修不可了,不过,这条路也不可能修得太好,咱们弄不来钱

  我想动全县干部职工老百姓,群策群力,看看能不能上面去弄一些,zì已县投一点,老百姓出工出力帮一些,能不能把那条路先得好一些

  不然,谈什么都是空谈,外地客商连进都不进来,hái谈什么投资展经济”叶凡话语诚恳

  心里暗道:“你当然支持我了,干出了成绩是咱们俩的,干不出成绩打的是我屁股不过,这个也只是你表面答应支持,真正的态度怎么样?hái得看后面的表现了”

  “上面弄一点,这个不好弄,以前每年地区交通局会拔一些,我也会去地区其它部门当几回叫花子要一些,全凑一块最多七八十万

  差点惹得吴局长跳脚了,看见我就躲,根本就找不到人说咱们麻川县就是一颗毒瘤●什么

  今年的交通方面的款子倒是hái没拔下来,过几天我去地区跑一跑

  最多弄上七八十万,这个也是老规矩了至于县里,你就不用想了,估计县财政状况你hái不清楚,账面上老早就亏空了
○   现在hái欠着外面一千多万老百姓投工投力这方面倒是可以宣传一下

  叫宣传部的杜部长多配合着点,壮大点声势zì力生,丰衣足食……”周富德一边猛抽着烟一边微微摇头,感觉头大着

  “h●ái有,你弄回来的五辆车准备怎么安排,那天给了吴局长两辆,hái剩三辆,你zì己拿主意,车现在hái在县府里”周富德说道

  “有点奇怪,周富德这么好的人情怎么不懂得去做,反而把这种好事hái给■了我难道这车子的分配也会惹上麻烦”叶凡心里一动,立即笑道:“周书记,这车子虽说是我去林局长手里弄回来的,但这也是以麻川县委县政府的名义弄来的

  当然应该由你来分配了,叫我来分配,一来我对县里情■况不熟悉,不知哪个单位需要车子,二来也不妥当,hái是由你安排”叶凡赶紧把这烫手山芋hái给了周富德

  “呵呵,我老了,这财政局是由你直管的,这配车的问题hái是由你安排,就这么定了”周富德笑○了笑

  “那行我看周书记那辆桑塔纳也太旧了一些,这样不利于开展工作您可是咱们县委的头,就先由你挑一辆而你那辆车子也可以余给其它单位”叶凡先送出一个人情再说,周书记这个一号要用车,zì然也没人敢▲○了笑

  “那行我看周书记那辆桑塔纳也太旧了一些,这样不利于开展工作您可是咱们县委的头,就先由lexiào

  “nàhángwǒkànzhōushūjìnàliàngsāngtǎnàyětàijiùleyīxiē,zhèyàngbúlìyúkāizhǎngōngzuònínkěshìzánmenxiànwěidetóu,jiùxiānyóunǐtiāoyīliàngérnǐnàliàngchēzǐyěkěyǐyúgěiqítādānwèi”yèfánxiānsòngchūyīgèrénqíngzàishuō,zhōushūjìzhègèyīhàoyàoyòngchē,zìrányěméiréngǎn跳出来抢车了剩下两辆再想办法脱手,别因为车子得罪了什么人就麻烦了

  “呵呵呵,那行,我也不矫情了,就先挑一辆2型的我那辆旧车你看着安排”周富德笑着,心里也在夸奖着这子hái算是懂事,眼光看得准

  “hái有,咱们县一年多没县长了,所以原先的那部车子早转给其它单位了,我看你也挑一部”

  “不要了,我开了辆车子来,凑和着先用着”叶凡摇了摇头

  “那怎么行?你那辆车子车况太差了,要是在半路抛锚了影响工作而且,咱们麻川的路太差,危险太大”周富德摇了摇头

  “没事,我那车子是以前在林泉时当时抓住了杀人犯国家奖的虽说后来摔了几次,有些破了,但车况hái行”叶凡拒绝了,心里却是想道:“叫我zì己搞一辆,指不定背后hái得有多少双眼睛把我给杀死了”

  刚回到办公室,农媛媛副主任汇报道,说是院子已经安排人清理干净了只是现在入住的人数hái没确定,所以暂时hái没办法修理通告也贴出去了,到现在也没一个人来报名

  “呵呵,别事,再等几天看,也许大家hái在观望,否有第一个吃螃蟹的好汉”叶凡笑着,心里倒是一愣,暗道:“怪了,难道县里那些干部真信鬼神,如果不是这道理难道就是他们不愿意跟我作伴为什么不愿意来住,难不成这里面hái有什么其它原因?”

  “农主任,你通知各个分管副县长一下,特别是分管农业和工业的雷亮明同志和包长青同志,叫他们先准备一下,明后天我要听听他们对全县工农业情况的详细汇报,重点要放在振兴经济一块,农业以稳定和展为已任,突出特色农业工业有什么好的想法尽管提出来,以创和开拓为主,胆子越大越好”叶凡交待着,连要求一块都大致说了一遍

  话刚落地

  门口冒出一老头来,稀落的几根头垂在了那有些光光的头上,颌下hái有几根长胡子特地留着的一身笔挺、洗得有些白的蓝色中山装,倒像个老**块头

  叶凡正纳闷时农媛媛赶紧笑着打了招呼道:“顾主任你好”

  “顾主任,啥地方主任?”叶凡心里疑huò,一时想不起来了,不过见农媛媛相当恭敬样子,心里估计此人在县里也有点来头,因此,也想着依葫芦画瓢地跟他打声招呼

  谁知顾主任却是抢先开口了,用的是一种倨傲的语气说道:“我是顾云峰,在人大工作”

  “人大,麻痹的原来是人大主任顾云峰,我说怎么这般的厉害,一个快入土的老头了hái显摆个屁”叶凡心里暗笑□
  shuízhīgùzhǔrènquèshìqiǎngxiānkāikǒule,yòngdeshìyīzhǒngjùàodeyǔqìshuōdào:“wǒshìgùyúnfēng,zàiréndàgōngzuò”

  “réndà,mábìdeyuánláishìréndàzhǔrèngùyúnfēng,wǒshuōzěnmezhèbāndelìhài,yīgèkuàirùtǔdelǎotóuleháixiǎnbǎigèpì”yèfánxīnlǐànxiào着,嘴里却是热情地笑道:“是顾主任啊,您好,请zuò,农主任,快泡茶”

  “不必了,我只问叶县长一句话”顾云峰hái真把zì己当个角色了,hái真拿摆起来了

  估计是以前当一把手时落下的毛病,现在即便是退居二线了hái没忘了话语权

  “顾主任您请说”叶凡hái是相当的客气,因为zì己这个代理县长hái得经过人大认可的,再过段时间县里就要举行人代会了,只有那个形势完成后zì己这个县长才是正式的县长

  虽说人代会也只是走个形势,一个程序大多都是上面交待好了代表们来勾勾画画一下就行了

  不过,也有阴沟里翻船的例子,俗称的跳票或未通过一般那种情况都会是有人下阴手★搞鬼,当然,不能通过你只得灰溜溜打道回府了,而后面留下的事上级领导zì然会处理的

  当然,这种事不可能经常生的,极少数因为生了此类事件当地党委和人大是有责任的,这个其实就代表着党无法控制当地什◆么了,影响太大了

  “刚才我去找了周书记,他说是hái剩下两部车子我也不矫情了,就挑一辆桑塔纳2就是了

  我们县人大一直以来,为了支持县委县政府工作,连辆车子都舍不得配

  县财政情况如此我们也清楚,以前的就不说了,不过,这次既然地区给了几辆车,再怎么说也该给人大配一辆车了

  不然,作为人民代表的常设机构,如何行使国家赋予的监督选举权力如何为人民把好关看好家……”顾主任别看人老了,那牙hái是很尖的,嘴皮子一点也不显老,要起车来那大道理是一套一套的,好像人大干了多少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似的

  “屁事没干要车时就提权力了,怎么不讲讲义务?”叶凡心里苦笑着,对于这个相当冲的老头,一时hái真没想出好的法子打走

  笑道:“顾主任,人大作为咱们县四套班子之一按理说配辆车是应该的

  不过,咱们县的情况您老也看见了,财政全成亏空,就是一个花架子

  好不容易从地区弄了五辆车回来,一下子就剩下两辆了县里好多局子hái没车子,像检察院,法院这些最需要用车的强力执法单位听说车子紧缺

  公安局的民警是开着拖拉机办案子所以,能不能这样,周书记▲刚好退下了一部普桑放我这儿,先拔给人大先用着怎么样?”叶凡是打着商量口吻,尽量不得罪这种厉害老头

  像这种老茬头,屁事不会帮你,说些闲话,去上级领导面前闹闹情绪绝对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 而且像顾云峰,反正人也快退休了,也不想上进了,他hái怕谁?总不能叫地区领导捋了他人大主任帽子

  “打叫花子是不是?周书记那辆车子谁不晓得,去下边乡镇一路上要抛好几次锚这种即将报废的车子拿来○何用?总不能放县人大里面像老祖宗一样摆设着供在哪里,每年的香火钱修理费都出不起”顾云峰有些激动了,嘴唇波动得剧烈,似乎即将爆出什么怨气似的

  “修理费县政府给你们出怎么样顾主任?”叶凡hái是★耐心地跟顾云峰磨着性子

  “叶县长,实话跟你说,你今天不给我们一辆车我就不走了真把我们人大当垃圾部门了是不是,哼”顾云峰跟叶凡较上真了,搬出了人大那惊天的大牌头,像招魂牌一般就砸将了下来而顾云峰同志,活脱脱一个耍赖的牛头马面型号人

  “麻痹的我说周富德那老狐狸如此慷慨大方,有好处不懂得捞,hái把车子的分配权交给了我

  原来唱得是这么一出戏这车子,现在简单就成了一块烧红的烙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