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二章 借刀杀人


  第七百一十二章借刀杀人

  【猴哥加赏,说是要成就妖仙之道要求狗zǐ再加一,狗zǐ在这里祝猴哥多找几个猴妹zǐ,蛤蛤蛤,第3到】

  “别芥大哥,开个玩笑的,大哥的事小弟我哪敢谈条件,那bú是找死其实要说动镇东邪简单”齐天叫着天,又玩神秘了

  “简单怎么个简单法?”叶凡随口哼道

  “雷阴九龙丸开路,他肯定上钩”齐天抛出了陷井

  “雷阴九龙丸,难道镇站长也想提功?”叶凡略显讶然,转尔也就释然

  既然镇东邪是特勤组的正式成员,而且还是香港分站站长bú想提功那是假话

  对于国术爱好者来说,功力就是拳头大,拳头大就是实力的象征,而对于特勤组的成员来说,拳头大就是官品提拔的最重要条件

  因为特勤组里想晋升,首先就得提高自己的国术段位,这个是硬性指标的

  “那当然bú想提功是傻zǐ镇东邪现在一直停留在四段的开源之阶,听说都二年了,一直想突破到第二个层次截流阶

  此人也很下了一番功夫,每天光是那牛皮沙袋zǐ都要踢破好几个bú过好像这事也急bú来,一直没办法突破

  前段时间也bú知从何处听说了我增功的事,居然舔着脸求着我透露一点

  当然,这个增功的事是国家核心机密我哪敢说,而且涉及到大哥,我当然推说是铁哥弄来的药丸了

  镇东邪一听就像泄了气的皮球,铁团长的威势他有那个天胆也bú敢去问的

  所以最近一直很郁闷,前几天跟我喝醉了,他居然说是如果再bú能突破就要转业到地方工作什么的,再呆部队没前途啥的

  后来我一问,才知道是他家老头zǐ镇汤成在逼他说是他功力无法进阶就没办法晋升,一直呆香港分站也没什么前途

  还bú如回到地方工作,他老头zǐ也可以利用其影响助力他一把在特勤组里面他老头zǐ就没办法相助了”齐天倒出了原为

  令得叶凡是亦喜亦忧,喜的是可以从此人下手连上镇汤成忧的当然是自己现在根本就没了那药丸因为配制药丸的太岁被那可恶的老蟒给吃了

  “万恶的老蟒啊,你丫的坏了老zǐ大事”叶凡气bú过来骂了一句

  虽说现在自己还有几百年的蛟参,▲也可以代替‘火龙翔天’,但那蛟参却是要留给陈啸天用的,叶凡盼望着陈老能恢复到七段功力,好相助自己去海南找勾陈那个南海一神腿斗斗法

  bú然,水州泰兴纸业的胡董事长为了儿zǐ可是望眼欲穿了,最近▲胡董帮了自己大忙,虽说这桃zǐ被张国华摘去了但叶凡是个有良心的人,答应胡董的事绝对要去办到的

  还有,放狗崖山洞里那株艳情草居然也给那老蟒吃了,现在就连春宫丸也没办法配制了

  叶凡想到这些那个真想腾空而起把卢伟的办公室都砸成碎片,bú过他终于是忍住了

  “怎么啦大哥,半天bú吭声,难道那药丸没有了?”齐天心里也是一凉,问道

  “唉配药的老道最近病得快死了,还配个球的药丸”叶凡叹了口气,当然bú会明说这个了,放了个烟雾弹

  “啊那完蛋了我的春宫丸”齐天这厮大叫了起来,好像还是真的心痛了

  “你小zǐ,整天就惦记着胯下那根吊玩意儿”叶凡没好气骂道

  沉吟了一阵zǐ,突然想到既然药都给老蟒吃了,那药性bú是全给老蟒吸收了

  至少吸收一半还是有的,而估计大部分好处都从血液里传给了自己

  bú过,那蟒身蟒骨中绝对有沉积一部分药性●的说bú准直接把配制雷阴九龙丸的药材跟老蟒的骨头或者肉熬在一起炖,那汤肉吃了指bú定有效

  想到这些,这厮心里又活络了起来,说道:“这样齐天,你给镇站长讲一下,我另有法zǐ让他突破

  ▲●的说bú准直接把配制雷阴九龙丸的药材跟老蟒的骨头或者肉熬在一起炖,那汤肉吃了指bú定有效

  想到这些,这厮心里又活络了起来,说deshuōbúzhǔnzhíjiēbǎpèizhìléiyīnjiǔlóngwándeyàocáigēnlǎomǎngdegǔtóuhuòzhěròuáozàiyīqǐdùn,nàtāngròuchīlezhǐbúdìngyǒuxiào

  xiǎngdàozhèxiē,zhèsīxīnlǐyòuhuóluòleqǐlái,shuōdào:“zhèyàngqítiān,nǐgěizhènzhànzhǎngjiǎngyīxià,wǒlìngyǒufǎzǐràngtātūpò

  bú过把握仅有一成,别抱太大希望当然,如果侥幸突破的话那他就得帮我一回,其它bú想说,把谢强整得越惨越好就是了,这就是条件,你跟他讲清楚,而且这事我就bú出面了,相信他会懂这些的”

  “行我跟镇站长说说,看他怎么说了马上回电话给你”齐天答得很干脆,最后想了想双说道:“大哥,实在bú行的话我就扯起老头zǐ虎皮去顾司令处跑一圈了,管他的,至少还有点用”

  “大哥,传真过来了,你看看”卢伟递了过来,脸上一脸的苦味儿,似乎情况有些bú妙

  叶凡扫了谢家的资料——

  谢家现在五辈人

  最老的第一代人叫谢令国,现在快90了,刚解放那时曾经任过鱼阳县县长

  第◎二代人就是谢强的父亲谢开川,曾经任过墨香市副市长,现在退休

  bú过第二代人里面还有谢开川的二弟谢开发,52岁,现任南福省省委副秘书长,正厅级干部,他是目前谢家的真正掌舵人

  三弟谢开◎林,现在水州蓝月湾第二集团军任大校师长,听说正准备晋升为少将副军长了,年龄bú过48岁

  第三代人就是谢强这一代了,里面倒没什么特别扎眼的能人,就谢强的堂哥谢刚还有点份量,南福省委督察室副主任,副厅级别的岁数也bú大,才40来岁

  第四代和第五代都还小,级别没过正科,算bú上什么玩意儿

  “想升少将副军长,老zǐ定要让你升bú成省委督察室副主任,一下zǐ倒没办法摆平了”叶凡喃喃着,转眼瞅了卢伟一眼,说道:“你有什么好主意让谢家放一次血”

  “舞月山庄”卢伟一脸凝重,吐出了这四个字,好像这字在他嘴里冒出很费力似的

  “舞月山庄,嗯前次抄的是玉家的镜月山庄,这次就该轮到谢家了

  就这么办bú但要打击谢家政府层面官员,财源方面也bú能放过,没有了财源支持,谢家犹如一只被拔了毛的老鸟,我就bú信他还能飞多远多高”叶凡阴森森笑道,这厮现在的心理特别的邪★恶,有点像条疯狗,逮谁咬谁

  自然,老蟒血有着很大的刺激作用就连卢伟感觉大哥好像有些怪异,bú过转眼释然,认为是谢强给刺激成的

  “那是,官帽zǐ都是财源铺路的没了财源,想垫高帽zǐ那○★恶,有点像条疯狗,逮谁咬谁

  自然,老蟒血有着很大的刺激作用就连卢伟感觉大哥好像有些怪异,bè,yǒudiǎnxiàngtiáofēnggǒu,dǎishuíyǎoshuí

  zìrán,lǎomǎngxuèyǒuzhehěndàdecìjīzuòyòngjiùliánlúwěigǎnjiàodàgēhǎoxiàngyǒuxiēguàiyì,búguòzhuǎnyǎnshìrán,rènwéishìxièqiánggěicìjīchéngde

  “nàshì,guānmàozǐdōushìcáiyuánpùlùdeméilecáiyuán,xiǎngdiàngāomàozǐnà个除非是贪了,一贪,那就必留下把柄,有把柄就好办事”卢伟说着,突然一捏拳头,啪地一声砸在茶几上,小吼了一声道:“娘西皮的最后干一把反正要回市里了,走前就给贾宝全添添乱zǐ,bú然,这厮也坐得太安稳了”

  “添乱zǐ嗯没错,咱们兄弟在鱼阳放上一把火,把四大家族的战火点燃

  贾宝全为了县里稳定,必定要尽力扑火,够他忙活一阵zǐ了这老东西,也bú是个玩意儿,尽干些卸磨杀驴的犯骚zǐ事

  老zǐ这只小驴zǐ被杀前也得踢他几脚才解气,bú然,难解心头之前恨”叶凡心里阴暗地想着,随即摇了摇头,笑道:“兄弟,咱们俩好像有点像是一对躲在黑暗里的阴谋家”

  “阴谋家,估计咱们的道行还bú够,勉强能算是耍混咱们正面上玩bú过他们了,只好来点黑的了管他的,bú管白猫黑猫,能让谢家放血的就是好猫”卢伟嘎嘎笑道

  两人如此这般的shāng量了一下方案后叶凡开车直奔水云居而去,当然是想找媚儿喝几杯,有美妹zǐ陪着心里也好受一些

  停好牧马人后,叶凡冲进水云居大声喊着媚儿的名字bú过像往常的那种媚儿一把从楼上跑来扑进自己怀里的美好景向并没有重演,而水云居可是静得可怕

  “怎么回事?今晚上好像没作生意难道媚儿怪我没用,抑或是躲起来了,bú会的,媚儿bú是那般势利的人,我相信自己的眼光”叶凡自语着走向了谢媚儿房间

  门没关

  “叶哥,你来啦?”◆一个高大身影正坐在谢媚儿床上,好像脸上挂着一脸的郁闷

  “谢逊,怎么是你,媚儿呢?”叶凡直觉有些什么事要发生,心里一沉问着媚儿的哥哥谢逊少校

  “唉……这是我妹zǐ给你的,你”谢逊脸上▲难看,递了一封信过来

  凡哥你好

  媚儿走了

  请别问为什么,也请你bú要来找我,你是找bú到我的,而且,即便你能找到我我也会转眼间就消失的就当以前的一切是一场梦,唉……

  凡哥,媚儿这段时间过得很美好,过得很快乐,从来没这么快乐过,这些,都是你带给妹zǐ我的,我知足了

  我知道你有千言万语想问我为什么?我还是那句老话,别问为什么,我永远bú会告诉你的

  也请你尊重我的选择,这辈zǐ,我都bú可能嫁给你的,但也请你放心,这辈zǐ我也bú可能嫁给别人的,你的媚儿还是你的媚儿,永远是属于你一个人的媚儿

  bú过,缘来缘去,咱们缘已尽,忘了媚儿□……

  就让一切随风而去,最后,祝你龙游官场,步步高升……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叶凡直愣愣盯着金毛吼谢逊,盯得这厮心里有些发毛

  “你都看了,还问我干嘛?算啦叶哥,我●……

  jiùràngyīqiēsuífēngérqù,zuìhòu,zhùnǐlóngyóuguānchǎng,bùbùgāoshēng……

  “wéishíme?zhèdàodǐshìwéishíme?”yèfánzhílènglèngdīngzhejīnmáohǒuxièxùn,dīngdézhèsīxīnlǐyǒuxiēfāmáo

  “nǐdōukànle,háiwènwǒgànma?suànlāyègē,wǒ妹zǐ没那福份,算了”谢逊那眼神有些躲闪,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

  “你有话没跟我直说?”叶凡凶巴巴问道,那脸上露出的是一幅狰狞的噬人样zǐ

  “没……没有了”一向天bú怕地bú怕的谢逊,bú自然的往后退了一步这个当然,叶凡是什么人,那种强大的隐性气机发出来相当的强悍的,这个当然就是一种精神层面的感觉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