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五章 内部争斗


  感谢自由自在的老宅男、zsrz、viee、小子你行、书友090307130347367五位兄弟打赏

  “呵呵,叶老弟,别看只是一些普通的树兜,却全是出口的并且每年的收益还不cuò,就这么一个破树兜,运到国外可以换到三四千块大洋回来要不,老弟喜欢的话搬个回去晚上yě能坐树兜上品品茶,赏赏风月,还是不cuò的选择”郑轻旺一脸轻松,笑道

  “那算啦,一个要三四千块,太贵了yǒu些可惜,要不我付钱买一个,总不能让你们林场太吃亏了”叶凡yě着实yǒu些喜欢那些树兜,想到闲瑕时坐上面喝杯茶,怀中还抱着一妹子的话那还真是个不cuò的选择了

  “不用说了,老弟,就当是老哥送给你的几千块钱,咱们还讲这些干嘛,见外了”郑轻旺非常热情,立即指挥着四个搬树兜的工人动手,要了两个树兜一个小茶几,当然,那茶几yě是由整个树兜原形稍微加工搞出来的

  领头的那个脸上yǒu颗黑痣的工人迟疑了一下,说道:“郑场长,这些树兜是美国沃马公司订制的,这批全是高档货,我们厂全是按他们提供的图纸搞的

  这个yǒu数额定量的,如果搬走了一付就怕再yě难找到合适的树兜来打制了

  何况即便是能找到,就怕时间来不及了,别看只是两条凳子一个小茶几,咱们林场木具厂里一个小组的工人加班加点,得干十几天才能弄出来

  到时人家可是要追纠违约责任的而且,这事马副场长和陈厂长走前yǒu慎重交待,绝不允许挪走哪怕一条凳子的”

  “是吗?wú副厂长”郑轻旺那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令得wú副厂长身子一震,瞅了一下四周,又看了看叶凡,赶快陪着笑脸说道:“这样行不行郑场长,过段时间我们找到合适的树兜再给叶主任打制一套,亲自送到林泉去怎么样?品质保准叶主任满意,而且还可以再加两条凳子,刚好凑成一付”

  “算啦郑场长,yě不急在一时下次来我再挑一付”叶凡心里一动,觉得那个wú副厂长yǒu点异样所以,赶紧故意这般子说

  在这景阳林场,无疑说郑轻旺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山沟沟里的土皇帝不过,从wú副厂长的口气中感觉到好像其人并不是特别卖郑轻旺的账似的

  以前了听郑轻■旺介绍过,林场的木具厂是由马占魁这个副场长专门负责管理的,陈二顺就是该厂厂长

  而天水坝子叶若梦的父亲叶水根的死好像跟景阳林场yǒu关系当初叶水根先前就是在这木具厂工作的

  后来yě不▲wàngjièshàoguò,línchǎngdemùjùchǎngshìyóumǎzhànkuízhègèfùchǎngzhǎngzhuānménfùzéguǎnlǐde,chénèrshùnjiùshìgāichǎngchǎngzhǎng

  értiānshuǐbàzǐyèruòmèngdefùqīnyèshuǐgēndesǐhǎoxiànggēnjǐngyánglínchǎngyǒuguānxìdāngchūyèshuǐgēnxiānqiánjiùshìzàizhèmùjùchǎnggōngzuòde

  hòuláiyěbú知什么原因得罪了郑轻旺,被发配去狼铛谷守山巡视等,yě就是巡视林子,无巧不巧的就死在了狼铛崖下

  听说当时还是林泉三霸的李德贵背回来的,后来叶水根醒后就说了一句话,说是李德贵不是好人据若梦推测是李德贵看上了干娘叶金莲

  本来怀疑叶水根是不是李德贵害死的,因为李德贵yǒu作案动机不过,那天在叶凡死死追击特A通辑犯人时正好李德贵被叶凡一脚差点踢死

  死前说了实话,说是自己并没害死叶水根,而当天叶水根是从狼铛崖摔下来的,当然,这个他自己yě并没看见

  当时是景阳林场的陈二顺打电话叫李德贵去背人的而且当时陈二顺还答应给了几百块钱,那个时候几百块钱相当值钱的因为工人的工资一个月才几十块钱,接近于一年的工资了

  就连李德贵都yǒu些怀疑叶水根是不是陈二顺等人害死的,所以,叶凡跟卢伟一直在暗中调查此事先是怀疑是不是郑轻旺下的手,不过一直找不到证据

  而卢伟的直觉怀疑说是不是副场长马占魁干的,因为叶水根原先所在木具厂是马占魁分管的

  只是一时都无法找到yǒu力的证据,仅仅是怀疑罢了而且,马占魁人家好歹yě是一位副处级干部

  而且景阳林场是市林业局直管,当然,市公安局yě是他的上级单位,差不多是双重管理了

  跟鱼阳倒没啥关系,卢伟和叶凡怕打草惊蛇,一直在暗查,不过,一直到现在yě没找到什么头绪

  刚才叶凡在鹰眼下发现那个wú副厂长好像跟郑轻旺不怎么对付,心里隐隐yǒu觉得yě许郑轻旺跟马占魁并不怎么合拍

  yě许刚才在办公室内郑轻旺脸上掩饰得很好的一丝忧郁会不会就是马占魁惹起的yě说不准

  景阳林场很大,是一个正处级的单位,各个分场yěyǒu十来个,再加育苗,花卉培植等部门,下属分部yě是相当多的所以,内部争权夺利丝毫不比一个县委县政府差

  如果能从郑轻旺跟马占魁的矛盾中发现什么蛛丝马迹,那yě许是案情取得突破的yǒu力方向

  所以,叶凡很是自然的加了把火表面上好像很是体谅郑轻旺,以后再来搬木凳子,实际上yǒu挑拔离间的嫌疑当然想让加深郑轻旺跟马占魁之间的矛盾了

  这个●wú副厂长yě许就是个导火索,因为从其面上样子看,明显是属于马占魁那一伙的

  “不用说了叶老弟,这凳子我郑轻旺送定了”郑轻旺还真中计了,觉得很丢面子

  他冲叶凡笑了笑,转身朝着wú副厂☆长时立即收敛了笑意,说道:“立即给我再叫一部小四轮来专门送叶主任家去,不然,你四个立即给我滚出这景阳林场,反天了,哼”

  郑轻旺火气好像特别的大,其实难怪他火气大因为最近市林业局yǒu意调整景阳林场的领导班子而马占魁当然yě眼红郑轻旺那个位置了

  所以,就先下手为强,首先从景阳林场的党委班子里下手,趁着郑轻旺去学习时间自己代场长的机会,挤走了郑轻旺的两个心腹下属,安插进了自己的人

  这段时间,郑轻旺学习完回来后感觉在党委会上好像自己的话yǒu点不灵光了

  以前自己在林场党委班子里讲话那是一言九鼎,现在时不时会冒出不和协的声音

  发展到后面时,就连马占魁yǒu时yě会隐晦的站出来跟自己唱对台戏了知道马占魁yǒu些坐不住了,所以,时下斗争形势快进入白热化了

  而且,三个副场长yě被马占魁拉走了一个不然,郑轻旺真的要被他们架空了

  郑轻旺当然不甘心失败的,失败后估计就得滚回墨香市林业局当一名不管事的副局长养老了

  这景阳林场可是一个金饭碗,失去了它以后想跟市里领导打交道都yǒu些困难了这些方面叶凡当然不知晓了,只是隐隐感觉到一些异味来了

  一听郑轻旺发了那么大的火,而且口气强硬,wú副厂长和另外三个工人顿时yǒu些傻眼了

  再加上今晚上马副场长和陈二顺都不在,wú副厂长当然没那天胆跟这林场的一号人物叫板了

  要说真惹得郑场下决心要收拾自己等人的话那个估计yǒu九成可能,到时就是马占魁yě保不了自己的

  所以,还是先顾着眼前了以后即便是马占魁回来要发火,自己等人yě可以把郑轻旺拉出来当挡箭牌了

  所以,wú副厂长不敢再吭声,使了个眼神,叫上同伙把二个凳子和一个树兜小茶几给搬上了一个小四轮

  而叶凡当然不会再推辞,他的目地当然是为了借此激发郑轻旺跟马占魁的矛盾了

  yǒu些不好意思样子,笑道:“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呵呵……”开车一冒烟走人了,只留下又冷冷哼了一声的郑轻旺,和四个yǒu些惶惶然的wú副厂长等人

  “奇怪了,wú副厂长怎么会那般的笨,为了几个树兜跟郑轻旺叫板,而且是当作林场一些下属的面

  难道马占魁一伙已经发展到能跟郑轻旺抗衡的地步了即便是那样子,yě不可能为了几个树兜翻脸”叶凡坐在搬回来的树兜上,品着乌龙茶,百思不得其解,总感觉怪怪的

  又站了起来,伸手把那三个树兜前前后后,翻过来倒过去的查敲了一遍下来,的确是三个普普通通的树兜

  只是造型较奇特,而且经过林场工人的特殊回磨加工后,沾上了一些艺术气质罢了

  “难道这树兜yǒu猫腻,不过刚才老子用鹰眼都查过了,感觉到里面绝对yě是木头,并没藏着什么金银财宝抑或毒品海洛英什么玩意儿的”叶凡嘴里念叨着,随即yáo了yáo头,觉得自己yǒu点神经过敏了,yě许是叶水根的死让自己yǒu太过于内疚才到致如此的

  因为天水坝子那冷冰冰的泥地里还躺着一个天使般的姑娘——叶若梦是她舍身救了自己,而且,死前一直期望着能揭密父亲叶水根的摔死之谜

  叶凡心里yǒu愧,此谜不揭,估计一辈子都将良心难安的

  “若梦,不管yǒu多困难,不管害死你父亲的人涉及到谁,我叶凡,定叫知道什么叫王法

  我发誓,你在地下安息,yǒu生之年,我会办到的”▲叶凡喃喃着,眉头紧皱

  对于这种陈年旧案,他yě知道,很难搞清楚,不然,就不会出现什么历史上的10大冤案了古代都yǒu冤案,现代yěyǒu解不开的谜,说明yǒu的案件就是查不出来的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