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三竿子入洞


  只不过在沙滩下面十几厘米处罢了,看来刚才自己的手法还是控制得相当的精准的,要多深就多深,不过给现场人的感觉是这球估计得深入沙滩半米左右

  冲大家再次笑了笑,叶凡大吼一声道:“天灵灵地灵灵,显灵来***”

  这厮嘴里求着菩萨,喷着粗话,呼啦球竿照准沙滩一铲子干了下去

  顿时扬起了一团较大的沙雾,一个白色的圆形东西从沙雾中飞腾而出,呼啸着一个美丽的抛物线,直往半山坡上的果岭洞扎了过去

  啪……

  全体骇然,现场顿时多了一堆活雕的人

  那球居然在在沙雾中,阴差阳错的真进洞了,算上叶凡误打的一竿,也不过才挥了总计三竿子,这是什么技术,仙术还差不多

  “这小子运气,这个也néng蒙进去,娘的,300万啊”愣神几秒后的围观者居然自动的拍起掌声来,经久不息

  当然,九成以上的人都认为这绝对属于运气之流,估计叶凡有一些蛮力罢了现场néng明白这个理儿的估计仅有铁占雄了

  不远处那个美妇喃喃道:“怎么可néng,运气再好也不会好到如此地步?难道先前就算好了的,不可néng,绝对不可néng,哪有这种神技?就是伍滋来也不行?”美妇郭美凤很难说服自己,只néng解释为运气了

  “小姑,咱们等下也去找那个算命的算算,这么灵”郭秋天小声笑道

  许通那脸阴森如墨,沈开那脸早就僵硬着了,缪刚是恨不得挖个地洞好钻进去,变老鼠也行

  “管理员,把钱直接开成支票给这位叶凡先生就行了,呵呵……”铁占雄平和的淡笑着

  “不行铁哥,这赌资可是你手tóu上借的,这钱我不néng要?而且,这次只是运气好,要是输了就不得了啦?”叶凡赶紧摇tóu

  “那好,一人一半,你花了力气,我投了资,不同的投资手段罢了,利益风险共担”铁占雄提了个建议,两人一人150万了

  “慢着,你这球不算,刚才你从沙滩里乱打的,说不准沙滩里本来就有球”缪刚突然跨前一步,大喊道,这小子看来是气糊涂了

  “呵呵,沙滩里还有球吗?”叶凡转tóu问管理员

  “绝对没有,咱们每场都会认真细致清点的,不会乱遗球的”管理员很是坚决,摇了摇tóu

  “放屁那么多球你就néng肯定,叫你们经理来”缪刚气势汹汹要吃人样子

  “你自己可以去挖挖嘛对了,管理员,拿把锄tóu或铁锹来让这小子去好生挖挖再不是叫辆铲车来试试,呵呵……”铁占雄有些生气了,游戏结束也不想再玩了,感觉自己有点掉价

  “你他娘的叫谁小子,麻痹的,找抽是不是?”缪刚气蒙了,朝着铁占雄大声吼道

  “啪”

  一声轻脆、刺耳的耳光声传来,缪刚整个人飞跌到了三米开外的草坪上,就地还滚了三转半圈子才停了下来,嘴一张,卟哧一声和着鲜血就喷出了一颗门牙来

  “**打人,兄弟上”沈开一看,大叫一声,十几个手下全围●向了铁占雄

  “哪个敢乱来”叶凡一个大跨步上前,抢起球竿挥了挥,有点像是守门的天王,现场顿时就闹哄了起来

  “小姑,咱们出去,太不像话了”郭秋天喊道,激动得胸脯乱颤

  “别急,●你那个班长绝不会吃亏的,咱们等着看好戏”郭美凤浅浅一笑,胸有成竹

  “住手,谁在这里闹事,不知道这是水州卢家开的吗?”一个壮实汉子领着一群打手样人大步跨了过来

  “卢经理,我在你们这里▲消费,被这混蛋打了,我要上告”缪刚指着铁占雄和叶凡,抹了一把满嘴的鲜血,一旁的沈开又捡回了那颗血淋淋的牙齿,指着它说道:“连门牙都给打掉了,这可是犯罪,马上报案”

  “你们是什么人,到底怎么回▲xiāofèi,bèizhèhúndàndǎle,wǒyàoshànggào”miùgāngzhǐzhetiězhànxiónghéyèfán,mòleyībǎmǎnzuǐdexiānxuè,yīpángdeshěnkāiyòujiǎnhuílenàkēxuèlínlíndeyáchǐ,zhǐzhetāshuōdào:“liánményádōugěidǎdiàole,zhèkěshìfànzuì,mǎshàngbàoàn”

  “nǐmenshìshímerén,dàodǐzěnmehuí事?”卢经理扫了铁占雄一眼,知道此人是一大腕,刚才跟齐振涛在一起打球,后来省军区司令镇汤成来了后对此人还显得特别的亲热,来tóu绝对不会小的

  所以,直接就冲缪刚和沈开一伙问道

  “想●不到是他,这水州说大很大,有时好像又很小”叶凡心里一动,认出了卢经理身旁的那个壮实汉子来,就是跟着卢伟一起到天水坝子的卢家家人,好像叫卢丁,有着三段顶阶的修为原来是在这里看着场子的

  卢丁一看●叶凡也愣神了几秒,立即打起了电话,估计是打给卢伟了

  “什么人?我嘛不争气,老tóu子搞了个星辉集团”沈开一脸的傲气,又指着许通说道:“这位许少是咱们省城一号的公子,这位缪刚大少是省委督察室缪主任的公子,卢老板,jīn天你看着办,要是不处理不好咱们可是不答应的”

  当然,其实缪刚的父亲只是省委督察室副主任,沈开当然把那个副字给直接省略了

  “来tóu还不小,居然会撞上省城一◆号许万山的儿子,还有个省委督查室主任,这个沈少家里家底子也殷实,星辉集团,呵呵,也算不上啥的”

  卢经理在心里快地绕了几弯回来,权衡轻重,觉得有些棘手虽说卢家并不怕这些,但néng不惹最好不要◇☆惹,但jīn天这事不处理不好会惹上**烦的

  “老铁,怎么回来,好像有人要打人是不是,天下奇闻啊哈哈哈,居然敢有人喊打老铁,那人莫非是吃了熊豹子胆不成……”镇汤成一脸的爽笑着,和齐振涛一起走了●★过来,颇有股子兴哉乐祸势tóu

  转tóu扫了许通等人一眼,那脸立即变了,威势顿发,问道:“你是什么人,干嘛闹事,胆子不小,还要围殴老铁,你有几个脑袋”

  眼看着镇汤成那肩上杠的少将军□衔,许通等人心里顿时一凉,傻眼了这个是什么来tóu的,许通当然知道了,省军区司令镇汤成,跟国家主席镇山河一个家子里出来的牛人自己老子虽说也是省委常委,但跟他们比还不是一个级数的级别虽说一样,但级数却是差了几级的

  “镇……镇叔,我……我错了”许通变脸也变得很快,知道不néng相抗了立即低下了tóu

  “叫我镇叔,又姓许,不会是万山的孩子?”镇汤成跟齐振涛其实早就走了过来瞧热闹了,刚才沈开吹嘘时已经知晓了许通等人的身份

  “是的镇叔,我叫许通,我爸是许万山,刚才……刚才纯属误会,误会……”许通老实的答着,恭敬得不行了

  “成何体统,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也敢闹事看来我得跟万山兄好好的聊聊了”齐振涛那脸一放,严厉的叱道

  “齐……齐省长,我……我知错了,刚才只是误会”缪刚那脸立即就绿了,赶紧把嘴边的血给抹干净了,抖瑟着站了起来,不敢抬tóu,啥犯罪去他**的了

  “哼知道他是什么人嘛我请来的客人后辈见了长辈居然还要动手打架,还敢骂娘要不是jīn天我在这里,估计你小子那身人皮给人拔了的话都不知晓”齐振涛毫不留情,言语中是狠狠地甩了缪刚一巴掌脸一沉,训道:“还不给铁团长赔礼,是想找抽啊”

  “铁……铁团长,对不起了”缪刚无奈地朝着铁占雄认错赔理了

  “小子,是不是不服气,要找我随时可以到猎豹来回去给你家老子许万山说一声,就说这话是我铁占雄说的,水州蓝月湾的铁占雄知道不?哼什么人,如此胡闹”铁占雄不再理人,转tóu拍了拍叶凡肩膀,说道:“叶老弟,老齐,老镇,咱们走,喝几杯去,真没劲,尽遇些什么骚包子,要是以着老铁以前的脾气,毙了他们都不为过”

  铁占雄对叶凡的亲热可是令得一帮围观的人以及叶凡的同学可是大跌眼镜了

  暗暗震惊,不知这个铁团长又是什么来tóu的,居然连省军区司令对他都相当的客气,又是常务副省长的客人

  “小叶,还愣着干什么,走”见叶凡还在跟同学打声招呼,齐振涛表现得略显不耐烦的说道

  其实齐振涛也在搞顺水人情,知道那帮人是叶凡的党校同学,面上虽说在喊着小叶,其实在是给叶凡造势,从中表现出两人有点什么关系

  叶凡当然不傻,赶紧回tóu随口叫道:“齐叔,你陪铁哥,镇司令先走,我打个招呼就来”

  “叶班长,你先去,我们自已会回去”跟着缪刚一起来的几个同班同学赶紧说道,哪敢让齐振涛和镇司令久等

  不过这几个人心里又是暗暗震惊,一直在猜测着叶凡怎么叫齐振涛齐叔,难道是齐振涛娘家侄儿不成?

  “卢丁,你以前说此人就四段身手,比你略强一畴,不过从jīn天的气势上看应该不止”-本文转自-shushuwshu253224156556html-一个身着清朝那种灰布袍子,精神相当抖擞的老者捋了一下颌下那长长的胡须笑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