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狂中更有狂中手


  1到乘早上传,怕没电收藏、票,俺都要不嫌多

  …………

  当时也不知费老头从何处雇来了一批说是退伍军人,quán是身着老旧的迷彩服把叶凡当作猎物进行严酷的训练了,叶凡为了食物为了活命,每天伏击、躲藏、逃命、追杀……一系列从没见过的高强度训练下来叶凡整整轻了十来斤,快变成人干了

  虽说那些退伍军人不会要叶凡命,但出手绝对不会留情被他们逮住就是一顿暴揍狂K,好像还是往死里整的那道道,完事后把叶凡当破抹布一丢就没影了而可怜的叶凡同志还得赶紧迅溜走找地儿躲起来赶紧包扎伤口,因为第二批退伍军人又快到了

  如果被抓住又是一顿不要命的折磨花样百出,叶凡真是痛不欲生,当时伤痕累累,在处于极端痛苦时甚zhì大喊着威胁费老头说是再不跟他学武了,如果再不救他出森林就要自杀等等,连小倭国人经常玩的剖腹自杀都叫出来了不过叶凡的惨嚎一点也没感动那冷酷的费老头

  那老头子冷冰冰地在扩音筒里叫道:“有这想法趁早,早死早投胎哼”再没声音了

  叶凡愤怒了:“费老头,你不得好死你想我死我就偏不死,活得好好的给你瞧瞧”

  俗话不是说: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

  叶凡当然发狠了,再加上聪明,也慢慢适应了经过三个暑假的训练,到后来基本上没有什么退伍军人能再难住他了有时不小心反而被叶凡在林子里打得抱头鼠窜,不过费老头的能量实在大,每年试训的退伍军人实力是越来越强,到最后挨揍的总是叶凡这厮苦苦地大吼道:“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俺……”

  声音在森子,海洋回荡着

  不过没人理他

  不久

  从卢伟的身上溢出一股子诡异的内家劲气,柔中★带钢,钢中盘柔,有股子怪异的富贵气息萦绕其间

  “想不到卢伟兄还是位深藏不露的好手,zhì少有着三段开源阶实力,跟李xuān石差不多用国术境界来比对的话就是一三段的上等武士

  他内劲隐☆dàigāng,gāngzhōngpánróu,yǒugǔzǐguàiyìdefùguìqìxīyíngràoqíjiān

  “xiǎngbúdàolúwěixiōngháishìwèishēncángbúlùdehǎoshǒu,zhìshǎoyǒuzhesānduànkāiyuánjiēshílì,gēnlǐxuānshíchàbúduōyòngguóshùjìngjièláibǐduìdehuàjiùshìyīsānduàndeshàngděngwǔshì

  tānèijìnyǐn藏得如此之好估计有一定的窍门,也许是秘术……我是太小看天下英雄了,天下之大到处都可藏龙盘虎,奇术异人是不在少数……

  本来以为师傅费老头一代奇人,能培养出自已这位以前没吃那个红色果子时就有三段纯化阶实力已经算不错的了,谁知跟自已差不多的年青高手还是有的,自已是太过自大了点……虽说现在自已实力接近六段,可称之为上等武师,但也没啥好自得的……”

  叶凡暗自的警示着自已可别太骄狂自大免得阴沟里翻了船

  五分钟过后

  卢伟和李xuān石脸上都淌满了汗珠子,青筋暴露,连嘴唇儿都在拚命的憋着气不过手腕还是停在中央位置僵持不下,看得破殿中人quán膛目结舌李xuān石其人大家还是听村里人传说过一些关于他的厉害事件,比如赤手空拳打死野猪,身上能挑四五百斤却健步如飞等等惊人表现,但卢伟的表现则是太过令人异外了

  “好了卢公子,xuān石略逊一畴,哈哈……”李xuān石想到卢伟是主公后裔,自已爷爷李炎亭即便瘫了坐在椅子上还要坚持着下椅子参拜如果真把卢伟给掰下去了估计回去的话爷爷铁定饶不了自已再加上李xuān石感觉卢伟与自已实力也差不多,因此干脆点头认输来者是客,口头◆上认个输也没掉价的,反正都是自家人

  “嘎嘎差不多,没有赢家世澄,你去林泉弄些上好酒菜回来,晚上我跟xuān石,伟强他们好好喝几盅,今天高兴”卢伟气量也不小,虽说年青当面并没趾高气扬的,反而承◎认自已与李xuān石掰成平手,转头吩咐卢家管家卢世澄

  “唉可惜李老受伤了,不然还真想跟他老人家切磋一下手腕,输也输得光荣”

  卢伟叹道,有些黯然李炎亭这辈子看来都得在轮椅子度过了,当时有着三段多实力的刁六顺硬是用锋利的瑞士军匕狠刺之下搅乱毁了他的经络除非有仙术,那是不可能站起来了曾经的杀匪英雄,卢家家将的后代

  英雄末路啊

  “呵呵不用到林泉,我带了许多菜回来,咱们今晚乐呵乐呵”叶凡手里转着卢伟的车钥匙头脑中电转之下,闪现出了个馊主意玩玩

  笑眯眯道:“卢兄,咱哥俩也掰掰试试?”

  “你……”卢伟盯着叶凡看了一眼直摇头,过了几秒钟有些轻视样子说道:“你有点蛮力我知道,好像还杀了个把人不过说到正宗的掰手腕你不行没兴趣”

  这一句话出,差点没把正喝茶的李xuān石一口给呛死掉,心道看来卢公子也有走眼的时候,这世道再精明的人都有糊涂的时候,叶哥不行谁还行,咱爷李炎亭都一直称道的人,年青人中之龙凤不过李xuān石虽然那样子想却是不作声

  见李横山咂巴了一下嘴想开口赶紧使了个眼神不让他说因为那天他没跟叶凡掰过,其实心里还有点不服如■果叶凡能与卢伟掰上一场就能判出他的实力了,有些东西没有结果一直憋心头堵得慌因为李xuān石一直怀疑那天叶凡能与自已爷爷掰成平手是撞了大运,爷爷让着他的

  “卢伟上,我支持你,把叶组长掰个狗血喷◇头,咯咯,看他还牛什么?”兰阗竹此美媚唯恐天下不乱似的早在一旁嚷嚷开了,那天真样子好像一个8岁小姑娘,胸前两堆肉团上下颤动着是动人心魄

  “妖精作怪啊那团团东东跟春香妹的有得一比,好像坚挺,如果捏手上那滋味……”叶凡偷扫了兰阗竹那惹火的身子一眼,感觉下身一阵子燥热,赶紧转开了心事,不然就丢丑了

  “既然兰大小姐提议我就跟叶组长玩玩”卢伟动了动嘴没当回事,在美人面前任何男人都不能免俗的如果不比那不是承认自己不行,作男人当然是不能说不行的,就像作女人也不能说不要是个同样的道理

  “玩是可以的,不过总得有点彩头才行,你们说是不是?”叶凡转动着手中的车钥匙鬼鬼的笑道

  ▲“又赌彩头卢伟,跟他赌了,我赌你赢”兰阗竹又叫了起来,得意地胸脯一挺,看得quán殿色狼几双眼睛都发直发亮有的装着喝茶赶紧转过脸去,有的装着眼睛疼赶紧揉眼皮玩,有的……

  说白了就是怕被兰阗竹□◆这‘冰蝉’发现大家的猪哥像,大小姐脾气发了就不得了啦就连卢伟也头痛,吓得赶紧侧目转向

  心道:“好男不与女斗惹不起咱还躲不起”

  “啪”

  卢伟的车钥匙被扔到了桌子上,叶凡淡淡○一笑道:“这样我喜欢你这辆改装过的三菱听说卢兄还有三辆,你是富人,不再乎少辆车我是穷人,有辆车会乐晕的,咱也算有车一族是不是?所以,赢了这车就归我了,还得添个小彩头,请卢伟兄叫我一声叶哥我这人岁数虽小,但喜欢作老大”

  叶凡这摊子话一出口又是引得quán殿侧目,傻眼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