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寡妇也有头一遭


  感谢“pz923”兄弟的打赏,谢谢3到了

  …………

  叶凡想十几亿的大老板投个几百万应该不成问题不过估计要解开南宫公子身上的闭穴截脉手法不容易,最主要的是要叫那个陈啸天老头交出秘术不过作为一个六段的上等武师估计会把自家秘术看得比命还金贵,想让他吐出来何其的难

  “赵哥,于局有没审过那姓陈的老头?说不准是他作的鬼把戏”叶凡随口提醒道

  “审了,那老头就像茅坑里的一块石疙瘩——又臭又硬zěn么审都是闭口不言,要不是先前见他开过口还以为是一哑巴”

  赵铁海有些无奈地笑道,就在这时候,腰间BB机响了赵铁海冲到lóu下回了个电话,跑到包厢对叶凡说道: □
  “你那车借我拉风一下,县上王局要我详细汇报张希林被砍的事以及后面的处理意见我那车被人开走了,妈的真是命苦,现在都11点了还得往县上赶,还让不让人活”

  赵铁海气愤愤骂道,“拿着,不过○
  “nǐnàchējièwǒlāfēngyīxià,xiànshàngwángjúyàowǒxiángxìhuìbàozhāngxīlínbèikǎndeshìyǐjíhòumiàndechùlǐyìjiànwǒnàchēbèirénkāizǒule,mādezhēnshìmìngkǔ,xiànzàidōu11diǎnleháidéwǎngxiànshànggǎn,háiràngbúràngrénhuó”

  zhàotiěhǎiqìfènfènmàdào,“názhe,búguò你可不能开,我看你喝得差不多了”叶凡提醒着扔过了车钥匙

  “晓得放心,我手下开你那牛车不会损了一根毛的,哈哈,走啰,兄弟,你慢慢自饮要不我出找个姑娘回来陪你”赵铁海开着玩笑噔噔噔下lóu而去

  叶凡自倒自饮了一阵子,看看时间已经12点多了人也差不多醉得东倒西歪了于是yáoyáo晃晃地下lóu,感觉有些尿急见卫生间还亮着灯,心里嘀咕道:“这个菜西施,卫生间电灯都不关掉,要是点上一晚上多浪费”

  手一推卫生间门,哪知因洒醉没站稳,也没想到那门没关紧只感觉里面一轻整个人就撞了进去

  “啊你……你……”

  里面突然传来一声惊慌尖叫,叶凡迷迷糊糊抬眼望去,顿时傻眼

  一具光嫩溜溜的美妙身子上涂满了泡沫,菜西施春香胸前那硕大、坚挺的**曲线毕露,堆在胸前在沐浴露泡沫的衬托下显得是膨胀了N倍再加上菜西施的羞涩、惊慌,胸前那对硕大随着妙不可言的**剧烈颤瑟着●,如波浪起伏,惹眼得很双手在胸前遮了一下感觉好像是下面幽谷重要又赶紧移下去捂住了双腿中间的一重要部位,一双雪白浑圆的腿弯曲着靠在卫生间的墙上充满了极具的诱惑

  菜西施好像一时也有些蒙了,羞傻了★,瞪着好看的杏眼嘴唇儿瑟瑟着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有胸脯在剧烈的颤动着惹得叶凡直咽口水,在强度酒精、喷香的肌体刺激下胯下那玩意儿自然就高昂起了头来

  心底里仿佛一个声音在鼓捣着自已朝前去,拔开菜西施的手看看下面的神秘地带这厮‘咕噜’吞咽了一口唾沫身子一晃弹到菜西施跟前一把就拉开了她遮住羞处的瑟瑟嫩白手腕

  “嗯没东西?”

  叶凡大惊,是好奇,强烈的好奇心刺激下顺手一拉就把菜西施整个人拽进了怀中,侧身一屁股坐在了马桶上,右手向下一滑就到了菜西施的神秘地带,双手猛力的……果然一根**都没有,那光溜溜略带点肉红的神秘地带鼓鼓的虚掩着挠得叶凡差点喷鼻血了

  而菜西施在叶凡拽她时像征性的挣了一下见无法挣脱干脆任他为之了自从叶凡帮菜西施解决了林泉二霸的闹事问题,菜西施已经决心要献身于叶凡,找个靠,不然这小菜馆都开不下去了家里还有一个生病的老娘和几个弟妹没钱可是不行的

  刚才见赵铁海走了,菜西施关上了门打算xǐ完澡后到包厢施展媚术勾勾叶凡,谁知还未等她出手叶凡倒是自个儿先送上门来了在紧张的羞怯过后人也放开了,任叶凡在胡弄

  见叶凡望着自已的神秘地带发傻,菜西施心里一酸,坐在叶凡怀中伸颤颤的伸出舌头在他耳廓处舔了几下凄凄然说道:“我是白虎命唉叶哥,你千万别乱来,我怕会害了你的,以前那个端命鬼就是我克死的……”

  “白虎,老子还是青龙呢,怕个球”叶凡冷哼一声双手一阵搓动,抓、捏、抚、按一掏动作下来菜西施已经是气喘吁吁,特别在叶凡那狼爪子在桃源一划一捏之后菜西施‘哦咛’一声,感觉下面春水漾漾了,是面如桃花,粉色唇儿快滴出水来了

  见叶凡三下五除二解除了武装想挺枪上阵时,是拚命的扭转着性感的身子轻声嗔道:“别叶哥,身上有泡沫不干净,待我xǐxǐ,别弄脏了”

  心里却在暗暗叫苦:“那玩儿像菜瓜一样大太了”

  “好一起来,咱们正好来个鸳鸯戏水”叶凡淫笑着……

  省略20000字,不然就会被封啦

  零点过后,菜西施的房间里春水涣涣,蝶浪涛空叶凡狠狠地挺了进去,一股子从未体会过的紧繃如折皱一样,弹压十足,温润地包裹着小叶凡‘啊’,菜西施痛得紧皱眉头双腿紧紧地抬高夹住了叶凡的腰,面上连眼泪都出来了叶凡醉熏熏的也没发现这些细节

  唉糊涂啊

  一阵狂风戏清蝶过后叶凡沉沉着睡去了

  清晨的阳光照进了春香菜馆,今天菜西施破天荒的没有早起开门,睡了个懒觉叶凡头转了转睡了过来,身边的菜西施立即说道:“叶哥,我给你买早餐去”

  “别去,咱再玩玩,哈哈……”叶凡淫笑着一把扯住了菜西施就想■动手

  “别,叶哥,我那儿肿了,你饶过我,过几天好不好?”菜西施吓得脸色都变了,昨晚上她可是咬牙含泪才挺了过来,那地儿早就肿大如皮球

  “嗯给我瞧睢”叶凡随口开着玩笑着低头一看,顿时有◆些傻眼,急问道:“你……你昨晚上那个来了”因为叶凡看见床单上有一滩艳红血迹,斑斑血点在白色床单上显目刺眼,犹如几朵正盛开的玫瑰花,红尘泪流不由得有些歉意人家来那个了自已居然不知,叶凡心疼地问道不过有些怀疑,因为昨晚在卫生间好像没看见菜西施没来那个叶凡以为自己酒醉眼花了随即yáo了yáo头

  “不是……我……我是第……第一次”菜西施通红着媚眼白了叶凡一下扭捏着终于说了出来

  “什么第……第一次,第一次……这……zěn么……可能?”叶凡失声叫着连话都说不清了,这也太过震憾了要知道菜西施可是寡妇,虽说不过才二十三四岁,但女人就是女人,破瓜了再小也是女人,不能称之为姑娘

  “叶哥,我那死鬼是个石匠,有次石头滚下来把他那玩意儿撞坏了后来去了京里都没治好,结婚后我才知道他当时气得说是要用手我不肯,答应他治好了就给他

  不过,后来才半年他就去了,唉我命苦,生来白虎命,克夫克子我怕你……我不会粘着你的,你放心,我知道自已不配唉一个寡妇要开一个小菜馆多难?

  经常有一些混混来酒足饭饱后拍拍屁股说是签个字就走了谁敢去问他们要钱,幸好春水有时会出头喊几下还好些,不过三年来也被他们欠去了近万块了”

  刚说到这里叶凡一巴掌‘嘭’地拍在了床头柜上,“不像话嗯春水还不错是个好姑娘后来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