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就一个字‘杀’


  ‘啪——啦’

  闷响中那黑衣人估计是腰骨断了或者扭了,整个人如一颗疾撞在了老宫大殿那大号铁桶粗的木柱子shàng,震得整个古老的破殿都在喳喳颤瑟

  “天顺狗日的杂种脚还挺硬的”

  二个黑衣人一人操着一把zhǎng达近一米的大马刀,光晃晃的腾空而起劈将了下来如一道劈练银芒在电灯下显得白森森的,叶凡感觉自从养生术突破到第五层顶峰后眼神特别好使,看得十分的清楚动作一点yě不慢,顺手操起屁股下的杂木zhǎng凳横挡推了过去,师傅费老头教的秘术‘追云幻影步’使出轻身一纵身影一闪

  “哐铛”一把zhǎng马刀被板凳扫中飞弹到了远处,不过后背还是被另一个黑衣人手shàng厚背马刀的刀背刮了那么一下子‘

  “滋啦”

  一声尖响背shàng衣服立即破开,顿然冒出一条zhǎng达十来厘米的寒人血痕

  “妈的死”这时背后突然传来刚才那叫天顺的被叶凡踢到柱子旁的黑衣人痛苦的干笑声一把黑亮亮手枪在电灯光下特别刺眼,准确瞄准了叶凡

  “叶组zhǎng快闪开”本来躺天井里摔得半死没人理的段海yě挺机灵的忍着痛爬到天井下坎处躲在一石碾了旁边发现那被叶凡踢得骨折的叫天顺的黑衣人托枪时,顺手操过一块破砖头忙知地砸了过去刚才叶凡救了他的命心底里十分感激,这下子是一命还一命

  “嘭——呯”

  在枪响的瞬间好运地砸中了天顺的手把枪打歪了子弹射在了殿门口老宫外天水坝子村五个壮实年青人举着大捧迅猛地冲将了进来

  就在这时候,殿门屋檐下跳下一凶辣黑衣人,一腿一个‘嘭嘭’声响中立马就踢伤了二个年青人另外三个还没反应该过来又是“啪啪”两声砸到墙壁shàng两个不过那第五个年青人可是李家的李横山,身手一点yě不逊则身闪过后那大木棒风势之下呼地一下就砸在了黑衣人身shàng

  黑衣人侧身而过不过还是被撞了一下,人打了个闪痛得大喊道:“杂种”

  猛地在腰间一摸掏出一把手枪来顺手一甩击向了李横水

  “完了”李横山手一抖知道自已肯定是完蛋了,身手再快yě快不过子弹头的

  不过感觉眼前一晃一道白光如电光闪★过“铛啷”一声尖利刺响声传来,叶凡的柳叶飞刀已经扎进了黑衣人手腕shàng,那把手枪yě飞砸到了地下

  不过黑衣人非常凶残暴疟,滚地一晃从脚靴里掏出一把黝黑厚重匕首一甩已经扎进了刚爬起来,准备☆进攻的另一个李家族人心窝窝里

  血光飞溅艳丽凄凉

  “李樵”李横山狂吼着血红着眼,随手抱起殿门路道旁的一个重达一百多斤的石窝子不要命地砸向了黑衣人

  没砸中

  黑衣人身手非常敏揵,弹身而起捂着左手把李横山踹了个歪腰倒地,窜到天顺身旁抄起地下那把手枪,对准备正与另二个黑衣人狂斗的叶凡发射了过去

  身在半空中的叶凡根本就来不及躲了心道完了,就在这时候楼shàng半空中突然呼地一声叶凡感觉香风一荡

  “呯——啪啦啦”

  早就躲在楼道里的叶若梦香辣地扑空而下用美丽的**挡住了射向叶凡的致命一枪

  “若梦龟儿子,杀”

  见叶若梦砸进天井身体划过一条zhǎng达十来米的血线,身shàng喷满鲜血叶凡狂化了,养生术进入暴涨状态水平发挥整个人飞弹而起勾起地下先前自已等人准备的铁棍‘滋啦——卟’地一下狠狠地扎进了天顺胸口

  “唰★啦”

  一下狂乱地拔出铁棒如疯子一样扫向了两个黑衣人,铛铛两声那两把厚背马刀顿时碎成四截飞走了

  “天顺”

  楼shàng叶凡的房间突然被打开了,从里面窜出一蒙面人手shàng★还抱着那座60来斤的大金马从空中飞踹了下来一脚就把叶凡踹到了几米开外,大喝一声道:“到手快走点子硬”

  “拿命来”叶凡暴吼着纵身而起,飞弹到空中一脚如雷gāng样踢向了拿金马的黑衣人

  “哧溜”

  黑衣人身子一侧不过面shàng还是被突然拔高的叶凡踢中一脚,那蒙面巾飞走了

  “刁六顺,原来是你这杂碎”

  叶凡大吼着随手一甩,腰间那把柳叶飞刀弹划过一条弧线扎向了刁哥原来此人就是李昌海正在追查的特A犯刁六顺,不用猜了,三贵子肯定yě在

  “刁哥快走”这时楼shàng又跳下一黑衣人硬生生用后背替那刁哥挡下了叶凡的柳叶飞刀整个人摔到了叶若梦身旁血珠飞溅估计yě差不多了

  “天狗好兄弟”刁哥一声暴吼扶起三贵子几个黑衣人飞快地窜出了老宫在过道里顺手一枪射向了正站起来的李横山,不过又被叶凡的飞刀干扰了只好放弃溜走了

  “若梦李樵”

  这边叶凡抱起叶若梦发现胸口血流如注,遍体红如桃花,已经不行了那边李横山扶起李樵yě在痛吼,看样子yě不行了

  “凡……凡……凡哥求……求你……照顾……好……我妈”叶若梦拚命最后挤出了一句话极为不舍、不甘,不愿、留恋万分脖子一歪

  去了

  “若梦……”

  老宫里那凄惨的哮天吼叫声震苍穹九宵

  “若梦……”

  雄狮怒吼了,他不再是睡狮,他是一条痛醒的龙……

  “横山你立即叫人救伤狗杂种老子要你们命”

  叶凡如一只灵猿出山窜回房间掏出一个皮袋子快捆身shàng冲了出去,晚shàng因为有二百多年青人轮班守在龙墓旁所以吴家、李家、叶家、杂姓四家几个带头人都不在村里面yě有人被枪声和打斗声惊醒了正向老宫赶来

  在村口利用养生术的灵敏感查巡了一会儿,终于发现了可疑之处毕竟那黑衣人刁哥抱着那么大个唐朝金马痕迹还是有的,尽管他是一恶◇残杀人魔王听说死在他手下的人不下一个班,连警察、特种兵都给他干掉了一对

  不过他今天碰shàng了愣头青年叶凡,养生术突破第五层‘纯化’境界后,再加shàng师傅费老头祖shàng留置下的一套■◇残杀人魔王听说死在他手下的人不下一个班,连警察、特种兵都给他干掉了一对

  不过他今天碰shàcánshārénmówángtīngshuōsǐzàitāshǒuxiàderénbúxiàyīgèbān,liánjǐngchá、tèzhǒngbīngdōugěitāgàndiàoleyīduì

  búguòtājīntiānpèngshànglelèngtóuqīngniányèfán,yǎngshēngshùtūpòdìwǔcéng‘chúnhuà’jìngjièhòu,zàijiāshàngshīfùfèilǎotóuzǔshàngliúzhìxiàdeyītào柳叶飞刀以及‘追云幻影步’,‘天gāng雷爆拳’等绝技让他丝毫不怕具有手枪的歹人

  如果用身体挡子弹叶凡还没那能力,不过他手快腿快一般在子弹还没出膛时就能躲开,当然yě仅有四层之数,并没绝对把☆握

  不过叶凡因为叶若梦的离去气疯了,现在啥yě没想一心就是要击杀这群残徒

  “李队zhǎng我是工作组叶凡,天水坝子老宫中那叫刁哥、三贵子的杂种带着七八个黑衣人抢走了价值几百万的唐朝◎金马……他们手中有枪有刀连手榴弹都有残杀了村里一个老师和另外三四个护宝的村民……伤了不知多少个被我击杀了两个,请求支援要快……他们朝天水坝子神女岭一带逃走了我正在追,快、快……”

  叶凡一边跑着一边shàng气不接下气地在电话中大吼着,这时电话倒是派shàng了用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