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人生如棋


  2到谢谢施和尚哥们的再次打赏,半碗拌面到手

  叶族长又沉默了,看来他对吴镇长和叶金莲zuò的事hái是心怀愧疚而且那事见不得人,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露光的即便是快死了可hái在想着自■已那叶家族长的花头

  “你是不是怀疑我在骗你,怕你拿出来后你hái是无法开口shuō话那我就先给你驱驱邪,等下你感觉身体内有些发热,气脉好受一些就是有效果了不过我只是先给你一点好处,想开口shuō话除非你拿出认罪书”

  叶凡shuō着就装起了神棍,嘴里念念有词hái抓起米撒了撒,嘴喷水,伸指沾了点水洒了一些到叶登邦头上突然一指点向了叶登邦的手脉处,养生术高动转有没什么武者的内家劲气出来叶凡不知道,感觉有点什么怪怪的热流输入到了叶登邦经脉中遁着经脉而上这许那就是武者所shuō的内家劲气

  一般来shuō不可能,据师傅费老头shuō是几百年前费家有个叫费鹤天的祖上是一古武内□家炼气高手,功力达极至时体内劲气能zuò到喷穴而出,击打在物体上如实物一般可以隔空十来米劈断一块三公分木板等等,端的是神功无敌不过那时的费鹤天已经修炼了近一百二十年,养生术突破到了第八层境界,国术界的□泰斗,俗称先天高手

  先天高手就是突破凡人体质,重洗滑伐毛,活络通经,达到天人合一境界的国术高手那种顶阶高手的确太少了,泱泱华夏英雄不下万千,但先天高手绝对不会过一只巴掌数

  当然,先天高手并没有电视小shuō中讲得那般神乎,什么飞天遁地,寿元长达二三百岁等等那是太过违背自然规律的,不过武术界的真实先天高手一般来shuō都达到百岁以上,活到150岁不成问题,跟世界上的寿星公也差不多

  对于先天高手那种自然境界高手叶凡同志基本上认为是杜撰出来的,怎么可能,隔空十来米hái能击断三公分厚木板,那身体不成喷气发动器了喷出的先天气罡与子弹不是有得一比不过泱泱华夏藏龙卧虎,想不到的东西并不代表没有,只是太过罕见

  不久

  在叶凡的捣鼓下叶登邦头拚命往左晃着,估计是感觉体内发热显灵了,因此也相信了叶凡

  奇怪的是吴登邦一直用头撞着床架子,他那床架子是用几块zuò工精致的厚木板拼起来的估计年代较古远了,上面hái雕着一些花鸟虫鱼,shuō不准hái属于古董之流

  “你是shuō那认罪书在床架子里?”叶凡心里一喜问道

  叶登邦的头拚命往左晃动着,意思没错

  “没错了我看看”

  叶凡shuō着细细地敲打起床架来,这床架子hái真是厚实,厚度达10厘米有点像是个扁扁的柜子叶凡找了一阵子终于发现一只猫眼珠子好像特别亮闪和凸出,试着往里一按直的就进去了

  里面居然有个暗格子,藏的东西hái不少有发黄的薄书,丝卷轴等等,不过叶凡也很懂礼貌搜找到了吴镇长的认罪书后并没去翻动那些有关叶家机密的族史特件等等其实叶凡很想翻翻,那些东西太神秘了,不过他怕惹得叶族长生气,气得一下子挂了的话自已可就惹上麻烦shuō不清了

  把认罪书塞到身上后叶凡shuō道:“你放心,此事就你我,叶金莲和叶若梦知道,绝对不会再有另外人知道我发shì……”

  为了让叶登邦放心叶凡倒真发了个毒shì

  在叶凡养生术配合下一指找准气脉点下终于疏通了咽候堵的气血叶登邦也能颤栗着shuō话了

  “谢谢……叶组长老夫惭愧,也许你讲得对,这是报应请代我向叶金莲道个歉,我是没机会了唉人哪,hái是要多zuò善事不过叶组长,那艳情草药不是我下的,当时林泉镇财政所的刘所长shuō是吴镇长想搞掉他那所长之位所以就下手了,而且他shuō是可以助我们叶家选村长,所以最后逼吴镇长写认罪书的是我出面唉金莲虽然不是本村人,但他的汉子叶水根却是我们叶家人啊我对不起水根,我被村长龙墓迷花了眼”

  叶登邦有些哽咽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也

  “算啦我想事已经过去了金莲姨也不会再怪你了”叶凡安慰道,转头喊道:“伟强,你快进来,叶族长有话shuō”

  叶伟强急冲了进来见叶登邦开口了喜得‘嘭’地一声对着叶凡跪了下去,大◆○声有力的喊道:

  “叶兄弟您对我们叶家的恩情我叶伟强代表叶家记下了以后你叶凡在这天水坝子就是我叶伟强的兄弟,有啥事尽管吩咐,上刀山下油锅我叶伟强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好伟强老哥请起你◎们聊,我先走了”叶凡扶起了叶伟强走了出去

  “伟强叶组长是个实诚人,也是一异人千万不可得罪,这选村长的事就听他的我想,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我们尽力了就是了,我想祖宗也不会怪我们的如果叶家人都能过上好生活进不进龙墓又有何妨……”

  叶登邦将死之人倒是看开了

  当叶凡把认罪书交到了叶金莲手中时娘儿俩抱着直痛哭了一场,而那张认罪书当即就被叶若梦放进灶坑烧成了灰灰

  “唉一张纸害了多少人”叶凡也是感慨不已,“金莲姨,如果刘驰以后再来逼问什么你就找我,一口咬定吴镇长那天晚上喝醉了就睡去了就是了”

  至于hái有个刘良辉也知道这事儿叶凡并没有shuō,他不想再次打击这对可怜的母女俩了而且刘良辉见吴镇长上吊了估计胆都被吓破了,此种事他躲hái来不及哪儿hái敢拿出去显摆

  这些事也hái真是复杂,起因肯定是因为秦书记和吴镇长争权,刘良辉感觉他的所长位危险倒致他铤而走险这些都是镇里两位大佬政治上打架所引起的一系列后果

  这官场hái真是个没有硝烟的战场,流血牺牲是看不见的其实比战场上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是诡异凶险其实刘良辉也只是秦书记和吴镇长手中搏弈的一枚可怜棋子罢了

  而自已现在好像与刘良辉也差不多,从前几天蔡镇长的打压以及秦书记的示好叶凡觉得现在自已也落得了与刘良辉同命运,也是他们手中一枚棋子,当棋子的命运绝不好受,自已不能左右自已

  叶凡也在暗暗警示自已心里也挺无奈其实人生如棋,官场也是人生的一部分即便是省部级高官也不是上一层人物的棋子,要想不zuò棋子就要努力使自已成来一下棋人,而且要zuò那种处于金字塔的顶峰的级下棋人

  不过叶凡暂时hái没到那种境界,此刻他的目标就是办好天水坝子村选举的事,尽量给这村子人带来一些变化使他们生活得好,自已能提个实职副科就满足了自已不是神仙无所不能,对于这个贫困的村子尽人事罢了

  这事也给叶凡上了好好的一课,对于他人生的阅历的丰富也是有大好处的不过这阅历的代价也太大了,以人的生命为代价

  晚上,叶凡到了李家大院

  这李家大院非常的宽大,一堵围墙围起来足有上百米宽大院子里的沙泥地上放着石锁,石杠、石碾子……

  “奇怪看这架势好像跟古时的练功场有得一比前次来并没发现,这次来倒是发现难道李家以前hái真是卢氏主公的护卫家将?”

  叶凡心里十分纳闷

  “横山服了没?太没水准了,就你这点水平也想跟我掰手碗,呵呵”李宣石得意的叫嚣道

  走近了才发现院子的老愧树下正坐着几个人,李宣石与一个壮实汉子正掰手腕玩而李家族长李炎亭正坐一腾椅上自酌自饮着好不快活

  “呵呵正掰手腕啊李哥很有力气,小弟佩服”叶凡呵呵笑道

  “叶组长来了,让你见笑了小手艺,难登大雅之堂”李宣石笑着很是自然的作了个古人武侠中常见的拱手礼,弄得叶凡又是一愣心道连礼数都有股大侠味,难道自已蒙对啦?

  见到叶凡发愣李宣石笑道:“着相了叶老弟,呵呵”

  ………………

  狗子得感谢Trader大大对本书的一些建议,其实关于黑社会聚会麻姑庙本文以后会有交待,现在时间hái没到不过狗子hái是很感谢他的建议,这位哥们有用心在看狗子的书狗子力图写些不一样的官场文,使之有味道本章近三千字,希望各位大大‘收藏’支持,它可是本书活命的基石谢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