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福祸相依


  (感谢锥、牧云秋寒等兄弟的热情捧场,加更一章,聊表谢意)

  将晚时,他老子宋炳生的电话终于是打了过来,沈淮让邵征回电话,说手机不在他手里。沈淮在听着他老子在电话里气急败坏的声音,似乎☆断定他就在旁边不接电话。

  沈淮将手机接过来,直接把电话掐了。再打再掐,两次之后,就消停了。

  沈淮与邵征在霞浦县城新浦镇简单吃过晚饭,才返回梅溪。

  梅溪这边也是像煮沸粥的锅●☆,除了赵东、徐溪亭、汪康升、钱文惠、潘成等梅钢核心层外,吴海峰、周炎斌、杨玉权、褚宜良、朱立、杨海鹏、黄新良、郭全等人都在鹏悦国际大酒店,苦巴巴的等着沈淮回来。

  从停车场出来,沈淮看到周裕也□◎在这里,笑着说:“你怎么也在这里?”

  在旁人面前,周裕不便流露过多的关切,勉强笑道:“你也真能闯事的,chén克华本来就是官场上的油子,不是很讨人喜欢,你怎么整他都没有事,只是你又将矛tóu☆指向谭启平,这脸可就是撕破了啊。”

  “早撕破早好,”沈淮说道,“他也受够了我,我也受够了他。梅钢新厂再有一个月,调试就能结束,成功运行没有什么问题,所以现在撕破脸,时机正好。”

  沈淮跟周裕往里走,看到在家的人差不多都聚在这里等他过来,笑道:“大家都很紧张啊?”

  “你倒是威fēng了,这摊事还得大家一起收拾。”孙亚琳说道。

  吴海峰先拉孙亚琳、周炎斌、杨玉权、褚宜良到隔壁小房间里密议。

  吴海峰说道:“你离开会场之后,谭启平就临时召开常委会议,讨论对你跟chén克华的处分,但是他的动议,受到chén明经跟虞成震的抵触。这是会议纪要,你先看看……”

  吴海峰作为前市委书记、现人大主任,他想要拿到会议记录,自然有的是手段。

  沈淮也没有想到市委组织部长虞成震会直接站出来质疑谭启平,阻止常委会议形成对他不利的处分决定。纪委书记chén明经等人随后的发言,则表明整个局面并不完全受谭启平控制。

  “这个情况,跟我们之前的判断倒也是吻合。高天河反对谭启平,是为了自保,但谭启平到东华后很多行为,也确实引起chén明经、虞成震等人的不满。熊文斌在东华的声望不弱,即使他现在已经是市常委成员,都是正常的,偏偏给压在低下抬不起tóu来,其他人多少觉得他这些年亏得很。谭启平今天打开始没有吭声,就是想看到熊文斌受辱,这跟之前的不实传闻也有些◇关系,”

  周炎斌才是早初吴系的智囊、周家的定海神针,

  “谭启平将熊文斌放到政研室主任的位置上,说不打压吧,市里的核心事务不再叫熊文斌有参与的机会;说打压吧,市委副秘书长兼政研室主任☆不能算太坏差事。我一直都觉得,谭启平之前对怎么处置熊文斌并没有完全心里有底,更多的是做进可攻、退可守的部署。不过此时谭启平是想将熊文斌彻底毁掉,故而在chén克华出言羞辱熊文斌之时,他没有严厉制止,这个可能就会直接引起虞成震等人的不满。”

  沈淮坐下来细细思考,很长时间,chén明经、虞成震等常委成员,在他印象里都是格性模糊的存在。

  有时候也由不得chén明经、虞成震他们有性格,他们在省里没有支持,要跟从省里空降下来、又在地方上站稳脚的市委书记对着干,fēng险很大,压根儿不知道何时会给调走。

  朝不保夕的担忧,也就叫他们很难有性格。

  真正的松动,就是田家庚对梅溪新区的那道批示。

  田家庚的批示用语再委婉,chén明经、虞成震等人都能从里面读出省委书记对谭启平的不满来。

  哪怕仅仅是这一点,就给了他们在市常委会上对抗谭启平的勇气。

◎  沈淮不忍看熊文斌当众受辱,虞成震、chén明经他们就没有同仇敌忾之心?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市里不是所有人都希望你跟地方脱离关系,”杨玉权说道,“仅仅梅溪镇的崛起就给东华地方发展☆带来这么大的好处,使无数人从中获益。这个过程要是给谭启平的胡乱部署打断,不是大家都希望看到的。”

  梅溪镇一年新增超过二十五亿的投资,这些投资,在梅溪镇biàn成道路桥梁、biàn成工厂企业、biàn成机器设备、biàn成深宅大院、biàn成绿树葱郁,但直接受惠的并不仅仅局限于梅溪镇。

  梅溪镇要建高楼大厦、要修道路桥梁、要建工厂企业,要买机器设备,对东华的建材、建筑、运输、机械、餐饮等行业,都有直接的拉动作用。背后则有着数十家、甚至数百家地方中小企业或个人从中直接受益。

  他们是希望梅溪镇的崛起势态继续保持下去,还是叫谭启平胡乱部署打断?

  高天河的儿子控制万虎贸易集团,吴海峰背后有周家、有鹏悦集团,虞成震、chén明经等人都有亲属在企业担任高职或简接或直接的控制着私人企业——他们难道不知道,以前那种纯粹分蛋糕的方式难以维系下去,而地方经济高速发展,把蛋糕◎做得更好、更大,才更符合他们的根本利益?

  “你这次跟谭启平直接撕破脸,直接动摇他在市里的威信;再加上虞成震、chén明经等人的抵\制,我想这反而会叫他更不会就此收手。”周炎斌蹙着眉tóu,继□续说道。

  沈淮笑道:“看来我这次要成为别人手里用杀来骇猴的鸡了。不过虞成震、郑明经等人已经能公开抵\制谭启平,叫谭启平不能再像以往那么掌控局面,这个局面比我之前预料得要好。”

  吴海◆峰他们对此也认可,看上去局面很严峻,实际上要比想象中乐观。

  要是其他常委对谭启平的普遍不满能够公开,传达到省里,让省里看到谭启平不能掌控东华的局面,那省里对谭启平的态度就会迅速分化、摇摆,这○样才能形成他们倒谭的大环境。

  “宋姨有没有给你打电话呢?”孙亚琳问道。

  谭启平这次要不能处理沈淮,他在东华的威信将扫尽。虞成震等人能在随后的常委会上公开抵\制谭启平,又何尝不是受到沈淮大闹会场的鼓舞?

  谭启平如果不能在市常委会议上解决这个问题,那就可能将问题捅到宋家,迫使宋家做出选择。

  沈淮与谭启平之间的矛盾,并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官场倾轧,同时还是派系内部的激■烈斗争。

  所以沈淮要倒谭,要同时满足两个条件,一是省里,二是宋系内部。

  “小姑还没有打电话过来,应该还不知道这事,”沈淮说道,“徐城那边倒打了三通电话过来,大概等不及要教训我,我都◇没有理会。”

  孙亚琳噘着嘴,没有说什么。

  这时候邵征敲门进来,将手机递给沈淮,说道:“宋总的电话。”

  沈淮接过手机,见显示的是小姑的电话号码,而不是宋鸿军的,对孙亚琳说道,“你真是个乌鸦嘴。”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他从邵征手里接过手机,走到窗台边去接电话。

  吴海峰等人也都紧张的看着沈淮接电话。

  虞成震等人借机造反,谭启平在市里很难给沈淮什么严厉的处分,一个处理不好,甚至会叫他加倍的丢失威信,但要是谭启平将事情捅到宋家,迫使宋家做出选择,其他人就不好插手了。

  虽然沈淮在这事上不失理,但不意味着宋家不会打自己孩子。

  沈淮合上手机●,转回身,跟众人说道:“老爷子发话了,让我先把手tóu事交待一下,这两天回一趟燕京。他有话当面跟我说。”

  “不至于这么严重吧,这事值得老爷子出面找你谈话?”孙亚琳咂舌问道。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沈淮说道,“谭启平容不下我,我也看他不爽,这一天总会到来。迟来不如早来。”

  接着,宋鸿军也打了电话过来,沈淮跟他在电话交流过一番。

  面对当前的局面,宋鸿军尤觉◎得棘手,也吃不准老爷子出场要沈淮回燕京谈话,是福是祸;约好他也回燕京一趟,实在不行也要帮着说几句话。

  沈淮跟吴海峰、杨玉权他们重新回到贵客大厅里,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以及他要回一趟燕京,跟大家☆说了一下,说道:

  “现在的局面要比想象中复杂一些,不过我们首先要保证梅钢发展的大局面不受干扰,实在不行,我两边都抽手也没有关系。我想在回燕京之前,梅钢有些事得先决定了。老炼铁厂对梅溪镇的环境影响很大,上更严格的除尘除硫设备,成本也太高,现在还不合适,那就直接关停掉。接下就是加紧跟昭浦炼铁厂的谈判,条件可以再退一步,要有半年内投资五千万、形成二十万吨产能的方案跟行动。这一步对我们接下来的计划很重要,这个事就由老汪专门负责。另外,我们内部要有保二厂为核心的统一认识,我不会再兼任二厂的董事长,这个位子我希望由亚琳来担任。众信也是二厂的第一大股东,这么安排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在梅钢集团层面,我也不再兼任总经理职务,我提议由赵东兼任,你们觉得怎么样?”

  “这么安排,你在梅钢就只担任梅钢集团董事长的职务,”周炎斌问道,“你是打算诱使谭启平直接解除你梅钢集团董事长的职务吗?”

  梅溪镇通过工业投资集团,对梅钢集团持有45%的股份,谭启平通过苏恺闻,可以直接向梅钢董事会提出解除沈淮集团董事长职务的动议。

  这时候要是其他人据理力争,去保沈淮,就会造成更深、更直接的割裂○,会对整个梅钢造成一系列恶劣的负面影响。

  “不知道这次回燕京谈话会有什么结果,可能是家里会让我休息一段时间,也可能我要主动辞去梅钢董事长的职务也说不定,”沈淮说道,“但为了梅钢下一步的大发展◇,我现在也需要暂时退到幕后去。我这是跟周总你学习啊。”

  大家都是一笑,周炎斌不在鹏悦集团担当任何职务,周炎斌却又是周家当之无愧的灵魂人物,周知白只是在台面上负责具体事务的人选而已,还没有完全接他老子的班。

  梅钢发展,由于筹资来得艰难,来源复杂,也就形成梅钢复杂的股权关系。

  梅钢集团表面上是属于整个梅钢系的顶层,实际上集团直接控制的只有二十万吨年产能的一厂。

  建成后年产能将逾六十万吨的梅钢新厂,才是梅钢未来一段时间真正的核心,也是梅钢序列里的二厂,但二厂有独立的法人地位跟董事会,控制权也是独立的。

  即使地方政府利用作为梅钢集团第一大股东的地位优势,能够直接决定梅钢集团董事长的人事任命,也没有办法对真正处于核心地位的二厂施压太多的影响。

  这样,其实只要孙亚琳、周家、宋鸿军、褚宜良、朱立、杨海鹏以及赵东等梅钢实际管理者支持沈淮,就没有人能把沈淮在梅钢的根给斩断掉。

  另外,梅钢系有三千万美元的债权,可是在沈淮外公手里拽着——沈淮的基本盘,实际上要比谭启平好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