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鸟为食亡


  (感冒还没有见好,今天只有一更)

  已经是初冬天气,谭启平站在窗前,看着窗外掩映在夜色下的湖光,脸色沉黯,听着身后脚步传来,转回身,看到苏恺闻跟周岐宝走进来,问道:“查清楚没有,今天◎的事情到底是谁在幕后策划?”

  “六个人给抓到区公安局,没经得住吓唬,就都交待了。背后捣鬼的人叫杜贵,”

  周岐宝见谭启平对这个名字陌生,又略加解释,

  “这个杜贵,早初担任过梅溪镇接待站副站长,听说跟梅溪镇前党委书记杜建是堂兄弟。沈淮到梅溪镇后,杜贵给赶了出去。前年沈淮就想对下梅公路进行拓宽改造,杜贵这伙人就想从中捞到高价赔偿,私下买下好几间街铺,两年前就怂恿商户冲击镇政府。因为这件事,杜贵给判了半年劳教,倒没有想到他贼心不改,这次又跳出来闹事。”

  “他们这是明目张胆的投机倒把,当真以为政府就没有办法治他们了吗?”谭启平气恼的说道,“杜贵有没有抓到?你们区委区政府一定要严肃处理这事。”

  今天车队给堵在路上半个小时,谭启平不知道副省长罗成辉心里怎么想,但这事要传出去,只会叫他这个市委书记颜面难堪。

  “杜贵躲在幕后,人不在现场。他通过电话遥控此事,区公安分局已经给霞浦县局发函,要他们配合拘捕杜贵,人暂时还没有找到。”苏恺闻说道。

  “梅溪镇那个副书记叫什么名字来着?”谭启平问道。

  “谭书记,你是说袁宏军?”苏恺闻问道。

  “对,就是袁宏军,看他基céng工作经验还蛮丰富的,他以前是不是鹤塘镇的书记?”谭启平坐到沙发上,见苏恺闻点点头,又跟他说道,“基céng要直接跟老百姓打交道,情况很复杂。你现在从办公室走出去,到地方上想要尽快的打开局面,对有丰富基céng工作经验的同志,工作上要多学习。”

  “嗯,我一定要多学习,”苏恺闻点头称是,又说道,“袁宏军就在外面呢。”

  “好,你让他进来。”谭启平说道。

  袁宏军惶恐不安的站在会客厅外的过道里,看着苏恺闻打开门,示意他进去见谭启平,心砰砰乱跳。他今天也是豁了出去大赌一把,要是他今天的行为,没能讨得谭启平等人的喜欢,他以后在梅溪镇将彻底的陷入孤立之中。

  只是他不甘心。

  鹤塘镇没有给撤并之前,他是鹤塘镇党委书记。

  鹤塘镇撤并到梅溪镇,他不跟沈淮争,但在梅溪镇甚至争不过何清社、李锋,叫他心里怎么舒服?

  沈淮要从地方脱离了,最后一次机会推梅溪众人上位,何清社、李锋都捞到好位子不说,黄新良竟然越过他干上镇长,他再次给遗忘在角落里,他怎么想都难以甘心。

  袁宏军是不敢跟沈淮直接做对,但☆沈淮早晚会从地方彻底脱离,他又何苦跟梅溪众人抱成一团,为识时务的跟苏恺闻他们对抗?

  “谭书记……”袁宏军走进会客厅,看到谭启平眼睛有着深深的眼袋,有着疲惫不堪的样子,他小心翼翼的招呼。
  “梅溪镇今年的工作成绩很不错,市里、区里都很期待。不过这不是哪个人个人的成绩,应该是你们梅溪镇整个党政班子率领老百姓一起干出来的成绩,”谭启平说道,“所以保证党政班子团结,这是出成绩的重要前提。目前梅溪镇党政班子有不和谐的声音,但也有像你这样看到问题勇于站出来承担的干部,我是既忧且喜……”

  听着谭启平的话,袁宏军心花怒发,他今天站出来,可不就是为了谭启平这几句话吗?

  **☆**************

  杜建推开茶馆的玻璃门,就听见杜贵躲在右手边的包厢里冲着他“嘘嘘嘘”的发声提醒。

  杜建他是骑车过来的,进了包厢,将手套摘下来,放在桌上,揪着眉头说道:“□☆**************

  杜建推开茶馆的玻璃门,就听见杜贵躲在右手边的包厢里冲着他“嘘嘘嘘”的发声提醒。

  杜建**************

  dùjiàntuīkāicháguǎndebōlímén,jiùtīngjiàndùguìduǒzàiyòushǒubiāndebāoxiānglǐchōngzhetā“xūxūxū”defāshēngtíxǐng。

  dùjiàntāshìqíchēguòláide,jìnlebāoxiāng,jiāngshǒutàozhāixiàlái,fàngzàizhuōshàng,jiūzheméitóushuōdào:“你让我怎么说你好,上一次闹到潘石贵跳湖自杀,你自己也进去住了半年,怎么还没有闹够?你以为你们这么闹一下,谭系的那几个官员就会软下来?你以为你们几个,能翻出什么浪花来的?”

  “我也不想啊,”杜贵哭丧着脸,说道,“我前后借了wǔ十来万,两分半的利息,都押在那几间街铺上。以前都觉得沈淮这人做事贼不地道,但现在想想,他大体还能公正,苏恺闻这杂种才是吃肉不吐骨头的主。学堂街的店铺一平米能卖出六七千,他还想以不到一千wǔ的价收铺,谁能服气?真要叫他这么搞,我就要赔得血本无亏。这以后背着wǔ六十万的债,我要怎么活?我既然都没有活路,为什么不搞得大家一起鸡犬不宁?”

  “你背后有没有其他人?★”杜建敛着眸子,看着杜贵。

  “这个你不要问了,我不想把你牵涉进来。”杜贵说道。

  “你现在说这话,是不是晚了?”杜建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

  “……”杜贵也不直接说是谁,问堂兄●杜建说道,“潘石贵当年死得蹊跷,这事当真就这么过去了?”

  杜建轻轻一叹,所谓鸟为食亡、人为财富,这句话真是一点都不错。

  潘石贵当初想依赖潘石华的权势,从下梅公路改造工作里敲诈高价赔偿,花好几百万去买铺子,如果照现价计算,这批铺子增值了不下数百万、上千万。

  这笔钱能不能拿足,给谁拿,现在都还很成问题。

  他县计委副主任正而八经一个月的工资才wǔ百多,面对几百万、上千万的财富,谁会轻易收手?

  “潘石贵死得蹊跷,他死后,他身前的几家厂子也都给别人控制。我们手里有些材料,只是还不大充分。这些材料能交给沈淮吗?”杜贵问道。

  “沈淮凭什么帮你们?他要搞倒潘石华,需要借你们的手?”杜建摇了摇头,说道,“有些事情都只是猜测,猜测的事怎么能作数?”

  杜建不想牵涉太深,话题也就止于此,没有再追问下去,由着杜贵他们在幕后瞎折腾去。

  ****************

  沈淮次日起了大早,陪同小姑继续同副省长罗成辉等人谈电力合作的事情。

  中午大家就直接在鹏悦用宴,用过宴,罗成辉在市委市政府的安排下,还将继续视察东华的电力生产情况,宋文慧等东电高céng则另有日程安排,直接离开东华。

  中午时,沈淮接到成怡的电话,她乘飞机已到徐城,出乎意料的,沈淮在电话里还听到谢芷的声音。

  兴许是凑巧坐同一班飞机,但想到成怡跟谢芷在一起,沈淮就莫名的感到头痛,只要有这娘们出现,准不会对他动什么好心思。

  送小姑从渡口赶回市里,中途接到邵征的电话,大体摸清楚昨天商户围堵省长车队的事情,是杜贵躲在幕后操纵。不过唐闸区跟霞浦县公安局都出动,并没有捉到杜贵的人,故而也不清楚是不是有其他人跟杜贵一起策划了这次事件。

  沈淮表示知道这事,就挂了电话。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对杜贵来说,闹一闹可以就是几十万、上百万的事情,自然也就管不上这事会叫市委书记谭启平脸上难看了。

  沈淮昨天夜里到凌晨两点才回家睡觉,今天又起了大早,人没有睡够,中午胃口很不好,几乎没有怎么吃东西。

  这会儿他人缓过劲来,感到饥肠辘辘,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钟,打着方向盘,另头转向长桥的四宜糕点店。

  沈淮在楼下要了一碗荠菜馄饨、几样糕点,拿着托盘就端上楼找位子。

  九wǔ年东华还没有肯德基、麦当劳等洋快餐,这个点只有东华的百年老店四宜糕点店能有东西填饱肚子,也有逛街辛苦的男女在这里歇脚。虽然是下午三点钟,楼上、楼下几乎没有空位子。

  沈淮看到熊黛妮跟一个青年靠窗坐着,见熊黛妮也看到他,刚想出声打招呼,但见熊黛妮的眼神慌乱的躲开。

  偏巧就熊黛妮旁边有空着的卡座,沈淮就端着托盘坐过去,他注意到熊黛妮的美脸“噌”的红了起来,从鼻子尖到脖子根都是红洇洇的,仿佛要渗出血来似的,也逾发透着少妇迷人的风韵。

  跟熊黛妮对座的青年回头看了沈淮一眼,见沈淮拿着调羹,正低头吹开热汤气,没有看异常来,就问熊黛妮:“你是不是看到陌生人很容易害羞啊……”

  “嗯……”

  沈淮抬头看了熊黛妮一眼,就见她恨不得把头埋到胸口里去,接下来听他们谈了一会儿,才晓得男青年是白素梅托人给熊黛妮找的相亲对象。在男青年的主动邀请下,也是在家里人的催促下,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

  想想时间过得真快,熊黛妮跟周明离婚都快十个月了。

  有沈淮在侧,熊黛妮坐立不安,敷衍的聊了一会儿天,就跟男青年下楼去,沈淮凭窗看着熊黛妮跟男青年在路边分开。

  男青年过马路之后,熊黛妮就转回头上楼来。

  看着熊黛妮再上楼来,沈淮笑道:“嗨,我还以为老熊在外面有个私生女,我不认识呢。”

  “胡说八道什么,你以为我爸跟你似的,”熊黛妮跟相亲对象约会给沈淮撞□见,总觉得有些难堪,解释道,“我妈硬逼着我出来相亲,我是二婚,又带着孩子,他们就怕我是个剩脚货……”

  “小伙子人挺好了,就是太急切了些,第二次见面就开始筹划结婚过日子的事情,人也有些太实在啊☆jiàn,zǒngjiàodéyǒuxiēnánkān,jiěshìdào,“wǒmāyìngbīzhewǒchūláixiàngqīn,wǒshìèrhūn,yòudàizheháizǐ,tāmenjiùpàwǒshìgèshèngjiǎohuò……”

  “xiǎohuǒzǐréntǐnghǎole,jiùshìtàijíqiēlexiē,dìèrcìjiànmiànjiùkāishǐchóuhuájiéhūnguòrìzǐdeshìqíng,rényěyǒuxiētàishízàiā。”沈淮笑道。

  “你怎么会过来的?”熊黛妮好奇的问。

  “我中午没怎么吃东西,这个点还有什么地方能吃东西的?”沈淮问道,“你今天不用上班啊?还是翘班过来约会的?”

  “今天调休,”熊黛妮说道,“本来想好好休息一天,还给我妈赶过来跟人家见面,痛苦死我了。”

  “对了,咱干女儿这时候在家吧?我这个当干爸的也好久没见到她了。”沈淮问道。

  “我妈应该跟悦婷在家呢。”熊黛妮说道。

  熊黛妮生下悦婷之后,白素梅就退休专门在家带孩子,熊黛妮则照常上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