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没事不要挑逗


  正式的研讨会要等到明天,到时候还会有省政府秘书陈宝齐、省委办公厅副主任李谷等要员列席,今天下午是孙启义、谢海诚等人先坐飞机到东华,谭启平为表示重视,特地先在市委会议室里召开一个小的座谈会。

  沈淮走进会议室里,除了苏恺闻已经在这里做座谈会前的zī料准备外,他看到熊文斌也在,他坐guò去问道:“怎么,你也给拉guò来充壮丁啊?”

  熊文斌苦笑一下,他是市委政研室主任,就是负责替市委市政府起草各种文件的。梅溪新区筹备本来唐闸区可以一力承担下来,但谭启平一定要亲自挂帅以示重视,那相关的材料整理跟撰写,自然就是政研室的活,他怎么逃得了这差事?

  这个座谈会主要是在正式的研讨会之前,对孙启义、谢海诚等人提前guò来表示欢迎、重视,除了熊文斌、苏恺闻外,也就周岐宝、刘伟立、周明等人随同谭启平、高天河列席。

  在沈淮看来,压根就是谭系官员跟谢海诚、孙启义合流的一个前奏,心想孙亚琳下午宁可躲在家里看泡沫剧,也不愿yì露面,真是有先见之明。

  沈淮刚要凑guò去跟熊文斌聊天,就见熊文斌眼神往他身后瞄。

  不用回头看,闻着那股子扑鼻而至的幽香女人味□,沈淮就知道谢芷这娘们跟在他身后坐guò来。

  “我们这边是抽烟区,你这娇贵的身子就不怕给二手烟薰坏了?”沈淮从裤兜里掏出烟跟火机摆桌上,看着谢芷如蛆附骨的坐guò来,眉头微蹙,他可不认为这娘◇们儿坐guò来是要表示亲热。

  “听说你现在随便看到哪家银行的行长、信贷部主任,都跟孙子似的,我特地guò来问一下,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啊?”谢芷笑问道。

  沈淮看了脸蛋漂亮嘴巴却恶毒的谢芷一眼,咧着嘴没有搭理她。

  “你们在聊什么,这么高兴?”sòng鸿义跟着其他人一起走进来,看到谢芷笑盈盈的看着沈淮,沈淮却脸扭向别处,身子欠guò来问道。

  “我们公司第三季度不是要完成两千万的投zī额度?现在是不是差不多还有四百万没有找到下家?”谢芷看着大家都走进来,嫣然笑道,“我看沈淮为梅钢新厂融zī的事情跑得这么辛苦,跟个没头苍蝇似的到处装孙子,就问他我们公司拿四百万出来会不会太少了。”

  看着谢芷一上来就对沈淮幸灾乐祸的冷嘲热讽,sòng鸿军只能耸耸肩,表示这事他无法替沈淮两肋插刀,跟其他人都坐在会议桌另一边。

  sòng鸿军知道谢芷对沈淮的仇恨是为□哪般,听说当初在巴黎时,要不是孙亚琳挡着,谢芷当时就能拿金属球杆把沈淮拍废掉。

  对这种外表看似柔弱漂亮实则有着狠决心思的女人,sòng鸿军总是敬而远之一,他总不能跑guò去劝谢芷说:谁喝醉酒◇不做几件糊涂事,谢棠现在不都好好的吗?实在不行就亲上加亲,也不能算什么坏事。

  sòng鸿军知道他要这么说,铁定会叫谢芷拿桌上的瓷茶杯砸脸上来,所以他只能闭口不说什么。清官难断家务事,沈淮跟他老子一言不和都能翻脸,他能凑上去指责谁的不是?

  “我听周明说,梅钢新厂在融zī上遇到一些困难,建设周期可能会往后延长,”谭启平听到这边的谈话,在会议桌的那头坐下来,看似关切的看guò来,问道,“梅钢新厂的融zī情况到底怎么样?要是实在困难,谢芷愿yì拿四百万出来入股梅钢,不管多还是少,总是能替梅钢缓解一下zī金的压力,你也不应该拒绝她的好yì。”

  沈淮当谭启平的话如轻风从耳畔吹guò,也完全无视其他人看guò来的眼神,取出一根烟自顾自的点上,又把烟跟火机丢到熊文斌桌前,示yì他自取。

  熊文斌一脸苦笑,他这时候接了沈淮的烟,谭启平未必会对沈淮大发雷霆,但找到机会一定会将他往死里整,他只能抬手轻轻按住沈淮丢guò来的烟盒……

  好在这时候沈淮兜里的手机突兀的响了起来,叫大家吓了一跳,也叫大家随即也松了一口气,都看着沈淮坐在那里接电话。

  沈淮接通电话,没有多说话,只是“嗯呀哦唔”的几声就挂了手机,别人从他脸上也完全看不出表情的变化,故而也不知道这通电话找沈淮是说什么事情。

  沈淮没有什么多余表情的将手机收进衣兜里,看到谭启平还看着他,好像突然醒guò神来似的问道:“谭书记刚才问我梅钢新厂融zī的事情?”

  谭启平胸口气血翻腾,沈淮刚才拿他的话当成耳边风,理都不理,这时候又突然回guò神来似的回到融zī这个话题上来,好像就跟神经慢了十五六拍的梦游患者一样,叫他气也不是、恼也不是。

  “你说说看,”谭启平沉着脸色,他只当沈淮给谢芷搞方寸大乱,只能摆这么无耍姿态,倒也耐着性子对他说道,“孙总、谢总以及鸿军,都是我寄希望他们能为东华经济发展、地方建设添砖加瓦的投zī商。梅钢新厂融zī有困难,这时候不说,什么时候说?”

  “那行,我就说说梅钢新厂自筹建以来的融zī情况,”

  沈淮站起来,把半截烟搁烟灰缸上,走guò去将墙角的写字板拖到会议桌前,边说边在上写列写要点,

  “梅钢新厂现在有四个融zī平台,渚江投zī、众信投zī、鸿基投zī以及梅钢自身发展zī金的积累。众信、鸿基、渚江三家融zī平台的性质,跟私募产业基金的性质类似,其中众信、鸿基主要在法国、香港吸引外商投zī,渚江投zī则向东华地方企业融zī,共同注入梅钢新厂分持股权。截止到现在,四个融zī平台共筹得内外zī金折算人民币,共计●两亿三千万,按照国内钢铁产业投zī政策,梅钢新厂项目总投zī为六亿,我们自筹zī本差不多达到40%的法定要求,目前最大的困难,是梅钢新厂向银行贷款方面。照着最理想的状态,我们应该向银行贷出三亿七千万的●zī金,用于项目建设。我们一度曾向各家银行融得一亿八千万的zī金,但这两个月来,由于各家银行相继缩减了对梅钢的授信额度,实际使得梅钢向银行融zī额降到一亿四千万。所以,我们要将梅钢新厂建成,至少还需要筹得两亿三千万的zī金。”

  沈淮将笔放在写字板下面的笔托上,走到会议桌,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谢芷,说道:

  “要是谢小姐今天说,能拿两亿一千万出来,投给梅钢建设新厂,我现在就可以给你当孙子。谢小姐,这可能是你这一辈子唯一能占我便宜的机会,怎么样,你有没有魄力拿两亿一千万出来,把我的膝盖拍软了?”

  看着谢芷杏目怒瞪,给沈淮驳得一句话都没得说,sòng鸿军藏在袖管里朝沈淮露出一个大拇指:

  姑娘再蛮,也怕流氓。

  “沈淮,开什么玩笑话呢,梅钢新厂建设融zī要一步一步的来,你现在缺zī金,跟我们商量,我们都是一家人,难道会看你陷在这个项目,见死不救?”谢海诚开了腔,一副谆谆教诲的模样,对沈淮说道,“谢芷也是关心你,拿四百万投梅钢,这是她尽能力范围之内帮你;你不领情也就算了,不能强她所难。”

  “谭书记要我把梅钢当前的困难说起来,我也腆着脸皮说了。谢叔跟孙叔,你们人前人后,都是我的长辈,你们都在这里,看到我有困难了,怎么说?”沈淮矛头直指孙启义跟谢海诚,毫不客气的质问。

  “梅钢新厂项目,是不是继续追加投入,还是当即立断进行止损,我们需要有个研究,”谢海诚慢条理丝的说道,“如果我跟长青集团,现在就拿两亿一千万给你,反而叫你在这个项目里陷得更深,那不是我们作为长辈对你们应有的爱护,你懂不懂这个道理?”

  “……谢叔的教诲,我领教了,”沈淮笑了笑,说道,“谭书记为了地方发展,殚思竭虑,邀请你们一起来参与梅溪新区的发展建设。谢叔、孙叔,你们把我当成小孩子,拿四百万打发没有什么,大概不会拿四百万打发谭书记吧?”

  “你这▲是什么话呢,”孙启义将沈淮突然转移话题,针锋相对的把谭启平也扯进来,不高兴的质问道,“我们这次guò来,自然是有投zīyì向的。梅钢新厂项目不能给我们信心,但谭书记主持的梅溪新区建设,给我们很大的信心◇……”

  沈淮心里骂了一句,他要真是软杮子,梅溪新区真就完全成谭启平的功劳了,他对孙启义的话无动于衷,继续追问道:

  “那你们这次打算投多少?”

  但见孙启义一脸愠怒,而谭启平也是满脸不快,沈淮又笑着跟谭启平说道,

  “谭书记,你可不要以我我搅局啊。我这两个叔——说是叔叔也不恰当,实际我应该喊他们一声‘舅舅’——他们软硬不吃,就吃激将法。我这也是为了梅溪新区,能获得更多的建设zī本,激将我这两个舅舅多掏些腰包出来。谭书记,你可要理解我的苦心啊?”

  高天河、熊文斌坐在那里看好戏,心想沈淮当场耍起流氓,谭启平还有什么法子拿捏他?

  谭启平说也不是,训也不是,肚子都快气炸了。他还真拿此时的沈淮没折,心想早知道这局面,就不该让他guò来。

  谢芷看不惯沈淮嚣张的气焰,说道:“我们这次guò来对东华的投zī,不会低于四千万,我想这个应该能交待guò去吧?”

  “英镑,美元,港币,还是人民币?”沈淮问道,盯住谢芷漂亮的眼睛一会儿,又笑道,“对了,我都忘记了你只能做四百万的主,这话我应该问我两个‘舅舅’……”

  谢芷气得俏脸煞白,说道:“莫非你觉得四千万港币投zī还嫌少了?”

  “四千万港币还真就只能打发叫花子,远的不说,英国飞旗实业与梅钢、京投合zī成立的中淮重工,一期工程总投zī就是四千万美元,”沈淮笑道,又朝向谭启平,说道,“我刚刚接的这通电话,都忘了要跟谭书记你汇报。刚才那通电话是业信省行的姚行长打guò来,说是业信银行日前接到一笔可以做定向债券投zī业务的外汇zī金,问我有没有兴趣接手。这笔zī金数额不大,不比四千万港币多,只有三千万美元而已。接下来的座谈会,我想要请个假离开一下,因为谢小姐能决定拿出来的四百万,真的是解决不了梅钢的问题……”

  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